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第299章 神秘的強者

    當修斯出現時,陳凡的目光才凝了一凝。

    在場的這五位異族強者之中,也只有修斯才能入陳凡的眼。他身上那濃郁到幾乎化作一片黑暗的陰影之力,是陳凡迄今為止見過的超凡者中最強大一位。而修斯從陰影中走出的方式,像極了修仙法門中的‘遁法’。但遁法是先天之上的修士才能施展的神通,修斯只是借用幻象和陰影的視覺欺騙,才營造出這種從影子中走出的跡象。

    陰魂修斯、雷王索隆、真傳拳道樸景煥、猩紅女士奧拉、金剛巴克。

    三位洪門巨頭,一位黑暗圖騰領袖,一位三星李家的供奉。五位地下世界的強者齊聚于此,顯然是沖著他陳凡而來。不是陳北玄華夏第一的名頭,根本引動不了這些平時坐鎮一方的巨頭級存在。尤其修斯還是公認的超級強者,號稱當世最恐怖的殺手之一,一般宗師,他一個人就能斬殺。

    “三星什么時候和洪門合流了?”

    被五位強者圍在中間,陳凡卻仿佛絲毫不在意般,還猶有閑暇的問道。

    “我只是李家的供奉,并非李家走狗。”

    顴骨凹凸的樸景煥冷哼一聲。

    他身上殺伐之氣凌冽,那是在戰場之上摸爬滾打歷練出來的氣質。作為韓國特種兵的總教官,樸景煥在韓軍中的地位,絲毫不遜色于葉南天。以他的尊貴身份,李家估計也只能請動他,而不能命令他。

    “況且我等具是一方巨頭級存在,便是與國家都可對等交談,他李家又算什么。”樸景煥傲然道。任何一位修煉到宗師境界的強者,都有屬于自己的傲氣。

    宗師如龍,可不僅僅是華夏武道界這樣說的。

    到了樸景煥、索隆、奧拉這等層次,固然沒法正面硬撼軍隊、但想要逃遁,卻非難事。而一位宗師級強者,若是鐵下心來搗亂的話。完全可以化成最頂級的刺客,沒事刺殺幾個官員、富豪之類,絕對能把一個國家攪得雞犬不寧。如修斯、陳凡這等超級強者,比一般宗師更強大,也更恐怖。

    當然,各個國家也并非沒有反制的手段,如蒼龍就曾經屢次負責獵殺亂來的武者。在頂尖武器面前,便是宗師的肉身,都如紙糊一般。

    “陳先生,我等此來,并非真的要分出生死。到了我們這個境界,大家各自坐鎮一方,享受無數富豪的供奉,何必再拼個你死我活呢?”修斯緩緩的開口道。

    他全身都被包裹在黑暗之中,只露出一雙幽深的瞳孔。

    “哦?這么說,你愿意放下仇恨,連杰森之死都不在意了?”陳凡故作詫異道。

    “杰森冒犯華國第一的宗師,他死了也就死了。”修斯徐徐道。“只不過陳先生,您需要提供生命元液的真正配方。我只要生命元液的配方,拿到手后,我會立刻離開,絕不參與圍攻。”

    修斯這話一出,樸景煥和索隆等人都同時顏色微變。

    他們固然有五個人,但其他四個人加一起的威懾力才抵得上修斯一人。作為超級強者,修斯的陰影之力是當世最頂尖的隱遁之法。現在還有十幾個國家在通緝修斯,但修斯依舊活的很好。這是一般強者都沒法比擬的。

    “是艾德公司請你來的?”陳凡淡淡道。

    “區區艾德公司,又怎么能使動我?”修斯搖頭道。“三十億美金固然誘人,但比起能夠激發超凡者覺醒的生命元液來說,差太遠了。陳先生,憑你一個人,是沒法保住生命元液的。整個超能圈,都會為這款產品而瘋狂。”

    “是嗎?”陳凡彈了彈手指,淡淡道:

    “來一個殺一個,來一雙殺一雙。只要殺到這顆星辰顫栗,他們總會記住教訓的。”

    “看來陳先生不準備同意了?”修斯微微皺眉道。

    “哼,我為什么要同意?憑你們五個人,還不是我的對手。”陳凡背負雙手,冷然一笑道。

    這話任何一個人說出來,奧拉她們都要笑掉大牙。但陳凡屢殺宗師,位尊華夏天榜第一,憑他的身份地位,仿佛就應該具備這等氣吞萬里如虎的霸氣。

    “但憑我們五個,卻足以拖住陳先生了。”

    奧拉吹熄指尖的火焰,用英語笑道。

    “哦?”

    陳凡一愣。“你們的目標不是我?”

    “您只是次要目標,想要圍殺一位超級強者太困難了,我們五個人中說不定就有誰被您拉了墊背。但拖住您一段時間并非難事。”索隆金色眉毛揚起,聳聳肩道:“在這段時間內,足夠李家暗組和我們暗月的人攻破元液工廠,擄走里面的生產機器了。”

    “你們這樣做,不怕華國震怒嗎?”

    陳凡眉頭緩緩皺了起來,疑問道。

    生命元液的生產基地,是由華方接管的,這個消息,暗組應該早就調查清楚了。但他們依舊敢悍然攻擊工廠,這代表著三星李家與洪門要和華國撕破臉嗎?

    奧拉等人笑而不語,最后還是樸景煥淡淡的說了一句:

    “華國雖然強大,卻不是當世最強的大國。”

    “要怪就怪生命元液太惹眼了。醫藥跨國巨頭們匯聚起來的力量,足以發動一場戰爭。挑釁下華方算什么?”修斯緩緩搖頭道。

    陳凡立在那沒有動。

    當修斯他們把底牌掀出的時候,代表著可能已經得手了。

    至于機器被奪走后,他們怎么運出華國,那手段就多了。說不定此時華國的海岸中,就有西方國家的潛艇在游弋,隨時準備接應。至于修斯等人,更是換個身份,大搖大擺就離開了。華國有數萬公里的邊境線,以宗師的能耐,隨便找個邊境就能離開。出了華國后,軍方再強,又怎么能奈何他們。

    “怎么樣,陳先生,你還想動手嗎?”索隆聳聳肩笑道。

    “當然。”陳凡忽的抬起頭,露出燦爛的笑容。“生產基地那邊怎么樣,我不知道。但是你們,都得死。”

    陳凡說完,輕輕一跺腳,整個人已經如同幻影般橫掠出去。

    在離陳凡不遠處的一個小湖畔,正有一個穿著軍綠背心的懶散男子依偎在樹腳下,嘴里叼著草根道:

    “小雀兒,你感覺他們誰勝誰負呢?”

    “陳北玄雖然強大,但同時面對五位S級強者,便是老大都未必扛得住。尤其這五人各自的能力不同,分工明確。有武者、有超凡者、有暗殺刺客,加在一起,實力遠非一加一等于二可比。更不用說,還有陰魂修斯在。”

    一位站在大樹之巔,迎風招展的女子冷聲回應道。

    她留著一頭短發,身上穿著緊身皮衣、皮褲、皮靴,身材火爆到極點,全身上下似裹在一團爆裂的火焰中,容貌卻清冷俊俏。尤其讓人驚訝的是,無論氣質還是相貌,她都和于晴有幾分相似。只是年齡更大些,約有三十多歲。

    “據我所知,修斯可是躋身暗榜的強者,老大曾經在歐洲與他交手過,被修斯逃掉了。沒想到他還敢來華國。”軍綠背心男子搖頭道:“嘖嘖,這陳北玄真是走到哪惹禍到哪。便是當年葉南天,都沒他這樣能惹禍。”

    “臨州陸家、海外洪門、藥神谷、鬼巫教、港島風水界、大降頭師、黑暗圖騰。你看看,他才出道不到一年,就惹了這么多強大勢力。還沒算那些金剛寺、形意門之流,連我本家都被他招惹過。”說到這,男子撇了撇嘴。“如果不是部長一直攔著,金陵軍區姓李的又死命保他。我早就找上門好好教訓他一頓。”

    “老虎,就憑你也能打過他?”皮衣女子不屑哼一句。

    “我當然....打不過。”背心男子梗了梗脖子,最后還是悻悻道:

    “老頭子排什么天榜,把他排到了第一,把我扔到了前十末尾去。雖然我實力比原來強得多,但最多也就打個雷千絕而已。這家伙肉身破音障那一拳太恐怖了,我未必能接的下。估計只有老大,或者葉南天那個妖孽,能和他過過招。”

    “好了,別廢話了,他們好像要打起來了。”

    皮衣女子忽的聲音一凝,正聲道。

    “真打啊,這可是在金陵大學校區內。”背心男子咕隆一聲,翻身而起。他的脊椎如同大龍一般,猛的一彈,整個人竟然凌空彈飛了數米,穩穩的落在了枝丫上,然后再腳底一用力,已經躍到了樹頂,和皮衣女子并列。

    “這幾個人要是不顧一切打出真火來,憑我們兩個,未必控得住場面。”背心男子皺眉道。

    “你放心吧,老大一路偷偷盯著修斯,從歐洲跟到了國內,肯定就在附近,只有沒有現身罷了。”皮衣女子淡淡道。

    “有老大在,那我就輕松多了。”背心男子嘿嘿一笑。

    這時,皮衣女子忽的捂住耳朵,俏臉微變:

    “不好,洪門的暗月小隊和李家暗組的人,竟然突入了元液生產基地,已經與蒼龍戰隊的人交起火來,上面讓你我趕緊去支援。”

    “我草,他們膽量也太大了吧。”背心男子臉色狂變。“只是我們若走了,這里怎么辦?”

    “交給老大和陳北玄吧。”

    皮衣女子扭頭掃了遠處的戰場一樣,縱身從十數米高的樹頂一躍而下,翻身上了一輛哈雷摩托,然后腳底一踩油門,轟隆而去。

    而背心男子則搖了搖頭,嘆口氣,不得不緊跟上。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