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第325章 各方云集

    陳凡上一世雖然沒來過蘇家,但曾經與小瓊一起遨游修仙界時,聽她隨口抱怨過幾次小時候在外公家受欺負的事情。直到她大了,有自己獨立的能力,欺負她的人才漸漸消去。但這不代表陳凡就會忘記這段事情,更不用說昨晚蘇家人的表現,讓他大失所望。

    所以陳凡根本沒給蘇養智面子,直接質問道。

    “你!”

    蘇養智臉上一僵,指著陳凡,就要發怒。

    他作為蘇養浩的二哥,在蘇家老大逝去后,就是蘇家這一代輩分最長,年齡最大的人。這一生雖然沒什么大出息,但憑借年齡這身份,整個蘇家也沒誰敢這樣當面頂撞他。陳凡這樣開口責問,讓蘇養智頓時面子掛不住了。

    “你什么你。要不是看在你是小瓊長輩的份上,憑你也有資格與我說話?”

    陳凡冷哼一聲道。

    這一次,蘇養智直接被氣的臉都青了,一口氣差點沒緩過來,嘴唇一直在哆嗦,說不出話來。

    “夠了。”蘇正德臉色一沉,不去看陳凡,反而望向蘇素素道:“蘇素素,這就是你和方明德選的女婿嗎?不敬長輩,目無尊長,也配的上我三百年蘇家的門風?”

    蘇素素臉色一變,拼命的給陳凡打眼色。

    蘇家傳承數百年,這種大家族最重規矩,長輩無論說什么,小輩都只能聽著。除非你坐到蘇正德這等蘇家家主的位置,否則決不能反駁長輩。像陳凡這般桀驁不馴之人,是蘇家最厭惡的。

    陳凡似沒看見蘇素素的顏色,反而上前兩步,冷笑道:

    “什么三百年蘇家?自己給自己臉上貼金罷了。蘇家祖上也就做過一些年江南織造而已。什么是江南織造?給清朝皇帝做衣服的,說得難聽點,就一布衣裁縫頭子。”

    “然后民國時期,靠報著宋子文等人的大腿,一邊投資軍閥,一邊給外國人做買辦。所謂的辦銀行,替外國人賣命罷了。如果不是出了個蘇養浩,一時慧眼投靠了太祖的話,現在的蘇家,早就被華國掃滅。”

    “在我看來,你們蘇家,就蘇養浩一人可以看看。所謂的蘇家,也就靠他一人撐著罷了。至于其他的什么蘇正德、蘇正珣等人,掛個吳州商會會長、蘇家家主的名頭,其實狗屁沒用。蘇養浩若死了,你們這蘇家就是一塊大肥肉,被人一口吞掉罷了。與顧家、陸家等真正的百年世家相比,你們還差遠呢。”

    陳凡一邊說,一邊不屑搖頭。

    他手中的情報渠道太多了,無論是江北諸多大佬,還是唐遠清等人,都隨意能為他提供蘇家的資料。所以翻看過蘇家的發家史后,陳凡對這所謂的百年蘇家,再無一點好感。

    “住口。”

    “胡說八道。”

    “來人,還不把這個狂徒趕出去。”

    陳凡此言一出,頓時大堂內幾乎蘇家人都同時色變。蘇正德更是拍案而起,豎眉怒目,劍指陳凡道。便是蘇養浩都深深的看了陳凡一眼。

    他沒想到,一個區區外人,盡然能夠看到蘇家現在窘境。

    蘇家雖然富甲江南,但那是靠他蘇養浩曾經立下的功勞與身份才支撐住的。一旦他蘇養浩死去,蘇家沒有了靠山,還不被周圍的群狼吞掉。就像陳政行一被帶走,宋家、喬家等人就落井下石,**圍攻陳氏集團。

    所以蘇養浩才迫切想和紀家聯姻,就是看中了紀家的紀遠宏正冉冉升起,未來幾十年都不會倒下。不過這些話,他是絕對不會說出來,甚至不能幫陳凡說一句,否則就是打蘇家自己的臉。

    “怎么,我說的不對嗎?”

    陳凡背著手,淡然笑著道。“你們連我的身份、來歷、性情都不知道,是否能和小瓊在一起也不了解。開口就把我趕出去。就這點心胸氣魄,也配得上三百年的世家?我看是三百年走狗家族吧。”

    他話一說完,便是蘇養浩都忍不住神色微變。

    陳凡這罵的太狠了。

    入骨三分!

    方瓊擔憂的拉了拉他手臂,她到不怕與蘇家決裂。今天她既然陪著陳凡來,已經做好了被蘇家逐出家門的準備。但陳凡這樣和蘇家硬剛,會激怒這個大家族的。畢竟蘇養浩還在,蘇家依舊擁有巨大的能量。

    “小子,我不和你打嘴仗。”

    蘇正德忽的冷靜下來,皮笑肉不笑道:“今天,找你的正主不是我蘇家,等你先過他們那一關再說。”

    這時,就見大堂外,走入了一位氣度非凡,面無表情的中年人。中年人一進來,蘇家除了第一代長輩外,其他二代三代盡數起身,拱手道:

    “寧董事長,你來了。”

    中年人先是向老爺子行禮,然后又與其他諸人回禮后,才抬頭望向陳凡道:

    “你就是江北陳大師嗎?”

    “是我。”陳凡淡淡答著。

    “我叫寧成東,東城集團董事長,也是你打斷四肢的寧雨澤的父親。”寧成東面沉如水,但眼中卻不由自主流露出怒意。“陳大師,我兒子與你有什么仇什么怨,要打斷他四肢,讓他一輩子躺在**呢?”

    “他兩次阻攔我,而且設下局想打殘我,我只是打斷他四肢,已經手下留情了。”陳凡平靜說著。

    “手下留情?”

    寧成東再也克制不住怒意,一臉怒容道:“打斷四肢就是手下留情,你若不留情,是不是要滅掉我寧家滿門啊。”

    對此,陳凡只是淡淡吐出兩個字:

    “不錯。”

    這話一出,不僅大堂內,便是外面觀看的眾人,都神色一變。

    只覺這個江北陳大師,實在是太狂妄太自傲了,竟然要動輒滅人滿門。哪怕只是嘴上說說,但寧家這種大家族豈是能輕易說的?這種話只要說出來,寧家必然要應戰。

    果然,寧成東陰聲道:“陳大師,我寧家可不是什么沈家。你別以為,在江北那個土疙瘩地方稱雄,就敢小看天下英雄了。江北只是個落后之地罷了,又怎比得上吳州,比得上中海呢?”

    “你今天,若不給我寧家一個交代,我寧家就和你不死不休。”寧成東斬釘截鐵道。

    “哼。”

    對此,陳凡只是輕蔑一笑,連回答都懶得做聲。

    寧成東頓時被氣的滿臉漲紅,肺都快炸掉了。周圍眾人看著,也都連連搖頭。相比起寧家,陳凡實在是太狂妄了。寧家可不是什么沈家,人家是實打實的中海大家族,有各種靠山背景。便是比金陵的宋家、喬家、江北魏家都不弱多少。

    “好,陳大師,你以為這一次,只有我寧家一家來嗎?你不懼我寧家,不知道再加上他們呢。”寧成東忽的回復平靜,沉聲說著。

    隨著他話音一落,就見又有一群人走了進來,為首的是一個斯文秀氣,戴著金絲邊眼鏡,有三十多歲的青年男子。

    斯文青年一出現,有中海的富商頓時叫道:

    “是湯家的湯劍鋒,湯公子,他怎么也來了?”

    其他人頓時一愣:

    “他就是湯劍鋒嗎?據說他和祝家的祝云濤、寧家的寧雨澤,并稱是中海四大公子哥。他怎么會給寧家出頭?”

    只見湯劍鋒率眾登上大堂,先對蘇老爺子行禮祝壽后,才意味深長的看向陳凡:

    “陳大師,久違了。”

    “你當日拒絕我入股云霧靈泉的時候,不知是否想到今天呢?”

    來人正是曾經追求過云芊芊的湯劍鋒。當時他想入股云霧靈泉,被陳凡一巴掌抽了回去,但沒想到湯劍鋒卻耿耿于懷,借著給蘇家祝壽的機會,卷土重來。

    “湯劍鋒竟然認識陳大師?似乎還有仇的樣子?”

    “這下那個姓陳的糟了,湯家可是壟斷華夏半個醫藥界的大家族,論實力,它更在寧家之上,不在寧家之下。”

    有人暗暗砸舌道。

    蘇家、寧家、湯家,陳凡招惹的對象,沒有一個比江北魏家弱多少。平時有人得罪一個,都得亡命天涯,現在陳凡同時得罪三個。便是省里一把手樓景輝來了,都要頭疼吧。

    面對湯劍鋒,陳凡理都懶得理,反而饒有興趣掃向給客人泡茶的蘇筱。

    湯劍鋒見狀,頓時臉色一青,然后冷哼一聲,站到了寧成東身邊去。他這一站,立刻顯示出了自己的立場。蘇素素神色已經大變。

    一個寧家不算什么,再加上湯家,陳凡真能扛住?

    還沒等陳凡說什么,外面再次響起唱名聲:

    “紀老爺子挾孫紀落塵,到。”

    這聲音一傳來,全場轟動了,無論是堂內堂外,眾人紛紛起身,翹首望去。就見一個身姿挺拔的青年,攙扶著一位穿著中山裝,皓首白須的老者,緩步踏入莊園來。在老者身邊,還陪著一個戴著眼鏡,一絲不茍的中年人。

    有認出那中年人的富商,頓時臉色狂變:

    ‘怎么連他也來了?他不是應該在樓書記身邊嗎?’

    搖著象牙折扇的傅老板更是一拍大腿,連連搖頭道:“連這尊大佛都被請動,江南省還有誰能扛得住?這下那個姓陳的要完蛋了。”

    只見紀老一行人,排眾而來,登上大堂后,老者目光直接看向陳凡:

    “你就是那個江北陳大師?”

    ps:第四更奉上,明天繼續爆發呢o(n_n)o(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