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第316章 吳州之旅

    陳大師,什么陳大師?

    這人是誰啊?

    不止周清雅,周圍的圍觀者都莫名其妙。江北陳大師離他們太遠了,遠到了屬于傳說中的人物。就像你現實中遇見一個叫張東海的,你不會立刻想到他是不是江南首富一樣。

    但魏子平身后跟著的小弟,卻臉色一變。

    他們對魏子平的身份了解太深了,能夠讓堂堂江北魏家的嫡子,魏老的孫子這樣卑躬屈腰,恐怕也只有傳說中江北那位神秘的陳大師吧。一想到自己等人竟然是來找陳大師麻煩,不少人心中都有點顫栗了。關于陳凡的恐怖傳說實在是太多了,沈家可是才覆滅不到三個月。

    “我沒想到您竟然在這里。”魏子平擠出滿臉強笑。

    魏子平心中被一萬頭羊駝踏過,捉奸竟然捉到陳凡的頭上了。讓魏子平簡直進退不得。

    陳凡其實也懶得理會這些事情。

    他只是把周清雅請來幫忙看下衣服罷了,結果就被人男朋友打上門來。魏子平想和周清雅怎么吵,那是他們自己的事情,陳凡根本不會管。但既然這件事因他而起,他就不能眼睜睜看著周清雅被魏子平打。

    “我把周清雅叫來看衣服的,你的意思是,連我也打了?”

    陳凡歪著頭,似笑非笑的看著這個臉色蒼白的虛浮青年。

    “不是,當然不是這個意思。是我誤會了,是我誤會了。”魏子平趕緊躬身腰,連連道歉。如果是別人敢這樣和他說話,哪怕是江南首富張東海的兒子,魏子平也要拼上一下。他堂堂江北魏家的子弟,什么時候如此受辱過?

    但陳凡不同。

    就因為說幾句話,他就被陳凡當著魏老三的面打斷了腿。事后他爺爺還特地警告過他,不許去找陳凡的麻煩。包括他的姐姐魏子卿、大哥魏子方,都隱晦的告誡過他,陳凡不能招惹。

    所以哪怕魏子平心中此時再怎么窩囊,也只能打落牙齒往肚里吞。

    “沒事就滾吧。”

    陳凡揮揮手,像打發一只蒼蠅。

    周清雅眼睜睜看著魏子平等人,氣勢洶洶而來,灰溜溜而去。簡直如墜夢中。魏子平在她面前,一直表現出自己多厲害,能耐多大,勢力多強。沒想到陳凡只發了一句話,他就灰溜溜的滾蛋。

    ‘陳大師,難道他就是江北陳大師?’

    周清雅不敢置信的看向眼前這俊俏青年。

    此時,見美容會所內,眾人的目光一直看過來,如同看著某些稀奇怪物般。

    陳凡也懶得繼續待下去,招呼周清雅結賬走人,一直到坐進周清雅的寶馬mini后,女子都沉默著,不發一言,只是眨巴著大眼睛看著他。

    “這件事,既然因我而起,那我會處理的。你可以放心回去,魏子平不會找你麻煩的。”陳凡平靜說道。

    “不是...我不是擔心這個。”周清雅聞言一驚,趕緊連連擺手道。“我和他已經沒什么關系了,今天出來吃飯,就是正式分手的。”

    “哦?”陳凡微微詫異,扭頭看向女子。“你們不是談了近半年嗎?怎么說分手就分手了?”

    周清雅聞言苦笑道:

    “我也不知道,自從港島回來,我總覺的自己好像做了一場夢一樣,偏偏又回憶不清楚夢中發生了什么。但每次見到魏子平,心理就會有個聲音告訴自己要遠離他。”

    陳凡默然不語。

    這估計還是他的原因。

    他使用的精神秘法,是來自《煉神訣》中的一個小法門。可以抹消掉被施術者的全部記憶,修為通天的修士,甚至足以重塑靈魂,再造輪回。但陳凡此時只是通玄初期,所以只能勉強遮蓋住周清雅、劉曉靜等人的部分記憶罷了。

    劉曉靜、王璐璐還未表現如何。但周清雅明顯記憶深刻,雖然記不起來了,但那種感覺還在,所以下意識對自己表現出敬畏之情,并且遠離魏子平。

    想到這,陳凡心中不由產生一絲歉意,語態稍微放柔和:

    “你別多想,可能是勞累過度,回去多休息一下就好。”

    “嗯。”

    周清雅乖巧的答應著,一路上如同安靜的處子般。讓陳凡發現,她這三個月受記憶影響,確實變化非常大。

    一路把周清雅送到了女生宿舍樓下。女孩上樓時,一副欲言又止的樣子,估計想問一下他‘陳大師’的事情,但最終沒敢問,只是默默的上樓。

    而陳凡站在樓下,突然感覺,自己當時是不是做錯了什么。

    但不抹除記憶的話,會更麻煩。

    相比起那個工于心計的周清雅,陳凡更順眼這個安靜的少女。

    周清雅的事情,只是陳凡生活中的小插曲,很快,吳州之旅終于要開始了。

    吳州,為江南省最發達的地市,數千年的古城。

    千古以來,人文薈萃,大師名家輩出,小橋流水人家。自古有‘上有天堂,下有吳臨’之稱。與天南省首府臨州齊名,吳州的園林與錦繡更是聞名世界。蘇家也是由此發家,主導了華國數百年的織造行業。哪怕到現在,華國市場近半的服裝產業,都有蘇家的股份。

    方明德等人和陳凡并非走一趟,他們還要去接幾個親戚朋友。所以陳凡和方瓊兩人,獨自趕往吳州的。

    吳州離金陵并不遠。這條路,方瓊開過許多次,所以非常熟稔。紅色奧迪tt在高速上奔馳著,陳凡坐在副駕駛,靜靜的看著少女被風吹散的頭發,目光平和。

    “你看我干什么。”

    方瓊白了他一眼,沒好氣道。

    “好幾年沒看到啊,現在想多看兩眼,補償一下。”陳凡笑著道。

    “哼,你不說,別指望我忘記。你把自己是陳大師的事情瞞了快半年。”方瓊輕哼一聲。盡管陳凡解釋過了,但少女心中還是耿耿于懷。

    被自己喜歡的人瞞著身份,任何人心中都不會好受的。

    陳凡好笑,伸手攬住女孩的肩膀,柔聲道:

    “我這不是怕我們兩純潔的青梅竹馬之情,被外界的物質給影響到嘛。再說了,我都告訴過你,是你自己不信而已。”

    “哼哼。”

    對此,方瓊只是冷哼。

    但她心中也微微一暖,如果真在一開始就知道陳凡的身份,她也不敢保證自己是否還會繼續愛上陳凡。或者是那份喜歡之中,是否會摻雜著一些功利之心。

    不過這些話,方瓊肯定不會說的,她只是板著臉道:

    “不管了,你得補償我,害的我在我媽面前丟了個大臉。你要早說自己是陳大師,我媽還會強烈反對嗎?”

    “那是當然,我會好好補償你的,好老婆。”陳凡把頭枕到了少女的大腿上。

    方瓊頓時嚇得叫了出來道:

    “你要死了啊,這可是在高速上面啊,還有,我可不是你老婆,別亂叫。”

    “證都領了,你想否認都用,白紙黑字。”對此,陳凡只是嘿嘿偷笑。

    少女又氣又羞,俏臉一片緋紅,如同熟透的蘋果版。

    結婚證是她自己拉著陳凡去領的,現在陳凡拿出來說事,她根本沒法反駁,只是恨恨的推了推陳凡的腦袋,見推不動,干脆就在他臉上捏了一把,只是下手勁道非常小。

    陳凡的腦袋連連晃動,甚至影響到了方向盤,嚇得少女再也不敢動手,只能任他胡鬧。

    兩人這樣打鬧著,旁邊一輛掛著軍牌的卡宴中,頓時傳來一陣青年男女哄笑聲:

    “哎呦,你們好厲害,高速上面都還車震啊。”

    由于方瓊開著的是敞篷的,所以外面的人可以清楚看到。

    方瓊只是輕哼一聲,猛踩油門,根本懶得理會這些沒事找事的富豪子弟。能開著卡宴,又掛軍牌,必然都來頭不小。她很了解這些人的秉性,你越反駁甚至怒罵他們,他們越高興,不怕事情鬧大,就怕事情鬧小。

    見紅色奧迪tt轟隆著油門而去,卡宴上面的青年男女們再次發出一陣哄笑聲。

    不過笑著笑著,其中一個妝容精致,戴著prada墨鏡的女子忽的皺眉道:

    “我怎么感覺那個開車的女的很眼熟,有點像蘇姨的女兒‘方瓊’啊。”

    “什么方瓊?”車上人不解道。

    卡宴上一共坐著五人,兩男三女,開車的是個剔著平頭的彪形大漢,哪怕是冬天了,他也僅僅穿著兩根筋,下半身是迷彩軍褲。而副駕駛則坐著一位容貌俊美,身高體長,氣度不凡的青年。尤其是一雙大長腿,被小女生見到了絕對要喊‘歐巴’的。

    后座的三個女孩中,以墨鏡女子氣質最為冷艷。哪怕戴著遮住大半張臉的墨鏡,只露出纖細的下巴,和水潤的殷桃小嘴,但也可以看出女子的絕世妖嬈容貌。

    旁邊的兩個女孩,雖然遜色墨鏡女子一籌,但都是一等一的大美女。看她們的穿著打扮,就知道非富即貴,此時都疑惑的看向墨鏡女子。

    “喬姐,你說的不會是吳州蘇家那個方瓊吧?”

    坐在副駕駛的俊美青年,忽的想到了什么,猛的回頭,臉色大變道。

    ps:第一更奉上,作者菌趕緊去寫第二更呢o(n_n)o(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