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第320章 當面挑釁

    蘇鵬仿佛沒看出兩群人之間的尷尬,面色如常的介紹道:

    “這位是中海寧家的大少寧雨澤寧少。中海寧家是與祝家、湯家齊名的大家族,我不多說,大家也都知道。寧少更是與湯家大少湯劍鋒、祝家公子祝云濤并稱為中海的四大公子之一。”

    聽到蘇鵬介紹,吳州不少富少們都目光一凝,鄭重看向寧雨澤。

    中海祝家、湯家,都是赫赫有名的大家族,絲毫不遜色于江北魏家、金陵宋家喬家。寧雨澤能與他們齊名,可見這個寧家哪怕稍弱,但也不會遜色多少。

    “鵬哥說笑了,什么四大公子,都是他們起哄的。”寧雨澤淡淡說道。

    不過眾人可不這樣認為,湯劍鋒、祝云濤都是中海有名的公子哥,這四大公子可不是像京城四少之類,被娛樂圈評出來玩笑,而是有很高含金量的。

    蘇鵬笑了笑,繼續介紹:

    “九妹,這位是金陵喬家的喬洛纓喬小姐,喬老爺子的千金。”

    蘇鵬話音一落,許多人就低呼出來:

    “她就是喬洛纓啊。”

    墨鏡女子此時還帶著一張碩大的太陽墨鏡,只露出半張俏臉,但那水潤的小嘴和纖細的下巴,都在表明著女子擁有著何等妖嬈嫵媚的絕世容顏。

    當更讓人忌諱的是,喬家幾乎是金陵第一大家族,喬老爺子執掌金陵十數年,在省內的地位,甚至超過高天明。便是省里一號,對喬老爺子,也得禮讓三分。秦華更是被他壓的死死的,只能做牛做馬去賣力干活。

    “聽說她與唐家的唐亦菲,號稱是咱們江南的兩大女王啊。”不少人竊竊私語。

    喬家和唐家一樣,陰盛陽衰。大部分時間,家族產業都靠喬洛纓在外打理,所以她手中的掌握的資源和金錢流量,在許多人的父輩之上。

    “喬姐。”方瓊對喬洛纓顯然聞名已久,趕緊上前問好。

    喬洛纓微微額首,墨鏡背后的目光掃向陳凡,忽的帶起一絲狐疑。

    ‘咦,奇怪,我怎么像在那里見過他一樣?’

    蘇鵬隨后又介紹了坐在喬洛纓身邊的彪形青年,說他叫趙寶峰,寶哥。

    雖然是冬天,但彪形青年卻只穿著兩根筋、迷彩褲,腳下是黑色戰靴。肌肉鼓起,刀疤縱橫,撲面而來一股戰場的廝殺之氣,他穿著與眾不同,而且坐在那如同一棟大佛般。雙手撕著雞腿,絲毫不管蘇鵬的話,但眾人卻覺得他一舉一動,似理所當然般。

    最后,蘇鵬珍重的面向最上首的一位青年男子,略帶一絲恭敬道:

    “小瓊,這是中海的紀落塵紀少。”

    青年男子穿著意大利老裁縫手工裁剪的合體休閑西服,無論鬢角還是胡須都打理的一絲不茍,雙眼炯炯有神,氣度非凡,坐在最上首,有一種掌控全場的氣魄。一看就知道是久居上位者。

    ‘他就是紀落塵?’

    方瓊瞳孔一縮,看向紀落塵。正好紀落塵似笑非笑的目光也迎了過來。一接觸到紀落塵的目光,方瓊就忍不住往陳凡身邊靠了靠。頓時紀落塵臉上笑容一僵,他舉起酒杯,遮擋住自己的目光,但眼眸中殺氣畢露。

    “嘖嘖,紀落塵竟然來了,還帶來了寧雨澤和喬洛纓,恐怕今天有場好戲看了。”不少知道內情的人,都嘖嘖稱奇。

    許多蘇家小輩,更是幸災樂禍的看向方瓊與陳凡兩人。

    蘇家門風嚴謹,他們哪怕出去玩,都偷偷摸摸根本不敢給長輩知道。方瓊竟然敢直接帶著男人上門,簡直驚爆了整個蘇家的眼球,讓蘇家從上到下都感覺受到一股羞辱。

    此時,無論陳凡是誰,他都是蘇家一致敵人,除非陳凡能強壓著蘇家低頭。否則蘇家根本不可能接受他這樣直接上門的來的表現。便是紀家這等大家族,都是由紀老帶著孫子,上門求親,哪如陳凡這般先斬后奏?

    無論是蘇素素,還是方瓊,都低估了一個百年家族的傳統與保守。

    “九妹,你入座吧。”蘇鵬說著,掃了陳凡一眼,終究心中一軟,面無表情道:“你也入席吧。”

    “謝謝鵬哥。”

    方瓊微微一笑,低頭致意。

    兩人正要入席時,寧雨澤忽然起身。

    “等等!”

    他大聲叫道:“方小姐是蘇家人,入座是理所當然,但這位先生是?”

    方瓊此時已經坐下,聞言頓時冷冷看向寧雨澤道:

    “這是我男朋友陳凡,他是蘇家的準姑爺,不夠資格入座嗎?”

    寧雨澤笑而不語,只是看向蘇鵬。

    蘇鵬頓時僵在那,作為蘇家老大,理論上來說,他應該傾向于方瓊。但蘇鵬對方瓊帶回來一個男朋友,讓蘇家難堪也暗自惱火。蘇家若與紀家聯姻,蘇家的勢力將會大漲,他這位蘇家大少自然也會水漲船高。

    但這一切,都被陳凡給攪和了,蘇鵬自然看陳凡不順眼。

    “我們蘇家,可沒聽說有什么準姑爺啊。”坐在一旁的蘇倩,陰陽怪氣的插了句。

    方瓊頓時臉色青了一層。

    “不錯,蘇家是百年世家,門風嚴謹,自清代傳承到現在。任何姑爺登門,那都得先在長輩的陪同下求親,得我蘇家許可才行。九妹,你雖然姓方,但也是我蘇家人。切不可隨意敗壞我蘇家名聲。”另一位青年男子沉聲道。

    他叫蘇澤,是方瓊的二哥,也是蘇家第三代最有出息的人之一。

    整個吳州的上流圈子,都稱他為蘇二少。大家誰不知道,蘇二少的手面最闊綽,人脈最廣。便是中海和臨州那邊許多大少,都賣蘇澤的面子。蘇家這一代之中,女的以蘇筱為首,男的則以蘇澤第一。

    “二哥...”聽了蘇澤之言,方瓊臉色更差了。

    她本以為,自己帶陳凡上門,哪怕得不到家族中人的祝福,但好歹也會有幾張笑臉。但自見面以來,無論是蘇倩、蘇澤還是蘇鵬,都面無表情,也就是蘇鵬還能稍微網開一面,蘇倩蘇澤則根本直接要趕陳凡出門的架勢。

    吳州眾少,正饒有興趣的看著這場蘇家內斗時,一個淡淡的聲音忽然傳來:

    “什么狗屁蘇家,我陳凡追女人,需要得到你們認同?”

    眾人頓時一驚,紛紛把目光看過來,只見陳凡雙手插在口袋中,一副悠然自得的樣子。根本無視了蘇家眾人。

    陳凡這話一出,包括蘇澤、蘇倩、蘇鵬在內的所有蘇家人,都面色一沉。

    蘇家威震吳州上百年,什么時候被人這樣當面羞辱過。尤其還是一個看起來不是多大來頭的陳凡。蘇澤更是冷笑道:

    “好大的口氣,連我蘇家都不放在眼里。小子,你要知道,這里是吳州,不是金陵!”

    陳凡只是輕哼一聲,理都未理。

    他直接拉過椅子,就要坐下。蘇家這些人,無論怎么說都是方瓊的親戚,他不愿意直接發生沖突。畢竟兩家斗起來,方瓊夾在中間,肯定是最難受的人。

    見陳凡不理會,蘇澤哼了哼,也沒有在說話。

    以他的自負,根本不想和陳凡徒逞口舌之爭,但心中已經暗自定下來,回去就勸爺爺。絕對不能允許陳凡進蘇家大門。

    正在陳凡要入座時,旁邊的寧雨澤忽然一手攔住,挑著眉頭道:

    “姓陳的小子,你沒聽見嗎?你不是蘇家人,有什么理由坐這桌?”

    這一次,方瓊徹底忍受不住了,啪的一下拍桌而起,怒視寧雨澤道:“寧雨澤,你是要和我作對是不是?”

    “方小姐,看在你是紀少的未婚妻份上,我不和你做口舌上糾纏。”寧雨澤不屑一笑,依舊目光挑釁的看向陳凡:

    “這位先生,請離開吧,否則我就要叫保安了。”

    大廳內一片靜寂,大家都屏住呼吸看向陳凡與寧雨澤兩人。

    寧雨澤三方兩次的挑釁,是個男人都忍受不住。大家都想看看陳凡是什么反應,蘇鵬雖然面無表情,但眼底卻閃過一絲擔憂。

    他可是知道,寧雨澤的挑釁是一開始就定下的計策,逼陳凡動手。到時候,坐在一旁的趙寶峰就能有理由插手,暴打陳凡一頓,甚至成績打殘陳凡。

    別人不清楚,但蘇鵬卻了解,趙寶峰是何等恐怖的人物。他的格斗能力極其強大,數十個成年人聯手都未必是他對手,更不用說趙寶峰擁有的滔天背景。

    果然,趙寶峰緩緩放下手中的雞腿,身體緊繃,隨時要爆發全力一擊。

    ‘紀落塵、寧雨澤、趙寶峰、喬洛纓。’

    ‘這四個人,背后擁有的勢力,豈是你區區陳凡能比?便是把整個金陵陳家都搬來,也無濟于事。’

    想到這,蘇鵬暗暗嘆了口氣,卻沒有開口提醒。

    無論如何,他和陳凡并沒有什么關聯,更還惱怒陳凡橫插一桿,干擾了紀家與蘇家的聯姻呢。

    ‘他會怎么做呢?是縮了還是跳起來打寧雨澤一頓?那可是中海四大少之一的寧雨澤啊,敢打他的話,這小子絕對沒法活著走出吳州。’蘇倩等人都看好戲般的看向陳凡。

    紀落塵依舊在低頭飲酒,仿佛一切事物,都與他無關般。

    只有在旁邊的喬洛纓猛的瞳孔一縮,似想到了什么。

    在眾人的目光中,陳凡忽然一笑道:“你想激我動手是不是?”

    “好,我就如你所愿。”

    陳凡說完,伸出了一雙如白玉般的手掌。

    ps:第三更奉上,作者菌繼續去寫第四更'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