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第314章 百年蘇家

    和蘇素素與方明德的見面,并沒有起什么波瀾。

    無論是蘇素素還是方明德,都是有智慧的人,在木已成舟之后,無論暗地中對陳凡有多大的成見,表面上都露出一副親熱的樣子。尤其是方明德,對陳凡一直很有好感,現在陳凡成為他女婿,更是讓方明德老懷大慰。硬是拉著陳凡喝了好幾盅。

    陳凡自無不可,酒到杯干。

    想要灌倒他這位通玄期修仙者,至少也得數百斤的美酒才行。

    蘇素素在旁邊冷眼旁觀,心中五味雜成。

    如果不是方明德言之鑿鑿,她完全看不出陳凡有一絲一毫江北梟雄的樣子。陳凡無論是言談舉止、行事作風、還是對人態度,并不像一位上位者,而更似狂狷的隱士文人。

    ‘難道真的像傳說中所言,他會神通法術,所以才能壓服江北諸雄?’蘇素素心中疑惑。否則她沒法理解,一個平凡無奇的少年,怎么能做到江北之巔的位置,成為讓人聞風喪膽的陳大師。

    可是神通法術這種東西,離蘇素素太遠了。

    她平時往來的都是社會名流,政府高官,大家都是依靠勢力手段辦事,什么時候會一言不合就滅人滿門?對陳凡,蘇素素心中還是有非常大的忌憚成分,因為她完全看不透陳凡,自然也沒法把握住陳凡的形式手段。

    這對夫妻很聰明,從頭到尾,沒有過問陳凡關于陳大師事情。

    直是臨走前,方明德暗示了一下,關于蘇家老爺子那邊給方瓊安排的親事。陳凡心領會神的點點頭,這樁親事,陳凡上一世雖然沒聽小瓊提起過,但作為蘇家的掌上明珠,追求方瓊的人從來沒少過,陳凡早有心理準備。

    他出了方家別墅后,并沒有回宿舍,而是打車去了東山的陳家別墅。

    關于領證的事情,他還沒有和家里面人通過氣。而且想要了解吳州蘇家的消息,陳家別墅中正有一個人是最清楚的。

    陳懷安老爺子坐鎮金陵這么多年,作為江南的地頭蛇,蘇家的事情,他肯定知曉。

    到了別墅中,其他人果然都不在,只有陳凡爺爺在練毛筆字。

    陳懷安見到陳凡后,微微一笑,也沒在意,繼續寫字。陳凡就站在一邊,看著爺爺揮毫如虬龍般,一氣呵成。

    “小凡,你看我這字如何?”陳懷安放下筆,略帶得意說著。

    “蒼勁有力,筆鋒如韓愈寫碑文,沉重古樸,爺爺至少有幾十年的功底了。”陳凡贊嘆道。

    他雖然不懂寫字,卻懂看字。這是從小被他那位文人父親熏陶出來的,這篇顏真卿的《祭侄文稿》,字字皆悲,句句傷神。非有幾十年歷練,看穿事實的豁達老者,才能寫出。

    “我少時就練過書法,退休后又潛心臨摹多年,總算才勉強入了書法殿堂。可惜這點成就,比起小凡你在武道術法之上,又相差甚遠了。”陳懷安搖了搖頭,將字帖裱糊起來后,拉著陳凡道一邊:“走,陪我下一局。”

    陳懷安好書法,好打拳,好象棋。

    這老者的三好,整個陳家之中,也就陳凡能陪他練練拳,下下棋。

    對于前世苦修過五百年的陳凡,閑暇時間,也曾經把地球上的圍棋象棋之類沒事拿出來。沒人陪他下,他就自己和自己下,化出一個分身來,自娛自樂。這數百年過來,他的棋藝之高,已經冠絕地球了,便是世界冠軍到他面前,都如兒童一般。

    不過和陳懷安下棋,陳凡自然得讓著點。

    陳懷安一邊聚精會神下著棋,一邊隨口問道:

    “小凡,你此來,應該有什么事情吧。”

    “是的爺爺,我結婚了。”陳凡走馬吃象,回答道。

    “什么?”以陳懷安的城府,也下的手一抖,棋子落在了棋盤上。老人震驚的抬頭看向陳凡:“你結婚了?曉云和恪行怎么沒通知家里?”

    “昨天剛領的證書。”陳凡不好意思的笑了笑,將事情從頭到尾,詳細的告訴了老者。

    “胡鬧,真是胡鬧啊。”陳懷安聽聞后,哭笑不得。“你們才19歲,連國家法定結婚年齡都不到,更不用說沒拿戶口本,純粹靠關系走后面的。這樣的結婚證書,也有法律效應?”

    “不過這個叫方瓊的小丫頭,我也聽起過,確實是金陵這一代比較有潛質能耐的女孩子。這次為了你,能夠這么干脆果斷的去領了證書,可見她是真心喜歡你。小凡切不可辜負人家。”老者語重心長的勸道。

    “放心吧,爺爺。我會用一生就保護她的。”陳凡鄭重點頭。

    盡管方瓊的所作所為,在他眼中,也屬于胡鬧一般。但對方瓊來說,她能夠拋下女孩子的矜持,直接拉陳凡去領結婚證,就代表著,她把一切的壓力都扛在了自己的肩膀上。當時陳凡就打定主意,哪怕方明德不說,第二天他就會主動登方家大門,坦白清楚一切。

    “不過既然方家知道了你的身份,那這件事就不是什么難題。”陳懷安輕拍石桌傲然道。“我的孫子,是江北陳大師,是蒼龍少將!不要說娶他區區方明德的女兒,便是華夏富的公主都娶得起。”

    面對意氣風的老者,陳凡微笑以對。

    憑他的身份,便是美國總統的女兒,陳凡都未必放在眼中。

    “不過你這事還得從長計議,先告訴你父母。”陳懷安轉過頭來道。“你和方瓊終究還小,直接結婚的話,對未來學業影響太大,不利于你們的成長。方家的建議很好,兩家人先見個面,訂個婚,等畢業后再結婚,至于結婚證之類的,對我們這種家庭來說,要不要都無所謂的。”

    “好的,爺爺。”陳凡點頭。

    什么時候結婚,他是無所謂。但對方瓊來說,她剛剛開啟自己的大學生活,就驟然要走入婚姻殿堂,對少女的未來影響太大了。陳凡更愿意看著她快樂的度過四年大學,然后出國留學,之后再接受家族產業,自己默默站在她背后,支持她看著她就好。

    “除了結婚之外,我還想問一下關于吳州蘇家的事情。”陳凡繼續問道。

    “吳州蘇家。”

    提起這個名字,老者的面色顯得凝重許多。

    “這個家族,了不得,不得了啊。”陳懷安連連搖頭。“自清朝、民國、軍閥亂戰、敵寇入侵再到我朝建立,蘇家富甲天下,卻又能延續三百年而不倒,沒有大智慧是做不到的。”

    陳凡也微微點頭。

    蘇家與武道界的6家、顧家之類不同。

    6家顧家以武傳世,代代宗師輩出,武道高手層出不窮。越是亂世,這類武道世家越興旺,諸多弟子門人參軍,組建勢力,稱霸一方,反倒是現在和平社會,壓制了武道世家的勢頭。否則陳凡別說打進6家,想要戰6天風,先得面對6家手下的數百上千個學徒武師,甚至家族軍隊。

    而蘇家則是經商著稱,這樣的家族,太平時節還好一點,一到亂世那就是頭肥豬。各個軍閥勢力都想分杯羹甚至宰了吃的。蘇家竟然能從百年前動亂中熬過來,陳凡也是頗為驚訝的。

    對蘇家,老爺子只是吐出三個字:

    “胡雪巖!”

    陳凡眉頭微皺,然后迅散開道:“您的意思,蘇家是紅頂商人?”

    “不錯。”陳懷安撫了撫胡須,老懷大慰。

    胡雪巖是清代著名大商人,因為捐助做左宗棠作戰有功,清廷賞封布政使銜,從二品文官頂戴用珊瑚,賞穿黃馬褂。從一介布衣,登上二品大員。所以歷代都以胡雪巖與紅頂,來稱呼那些與政府關系良好的商人。

    “蘇家清代時就是江南織造,富家一方。后來民國時期,更是開辦銀行,捐助了很多軍閥和實業家大商人。中山先生北伐的時候,蘇家曾就為民國政府籌措過軍銜。上上代蘇家家主,還做過民國政府中央銀行的副行長,與當時的四大家族關系密切。”

    “后來蘇家上代家主,慧眼獨具,資助了當時的我軍。蘇家更是整體投奔過來,成為了愛國商人。到了國家建立后,蘇老爺子入政務院,曾當任過金融領域的決策者之一。退休后,雖無實權,但地位清高。對蘇家,國家可謂是厚待榮寵。”

    陳懷安娓娓道來,將蘇家這三百年的歷史,剖析在陳凡面前。

    陳凡微微點頭。

    原來有這樣的歷史,難怪方明德身價數十億卻絲毫不放在蘇家眼父子做到了江南省富的位置,都沒法強迫方瓊嫁給他。原來方家背后,有這樣大的靠山。

    “蘇家這些年,雖然隨著蘇老爺子退下來,聲勢日衰,但在江南、中海這一帶,還是數得著的大家族。而且蘇家這數百年來,經營的人脈,可以說遍布海內外,不要說江南,便是燕京、港島、寶島、甚至海外華人圈,都有蘇家的各種聯姻、盟友。一般人想要動蘇家,難上加難。”

    陳懷安雖是如此說著,神色卻反而帶著一絲傲然。“但我大孫子是蒼龍少將,配他蘇養浩的侄孫女,又怎可能配不上呢。”

    對此,陳凡只能陪著微笑。(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