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第319章 蘇家小宴

    等蘇素素低著頭,將陳凡與方瓊的事情大略講述一遍后,大堂內氣氛一陣怪異。誰能到其中還有這種曲折,青梅竹馬、兩小無猜、少時分別、大學再見結果擦出愛情火花。方母棒打鴛鴦,結果逼得小情侶直接去領了結婚證。

    “胡鬧,真是胡鬧,她才19歲,懂什么愛情?”

    一個身體有些佝僂的小老頭,一拍桌子,搖頭怒罵。不過他罵完后,又顫巍巍的站起來,對蘇養浩道:

    “三哥,小瓊也是一時糊涂,是我管教不嚴,你要罵就罵我吧。”

    “七弟,你這是。”蘇養浩微微皺眉。

    站起來的老者,是蘇素素的父親,在蘇養浩這一輩排行老七,名叫蘇養仁。因為沒什么能耐,所以一輩子被幾個哥哥壓在頭上,臨老出個方瓊,本以為七房這一支要出人頭地了。沒想到方瓊又闖了這么大簍子。不過蘇養仁卻毫不猶豫的站了出來,替外孫女背了這個擔子,無論如何,方瓊都是他的親外孫女。

    見老父親都站了出來,蘇素素和方明德也連忙起身道:

    “老爺子,小瓊從小就受你疼愛,但您也知道,她性格一項獨立。我們也沒想到她會在感情上面這么固執。等我們反應過來,已經來不及了”

    蘇養浩無奈搖頭,只能歉意的看向紀守拙道:

    “紀兄,讓你看笑話了。這件事,是老弟對不起你。”

    “唉,蘇老弟,你千萬別這樣說。現在小一輩都追求自由愛情,我們都是理解了。連落塵之前,都有過幾任女朋友,不過最終不都還是分了嘛。”紀守拙倒是看的很開。

    “你這侄女也說了,他們只是被逼急了情況下,才去領了證子。但我國法律規定,女性滿20周歲,男性滿22周歲才能結婚。他們的結婚證,連戶口本都沒帶,屬于無效證件嘛,真想要結婚,至少得等大學畢業之后。”

    “這還有三四年呢,誰知道中間又有什么波瀾?小情侶鬧分鬧和太正常不過了。”

    紀守拙一邊說一邊笑著搖頭道。

    “紀兄,你的意思是?”蘇養浩一時拿捏不定了。

    “照我看,這明天的訂親,咱們先緩一緩。畢竟沒有征求過孩子的意見,直接訂親的話也不好,但可以正式讓兩個小輩接觸一下。”紀守拙笑道:“小女孩現在還沒見過多大市面,所以對幼時的感情抱著幻想,還是可以理解的。但等她經歷多了,選擇多了,我想她終究會選擇更有利的一方。”

    紀守拙的話語中,充滿著對自己孫子的信心。

    堂下眾人,頓時明白過來。感情紀守拙根本沒把那什么結婚證當回事,認為是小女孩的一時興起。等方瓊見到紀落塵這樣優秀的男子后,終究會放棄自己曾經的幼稚幻想。

    “不錯不錯,追女孩追女孩嘛,既然沒結婚,那誰都可以追嘛。”

    蘇正德等人也連連點頭。

    紀落塵更是傲然一笑,在他看來,方瓊在江北小縣城時的青梅竹馬,那有多大能耐?而他紀落塵,年紀輕輕,就已經是中海商界青年一代的領袖人物。中海諸多公子哥,都為馬首是瞻,其實區區一個平凡少年能比?

    便是方瓊的爺爺蘇浩仁,都額首贊同。

    如果可以,他自然更喜歡自己的孫女,能夠嫁給更優秀的紀落塵,而不是那什么陳凡。

    蘇素素和方明德聽得目瞪口呆,紀家竟然根本沒放棄,還要來一場戀愛競爭。

    “對了,素素,你之前說,那個叫陳凡的,是金陵陳家的人。莫非就是最近風頭比較盛的那個金陵陳家。”蘇養浩忽然開口問道。

    “是的,老爺子。”蘇素素微微躬身答道。

    “金陵陳家最近風頭確實頗盛,連我在中海,也聽聞過。”紀守拙微微點頭,但也只是點頭而已,并沒在意。

    不要說剛冒頭的金陵陳家,便是金陵最大的喬家、宋家,在紀家面前都要遜色一籌。陳家想要和紀家比肩,那至少要再奮斗三十年以上。

    在場眾人,也都淡笑搖頭。

    哪怕陳家踏滅了沈家,但也沒人認為金陵陳家能和中海紀家相比。那陳懷安,只是一個退休干部罷了,陳政行也只是區區金陵副市長,而紀家的第二代中堅,已經執掌一省,位列封疆。更不用說紀老遍布華夏的門生故舊了。

    蘇素素在下面,欲言又止。

    陳凡是江北陳大師這個身份,她準備私下里和老爺子交代一下。若正面說出來,恐怕紀家人面上不好看。而且在蘇素素心中,陳凡雖然威震江北,但這個身份,終究上不得臺面。處于灰色地帶。就像滿座高官顯貴,你請個風水大師上來,算怎么回事?

    到了蘇家紀家這個層次,更不可能懼怕一個區區江北地下世界的龍頭。

    等大堂內茶會散去后,紀落塵一出門,滿臉微笑就化作寒意。他冷聲對身邊的隨從道:“立刻給我調查這個陳凡,他的所有資料,從出生到上學,我全部要清楚。”

    “敢和我紀落塵爭女人,活膩了!”紀落塵眼睛一瞇,露出絲絲殺意。

    他雖然沒見過方瓊,也未必喜歡那個女孩子,但現在已經涉及到紀家的尊嚴問題。他如果退讓的話,回到中海,估計圈子里就會傳遍他堂堂紀家公子,被一個少年給搶婚的事情,紀落塵絕不允許這種事情發生。

    “好的,紀少。”隨從低頭應著,想了想,趕緊又說道:“寧少和寶哥也來了,您要不要見他們一面。”

    “雨澤和寶峰也來吳州了?”紀落塵微微一喜。“也好,有些事,正需要和他們交代一下。由他們出手,比我方便多了。”

    此時,陳凡在方瓊的帶領下,兩人把小半個吳州都逛了一遍。

    吳州是千年古城,有許多名勝古跡,比如虎丘山、拙政園、獅子園、寒山寺等等。前世的陳凡,雖然來過吳州不少次,但都是匆匆路過,在戀人的陪伴下,一步步的丈量這座古城,還是第一次經歷。

    他們逛到晚上,正準備找個地方吃飯時,方瓊突然接到一個電話。

    掛了電話后,方瓊神色有些異樣。

    “怎么了?”陳凡微笑道。

    “是我大表哥蘇鵬打來的,他說蘇家小一輩難得聚首,想要一起吃頓飯,并且點名要把你帶上。”方瓊美眸眨巴著看向陳凡。

    盡管從父親口中,知道了陳凡的身份。

    但沒有親眼見到陳凡的術法神通前,方瓊還是有些擔憂。家族中的小輩,許多都和她不怎么對付。方瓊自然不怕,但很怕他們為難陳凡。

    “這有什么,去啊。”陳凡傲然一笑。“你別忘了,我可是江北陳大師。這些小家伙,連給我擦鞋的資格都沒有。”

    “你吹牛也不嫌害臊。”方瓊白了他一眼,心卻暗暗放了下來。

    是啊,陳凡威震江北,這點小場面怎么可能嚇著他。

    兩人調轉車頭,向吳州郊外使去。

    蘇家小輩的聚會,選在吳州郊外的一個隱僻會所之中。這個會所非常古樸,藏在一陣青墻綠瓦里,門口還有小橋流水。

    但推門一進入,就會發現里面裝潢的富麗堂皇,仿佛走入了歐洲中世紀的宮殿般。兩邊站著一排穿著華貴宮廷女裝,頭發盤起的漂亮女子。

    在一陣‘歡迎貴客’的聲音中,陳凡與方瓊踏入了宴會廳。

    就見到高朋滿座,整個宴會廳內竟然坐下了七八桌人,都是年輕人,各個氣度非凡,身著名牌,顯然非富即貴。身邊大多還帶著嬌俏艷麗的女子。

    陳凡一眼掃過去,心中暗道:

    ‘恐怕不止蘇家小輩,小半個吳州上流社會子弟,都集中在這里了吧。’

    見到陳凡和方瓊入內,頓時全場一靜,所有目光都看了過來。眾人的目光在方瓊身上一掃而過,更多集中向陳凡。

    大家都對陳凡很好奇,能夠摘下蘇家兩顆明珠之一的少年到底是誰?尤其在紀家與蘇家的聯姻傳來的時候,更是轟動了整個吳州上層社會。

    吳州多巨富,曾經有人說過,江南的富豪,半出吳州。這句話不能算錯,江南省十大富豪中,有六個來自吳州,包括赫赫有名的江南首富張東海。

    能夠在顯貴的吳州稱雄,蘇家的底蘊與實力,豈容小覷。

    “九妹,你來了。”

    主桌上,一個三十多歲的青年男子起身,面帶微笑的迎了上來。

    “蘇鵬大哥。”方瓊微微點頭示意。陳凡也跟著她叫。

    但蘇鵬根本理都未理陳凡,直接虛虛拉住方瓊道。“九妹你快來,我給你介紹一下,這幾位是從中海來的貴客。”

    隨著他的牽引,方瓊的目光遙遙看過去,頓時見到主桌上坐著的幾個男女。

    其中一個俊美男子冷哼道:

    “不用介紹了,我們已經見過面了。是吧,方瓊小姐。”

    方瓊一愣,才發現,這幾個人赫然是在高速路上,對她吹口哨的幾個青年人。沒想到竟然在蘇家第三代的宴會上碰面了。

    ps:第二更奉上,作者菌繼續去寫第三更o(n_n)o(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