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第329章 國士無雙

    “天榜第一,陳北玄?那是什么東西?”

    當喬洛纓說出來的時候,整個蘇家大堂內外都冷場了。許多人對陳北玄這個名字可能還有點耳熟,但對這什么‘華夏天榜’,簡直聞所未聞。這是什么玩意啊?和福布斯富豪榜比起來如何?

    “等等,你說的這個陳北玄,是不是港島那位新晉的神秘富豪陳北玄?”

    突然,堂下有人叫道。

    “對對,難怪我覺得這個名字耳熟呢,前幾個月,港島不是沸沸揚揚傳了個什么年輕百億富豪嗎?似乎就叫陳北玄。不過后來鄭安琪接任鄭氏財團ceo后,就再沒怎么聽過他的消息了。”

    另一個人猛拍腦袋說道。

    被他們兩這一提,很多人都隱約想起來。只不過港島離中海、吳州太遠了。而且陳凡當時也只是曇花一現,也從來沒在媒體面前曝光過,所以還記清楚這事的并不多,大部分只是有個印象罷了。

    “他是港島鄭氏集團的董事長?”湯劍鋒有些不可思議的道。

    蘇家眾人只覺匪夷所思。

    這人的身份也太跳躍了吧,一會是江北陳大師,一會是蒼龍少將,現在又變成了港島的百億富豪。要知道,鄭家是港島十大家族之一,擁有的財富絲毫不遜色于蘇家。陳凡竟然是鄭氏財團的董事長,擁有整個鄭家的財富,這太夸張了吧。

    無數人目光驚疑的掃向陳凡。

    江北大佬加將軍加百億富豪,無論哪個身份都足以讓人奮斗一輩子。但陳凡只有區區十八九歲就已經做到,這樣的人不是天之驕子?誰是?

    紀若塵眼底生出嫉妒。

    他奮斗到快三十歲,還借助家族蔭庇,才混上一家上市公司副總。陳凡卻已經名下有數家上市公司,掌控數百億資產了,這差距之大,簡直如隔天塹。

    便是蘇養浩心中,也閃過一絲后悔。

    如果知道陳凡如此有能耐,那便是寧可與紀家交惡,也得收了他這個女婿啊。才二十歲就有此成就,等他四十歲的時候,這諾大華夏,還有幾人可制呢?到時候蘇家在他手上,說不定能走向一個巔峰。

    ‘可惜啊可惜,現在已經遲了。’

    蘇養浩心中暗嘆。

    紀家、寧家、湯家、薛主任齊聚,蘇家此時若再搖擺不定,只會成眾矢之的。而且陳凡已經與蘇正德等人交惡,他總不可能為了陳凡,把自己的親兒子都換掉吧。

    “哪怕是港島巨富又如何?既然在我內陸,那就得服從內陸的法規。他打斷我兒子四肢,可是眾目睽睽,證人具在,無可抵賴的。”寧成東踏前一步,滿眼血絲的怒喝道。

    蘇正德等人都微微點頭。

    是啊,不要說陳凡,便是鄭老爺子還活著,這樣做也得付出慘痛代價。低頭道歉,巨額賠償甚至牢獄之災都免不了的。畢竟人家兒子四肢折斷癱瘓在床呢。

    只有紀守拙閉口不言。

    他心中隱約覺得,喬洛纓重點提出那個‘華夏天榜’和‘武道宗師’絕對是意有所指。只是這武道宗師是什么?怎么感覺有點耳熟,在哪里聽過一樣。

    這也不怪紀守拙。武道界和世俗界相隔太遠了,所謂隔行如隔山,就像你賣衣服的,不會去了解廚師行業有什么頂級名廚一樣。紀守拙一身都在經濟學界、政界乃至上流社會混跡,很少能接觸到武者。而且哪個武者也不會張口閉口就把天榜掛在嘴上。

    那些武者為了取信雇主,肯定都說自己最厲害,怎么會夸獎別人呢?

    還沒等他想出來,喬洛纓已經小嘴輕啟道:

    “港島巨富自然不能無視律法,但天榜第一的大宗師可不一樣,不要說打斷你兒子四肢,便是踏滅你寧家,又如何呢?”

    她說完,嘴角露出一絲冷笑:

    “你們以為,鄭老爺子是怎么死的?鄭家數百億的資產是怎么落到陳先生手中的?是鄭家突發慈善把全部家產捐獻給了陳先生?”

    她話一出,頓時一片騷動聲。

    “這話什么意思?難道這什么天榜宗師能夠殺人不受罰?”

    “說的也對啊,鄭家怎么會平白無故把家產讓給陳大師呢?其中必有蹊蹺。”

    “我聽說,好像涉及到什么賭斗。”

    眾人議論紛紛,有人忽的提出來道。

    “不錯,鄭家欠陳先生一百億,后來陳先生登港島,踏鄭家大門,與鄭家約斗,賭上了生死性命與鄭家千億家產。那一場賭斗,是在港府和住港高層的見證下完成的。最后陳北玄先生斬殺了港島第一大師周道濟,贏了鄭家全部財產,并取走了鄭老爺子的性命。”喬洛纓緩緩說著。

    她一邊說,美眸不由自主的瞟向陳凡,越來越亮。

    很多東西,喬洛纓雖然從閨蜜口中聽說過,但總覺得像神話。而今天,神話就在她眼前,喬洛纓只覺的一顆冷寂已久的心臟忽的撲騰撲騰的跳動,就好像小女生見到偶像一樣。

    “什么?”

    全場震動。

    一場涉及一位港島巨富性命以及千億家產的賭斗,還在港府的見證下,這聽起來簡直像神話傳說。現代社會,怎么會存在這種荒唐的事情呢?

    “不可能,絕對不可能。”湯劍鋒連連搖頭。“鄭中明老爺子,那是受過最高首長接見,并且被英國女皇授予爵士勛章的大人物,怎么可能有人取他性命而不受懲罰呢?”

    “不錯,我們也不信。”

    蘇正德等人也都附和。

    只有蘇養浩忽的皺眉,作為從民國時期就經歷過來的老者,他曾經聽聞過一些武道界的事情。雖然沒像陳凡這樣夸張,但也知道有些人確實是享有特權,凌駕于國度之上的。

    ‘只是,難道陳凡就是我知道的那些人之一嗎?’

    蘇養浩心中驚疑。

    “那是因為你們不曉得天榜第一意味著什么。”喬洛纓冷笑道,她此時就如同護著偶像的小粉絲,下巴高揚道:“中海華家,華云峰,你們知道嗎?”

    這個名字一出,全場頓時冷清下來。

    紀落塵、湯劍鋒等人,更是瞳孔一縮。

    華家就坐鎮中海,威震整個大江流域,中海周圍數省,都仰華家鼻息而存。自建國之前,華家就是中海灘地頭蛇,這六十年風雨,華家始終屹立不倒,更隱隱是中海地下世界的仲裁者。華云峰更成為了中海的傳奇。

    在場眾人,誰不知?誰不曉?

    “你提華云峰做什么?”蘇正德奇怪道。

    而紀落塵等人,已經感覺心中有不妙了。他們可是隱約知道,華云峰為什么能威震中海的。要知道,便是紀家也不愿輕易得罪華家,那是個龐然大物。

    “昆侖排華夏天榜,羅列華國各大宗師,其中華云峰只位列第四罷了。”喬洛纓冷笑道。“而燕京軍區,龍牙戰隊的總教官葉南天,也僅僅位列第二。現在你們知道,天榜第一,意味著什么了吧。”

    “什么?”

    所有人同時色變。

    之前他們對天榜沒有個概念,但華云峰和葉南天一擺出來,大家瞬間明白了。華云峰威震中海,可與紀家比肩而立。葉南天是北方軍界的擎天巨柱,國之重器,戰神一般的人物。他的分量比華云峰更重,足以媲美李牧臣、樓景輝。

    而陳凡更在他們之上,豈不是說明,陳凡的真實身份比李牧臣、樓景輝、紀遠宏更高嗎?

    想到這,所有人都用震撼的目光看向陳凡。

    陳大師、蒼龍少將、港島巨富、天榜第一。當這些所有身份都集中在一個人不滿二十歲的少年身上時,他的身上,頓時充滿了一股神秘莫測的色彩,眾人看著他,就如同看著一個神話,一個傳奇一般。

    便是方瓊也眨著大眼,不敢置信。

    她本以為,自己的小伙伴很厲害,但沒想到,陳凡的厲害遠遠超乎她的想象,已經到達了一個超然的層次。便是放眼華夏,能夠與陳凡比肩的,不過區區數十人罷了。而這數十人,可能平均年齡都在四五十歲以上。

    “等等,你所說的,都是你一家之言,誰能證明?”

    忽然,紀老爺子眼中閃爍著光芒,緩緩開口問道。

    震驚中的眾人,忽的反應過來。

    “是啊,她說陳凡是什么陳北玄,港島巨富、天榜第一,吹得像真的一樣。但一個不滿二十歲的年輕人,真能有這么厲害?簡直是電視劇里的劇情一樣?”

    眾人驚疑的看向陳凡。

    其實有不少人心中已經信了,但他們不愿相信。陳凡站在那里,就將所有人都襯托的蒼白無力,讓他們覺得自己一生好像都活到狗身上去了,連個十九歲的少年都不如。

    “這個還需要證明?老爺子你打個電話詢問一下不就知道了?”喬洛纓有些氣急敗壞了。

    她可是堂堂金陵喬家的大小姐,會當眾說謊嗎?

    只有蘇養浩彈了彈手指,他知道,自己這個老伙計其實已經信了。但如果現在承認的話,豈不是代表紀家敗了?代表著紀家、寧家、湯家、蘇家、樓景輝聯手,都斗不過一個區區少年?這是年近九旬的紀守拙完全沒法接受的。紀守拙現在只是純粹撐著罷了。

    畢竟陳凡的身份太虛無縹緲,只要紀守拙一口咬定不相信,別人也不能硬拿著什么天榜宗師的身份去逼紀家。

    陳凡微微皺眉,正想開口的時候。

    忽然,外面傳來一陣喧嘩聲。這聲音前所未有的浩大,仿佛來了什么大人物一般。

    眾人不由好奇看向外面,這時,就見有人奔跑過來道:

    “三爺爺,中樞派特使來給您祝壽了。”

    “什么?”蘇養浩一驚,連忙起身,在蘇筱的攙扶下向大堂門前走去,眾人也都紛紛跟上。蘇老過壽,中樞派來特使祝壽,這對蘇老對蘇家,都是無比莫大的榮光啊。

    蘇養浩還沒到堂下,特使已經在眾人的擁簇中走來。

    特使叫瞿秘書,是個戴著銀邊眼鏡,充滿著文人學著氣息的男子。和薛主任很相似,但他的舉手投足帶著的那種從容不迫的大氣,比薛主任更高一籌。

    “瞿秘書,怎么勞動你親自來一探。”蘇養浩緊緊握住瞿秘書的手。

    “蘇老九十大壽,首長非常關心您,特地讓我來看看您啊。”瞿秘書只是單手輕握,面無表情,臉上掛著一絲矜持。

    不過沒人敢說什么,只覺理所當然。

    這位瞿秘書級別隨低,但他身后可是有一位中樞巨頭,那是執華夏牛耳的存在,便是放眼華國,都屈指可數幾人罷了。

    瞿秘書目光掃過紀老、薛主任、寧成東等人,忽的落在了陳凡身上,頓時笑容滿面,快步上前幾步,雙手握著陳凡的手,大笑道:

    “陳將軍,沒想到您也在這里啊。”

    “瞿秘書,您認識他?”所有人都愣住了,蘇老不敢置信的問道。

    “當然,幾位首長經常把陳將軍的名字掛在嘴邊啊,說我華國有陳將軍,是華國之幸,人民之辛啊。”瞿秘書滿臉肅然道:

    “大首長更曾經評價過,說:陳北玄者,國士無雙也!”

    此言一出,全場震怖。

    再無人敢言!

    ps:第四更奉上,這章比較多,所以寫的慢了。新的一月了,求呢o(n_n)o(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