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第315章 陳大師,您也在啊?

    蘇家老爺子,名叫蘇養浩,是這一代蘇家家主的父親。

    陳凡走出東山別墅時,耳邊還回蕩著陳懷安的告誡:“蘇養浩年近九十,歷經滄桑,已經到了孔子所說‘隨心所欲而不逾矩’的階段。他到不用多擔心。但他的兒子,現任蘇家家主蘇正德卻是年少得意,一路順風順水,未遇多少挫折,所以形式必然要霸道三分。”

    “你雖是蒼龍少將,但便是李牧臣在蘇養浩面前,也低了半頭。你切不可憑身份妄來,蘇家可是有頭有臉的大家族,被燕京關照的。”

    雖然陳懷安這樣說,不過陳凡并沒有在意。

    陳懷安只知道,陳凡受李牧臣賞識,做到了蒼龍少將的位置。卻不知道,陳凡還有個身份,叫陳北玄,是華夏第一宗師,暗榜前三的強者,更發明了生命元液。

    當時陳凡與丁善學院士談判的時候,就曾經要過免死金牌。可以說,對國家而言,陳凡與生命元液的重量,要遠比一個區區蘇家大的多。更不用說他還是暗榜第三的巔峰強者。

    cia排暗榜,即是一份通緝令,也是一個警告。

    暗榜每一位強者,都是能造成巨大破壞力的人物,普通小國根本未必敢招惹他們。而暗榜越往前,破壞力越強,前三的強者,每一個都足以硬撼現代軍隊。便是華國這樣的當世大國,也不愿意輕易得罪暗榜強者。

    不過這些,陳凡并沒有和陳懷安說,畢竟陳懷安只是普通人,并不了解地下世界的奧秘。

    “難得要去一趟小瓊老家,不能穿這樣去,看來得置辦一身行頭了。”陳凡摸了摸下巴。

    他自重生回來,從未注意過穿著打扮。但既然要去方瓊的老家,自然得給方瓊一些面子,若他還是穿著一身休閑服去蘇家的話,丟的是方瓊的臉。陳凡無所謂,但他卻看不得方瓊受辱。

    陳凡想了想,最終一個電話打給了周清雅。

    “你找我有什么事嗎?”

    周清雅接到電話,還有些不可思議。

    她和陳凡雖然認識半年了,號碼一直存在手機中,但陳凡卻從未打過電話給她。甚至招呼一句都未必有。沒想到今天陳凡竟然主動打電話來。

    “想請你幫個忙,看下衣服。”陳凡語氣平和的說著。

    上一次,周清雅在港島幫他在阿瑪尼挑的衣服很不錯,可見這女孩子在衣著打扮上面很有眼光。所以陳凡第一個就想到她了。

    “看衣服嗎?”

    周清雅習慣性的就想拒絕,這三個月她和陳凡聯系的很少,兩者關系很淡,并沒有到給對方看衣服的程度。但不知道怎么的,她內心卻有一個聲音在告訴她,一定要去,絕對不能拒絕。

    所以周清雅話到嘴邊,又改成了:“好的,你等我。”

    陳凡在市中心等了不到二十分鐘,周清雅就開著她的寶馬迷ni飛快敢來。第一眼見到陳凡時,她眼前頓時一陣恍惚,心中油然升起一股敬畏之情,就好像這個少年,是個了不得的大人物似得。

    “我這是怎么了,他也就是陳家的子弟罷了,并不值得我多么討好敬畏啊?”周清雅搖搖頭,想把心中奇怪的敬畏之心消除掉,結果反而越發敬畏恭順。

    周清雅不知道,陳凡雖然抹掉了她關于游輪舞會的記憶。但那種感覺,依舊深刻的印在了她的潛意識中。這就像人小時候可能溺過水,你未必記得這件事,但每次見到水塘湖泊,都會畏懼。很多敬畏之心,會印刻在潛意識,甚至基因之中,一代代傳承下去。比如食草動物對食肉動物的恐懼一樣。

    “陳先生,您要出息什么樣的場合呢?”周清雅小心翼翼的問道。

    “我要陪女朋友去她老家一趟。”陳凡淡淡說著。

    “女朋友?”周清雅瞳孔一縮,心中升騰起一股酸意和不忿。她強壓下來,笑道:“是方瓊嗎?”

    陳凡沒有回答,只是點點頭。

    周清雅皺了皺眉眉頭,然后道:“這樣的話,我明白了。您畢竟還年輕,讀著大學,第一次登門最好穿的成熟穩重一點。我們去那邊牌子看一下吧。”

    陳凡自無不可,他一向聽從專業人士意見。

    周清雅不愧是泡在名牌中長大的富家公主,對各種各樣的潮流搭配了然于胸,不僅幫陳凡從頭到腳配了一身行頭,更帶他去一家金陵頂級美發沙龍,剪了個發型。

    當然如果不是陳凡特地軟化了頭發的話,理發師的剪刀哪怕崩斷了,都沒法剪下陳凡一根頭發。

    一下午忙活下來,當陳凡再次出現在周清雅面前時,周清雅忍不住美眸一亮。

    “不錯,很好。”

    周清雅越看越覺得順眼。

    陳凡的相貌,嚴格意義上來說并不丑,甚至有點小帥。畢竟像他這樣的年輕人,父母儀表堂堂,從小由營養充足,本來就不可能長的丑。

    只是陳凡一向不修邊幅,穿著所以,所以給人感覺很普通。但等他經過頂級發型師設計完造型,穿著一身得體的名牌服飾后,瞬間就從路人化身為帥哥一枚。

    “陳先生,你現在超帥的。”

    周清雅越看,眼睛越亮,心中卻越發堵得慌。她總有一種感覺,眼前這個人,曾經有機會屬于她的。結果她沒有抓住這個機會。

    ‘可是,他只是金陵陳家的子弟罷了,我現在的男朋友完全不輸他,我這么后悔做什么?’周清雅百思不得其解。

    卻不知道,她后悔的是身家數百億、位尊江北的陳北玄陳大師,而不是金陵陳家的陳凡。

    “謝謝你。”

    陳凡對周清雅點點頭。

    旁邊穿著修身女式西服,畫著精致妝容的女經理陪笑道:

    “先生,你看你女朋友對你多好。我很少看到有女友陪男友專程來這里理發剪頭的。一般都是男朋友陪女朋友。”

    周清雅俏臉一紅,吶吶不言。

    陳凡正微微皺眉,想說這個人不是她女朋友時,門口突然傳來一聲咆哮聲:

    “我說你為什么突然吃著飯,就匆匆離開。感情是陪著小白臉來做頭發了。你這三個月來,對我一直非常冷淡,屢次要分手,是不是為這家伙?”

    眾人聞言一震,紛紛看過去。

    就見一群人迎面走來,為首的男子男子有二十多歲,穿著一身名牌,臉上掛著桀驁不馴的神情。他面色蒼白,腳步虛浮,顯然夜生活非常豐富。

    周清雅見到來人,頓時臉色大變,僵在原地。

    女經理匆匆走過去。“先生,我們這里是金鼎美容會所,不允許在會所中大吵大鬧”

    “給我滾開。”

    青年還未出手,他身后的一個趾高氣揚的小弟,就隨手推開女經理。青年直接氣勢沖沖的走到了周清雅面前,看都未看旁邊的陳凡,直接一巴掌就抽了過來。

    “臭表子,敢背著我在外面偷人。”

    周清雅臉色慘白,一動不動,似乎嚇得連躲避都忘記了。

    就在青年的手要抽到周清雅臉上時,一只晶瑩剔透的手掌忽的抓住了他的手臂。青年一愣,就聽到旁邊一個聲音傳來:

    “魏子平,誰給你的膽量在我面前打人?”

    這青年正是魏老三的兒子,魏子平。

    “你敢攔我。”魏子平大怒。

    他本就心中怒氣郁結。本來從半年前泡上這個金陵商學院的校花之后,他很是得意,想盡快下手把周清雅哄到床上去。沒想到周清雅卻非常警惕,出來吃飯游玩可以,想要再進一步,完全沒機會。每晚必定要回宿舍睡覺。

    甚至三個月前,周清雅從港島回來后,對他態度更加冷淡。

    這讓魏子平一直在懷疑,周清雅是不是在外面有人了?于是派小弟一直偷偷跟蹤著,今天周清雅吃著飯時,突然接到電話就要離開。魏子平心生疑惑,趕緊聯系跟蹤小弟。

    果然小弟報道,周清雅陪著一個男的,逛了好多家品牌店,還去金鼎會所做了頭發。魏子平一怒之下,就帶著人匆匆趕來捉奸。沒想到一巴掌未抽下就被陳凡攔住了。

    “你誰啊你,敢直呼我們魏少名字?”旁邊的幫當冷笑道。

    魏家的勢力雖然主要在江北,但魏子平的爺爺,是赫赫有名的江北魏傅。魏子平的大伯,是省內主管政法的魏長松書記。有著這樣的背景,魏子平在金陵幾乎是橫著走,他惹不起的屈指可數。

    “對啊,你是誰”

    魏子平滿臉怒火的看過去,就見到一張讓他魂飛魄散的面孔。盡管陳凡做了發型,換了衣服。但陳凡當著江北諸位大佬的面,打斷他的腿,魏子平怎么可能忘記。

    這張面孔幾乎每天晚上,都會在他的夢中出現,把他從噩夢中驚醒。也就這幾個月才消停一些。但魏子平萬萬沒想到,居然在今天又遇見了陳凡。

    在眾人疑惑的目光中,只見魏子平緩緩收回手臂,臉上擺出恭敬謙卑的笑容,卑躬屈膝的惶恐道:

    “陳大師,您也在這里啊。”

    ps:第二更奉上,作者菌今天過生日,晚上可能要陪家人朋友吃飯,未必能寫第三更了,向小伙伴們誠摯道歉o(n_n)o(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