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第323章 吳州震動

    強烈推薦:

    陳凡陪著方瓊走出會場后,才輕輕放開少女,歉意道:

    “對不起,把你家的宴會搞砸了。”

    “應該是我對不起你,小凡。”方瓊沒有離開,反而貼在他身邊,帶著一絲憂傷神色道:“我沒想到,家里面的反應這么大。無論關系如何,他們都是我的表哥表姐們,卻這樣反對你,反而站在一個外人身邊。難道親情真的不如家里規矩重要?”

    “什么狗屁規矩門風,他們看不上我罷了。”陳凡冷哼一聲。“若我是美國總統,估計他們早就貼上來舔我的腳呢。”

    “噗嗤。”

    方瓊盡管還有憂色,但還是忍不住笑了出來,請打了陳凡一下。“你說話別這么惡心啊。”

    “事實就是如此嘛,他們不就覺得我配不上你,配不上這個三百年的吳州蘇家嘛?”陳凡聳聳肩,眼帶輕蔑道。“卻不知道,在我陳凡眼中,區區蘇家又算得了什么?”

    陳凡平靜的話中,卻不由流露出一股高高在上的神情,那種神態,方瓊從來沒在任何人身上看見過。就仿佛站在九天之上,俯瞰眾生的神靈般。

    “對了,你打斷寧雨澤的四肢,真的沒問題嗎?”方瓊忽的想到什么,俏臉微變臉,擔憂道:“要不咱們明天不參加壽宴了,直接回金陵吧。紀家和寧家再強,也不能去金陵找我們的麻煩。”

    “沒事,你老公的能耐,遠遠超出你的想象。小小寧家紀家,彈指可滅。”陳凡傲然一笑道。

    方瓊雖然眼底還有一絲擔憂,但卻沒有再說話。

    她是個聰明的女人,越聰明的女人越知道,當男人下定決心后,女人不是拼命反對,而是在背后默默做好一切,鼓勵他。

    ‘小凡,你放心,哪怕刀山火海,我都會陪你一起的。’

    想到這,少女的依偎更緊了,兩人就這樣互相摟靠著,走在夜風之中。

    蘇家小宴上發生的事情,幾乎以閃電般的速度,迅速傳到了蘇家眾人的耳中。

    此時,蘇家大堂內,雖然已近深夜,但依舊燈火輝明。眾多蘇家高層齊聚,包括老爺子,也難得出來。

    “胡鬧,簡直是胡鬧。”

    蘇正德怒氣沖沖的站起身,猛拍桌子,怒視堂下的蘇鵬道:

    “你身為大哥,怎么能讓他們在宴會上打起來?還導致寧公子四肢都被打斷?保安呢?警察呢?還有你們這么多人,在旁邊看著?吃干飯的嗎?”

    蘇鵬被他訓的頭低的幾乎埋進地縫里。

    旁邊的蘇倩看不下去了,嚷嚷道:“爸,這不怪我哥,誰叫那個陳凡太兇殘了。一言不合,就直接下死手,直接把寧少的四肢都打斷了。連蒼龍戰隊的趙寶峰都擋不住。而且他可是陳大師,這時誰敢去攔他?”

    “等等,陳大師,什么陳大師?”坐在上首蘇養浩忽的疑問道。

    “就是前段時間,金陵傳的滿城風雨的那位陳大師。”蘇倩咕噥道:“傳說中,他可是江北梟雄,連海東徐傲那等人物都被他壓在下面,沈家滿門被他屠滅,誰敢上去和他動手?”

    “江北陳大師?”

    這話一出,頓時蘇家大堂都震動。

    沈家滿門被屠滅,這是江南省近幾年來發生的最轟動的大事。他們怎么會不清楚,尤其蘇家高層對這件事了解的更深入,知道沈家背后的高天明,都為此受到牽連,被從江南省調離。

    “小九的那個青梅竹馬,竟然就是江北陳大師?”

    眾人面面相覷。

    這也太巧了吧,從小一起的玩伴,一個長成了大美女,一個成為了江北梟雄。這兩人簡直像動畫故事里面的男女主角一樣。

    “難怪難怪,也只有這樣的青年俊杰,才能讓高傲的小九背著她父母,直接去領證啊。”有蘇家長輩撫須點頭道。

    “五叔,你這話什么意思。”蘇正德看不過眼了。“他哪怕是什么陳大師又如何?不過區區一混混頭目罷了。我蘇家傳承三百年的門風,能允許子女嫁給他這樣的人?”

    那位蘇家長輩滿臉尷尬,吶吶著不說話。

    他和方瓊的外公關系較好,但在家族中話語權并不大。蘇家是靠蘇老爺子撐起來的,所以三房這一支掌控最大話語權,蘇正德作為這一代家主,甚至可以斥責其他長輩。

    “好了,正德說的話也有道理。”年齡最大的蘇養智額首道:“我蘇家傳承三百年,雖然是經商世家,但也算高門大閥。小九這樣不經過家族同意,直接把人帶回來,確實不妥。而且那陳凡如此暴戾,竟然打傷了寧家的少爺。這種人,哪怕身份再高,再有能力,我蘇家也要不起。”

    堂下眾多蘇家高層,也都點頭贊同。

    而坐在最末尾的蘇素素,滿臉焦急,卻不敢發一言。

    她今天剛來得及把陳凡的身份告訴蘇養浩,爭取到了老爺子的一絲認同。沒想到陳凡就闖出這樣大禍來。

    “蘇澤,你來把今晚的事情,完整的復述一遍。”蘇養浩不置可否,指示蘇澤道。

    “是,三爺爺。”蘇澤站了出來,把今晚的事情,從頭到尾的說清楚。他比較聰明,并沒有偏向哪方,而是站在一個比較公正的力場上,只是在話語中,偶爾玩了點小技巧,省略了一些事情,比如把寧雨澤兩次攔陳凡入座的事情,輕描淡寫的化為‘寧少詢問了陳凡兩次。’

    這樣大家一聽,頓時就對陳凡感覺大壞。

    “太狂妄了,竟然連我蘇家都不放眼中。他還沒娶了小九就這樣,若把小九娶到手,我蘇家恐怕都要被他掀翻吧。”蘇正德冷哼道。

    “等等,你說的趙寶峰,莫非是趙遜將軍的兒子?”蘇養浩忽然插嘴問道。

    “是的,三爺爺。”蘇澤點頭。

    “這個趙寶峰我聽說過,據說是金陵軍區大院這一代中,最杰出的人之一,非常受到軍區幾位首長的贊賞,特地把他調入蒼龍,當成未來的蒼龍總隊長培養。”蘇養智點頭道。“而且傳聞,趙遜將軍的妻子,就來自于紀家。”

    “哼哼,寧家、紀家、趙家,再加上我蘇家,這個陳凡,太目中無人了。難道他以為,一個江北土老大的身份,就敢和我們這么多大家族為敵?”有蘇家高層冷笑道。

    面對著下面蘇家眾人的憤怒之情,連蘇養浩此時也沒法幫陳凡說話,而且他也確實對陳凡辣手無情非常不滿,于是淡淡道:

    “這件事情,今晚到此為止。寧家與紀家若想追究,我們蘇家中立,兩不相幫,素素你看這如何?”

    蘇素素在下面,此時只能點頭強笑道:

    “多謝三叔。”

    她知道,這已經是最好的結果了。若蘇家再出手,那陳凡真是死無葬身之地。

    關于蘇家宴會中發生的事情,余波才剛剛開始擴散,很快半個吳州城的上層社會都清楚。

    畢竟寧雨澤被打斷了四肢,已經送到了吳州最好的骨科醫院,在初步治療后,很快就要轉到中海第一人民醫院。這種事,眾目睽睽之下,根本瞞不下來。

    寧家的幾位當家人,緊急從中海趕到了吳州,一邊安排轉院,一邊放出話來。這件事情,寧家與他陳凡沒完。

    整個吳州的上層社會,為之震動。大家都緊緊的看著這一幕。

    一邊是威震江北,屠滅沈家,傳說中讓高天明都退讓的神秘陳大師。

    一邊是中海數得著的大家族,寧家。

    這兩股勢力斗起來,可比之前沈家與陳家之爭大得多。畢竟無論寧家還是陳大師,都擁有翻云覆雨的手段。不過大部分人,都認為勝利者必然是寧家,畢竟寧家背后可還有趙家、紀家這樣更大的背景。而陳凡,只有他區區一人罷了。

    此時,吳州第一人民醫院重癥監護室。

    中海排名前十的富豪寧成東站在走道中,眉頭緊鎖的看著監護室,在他身邊,寧家眾人,包括寧雨澤的母親和女友,已經哭成淚人。

    “成東...醫生都說...雨澤這輩子只能躺在床上了。那個姓陳的....下手太狠了....他怎么敢下這么狠的手。”寧雨澤母親一邊抹淚道。

    寧成東不言,但臉色越發陰沉,仿佛醞釀著暴風雨。

    “東叔,這件事因我而起,紀家不會袖手旁觀的。”

    紀落塵站在旁邊,微微躬身,滿臉歉意的道。

    寧成東終究久居上位,哪怕親生兒子可能要癱瘓在床,也擠出一絲強笑,扶住紀落塵道:“落塵,這件事情不怪你,要怪就怪那個陳大師太過囂張狂妄。雨澤是我唯一的兒子,他敢悍然當眾打斷雨澤四肢,這是要我和寧家不死不休啊。”

    “請東叔放心,我爸已經拖人帶話給了江南的樓書記。”紀落塵眼中光芒明滅道。

    “好,連遠宏兄都驚動了,我就放心了。”寧成東臉上浮起一絲喜色。

    紀落塵的父親紀遠宏可是封疆大吏。也只有他,才能請動江南的一號大佬樓錦輝。

    “這一次,我要那個姓陳的小子,死無葬身之地。”

    寧成東狠狠的道。

    他的眼底,閃耀著如同兇狼一般的怨毒光芒。

    ps:第二更奉上,作者菌繼續去寫第三更o(n_n)o(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