🏡
PTT小說網
x
    第296章 劍道大師

    “似乎老齊的未婚妻就叫雪代沙吧。”

    陳凡帶著一絲疑惑離開了,上一世,大家喝酒吹牛時,有一次齊王孫喝醉了,曾經口吐真言,說過雪代沙這三個字。不過事后他矢口否認,堅決不透露分毫,但陳凡還是記住了這個名字。

    陳凡本以為是華國人的,沒想到竟然是個日本人。如果真是她,也難怪老齊上一世打死都不接受。

    與于晴等人談判完后,很快國家就有反饋過來。生命元液的制造正式啟動。

    由陳凡與金陵政府共同出資,成立一家名叫‘青符藥業’的醫藥公司,專門生產生命元液。陳凡和金陵政府各自持有50的股權。由政府派出諸多銷售、行政、文秘人員撐起公司的骨架,陳凡只需要甩手當個董事長就行了。

    而且陳凡絲毫不需要擔心自己被架空。

    因為生命元液的生產完全掌控在他的手中,這家青符公司只是明面上的一個皮包罷了。隨時都可以甩掉。但金陵政府顯然不是這樣想的,秦華派出了大批精兵強將,從不少市屬公司中抽調了許多頂級銷售人員,投入到了青符藥業的建立中。

    青符藥業成立那一天。秦華親自到場捧場,整個金陵的班子幾乎都來了。諸多公司和政府大佬云集,為青符藥業剪彩。對此陳凡只能搖頭感嘆,為了爭業績,這位大市長真是不惜連臉面都不要了。

    這時的陳凡,正站在生命元液的生產基地中。

    基地設在東山腳下,青龍湖畔,正好依靠著青龍大陣。只要需要,陳凡隨時可以調動青龍大陣的力量。這片地基是金陵政府特意劃撥過來,并且派出了好幾家建筑公司,加班加點建設而成。

    “你們安保看來準備的很嚴密啊。”

    陳凡打量著那些穿著黑色保安服的安保人員,不由露出一絲笑意。

    這些保安看著平凡無奇,但各個目光凌厲,身手矯健,而且腰間鼓鼓的。顯然不是普通的保安,而是來自于軍中的精銳。

    “對于生命元液,再怎么保護都不過分。”于晴站在他旁邊,俏臉微揚道:“生產基地內所有的生產人員,他們的家世都調查過,非常清白。絕對不會有間諜在其中。而且在基地不遠處,有蒼龍的一支小隊長期駐守。只要一個號令,就可以把他們調過來。”

    “從進入這片基地開始,需要經過五道安全管卡,根本不可能有人能混進來。”

    于晴一邊說著,一邊眼中帶著得意神色。

    這一切都是她負責安排的。

    但陳凡卻搖頭笑道:“你這只能防普通人。若是一位武道宗師,或修法真人,又或者頂級超凡者,想無聲無息的進來并非難事。比如你說的那位陰魂修斯。他能操縱陰影之力,豈是這些人能阻攔的?”

    果然,陳凡這一說,于晴就臉色微變。

    她無論看起來如何指點江山,消息靈通,但終究沒有親眼見過那些強者的恐怖。在計算的時候,總是會漏算掉那些頂級強者們。

    “不過他們哪怕進來,也只會發現一堆破爛機器罷了,真正的核心生產,不在這里。”陳凡淡淡一笑。

    于晴雖然好奇,卻沒有追問。

    生命元液的最終生產,是陳凡掌握的賴以和國家談判的核心機密,他是絕對不會輕易泄露的。

    “走吧,帶你去看看什么叫大規模生產。”陳凡背著手,向基地深處走去。

    于晴也趕緊跟上,只見周圍立著一排排巨大的反應釜。反應釜之中,全是湛藍色的液體,這些液體一開始顏色很淡,但隨著時間推移,越來越深,最后如同藍寶石一般璀璨。

    “這么多生命元液難怪艾德公司那些巨頭會瘋狂呢。”

    于晴低頭,壓下眼中的震驚。

    她卻不知道,生產基地這邊的生命元液,只是一小部分。真正的生命元液生產,都被陳凡放在了青龍大陣內,銅山每時每刻都在抱著一大桶湛藍元液,澆灌那些弱小的靈藥幼苗。

    在催化元液、生靈法陣、靈氣如霧的三重滋潤下,那些靈藥以極快的速度生長著。

    當它們成型后,陳凡的修為,將會急劇暴增

    而此時,青藤會所中,依舊是那個靜室。正有一對女子在互相對坐著。

    唐亦菲扎著馬尾,穿著白色蝙蝠衫,腳下是瘦腿的黑色緊身褲,欺霜賽雪的手腕上帶著一串紫檀木佛珠,帶著江南女子的三分慵懶和婉約。正舉止優雅的泡著清茶。

    而在她對面,則跪坐著一位白衣勝雪的少女。

    少女容貌清冷,膚白似雪,穿著寬大的和服,腰肢纖細,正襟危坐,眉間點著一點朱砂。就如同童話中走出的漫畫少女般。

    “雪代小姐,請用茶。”

    唐亦菲端著一杯如同琥珀般淡黃的茶水,輕輕放到少女身前。“這大紅袍雖然不是采自武夷山上那三株母樹,但也是第一代繁殖的子樹上面采集下來,我也是通過一位至交好友,才得到幾兩。今天雪代沙小姐駕臨,我才忍痛拿出來接待貴客。”

    “唐桑,非常感謝。”

    雪代沙微微鞠躬,然后端莊的接過茶水。

    她的一舉一動,比唐亦菲更加優雅,顯然是從小就經過嚴格的禮儀教育,才有現在這樣投入骨髓的貴氣。

    “雪代小姐此來華國,是有何事呢?”

    唐亦菲目光凝聚在白衣少女身上。

    作為江南省地下世界的大梟,唐氏集團和日本自然有著很深的貿易往來,其中就接觸到盤踞在九州島的雪代家。自然知道雪代家作為九州島東部的土皇帝,擁有著龐大的人脈與資產,隱隱比唐家還要超出一籌。而雪代沙作為雪代家這一代家主,雖然年輕,卻已經威震小半個九州島,是日本的后期之秀。

    “我有一位未婚夫在金陵讀大學,我來問一下,他是否愿意娶我。”

    雪代沙放下茶水,語態冷清。她的漢語非常流利,幾乎不帶一點口音。

    “您的未婚夫,在金陵讀大學?”

    唐亦菲詫異,沒想到這個少女竟然是千里追夫的。

    不過她想了想,道:“最近金陵有些不安穩,雪代小姐請千萬小心。根據我們唐家的資料,似乎有不少國際地下世界的人物,潛入了金陵。”

    唐亦菲剛說完,跪坐在雪代沙背后的一位持著武士刀的中年男子,臉上就浮現出一絲不屑的神情,并且用日語咕噥了幾句。

    雪代沙淡淡翻譯道:

    “這位是我的侍衛河上齋,他說區區金陵,有什么高手?任何人來,他都會用長刀斬下他們的腦袋。”

    唐亦菲依舊面帶笑意,眉頭卻不由的皺了皺。

    這個河上齋的語氣太狂妄了,這樣一說,豈不是連唐家都小瞧了?唐亦菲目光轉動,忽的露出一絲笑意道:

    “敢問河上齋先生師承何處呢?”

    持刀男子仿佛能聽懂唐亦菲的話,傲然的說了幾句。

    雪代沙繼續神色不變,翻譯道:“河上君是劍道宗師北庭川大師門下弟子,北庭川大師是我們日本四大劍道宗師之一,傳說可以一刀斬開凌空而下的瀑布。曾經我被敵對勢力的數十個人持武器圍攻過,但都被河上君一人一刀擊破。”

    雪代沙一邊說著,眼中帶著一絲傲然。

    劍道大師在日本地位超然,北庭川在整個九州和四國地區聲明顯赫,便是雪代家對他都多有敬重。也正是依仗著北庭川的庇護,雪代家才能占據半個九州島,成為九州一代的龍頭魁首。而能夠擁有一位劍道大師的弟子作為護衛,可見雪代沙在家族內的身份地位。

    “是嗎?”

    唐亦菲臉色不變,微微笑道:

    “不知道河上先生,比起我華國的武道宗師如何?”

    河上齋聞言,臉色微變,但還是梗著腦袋叫囂。雪代沙頓了頓,不悅翻譯道:“他說華國的武道宗師,一向與我們日本的劍道大師并稱。但他相信,自己只要再鍛煉十年,必然也可以邁入宗師之境。”

    “那河上先生,聽沒有聽說過陳北玄這個名字?”唐亦菲乘勢追問道。

    “陳北玄?”

    這一次,不用雪代沙翻譯,河上齋竟然用漢語開口吐出這三個字。只是他的漢語非常生澀,讀音很不標準,但隱約還可以分辨。

    河上齋臉色凝重,緩緩的說了幾句話。雪代沙微微皺眉,似有不解,但還是翻譯道:

    “河上君說,他雖遠在日本,也聽過陳先生大名。據說陳先生是華國的第一高手,連他的老師北庭川大師,對陳北玄先生都推崇備至。認為其武道通天徹地,不是凡人,憾不能與之交手。”

    雪代沙一邊翻譯,清冷的俏臉上現出一絲訝色。

    她仿佛沒有想到,一向狂妄的河上齋,竟然對這位陳北玄如此敬重。甚至連在家族中高高在上的北庭川大師,都對陳北玄大加贊賞。這位陳北玄是什么人物?

    “那雪代小姐和河上先生恐怕不知道,陳北玄先生,同樣也在金陵。而且就在金陵的某個大學內讀書呢。”唐亦菲輕抿一口清茶,臉上帶著一股莫名笑意。

    她話一出口,河上齋和雪代沙同時色變。

    ps:第五更奉上,唔,求一下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