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第328章 他是陳北玄

    蒼龍戰隊屬于軍中的核心機密之一,比一般的特種部隊保密級別還要高得多。普通人最多聽聞過蒼龍的名頭,對它的駐地在哪里、領導是誰、教官有哪些人等等都并不知曉。也就是紀落塵等人和趙寶峰比較熟,才知道他調任了蒼龍副隊長。

    但這并不妨礙他們知道,蒼龍的最高領導,就是總教官。

    能夠在蒼龍當任總教官的,每一個起步都是少將,而且未來前途無量。只是誰都沒想到,陳凡竟然是蒼龍的總教官。

    “他才不滿二十歲啊。”蘇鵬幾乎從嗓門眼中擠出這句話。

    一位不到二十歲的將軍,說出來簡直石破天驚。尤其蒼龍還是一線中的一線部隊,遠非后勤文職部門。能執掌蒼龍,在整個軍區中都是實權極大的將軍。陳凡以少年之身,登臨蒼龍少將之位,震撼住了所有人。

    “難怪,難怪李牧臣力挺他,為他不惜逼走了高天明。原來他是蒼龍少將啊。”堂下有人吶吶自語道。

    盡管從級別權位上來說,高天明要比一般少將高一些。

    但陳凡是一般的少將嗎?蒼龍本身就是軍中的核心戰力之一,陳凡的地位比普通少將都要高。更不用說,陳凡還如此年輕,這種年齡能做到將軍的地位,他的重量就遠比他的職位要大得多。因為這背后代表著更深的含義。

    不理會寧成東、湯劍鋒、紀若塵、蘇正德等人驚駭的目光,陳凡直視眼前的彪悍大兵,淡淡道:“你現在知道我是誰了?”

    “報告總教官,我知道了。”

    趙寶峰身如青松挺立,無比大聲的回答道。

    “那你知道自己昨晚在做什么嗎?蒼龍是華國的核心戰力之一,你學的一身本領,是用來替朋友爭分吃醋的嗎?”陳凡冷哼一聲。

    “總教官,我知道錯了,請求責罰。”趙寶峰冷汗直冒,趕緊回應。

    趙寶峰自從加入蒼龍開始,就被蒼龍強大的鍛體術與淬體丸所折服,對那位傳說中的總教官敬畏有加。尤其在前不久,蒼龍在軍中大比武里,擊敗了葉南天的龍牙,獲得第一后,更是崇敬到了。只不過趙寶峰只知道總教官叫陳北玄,并不知道陳凡還有其他的名字。

    也是在昨晚被陳凡一巴掌扇飛后,才反應過來,趕緊跑回基地求證一番。才發現,原來自己想下手的人,就是崇拜已久的總教官啊。

    “知道錯了,就滾回去關禁閉十天,辭去所有職務,從大頭兵干起。”陳凡輕哼一聲道。

    “是,總教官。”

    趙寶峰沒有一絲猶豫,行禮后,就干脆利落的轉身離去。

    如果別人讓他辭去辛辛苦苦才得到的副隊長名額,從普通士兵干起,趙寶峰早就發飆了。但陳凡說的每一句話,對趙寶峰來說都如聽圣經,不要說讓他辭去副隊長,便是把他趕出蒼龍,趙寶峰都不敢說一句。

    在蒼龍待過的趙寶峰,對陳凡在蒼龍的巨大影響力,了解太清楚了。尤其在蒼龍前不久于軍中比武擊敗了葉南天的龍牙,奪得華國第一后,更是達到。

    紀落塵就站在半路,眼睜睜看著趙寶峰來,看著趙寶峰去。

    趙寶峰的眼中仿佛完全沒有他一樣,匆忙來去如風。但卻帶來了如同炸彈般的消息。

    ‘江北陳大師竟然是蒼龍少將!’

    就如同原子彈爆炸般,趙寶峰一走,整個蘇家大院都沸騰了。無數賓客起身,涌到大堂外,看看這位傳說中的蒼龍總教官。

    “老方啊,你這個女婿牛啊。”

    “是啊,方哥,你們夫婦的眼光太厲害了,慧眼識英才啊。”

    “我早就說,小九那樣聰慧的女孩子,必然是挑了匹千里馬,怎么可能隨便找男朋友呢?”

    方明德那一桌,周圍蘇家的女婿們,頓時換了張嘴臉,紛紛前來恭喜道賀。只把方明德笑的牙都遮不住,所有人萬萬沒想到,陳凡竟然能絕地翻盤。

    而大堂內,蘇家、寧家、湯家眾人也都瞠目結舌。

    便是蘇素素都不敢相信,方瓊更是一雙美眸綻放出前所未有的驚喜光芒。她眨巴著大眼睛,緊緊的看向身邊的男友,只覺童年的小伙伴,才六年未見,已經成長到她只能仰望的境界。

    ‘原來,這就是你的底牌嗎?’

    蘇筱偷偷看著陳凡,暗暗心道。

    在場眾人,也只有蘇老紀老以及薛主任還能保持一些冷靜。蒼龍少將雖然地位尊貴,但終究要比紀家、蘇家差一籌。畢竟連陳凡也只是李牧臣的手下罷了,李牧臣直面紀家、蘇家、寧家、湯家的壓力都要頭疼。

    不過他們知道,從現在開始,已經沒法那樣直接壓迫陳凡了。

    之前,他們只是以為陳凡有個靠山罷了,他本人可以輕易被碾碎。但現在,陳凡成了蒼龍少將。幾大家族想要碾碎陳凡,那就相當于挑釁整個金陵軍區。在這個執掌六省軍務的大軍區面前,便是紀家蘇家都太渺小了。

    更關鍵的是,樓景輝還愿不愿意,為這個去硬碰李牧臣呢?

    蘇養浩不著痕跡的看了一眼薛主任。果然就見到薛長寧眉頭緊鎖,似有退意。畢竟他只是助拳而來,扛一下李牧臣沒事,死磕的話,人家樓景輝和你什么關系?憑什么替你沖鋒陷陣?

    ‘不過,一個蒼龍少將,可不夠讓紀家寧家退縮。’蘇養浩暗暗想著

    “啪嗒。”

    一件象牙折扇掉在了地上。

    “傅老板,你說神人來了都翻不了,但這個趨勢看來,似乎翻起來不難吧。”李總轉著碧玉扳指,似笑非笑道。

    “呵呵。”傅老板滿頭大汗的拾起象牙折扇,強笑道:“區區一個少將罷了。紀家可是出過封疆大吏,寧家湯家也都有這個級別的人物。他陳凡未必能撐住。現在最多從十零開,變成了三七開罷了。三是陳凡,七是紀家。”

    “哦,那我們要不要賭一賭呢?就賭你新花五百萬從港島佳士得拍賣廳拍下的那尊佛首銅像如何?”李總笑道。

    “好,賭就賭!”

    計算了一下場面,發現還是紀家占優,傅老板咬牙道

    大堂內,紀家等人似乎也從震驚中緩了過來。

    紀老首先開口道:“沒想到陳大師果然年少英杰,不,現在應該改口叫陳將軍了。”

    紀守拙目光如炬的看向陳凡,帶著三分贊賞、三分敬佩、四分敵視。陳凡越強大,紀守拙越不可能放過他,畢竟仇已經結下了。陳凡二十歲時就已經有如此能耐,等他四十歲五十歲的時候,還有紀家翻身的余地?最好的辦法,就是現在一棒子打死陳凡。

    想到這,紀守拙緩緩沉聲道:

    “只是陳大師,你當眾打折了寧雨澤的四肢,視軍法國紀于何地?便是李牧臣在這里,老夫都要好好質問他,怎么選的手下,選出這樣一個兇歷暴徒。你的一身武藝,是用來欺負百姓的嗎?”

    在場眾人,同時臉色一變。

    蘇素素更是心中一驚,她沒想到,紀守拙竟然說如此重的話。這簡直是要把陳凡釘死啊。紀落塵更是面帶冷笑。陳凡打斷寧雨澤四肢,乃是不爭的事實,許多人親眼見證。軍隊想壓都壓不下來。憑紀家的能耐,便是告到中樞去,都非不可能。

    而后果之嚴重,甚至可能讓陳凡脫去軍裝,關進監獄里。

    “你為什么不問,我為什么要打折他兒子的四肢?”陳凡指著寧成東,淡淡說道。“如果不是寧雨澤想要設套激怒我,逼我先動手,然后派人打殘我,我會下如此狠手?”

    “呵呵,陳大師,這都是你一派之詞、誅心之言罷了,根本沒有發生的事情,從何論證?上了法庭,可沒法作為證據。”紀老呵呵一笑道。

    ‘這個老狐貍。’不止多少人心中罵了句。

    不過也對,寧雨澤雖然有意圖,但還沒來得及動手就被陳凡打折四肢了。這說到底,一個防衛過當是跑不掉的。

    想到這,方瓊頓時面帶憂色的看向陳凡。

    一旦被拖入這種規則糾纏之中,就是紀家、寧家等大家族的拿手好戲。他們玩弄規則可遠比陳凡嫻熟的多。到時候各種帽子都會扣過來,就不是區區防衛過當一個理由了。

    就在陳凡微微皺眉,想要發飆的時候。

    一旁的喬洛纓忽然開口道:

    “紀老爺子,您知道陳先生是蒼龍少將,但知不知道他的另一個身份呢?”

    “什么身份?”

    紀守拙微微皺眉,心中升起一股不妙的預感。

    其他人更是奇怪,陳凡除了陳大師、蒼龍少將外,還有其他身份嗎?但連蒼龍少將都扛不住紀家,還有什么身份能夠同時直面寧家、紀家、湯家、蘇家的圍攻呢?

    “前不久,昆侖公布華夏天榜,羅列華夏的武道宗師,其中位列第一的,被稱作少年宗師,神境之下無敵。華國第一宗師。”只見喬洛纓微微一頓,下巴高抬,帶著一絲傲然道:

    “而他的名字,就叫陳北玄!”

    ps:第三更奉上,作者菌繼續去寫第四更呢o(n_n)o(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