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第327章 蒼龍少將

    “這出戲,真是一波三折啊。”持著象牙折扇的傅老板,扇柄一拍手掌道:“蘇家、寧家、湯家、紀家,最后又加上一個樓景輝,便是江南首富張東海來了,此時也只能低頭求饒吧。”

    “何止啊,寧家湯家都是中海排名前十的大家族,蘇家是我們江南第一,紀家有封疆大吏,樓老大更不用說。也就那陳大師背后有李牧臣撐腰,才能撐這么久,一般人碰見寧家,估計就已經跪掉了。”旁邊有人搖頭嘆道。

    “傅老板,你說陳大師這局,就不能翻了?”戴著碧玉扳指的李總深深皺眉道。

    “翻?怎么翻?”傅老板眉眼一挑,冷笑道:“除非真像傳聞中所說的,他是什么中樞大佬的私生子,而且還得是最頂級那幾位,否則在這么多大家族的圍攻下,十個他陳凡都不夠打的。”

    “哎,確實啊。”對此,李總也長嘆口氣。

    這種局面,真是神人來都翻不了。連樓景輝都被搬了出來,這江南省還能找到比樓景輝更重量級的嗎?便是李牧臣親至,面對這樣的局面,恐怕也得讓步吧。畢竟一個樓景輝就足以和他抗衡,更不用說紀家、寧家、湯家、蘇家了。

    坐在堂下,蘇家外族那一邊的方明德,聽到周圍的竊竊私語,頓時老了三分,身體微微佝僂著,連兩鬢似都斑白。

    他周圍的,都是蘇家的女婿。

    蘇家是大家族,子女眾多,自然也有許多的女婿、兒媳了。大家平時在一起也會互相攀比著,方明德憑著幾十億的家產,一向在蘇家女婿圈子中傲視群雄,更有個得意的女兒,讓方明德非常驕傲。但現在,他女兒闖出這么大的禍,不知道有多少在背后暗自偷笑。

    “呵呵,什么陳大師,以為隨便什么人都敢登我蘇家大門嗎?”

    “小九這次做太錯了。我們蘇家與紀家聯姻,乃是大事,她怎么能如此草率呢?”

    “哼,歸根到底,還是父母問題。小九才多大,若不是父母沒教養好,她會帶野男人登門?”

    許多人一邊說著,一邊目光幸災樂禍的掃向方明德,甚至連聲音都沒掩飾,當著他面就冷嘲熱諷。方明德見狀,只能暗嘆口氣,低頭抽煙。

    ‘陳凡啊陳凡,你所經歷的,二十年前,我何嘗沒經受過?只不過當年我低頭忍了下來,你如此年輕就有現在的成就,若能忍上十年二十年,便是紀家蘇家又如何呢?’

    方明德心中長嘆。

    他當年以一個普通農民兒子的身份,娶了吳州蘇家的大小姐,背負的壓力之大不比陳凡差多少。所以他才會刻苦奮斗努力,但哪怕現在,他是身價幾十億的大老板,但在蘇家眼中,還上不了臺面。

    方明德本來將所有的希望都寄托在方瓊、陳凡身上。但沒想到,陳凡一來吳州,就闖出這么大的簍子,當眾罵蘇家、打斷寧雨澤四肢、掌毆趙寶峰,更放言說什么‘一切恩怨,他陳凡一身擔之’。

    但這蘇家、寧家、湯家、紀家的壓力,是他區區陳凡能擔的嗎?也幸好趙寶峰和喬洛纓沒來。否則再加上趙家、喬家的話。便是李牧臣親至,都回天無力了。

    方明德正想著。

    門口突然傳來一片嘩然的聲音。

    他放眼望去,就見到一對男女并肩而入,男子身形彪悍,大冷天還穿著背心長褲,女子身材婀娜多姿,只是臉上架著個大幅墨鏡。他們兩一入蘇家大院,頓時就有昨晚參加小宴的人認出來:

    “這不是趙寶峰和喬洛纓嗎?他們也來了?沖著陳凡的嗎?”

    “這下,那個陳凡是徹底死無葬生之地了。”

    方明德瞬時臉色一片刷白,一顆心如墜深淵。

    而此時,大堂之上,面對紀落塵的責問。大家本以為陳凡此時必然要低頭了,卻沒想到,他反而環視左右一圈,最后才淡淡道:

    “就這些嗎?”

    “什么就這些?”眾人一愣,便是紀落塵都微微驚疑。

    “我說你搬來的就這些人嗎?”陳凡背著手,輕輕搖頭道:“紀落塵啊紀落塵,我實在高看你了。我給你一晚上的時間,讓你去調查、搬救兵。沒想到你只查到這點東西,找來這么點人?太讓我失望了。”

    這其實也是陳凡高估了紀家蘇家之類的能耐。

    他們說破天了,其實也就是一個普通家族罷了,什么三百年世家之類都是扯淡,臉上貼金罷了。論真正的能耐,在華國連前三十都排不上。華國真正的大家族,都集中在了燕京。蘇家雖然號稱江南第一大家族,論財勢能量,也就和陳凡曾經滅掉的港島鄭家、龍家差不多。

    紀家可能稍強一點,但比起左右一國政治,掌控千億美金資產,叱咤風云的三星李家如何?連三星李家、海外洪門這等掌控軍隊或國家的跨國巨頭,陳凡都說殺就殺,說滅就滅。區區紀家算什么?

    至于寧家、湯家之流,陳凡更是眼角都沒掃一下。

    他曾經踏滅的臨州陸家,都要比這兩個家族強得多。陸家掌控整個天南地下世界,數個上市公司,資產以數百億計。豈是寧家湯家能比?

    陳凡指望他們能調查到自己的真正身份,其實是在高抬他們。無論是蒼龍少將,還是天榜第一的陳北玄,那都是屬于軍界或武道界秘聞。紀家蘇家之類,如果沒有人在這兩界的話,連聽聞的資格都沒有。唐遠清能知道他,是因為唐遠清本身就是武道高手,有自己的渠道。

    而鄭家知道,更是因為他當眾殺人,擄走了鄭安琪,而且留下了陳北玄的名字。

    紀家、寧家、蘇家可不知道他叫陳北玄,目光都集中在他背后的政治靠山上面,從一開始調查的方向就錯了,怎么可能查出他的身份呢?

    “你什么意思?”紀落塵眉頭一皺,眼中明滅不定。

    在他看來,連樓景輝這座泰山都搬出來了,陳凡還不俯首低頭,準備頑強抵抗嗎?

    “意思是,你太弱了。”陳凡背著手,悠然的走到妖嬈絕色的蘇筱身邊,不客氣的從她手中取過茶盞,一邊品,一邊搖頭道。

    “你”紀落塵臉色一僵,心中怒氣勃發。

    他沒想到,陳凡死到臨頭還在嘴硬。

    便是蘇養浩都暗中搖頭,此時局勢已經分明。陳凡大勢已去,聰明人的做法,都是先低頭認錯,之后再徐徐圖之。陳凡卻依舊裝作不屑一顧的樣子,這樣只會招來紀家寧家更慘烈的打擊。

    蘇素素已經臉色灰敗,再無一絲想法。方瓊的外公蘇養仁更是長嘆口氣,小老頭本就佝僂的身子,越發彎腰。

    他們本以為,招來的女婿能有一點成就,讓七房揚眉吐氣。沒想到最后是這樣的結局。陳凡若被寧家踩在腳底。方瓊日后哪怕嫁給紀家,也會被紀家笑話一輩子。

    蘇筱微微皺眉。

    別人都以為陳凡敗定了,只有她隱約感覺,這個男孩還有翻盤的底牌,因為陳凡哪怕在這樣的絕境中,似乎從來沒擔憂過,還有心來搶她手中的茶喝。

    ‘只是,到底什么底牌,能夠壓倒寧家、紀家、湯家,讓樓景輝都退避三分呢?’

    蘇筱實在想不出來,在江南省,樓景輝已經是最大的了。

    只有方瓊拼命給陳凡使眼色,見陳凡不聽后,更是準備站出來,將這一切都攔在自己身上。

    就在她準備開口時,人群散開,一對男女分眾而來。紀落塵一見到當頭的男子,臉上頓時掛起笑容:“寶峰、洛纓,你們終于來了,我還以為你要錯過報仇的機會呢。”

    而蘇素素聽到這兩個名字,徹底絕望了。

    寧家、湯家、紀家、蘇家、樓家本就已經是泰山一般,現在又加上一個趙家、喬家。什么人來,能夠扛得住?李牧臣親至也得搖頭嘆息吧。

    方瓊深一口氣,眼中現出堅定的神色。

    她上前一步,拉住了陳凡的手掌,緊緊的攥緊。

    哪怕要死,她也要和陳凡死在一起。

    陳凡反手握住她,輕輕給了她一個不要擔心的神情。方瓊回他一個微笑,但心中已經做好最壞的打算。

    這時,只見趙寶峰忽的提高速度,大步流星而來,直接越過了迎上去的紀落塵,無視紀落塵愕然的神情,以及在場眾人震驚的表情,快步走到陳凡身前,猛的身軀立直,雙腳并攏,身體如同標槍般挺立,大聲敬禮道:

    “總教官,士兵趙寶峰向您行禮。”

    一時間,整個大堂內鴉雀無聲。

    所有人都目瞪口呆的看著這一幕,不明所以。他們的大腦已經完全沒法反應過來。

    “總教官?什么總教官?”湯劍鋒忍不住問道。

    陳凡不是江北陳大師嗎?什么時候變成趙寶峰的教官了?而且趙寶峰好像在蒼龍啊,難道這陳凡是蒼龍的教官?

    湯劍鋒沒想著誰回答,但一個女聲已經答道:

    “自然是蒼龍的總教官了?”

    “是不是啊,尊敬的陳北玄,陳將軍。”絕世妖嬈的喬洛纓婷婷而來,摘下墨鏡,一雙勾魂奪魄的美眸,閃耀著無比明亮的光彩,帶著三分敬畏、三分崇拜、三分好奇的神情望向陳凡。

    全場一片死寂。

    ps:第二更奉上,作者菌繼續去寫第三更o(n_n)o(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