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第310章 方明德的疑惑

    蘇素素呆呆的看著眼前這份嶄新的結婚證書,紅色的封面,上面印著華國的國徽,下面燙金色的三個大字‘結婚證’深深刺痛了她的雙眼。

    打開封面,是陳凡與方瓊頭靠在一起的證件照。

    這對小夫妻今天因為第一次約會,所以穿的較為成熟。方瓊穿著修身風衣,畫著淡妝。陳凡則穿著休閑小西服。兩人站在一起,任誰都看不出,他們才19歲不到,還在上著大學。(ps:本書里華國與現實沒有任何關聯,請勿問作者菌法定結婚年齡等問題,小說純屬虛構_)

    蘇素素越看到陳凡那張帶著淡淡笑意的臉,越覺得怒火燃燒。她的十指死死的抓進了真皮沙發,甚至連指甲都崩劈了,她也沒有半點察覺。

    “....從今天起,陳凡就是我的老公,你的女婿....無論你贊成和反對,都永遠無法改變這個事實...”

    方瓊的話回蕩在她的腦海中,讓蘇素素只覺大腦都要爆炸了。

    她顫抖的掏出手機,撥出了一個號碼。

    “嘀...嘀...嘀。”

    撥號聲響著,很快響起一個睡意朦朧的中年男聲:

    “喂,老婆,這么晚你打電話給我干什么?”

    “方明德,我不管你在哪里,在哪個狐貍精的被窩中,現在,立刻,馬上就回來!”蘇素素顫著聲音,一字一句的說完,然后啪的就把手機掛掉。

    電話那一頭,一個濃眉大眼的中年男子從粉紅色的豪華大床上倚靠起身體。在他旁邊,正睡著一個披頭散發的女子。女子被聲音吵醒,打著哈欠睜開眼,被子從她手臂上滑落,露出胸前豐.滿的白膩。

    她大約三十歲左右,,一張瓜子俏臉帶著絲絲狐媚的意思。柳葉眉、桃花眼、櫻桃小嘴,一顰一笑都仿佛能帶起人的。

    但方明德卻絲毫未管,而是爬起身來,開始穿衣服。

    “怎么了?明德,現在都這么晚了,她還叫你回去?”嫵媚女子小手撐著下巴,不滿的撒嬌道。

    “估計家里有急事,你先睡吧,我過兩天來看你。”

    方明德手下動作不停,迅速穿起了衣服,就提著皮包匆匆而去。

    女子見狀,眼中閃過一絲幽怨。

    她從十八歲那年,大學畢業實習,做了方明德的秘書,跟著他整整十二年。知道無論這個男人再怎么忙碌,只要那個姓蘇的女人一個電話,他一定會趕回去。在方明德眼中,她只是個床伴,而那個蘇素素才是他一生廝守的人。

    任何一個女人,有蘇素素這樣的對手,都會感覺絕望。

    方明德出了小區后,就迅速開著跑車往回趕。他從來沒有在自己老婆口中,聽到那么彷徨、恐懼的聲音。讓方明德心里焦急如焚,到底家里面發生了什么事?

    要知道,哪怕他在外面包養了幾個情人,蘇素素都睜一只眼閉一只眼。畢竟這是大環境因素,身價幾十億的大老板連情人小蜜都沒有,豈不是開玩笑?

    方明德一腳油門踩到底,連續闖了十幾個紅燈,趕到家中后,只看到蘇素素坐在沙發前,一動不動。

    “素素,怎么了?”

    方明德焦急問道。

    蘇素素不說話,呆呆指了指沙發上的一個證件。

    “這什么?”方明德莫名其妙,拿起那個紅色證件,發現是個結婚證。

    ‘難道是她發現我有情人要和我離婚了?’

    方明德不相信,他知道自己老婆是個什么樣的人。兩人一起相濡以沫二十年,他在外玩歸玩,但對家庭,方明德卻自問嘔心瀝血,絕沒有半點虧欠。

    他帶著疑惑打開了封面,就見到了目瞪口呆的一幕。

    “小瓊的結婚證?”

    方明德驚呼出來。

    他一眼就認出了結婚證上的兩人,一個是他的寶貝女兒,他一生的驕傲。另一個,則有些眼熟,但看到名字,他就辨認出,是自己老同學陳恪行的兒子陳凡。

    “小瓊和陳凡結婚了?”方明德瞠目結舌,這太措手不及了吧。

    他抬眼看向老婆,蘇素素冷笑道:

    “你的寶貝女兒干的好事,今天直接拉著陳凡那小子去把證領了。瞞過了我們所有人。”

    “這...這....”方明德心中百感糾集。

    比起蘇素素,他對陳凡倒是沒有多大反感,甚至還有些好感。畢竟他與陳凡父母都是老同學,兩家是世交,從小陳凡一口一個‘方叔叔’叫他。只是這幾年搬到金陵來,往來較少而已。

    “我好像聽你們說起過,小凡也來金陵讀書了吧,而且還來我們家好幾次。”方明德拍著腦袋回憶道。“小伙子人從照片上看,長的還是挺精神的。”

    “而且王曉云似乎是陳氏集團和錦繡集團的董事長,這樣看來,我們兩家也算門當戶對,他們兩又是青梅竹馬。在一起倒是沒什么,就是這個證領的也太快了,好歹得征求一下雙方家長的意見....”

    “方明德,你在說什么!”蘇素素一拍茶幾,鳳目圓瞪。

    “你女兒才上大一,就和別的男生把證領了,你竟然說‘沒什么’?是不是等他們把孩子生下來,領到我們面前,你才說‘有什么’啊?”

    面對著怒火上天的老婆,方明德尷尬的笑了笑。

    “這又不是別人,小凡你我都是從小看著長大的,孩子忠厚老實。他父母也是有能耐的人。人家王曉云的錦繡多大盤子,都不比我們家公司遜色,未來前景更廣闊,金陵陳家又蒸蒸日上,你又何必...”

    “哼,我不管陳凡有多大來頭。她王曉云的兒子把我女兒拐騙走了。那她王曉云就得給我個交代。”蘇素素冷聲道。

    “還有,你仔細看看,那個陳凡能配得上我們家小瓊?一個從小學習成績就中下游的差生,在楚州讀的高三,連高考都沒考,花錢上的金陵商學院,還是個私立三本。就這樣的人,怎么配得上小瓊?未來若小瓊接手蘇家,他能給小瓊帶來一點點助力?完全就是一個紈绔子弟,沒他父母,他連大學都上不了,出去打工的份。”

    耳邊聽著老婆的數落,方明德覺得也是。

    自己的寶貝女兒從小成績就全校前三,高考省內前十,連華清燕大都發來邀請,結果最終嫌太遠留在了金陵大學。中學就幫著自己管理公司,無論能力、手腕、學識、相貌都是整個金陵上層社會這一代最頂尖的。

    不要說區區陳凡,便是嫁給省長的公子,方明德都感覺配得上。

    “只是,我怎么感覺這個陳凡,看起來有點眼熟呢?”

    方明德看著結婚證上的照片,越看越覺得眼熟。

    “你小的時候天天抱他,怎么會不眼熟。”蘇素素譏諷道。

    “不對...不對,這半年內,我絕對在哪里看過他的照片,而且他這個名字,更耳熟。”方明德搖著頭,在大廳內踱步,絞盡腦汁思考。

    蘇素素依舊在數落著陳凡的諸多缺點,早就在樓上聽著的方瓊,再也忍不住了。踩著兔寶寶拖鞋,穿著睡衣下來,冷著臉道:

    “媽,你有什么直接說我,別說我老公。”

    “證剛領,就變成老公了?”蘇素素剛降下的火氣,騰的又燃起來。

    成熟美婦同樣板著俏臉道:“方瓊,我從小到大,一直認為你是個省心的孩子,沒想到最后,你給我來了個大的。”

    方瓊同樣針鋒相對道:

    “媽,這二十年來,你讓我做什么,我都依著你的意見。但你要干涉我的婚姻,我絕對不答應。我喜歡小凡,雖然不知道是不是愛他,但我想和他在一起,一直在一起。”

    “這不可能!”蘇素素斬釘截鐵的說著。“我馬上就打電話,安排人把這張結婚證送回去,并且找人把民政系統內的結婚登記給抹消掉。”

    她一邊說,一邊摸出手機,雷厲風行。

    對于位居金陵市電視臺副臺長的蘇素素來說,她擁有的廣闊人脈,遠在方瓊之上。消除結婚登記這點事情,并非難事。

    “媽!”

    方瓊叫了聲。

    少女眼中一片水霧,快滴出淚來。

    看著寶貝女兒垂淚欲滴,蘇素素心里也軟了。

    她放下電話,苦口婆心道:“傻丫頭,媽是為你好。你有廣闊的前途,何必綁在那個臭小子身上呢。他是一灘爛泥,一個一事無成的紈绔子弟罷了。而你是白天鵝,是青天雀,未來要登上頂峰的。”

    “況且,哪怕我和你爸同意,你外公會接受他?吳州的老爺子會同意他?蘇家那邊會怎么看你?你想讓自己和你的父母都變成家族的笑柄嗎?”

    蘇素素每說一句,方瓊臉上就多一分失落。

    她想反駁,卻發現自己找不到反駁的東西。陳凡除了性格不錯,人很老實外,確實找不到什么閃光點。比起她的那些追求者,比如沈君文之流差太遠了。可是方瓊寧愿和陳凡在一起,都不愿去面對沈君文那張虛偽的臉。

    或許就是因為陳凡一直不變的真誠,才讓她愿意接近吧。

    只是蘇素素說的何嘗不對,吳州蘇家那邊,一直疼愛自己的外公和老爺子,是絕對不會允許她嫁給陳凡的,所以方瓊只想到了先斬后奏這最后一招棋。只是現在看來,在權勢面前,區區一張結婚證,隨時都能抹去。

    見到方瓊低頭,蘇素素總算浮起一絲勝利的笑容。

    就在她準備撥打民政局電話時,站在旁邊的方明德終于猛的一拍腦袋叫道:

    “我想起他是誰了!”

    ps:三更完畢,求下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