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第326章 泰山壓頂

    紀老爺子并沒有等陳凡回話,四下打量他一番后,淡淡點頭道:

    “果然是年少俊杰啊,區區十九歲,就有諾大名頭。便是老頭子在中海,都聽聞過你這位陳大師的大名,傳說你有神通法術,一言不合就滅人滿門,不知是否如此啊?”

    紀老前半句還是夸獎,后半句已經神色轉冷,目光嚴峻。

    “紀爺爺,這其中恐怕有什么誤會。”方瓊趕緊上前一步,解釋道。陳凡已經招惹了寧家、湯家以及大半個蘇家。她實在不愿意紀家也再加進來,而且紀家之事因她而起,方瓊不允許自己退縮在后。

    “你就是方瓊吧。”沒想到紀老上下打量后,滿意道:“不愧是蘇家明珠啊,蘇老頭將你許配給我的孫子落塵,我做主,只要你點頭。以后紀家的產業都由你來打理如何?”

    他這話一出,蘇倩的眼睛都紅了。

    中海紀家擁有的家產,雖然不如蘇家,但也足以早就一位江南前十的巨富了。方瓊只是個十九歲的少女,就有這樣一步登天的機會。怎么不讓蘇倩眼紅。

    “很抱歉,紀爺爺,我已經有男朋友了。”方瓊臉色一僵,但還是強笑道。

    “只是男朋友而已,男未娶女未嫁,又何不可?我這孫子是中海年輕一代最杰出的俊杰,現在已經是上市公司的副總,你們倆若聯手,未來登上中海首富都未嘗不可啊。”紀老絲毫不以為意,哈哈大笑著。

    紀若塵也露出和善的笑容。

    方瓊尷尬的站在那,進也不是,退也不是。

    陳凡眼睛微微一瞇,淡淡說道:

    “方瓊是我的女人,你的孫子算什么東西?也敢和我陳凡搶女人?”

    紀老頓時臉色一僵,笑容卡在了那里。

    他完全沒想到,陳凡說話如此直接,絲毫不給他紀家一點面子。寧東成立刻站出來訓斥道:“住口,紀老爺子論年齡論輩分論功績,做你爺爺都夠了。你還懂不懂尊老愛幼的美德?”

    “不錯,陳大師,紀老德高望重,地位尊崇,豈是你能隨便折辱的?”湯劍鋒也開口道。

    蘇正德更是冷哼一聲:

    “蘇素素,你看看你找來的是什么人,一點禮貌都不懂。就這種素質也想進我蘇家?豈不是敗壞我蘇家三百年門風?”

    蘇素素滿面羞紅,不知如何開口。

    頓時,整個大堂內,一片紛紛指責之聲,陳凡仿佛眾矢之的般。便是蘇養浩都雙目微閉,兩不相幫。只有站在蘇養浩身后的蘇筱好奇的看向陳凡。

    她對自己這個表妹的老公非常好奇,畢竟再狂妄的人,也不敢同時得罪寧家、湯家、蘇家以及紀家啊。這已經不是狂妄,而是瘋癲了。

    紀老等眾人說完后,才輕輕搖了搖頭,淡淡道:“年輕人,我知道你不滿二十就取得不小的成績。但你要清楚,山外有山,人外有人。這里不是江北,不是你能撒野的地方。”

    以紀老的身份,說出這樣的重話,幾乎可以算作宣判詞了。

    若是一般的江北梟雄,此時早嚇得面如土色。畢竟紀老身份何等貴重,他一言令下,把沈家拔根而起都非難事。但陳凡卻冷哼一聲,不屑笑道:

    “不要說區區吳州,便是在中海,在燕京在整個地球,我陳凡都想來就來想去就去。你紀守拙還不夠資格對我說這句話。”

    陳凡此言一出,頓時全場都色變了。

    “狂妄。”

    “無知。”

    “豎子無禮。”

    寧成東更是冷哼一聲道:“我不知道,到底誰給你的勇氣,敢和紀老,和我們這些大家族如此說話的?你要知道,在場寧家、湯家、紀家、蘇家加起來,便是你十個陳大師,都能碾碎。你以為憑你在江北那點家底,就有資格在我們面前猖獗嗎?”

    蘇正德等人,都微微點頭。

    什么江北陳大師,聽著威名很大。但豈放在蘇家這樣江南第一大家族眼中。也就是陳凡扳倒高天明,才讓蘇家忌憚三分,把握不住他背后的背景勢力罷了,否則蘇家早就報警,把陳凡投進疆域了。陳大師名號說的再好聽,終究只是江北地下世界龍頭,游走于灰色地帶,不登大雅之堂。

    紀落塵推了推眼鏡,淡淡一笑道:“寧叔,你有所不知。我們這位陳大師,來自金陵陳家,他父親是zs縣的副縣長,母親則是錦繡集團的董事長。”

    “金陵陳家?錦繡集團?”寧成東不屑的吐了口氣。

    陳家也是這大半年才剛剛起步,離喬家宋家還有一段距離,何況和寧家相比。至于錦繡集團,此時還沒到未來房地產爆炸的時刻,房價剛剛起步,錦繡集團在寧成東的‘東城集團’面前,只是個小妹妹。這兩個勢力,根本都不入在場眾人眼。

    “當然,陳家錦繡這些,都不是我們陳大師的依仗。根據我所調查到的消息,陳大師的曾經治好了魏老的病,所以非常得魏家的賞識與支持。”紀落塵繼續笑著道。

    “魏老?莫非是江北魏傅?”蘇養智突然開口問道。

    眾人都皺了皺眉眉頭,不過也就一瞬間罷了。

    魏傅雖然是老將軍,但終究退役數十年了。魏家這一代最杰出的人也就是魏長松而已。但魏長松在省內排名連高天明都不如,更不用說和蘇家、紀家相比。要知道,紀落塵的父親,可是一省總督,封疆大吏。哪怕不在江南省,但那地位身份,豈是魏長松可比?

    “以為依靠著魏家,就能肆無忌憚嗎?”蘇正德冷哼道。

    魏家在江南省只能排名前五,而蘇家可是實打實的江南第一大家族。蘇老爺子當年的身份地位,還在魏傅之上。便是魏傅見了蘇養浩,都得先行禮叫聲老領導。

    “僅憑著魏家,我們的陳大師自然不可能這樣囂張。不過若再加上李牧臣呢?”紀落塵摘下眼鏡,目光銳利如箭的望向陳凡。

    從調查到陳凡與李牧臣有關后,紀落塵就斷定,陳凡背后的靠山,就是這位金陵軍區的大首長。也只有李牧臣出手,才能逼走高天明。否則憑魏家、陳家、錦繡之類,都不夠資格。

    “李牧臣?”

    這個名字一出,在場眾人同時色變。

    這可是大軍區首長,實打實的上將,便是放眼江南省,也只有老大樓景輝可以扛一下,其他人在李牧臣面前都要低一頭。連蘇養浩都神色微變。

    他當年地位雖然比李牧臣略高,但論權力和重量,就要比李牧臣遜色一些了。更不用說他已經退休這么多年,而李牧臣年富力勝,前途無量。

    “小凡,你和李牧臣首長有聯系?”方瓊也不敢置信的看向陳凡。

    江南省就在李牧臣的管轄之下,若有李牧臣庇護,紀家、寧家之類還動不了陳凡。想到這,寧成東、湯劍鋒、蘇正德等人,頓時都臉色大壞,如同吃了蒼蠅一般。

    紀家雖然不懼李牧臣,紀遠宏雖然是封疆大吏,但對江南可是鞭長莫及。

    想到這,蘇倩等人心中暗暗點頭。

    ‘難怪這小子如此狂妄呢,感情有李牧臣這尊大菩薩。’

    趙寶峰的父親趙遜,也只是李牧臣的副手罷了。有李牧臣撐腰,陳凡真是橫著走的。

    “李將軍固然身份尊貴,但陳大師,你別忘了,這里是江南省,還有人能抗衡他。”紀落塵忽然一笑,身體微微閃到旁邊,露出身后戴著眼鏡的中年人。

    中年人儒雅斯文,穿著一絲不茍,提著皮包,臉上掛著恭謙的笑容,看著很不起眼。但蘇正德等人的目光一落在他身上,頓時就如屁股著火般蹦了起來,連忙上前道:

    “薛主任,您怎么來了?”

    蘇家一眾高層,齊齊起身,都一擁而上,便是蘇養浩都驚詫道:

    “莫非是省里的薛主任?”

    中年男子掛著和善的微笑,上前一步躬身道:“蘇老爺子,省里事務繁忙,景輝書記抽不開身,特地派我來給您拜壽呢。”

    蘇養浩連忙長身而起,連連笑道:“景輝書記有心了。”

    以蘇家的能耐,并不需要懼怕一個區區薛主任,但大家都知道,他是省里樓老大的秘書。這江南省,誰敢不給樓老大面子?便是紀家到了江南,尚且也強龍不壓地頭蛇呢。

    眾人同時會心一笑。

    陳凡再強,如何能與樓景輝相抗衡?這可和高天明是兩個概念,樓景輝是實打實的江南總督,封疆大吏,這江南就是他的地盤。相比之下,便是李牧臣都隔了一層。江南省若說能找出一個和李牧臣比肩的,那也只有樓景輝了。

    蘇素素和方瓊更是俏臉色變。

    她們萬萬沒想到,紀家把這尊大佛搬來了。

    寧成東、蘇養浩、湯劍鋒、紀守拙。

    當這些重量級人物的名單壓在天平的時候,陳凡本來依靠著李牧臣的庇護,還可以支撐一下。但薛主任加進來,就完全不一樣了。陳凡最大的靠山,頓時被抵消掉。他此時需要依靠自己的力量,直面中海的諸多大家族了。

    “陳大師,不知道此時,您還有什么能耐呢?”

    紀落塵手中把玩著眼鏡框,智珠在握,似笑非笑道。

    ps:第一更奉上,作者菌馬上去寫第二更o(n_n)o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