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第313章 意外變故

    等方瓊上樓后,蘇素素才長長的嘆口氣,雙手抱著胸,一副出神發呆的樣子。旁邊的方明德不解道:“怎么了?我感覺陳凡很好啊,連他這樣,你都看不上嗎?”

    “不是很好,而是太好了,好到讓我沒法相信。”蘇素素幽幽說道。“五六年前,我們見他的時候,他還是個小孩,這才幾年沒變,就搖身一變成為名震江北的陳大師。這其中陳凡到底經過了什么樣的轉變,你知道嗎?”

    “這”方明德也遲疑了。

    陳凡的轉變實在太大了。

    他們幾乎是眼看著陳凡從小成長到大的,對陳凡的了解非常深,結果才幾年沒見,陳凡突然變了個人似得,一躍沖天而起,鯉魚化作真龍。

    方瓊被喜悅沖昏了頭腦,蘇素素可沒有。

    這個歷經滄桑的成熟女子,從來不憚以最大的惡意揣測別人。

    “別的不說,單單沈家覆滅的事情,背后有多少我們不知道的曲折?”蘇素素冷笑道。“陳家與沈家,本來井水不犯河水,陳家突然要買東山坪,才激起了陳沈兩家的爭斗,更不用說,最后沈榮華等人的離奇死亡。我看手下記者拍下的現場照片,整個沈家別墅,被燒成了一團灰燼,十幾個人,被一口氣燒得骨頭都找不到了。”

    “你說的是,這一切都是陳凡做的?”方明德面帶一絲驚懼,壓低聲音道。

    “我不知道是不是他做的。我也不知道傳說中沈家數十人被他下法術咒殺的事情是真是假。但這個女婿,我們了解的實在太少了。就這樣倉促將丫頭嫁給他,我實在放不下心來。”蘇素素搖頭道。

    “素素,我感覺你有點想多了。”方明德持不同意見。“陳凡性格如何,幾年沒見我不清楚。但他父母陳恪行與王曉云是什么人,你我還不明白?我們可是在一起二十多年的老同學、老朋友。我相信以他們的品性,教出來的兒子,絕對不是大奸大惡之徒。”

    蘇素素不言,但緊皺的秀眉,微微松開一些。

    無論她心中怎么不喜王曉云,但還是敬佩這對夫妻的品質。

    “糟了。”

    這時,方明德忽然拍了一下腦袋,口中連連叫糟。

    “怎么了?”蘇素素奇怪問道。

    方明德苦笑一聲。“有件事,我本來早想給你們說的,但被丫頭結婚的事情給嚇忘了,現在才想起來。”

    他說著說著,臉色就古怪起來:“之前我去吳州談生意的時候,順路拜見了老爺子,老爺子閑聊時說起過,要給小瓊介紹一門親事,是他老同事家的。我當時想著,女兒反正還小也沒定下來,就滿口答應。說讓小瓊看看。結果回來之后,小瓊就”

    聽完之后,不僅是他,連蘇素素也滿臉古怪起來。

    蘇家的老爺子,在退休前,可是曾經當任過國副級的干部,雖然只是虛職,但也地位極高。逢年過節,江南省的一把手二把手,都得提著禮物上門慰問。蘇家也是憑借著老爺子的權勢,才這些年門楣不倒,富貴顯赫,隱然有江南省第一大家族的勢頭。

    老爺子的同事,那至少也得是部委首長或封疆大吏吧。

    “你怎么不早說。”蘇素素狠狠瞪了方明德一眼。

    方明德只能攤手苦笑。

    如果在此之前,老爺子要給方瓊介紹親事,蘇素素和方明德絕對會歡天喜地。畢竟到了蘇老爺子那個級別,不會輕易開口,只要一開口,那介紹的絕對是頂級世家或豪門的公子哥。一般的青年俊杰,也不會入蘇老爺子的眼。

    只是現在,女兒都和陳凡領了結婚證,還怎么介紹啊?

    “老爺子有沒有提是哪家的子女?”

    蘇素素雙手緊緊抱胸,皺著眉頭問道。

    “不清楚,好像是中海那邊的大家族,總之絕對來頭不小,聽老爺子說,那人還是中海年輕一代數一數二的俊杰。”方明德一邊想著,一邊掃了蘇素素一眼。“你不會后悔了吧。小瓊和陳凡可是證都領了。更何況,再有什么年輕俊杰,能比得上高天明嗎?連高天明都被陳凡扳倒了,這樣出色的女婿,恐怕整個華夏都找不到幾個。”

    “我知道。”蘇素素略顯煩躁的說了一句。

    她抱著胸,在客廳內走來走去,不知道在思慮什么。

    過了好一會兒,才停下腳步轉身道:

    “先暫時不通知王曉云他們,我們去吳州拜見老爺子一面。畢竟哪怕真要訂婚,肯定還得老爺子的首肯,到時候蘇家那邊也要派人參加。”

    “正好過幾天就是老爺子的壽誕,我們去把話說開了,老爺子應該不會太介意吧。”說著說著,蘇素素有些遲疑。

    “要我說,哪怕直接回絕又怎樣?那中海的小子再厲害能比得上陳凡?”方明德冷哼一聲。

    他對蘇家那群鼻孔抬到天上的世家子弟,一向沒有好感。這些年哪怕他再怎么追趕,也趕不上蘇家的腳步,好不容易,女兒要嫁給陳凡這樣的妖孽,方明德總算等到揚眉吐氣的一天。

    “你啊你,若直接回絕,老爺子面上多難看。”蘇素素沒好氣的數落道:“他老人家輕易不開口。蘇家第三代的小輩中,有哪個是他指婚的?也就是小瓊爭氣,又從小受他疼愛,才讓老爺子動了心。我們若直接說出來,豈不是打他老人家的臉?”

    “唔,那要不把陳凡那小子也帶上?到時候我們不說,老爺子應該也會明白的。”方明德提議道。

    蘇素素想了想,最終點頭道:

    “也行,明天讓女兒把小子帶到家中來,我們先見一面,看看他到底怎么樣。”

    這邊定下來之后,方瓊卻整晚翻來覆去沒有睡好覺。

    這一天的轉變,實在太大了。

    本來是兩人約會,結果被方母發現后,捷足先登去警告陳凡。然后她沖動之下,直接拉著陳凡去民政局登記結婚,并且回家和母親攤牌。本以為,自己將要面對山呼海嘯一般的壓力,不僅僅來自父親母親,還有周圍的朋友親戚,以及吳州那邊蘇家眾人的冷嘲熱諷,甚至對自己一項關愛的老爺子失望的眼神。

    沒想到,后面卻峰回路轉。

    陳凡竟然是江北陳大師!

    從一個混吃等死的紈绔子弟,一躍成為威震江北的冷酷梟雄。

    這個轉變實在是太大了,讓方瓊措手不及,愣在當場。

    等喜悅退散后,方瓊冷靜的頭腦又回來了,這半年來陳凡的諸多疑點,開始逐漸回現在她的腦海中。

    “難怪他明明有考個二本以上的能力,卻放棄高考,來了金陵商學院。”

    “難怪亦菲姐對他態度七百八十度大轉彎,一開始無視,后面竟然要我邀請他去茶館喝茶。”

    “甚至當時青藤會所后院的槍戰,根本不是什么殺手來刺殺亦菲姐。而是他們兩人在交手吧,他們都說江北陳大師與江南唐遠清,水火不容。但不知后面怎么的,似乎和談起來了。”

    “那個消息,應該是沈君文告訴亦菲姐的。因為要認出陳凡陳大師的身份,也只有江北沈家可能知道。所以沈君文被小凡打了一巴掌,還被亦菲姐趕出茶館。”

    “難怪瑤瑤一開始對他不屑一顧,后面突然似貓見老鼠般害怕,估計也是知道他身份了。”

    “難怪”

    種種思緒在方瓊腦海中翻騰著。

    很多事情,她雖然沒有親眼所見,但憑著猜測,卻可以猜個七七八八。甚至沈家與陳家之爭,方瓊都隱約覺得,源頭是不是在自己身上。畢竟陳家與沈家,實在沒有仇怨。

    但讓方瓊最不解的是,傳聞中,陳大師擁有神通法術。但她可以保證,六年前離開的時候,陳凡絕對是個普通人,不具備一絲一毫的神通。

    “難道那些傳說中的神秘法術,都是小凡這六年以來學會的?”方瓊趴在床上,白嫩的腳丫踩在床頭,嫩白小手拖著小腦袋,若有所思道。

    “傳聞中,陳大師是一年多前,才在楚州出現,聲名鵲起的。小凡肯定是獲得了什么奇遇,苦修了好久,一年多前,才修煉出山,成為江北陳大師。”

    無論陳凡變成什么樣,方瓊都沒有動搖過。

    因為她能感覺到,哪怕幾年沒見,哪怕不知道經過什么變故,但陳凡還是小的時候那個木頭木腦的小伙伴。兩人從小一起長大,對彼此太了解太熟悉了。

    “快睡覺,明天我去當面問問他,看他怎么解釋。”

    方瓊蒙起被子,強迫自己睡覺。

    等第二天,陳凡被她叫出來的時候,方瓊第一句話就是:

    “你是陳大師?”

    “是我。”陳凡干脆利落的點頭。

    這個身份,陳凡從來沒準備瞞過方瓊。畢竟金陵上流社會,知道他是陳大師的人為數不少。到現在方瓊才知道,陳凡已經感覺很不可思議了。

    “為什么不告訴我。”方瓊幽幽道。

    “我不希望打亂你的未來軌跡,我哪怕是陳大師又如何?我更是陳凡,你曾經的好朋友,現在的老公陳凡。”陳凡平靜說著。

    說到最后一個詞,方瓊俏臉一紅,低下頭道:

    “我媽讓你三天后,陪我們去吳州一趟,我外公壽誕,他們想見你一面。”

    對此,陳凡果斷點頭:

    “好。”

    吳州蘇家,他早就想見識一下了。(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