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第298章 真正的殺局

    李秉炫眼中的黑芒,是他在七歲時覺醒的凡之力。當時李家欣喜若狂,畢竟李家是商業世家,鮮少能出一位凡者,尤其還是一位精神方面的凡者。為此李家家主親自拜會了國際一位知名的精神大師,請他出手收李秉炫為徒。

    到了十六歲李秉炫出山的時候,他已經絲毫不遜色于一般的a級凡者。

    尤其精神念法,以詭異奪命著稱。不知不覺之間,可能就會被精神念師們引導甚至催眠。同時精神力強大的人身上,自然會縈繞著一股奇特的魅力。依靠著俊美容貌、身份以及特殊的能力,李秉炫在韓國不知道玩了多少世家閨秀或女明星。比如鐘瑤瑤顯然快要被這股魅力給捕獲了。

    “敬酒不吃吃罰酒,憑你一個區區大學教授,也能守住生命元液?”

    李秉炫心中暗哼,眼底的黑芒大盛。

    詭異的精神力通過特殊秘法轉換,化作無形的波動沖入陳凡眼中,就要把陳凡控制住。李秉炫憑借這一手法術,不知道掌控過多少高官巨富。

    盡管精神控制,只能持續一小段時間,但已經足夠他從陳凡口中問出生命元液的配方了。

    但沒想到,陳凡卻淡淡一笑,眼中青光一閃。

    然后一股比他老師還要浩瀚的精神力轟然沖擊而來。這股力量仿佛大海般廣闊,無邊無際,同時又似鋼鐵一樣堅不可摧。在這力量面前,李秉炫那點精神力就仿佛巨浪前的小船般,被輕易碾碎。

    “咚!”

    一道無形的碰撞聲在空中激蕩。

    李秉炫的大腦就如同被重錘狠狠砸中般,猛的倒退數步,啪嗒一聲坐在了地上。他的雙耳和雙鼻同時流出血來,面目猙獰,如同惡鬼一般。

    “秉炫,你怎么了?”

    鐘瑤瑤大驚,趕緊攙扶住李秉炫。

    “你竟然敢破了我的秘法?”

    李秉炫絲毫未管鐘瑤瑤,他布滿血絲的雙目圓瞪,死死看著陳凡,不敢置信的叫道。

    精神力的比拼,遠比武道或術法還要兇險的多。一旦一方落敗,就有可能神魂上受傷,甚至秘法被破,從此淪為凡人。

    李秉炫就是精神徹底被陳凡的神念給撕碎,從而苦修了十幾年的精神秘術盡數被破。如果不是陳凡留了點手的話,他的大腦恐怕都會被直接撐爆掉。

    “這只是給你個教訓罷了,讓你知道天外有天,人外有人。”陳凡背著手淡淡的說著。“下次膽敢再冒犯我,就不是受傷那么簡單,我會殺了你。”

    說完,陳凡理都未理癱坐在地,臉色鐵青的李秉炫。夾著教案揚長而去。

    李秉炫可能在三星或李家身份極高,但在陳凡眼中,只是一只隨時可以碾碎的螞蟻罷了。

    “他竟然破了我的秘法!他竟然破了我的秘法!”

    李秉炫癱坐在地上,滿面鮮血,披頭散。但他一點都沒有理會,反而嘴中重復著咕噥這一句。精神秘法是他坐穩李家暗部領的依仗。作為二十歲的a級強者,李秉炫何等驕傲,何等不可一世。卻沒想到在陳凡面前不堪一擊。

    他那高傲的內心,完全沒法接受。

    “該死的李赫奎,給資料都是錯的,他竟是一位精神大師。”

    “該死的艾德公司,竟然敢坑我,難怪他們不下手,等著我們三星先出手。

    “還有該死的陳北玄,你竟敢破我秘法,毀我精神,我和你不死不休。”

    李秉炫眼中露出刻骨銘心的仇恨。

    他恨李赫奎,完全沒有調查出陳凡的身份來。這其實也不怪李赫奎,他只是一個企業高管罷了,如果在韓國還能動用三星龐大的人脈,在華夏,他一個外國人,想短時間內查出陳凡的身份太難了。

    他恨艾德公司等幸災樂禍旁觀,甚至故意隱瞞。

    但最恨的還是陳凡,竟然敢不顧他三星李家的身份,悍然出手破掉他的精神秘法。這代表著他十數年的來苦修盡數化作烏有。想要重回a級強者,必須再次辛勤苦修。

    “快來人啊,這里有人受傷了。”

    這時,終于有學生現不對勁了,頓時尖叫出來。

    大家趕緊涌過來,想要把李秉炫架著抬去醫務室。李秉炫拼命掙扎,一邊掙扎一邊叫著:“陳北玄我要殺了你,我要殺了你”

    等李秉炫走后,站在原地的鐘瑤瑤才猛的打了個冷顫。

    就如同一道冰水潑下一般,大腦忽的清醒起來。

    “奇怪,我不是說和他玩玩就行的嗎?怎么真喜歡上他了?”

    “還有剛才陳教授說的話什么意思?為什么陳教授看了他一眼,他就突然雙耳冒血啊。”

    鐘瑤瑤只覺一股寒風吹如心中:

    “難道,我中了邪不成?’

    李秉炫哪怕再帥再有錢,她鐘瑤瑤也是閱男無數的人物,從來是萬花叢中過,片葉不沾身,這一次卻差點陷進李秉炫身上,讓鐘瑤瑤直打冷顫,連連慶幸還好沒走到最后一步。

    隨手解決掉李秉炫之后,陳凡背著手悠然的走在校園中。

    金陵大學的占地非常廣闊,有很多人工湖、假山、園林等地方,最受情侶的喜歡。此時正好已經臨近傍晚,大部分學生都集中在食堂或校外了,校園后面并沒有多少人。

    陳凡就這樣走著,走到一條花園小道中,忽然停下腳步道:

    “出來吧,我知道你們來了。”

    正有一對小情侶,坐在不遠處的草坪上面聊天,見到這一幕,男的好笑道:

    “那人好奇怪啊,對著空氣說話。”

    女的也捂嘴偷笑,眼中眨巴眨巴看著陳凡,只覺陳凡好帥。

    而此時陳凡頓了頓,見四周無人回應,就淡淡道:

    “我每周才現身一次,這是你們最后的機會。而且,讓李秉炫那種蠢貨來試探我。你們不怕三星李家怪罪嗎?”

    “三星李家算什么?”

    一個優雅的聲音忽然傳來。

    只見一個涼亭背后,轉出一個金青年。青年身材高大,穿著意大利頂級大師手工裁剪的白色西服,白色腰帶、白色皮鞋,如同閃亮的明星般,容貌更是異常俊美,絲毫不遜色陳凡。他的眼瞳中閃耀著雷電的光芒,見到陳凡那一刻,就微微躬身道:

    “索隆拜見陳先生。”

    金青年的漢語非常流利,字正腔圓,臉上時刻掛著淡笑,赫然是洪門巨頭,雷王索隆。

    “我去,真的有人啊?”

    小情侶驚呆了,竟然是外國人。

    “我想樸先生顯然不會介意,我們拿李秉炫當誘餌的事情的。”索隆聳聳肩膀道。

    從樹后又轉出一個亞裔男子,這亞裔男子身形削瘦,臉上顴骨凸出,單眼皮,一雙瞇瞇眼,皮膚蠟黃。只是他那雙仿佛看不到的眼瞳中,偶爾開合間,都露出銳利的光芒。

    “一個區區李家嫡子罷了,便是李家家主見到我都得恭敬有加,他李秉炫算什么?”

    亞裔男子冷哼一聲。他的漢語很別扭,還不如索隆來的流暢。

    “韓國真傳道樸景煥,見過華國武道第一宗師陳北玄大師。”

    亞裔男子微微躬身,卻不帶幾分恭敬之色,雙眼如狼般直視陳凡。

    “樸景煥先生,是韓國武道集大成者,一代格斗大師。更是韓國特種部隊的總教官,李家的供奉。想來樸先生對陳宗師仰慕已久了。”索隆介紹道。

    索隆不說,陳凡都能感應到樸景煥身上那股凌厲的氣息,如同沖天利箭般。這是一個絲毫不比黑蝮蛇弱多少的高手。

    “就憑你們兩個嗎?”

    陳凡淡淡一笑,輕蔑道。

    無論索隆還是樸景煥,放在國際上都是名聲顯赫的強者。但想要對付陳凡,就太扯淡了。陳凡自出道以來,連殺宗師,殺手之王黑蝮蛇都不是他一刀之敵。憑眼前這兩人,最多讓陳凡多出兩刀罷了。

    “陳先生是華國第一宗師。如果不準備充分,我等怎敢來擅自挑釁。”

    索隆搖頭笑道。

    這時,又有兩個人影,從角落處冒出來。

    一位是穿著紅衣的美婦,三四十歲左右,皮膚嫩白如雪,染著酒紅色的長。關鍵一雙美眸竟然也是猩紅一片,嘴角掛著勾人魂魄的笑容,帶著三分慵懶之氣,指尖竟然冒出一絲絲火焰在燃燒。

    另一個,則是身材有兩米多高的光頭黑人大漢。他皮膚黝黑,肌肉似鋼鐵般虬結,十月金秋卻只穿著一件白色背心,胸肌鼓脹,每一腳落在地上都似巨錘砸地。他比任何一個重量級拳王,都要彪悍的多。站在人群中,足以嚇哭小孩。

    猩紅女士,奧拉。

    金剛,巴克。

    洪門的另外兩個巨頭級存在。

    “我的老天爺,怎么有這么多人。”

    小情侶已經驚呆了,這個小公園之中,什么時候隱藏這么多人。而且又是白人又是黑人的,他們在搞什么。

    “還不夠。”

    面對著新現身的兩位強大覺醒者,陳凡依舊淡淡笑著。

    “你在等我嗎?”

    一個陰冷的聲音傳來。

    只見一片陰影之中,一個人憑空浮現出來。他先是頭冒出,然后是脖子、胸膛、腹部、大腿、小腿、最后是腳。就如同浮出水面般,但所有人都可以看到,那明明是一塊空地。

    那對小情侶見到這一幕,就如同被扼住脖頸的鴨子般,不出一絲聲音。

    陰魂修斯,黑暗圖騰的領,地下世界的級強者。

    一剎那之間,這片小公園之中,竟然聚集了五位宗師級強者。(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