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第330章 你們不夠資格

    “諸將易得耳,至如信者,國士無雙。”

    這是《史記.淮陰侯列傳》中,評價韓信的話語,韓信為兵圣,替劉邦掃平,匡一海宇,以布衣之身奠定大漢四百年江山。所以太史公才贊其為‘國士’,意思為一國之中最優秀的人才。

    但那可是韓信,能當得起這樣的話語,陳凡何等何能,可為‘國士’?尤其這句話,還是從華國大首長口中說出來,更是讓在場所有人都震怖。

    “大首長謬贊了。”

    陳凡淡淡的回一句。

    陳凡知道自己開發生命元液,并且連斬海外宗師強者,但沒想到自己會在華國最高層中有這樣的印象。要知道,以他現在的能耐,固然可以在某些小國中縱橫自如,甚至左右一國政治。但遇見華國這樣的當世大國,數百萬軍隊,核武齊備的軍事強國,也必須得退讓三分。

    “沒有謬贊,陳將軍在金陵挫敗了海外醫藥巨頭的陰謀,連敗宗師,被cia列為暗榜第三。這不是國士,什么國士?”瞿秘書說著,更露出一絲意味聲長的笑容:“更不用說,陳將軍還開發出那樣的劃時代的產品,與國有大功啊。”

    身為中樞巨頭的貼心人,瞿秘書能夠接觸到的機密,遠遠超過紀老、蘇老等退休的人。便是樓景輝、紀遠宏等人接觸到的層次,都不如他來得高。

    “暗榜?這是什么?”

    紀落塵不甘的問道。

    在瞿秘書說出來大首長的評語后,在場眾人再無一人敢言。便是蘇養浩、紀守拙都神色駭然,三緘其口。

    大首長已經親自下評語了,誰敢反駁?豈不是與這位華國最高元首意見不合?借蘇養浩、紀守拙十個膽子也不敢開這個口。只是他們心中的疑問,不降反升。陳凡這家伙做了什么,能夠讓大首長如此盛贊?

    要知道,無論是少將、百億巨富還是江北大佬這等存在,根本不放在一國元首的眼中。執掌華國這等大國,大首長的眼光早就放眼全球,布局五大洲了。便是世界首富、列國首腦,估計才能讓他稍微垂目一下。

    但蘇養浩、紀守拙不敢開口,紀落塵年少氣盛,卻忍不下這口氣。

    瞿秘書不著痕跡的皺了皺眉頭,但還是淡淡開口解釋道:

    “憑你們的身份,本來也不夠資格知道暗榜。因為暗榜是美國cia公布用來通告世界各國以及諸多跨國組織的榜單。暗榜具體是什么,你們不用知道,只要了解,暗榜上的強者,便是國家也不愿意輕易招惹。暗榜前三的巨頭,足可媲美小國元首。”

    瞿秘書這話一說,頓時全場都驚駭萬分。

    紀家是中海數一數二的大家族,蘇家是江南第一,湯家寧家都掌控一兩百億資產,更有江南老大樓景輝的秘書薛主任在。但在場這么多人,在瞿秘書嘴里,卻連知道‘暗榜’的資格都沒有?可想而知,那個暗榜是多么強大的存在,而能夠位列暗榜第三,陳凡的重量又有多重?

    瞿秘書其實并沒有信口開河。

    暗榜中的強者,如最末尾的陰魂修斯,那都是縱橫歐洲,殺過不知道多少小國內閣高官、皇室成員的存在。歐洲十幾個國家通緝修斯,都奈修斯一點何都沒有。而暗榜前三,更是可以硬撼美軍。要知道,便是最強大的特種部隊,都不可能在大規模戰斗中硬碰陸軍。

    特種部隊,主要是負責敵后、特種作戰、偷襲等等。正面抗衡,自然是重裝陸軍更強。

    所以陳凡登上暗榜第三后,已經進入了華國最高層的眼線。此時的陳凡,一個人就相當于一支最頂級的特種部隊。他能夠發揮的作用,遠非凡人能夠想象,更不用說陳凡開發的生命元液,那是足以列為國家戰略級物資的存在,其重量足以媲美導彈、稀土、石油等等資源。

    只不過這些,瞿秘書不會當眾說出來。

    暗榜是用來警告世界各國和洪門那等跨國大組織的,蘇家、紀家終究只是華國內部的本土家族,連華國核心都進不去,哪有資格秘聞那等大事?

    紀若塵聞言,眼中騰起一股怒火,但迅速被壓制下去了。憑他的能耐,根本連為難瞿秘書的資格都沒有。便是他父親紀遠宏見到瞿秘書,都得畢恭畢敬。畢竟瞿秘書是代表一位中樞巨頭前來的,誰敢不給瞿秘書面子,就是無視中樞巨頭的威嚴。

    想到這,紀若塵不由看向陳凡,心中升起一絲悲涼。

    他本以為,陳凡再怎么蹦跶,終究是他掌心的孫猴子。但沒想到,陳凡竟然是打上凌霄寶殿的齊天大圣,紀家、蘇家、寧家、湯家、樓家,十萬天兵天將都壓不住這位齊天大圣!甚至現在,攻守之勢已經反轉了,是陳凡開始占上風。

    而寧成東、湯劍鋒、蘇正德心中,簡直被一萬頭羊駝踏過般。誰能想到,陳凡竟然絕地大翻盤了?薛主任心中更是退意大生。連中樞特使都站在了陳凡的那一邊,他哪還有膽量去碰觸陳凡?

    蘇倩、蘇澤、蘇鵬等則整個人都傻掉了。

    江北大佬、蒼龍少將、百億富豪、天榜宗師,國之重器。當陳凡一個個身份擺在天平之上的時候。便是諸多大家族聯手都承受不住了。陳凡這是一座座大山壓下來,拋起五岳砸人啊。

    無數人目光復雜看向場中那身姿挺立,面帶淡笑的少年。

    誰能想到,就是這樣一個看似普通的少年,卻有著如此滔天背景與能耐。連中樞巨頭都推崇,華國元首都贊賞,有大首長、有中樞巨頭給陳凡背書?此時誰敢還對他吐一個不字?那就是與華國為敵,與大首長為敵。

    蘇素素捂著小嘴,不敢置信的望向陳凡。

    她心中本已經絕望了,尤其在薛主任出來的時候,更是如墜深淵。但誰能想到,趙寶峰、喬洛纓的登場,卻硬生生將局面扳了回來。最后瞿秘書一錘定音。紀家、寧家、湯家可謂滿盤皆輸,便是蘇家都被鬧得灰頭土臉,狼狽不堪。

    而這一切,都是自己的女婿帶來的。她心中猛的閃過在咖啡館中,陳凡說過的一句話:

    “我若有讓蘇家俯首的能耐呢?”

    當時蘇素素本以為,這只是少年人嘴硬吹牛罷了。便是知道陳凡是陳大師,她也只認為陳凡二三十年之后說不定會具備這本事。但沒想到今天,陳凡真的擁有讓蘇家俯首的力量了。

    蘇家再強,又如何敢與華國首腦、中樞巨頭為敵呢?

    方明德站在下面,渾身都激動得顫抖著,手中舉著的酒杯里面酒水灑了一般,但他卻絲毫未察覺,反而連聲著道:

    “國士無雙,好!好!好!”

    “我方明德的女婿,被大首長稱贊為國士。這諾大吳州,誰還敢說小凡配不上我家女兒?配不上這三百年蘇家!”

    說完,他滿飲酒杯,狀似癲狂。

    但周圍蘇家的諸多女婿外戚們,盡數低頭,無人敢說話。

    對陳大師,他們是敬佩中帶著三分嫉妒。對蒼龍少將,他們是將信將疑。對天榜宗師,他們是懵懵懂懂。但等大首長都出來稱贊陳凡后,他們只能低頭敬畏。

    當一個人和你差距不大時,你還想去追趕他。但等他登天而上,負云氣而絕青冥,一翅九萬里的時候。你就只能仰望靜默,再無一言可說。

    只有方瓊靜靜站在那,陳凡的身影與踏江而去的陳北玄重合在了一起,似是非是,如夢如幻。她忽然想起陳北玄離去前說的話:

    “當陳北玄這個名字威凌天下時,你自然會見我。”

    現在,算不算威凌天下呢?

    方瓊心亂如麻。

    “啪嗒。”

    象牙折扇又一次掉在了地上。

    只是傅老板似乎沒有再撿起它的意思,而是雙目呆滯道:

    “我的老天爺啊,這局太精彩了,絕地翻盤!絕地翻盤啊!誰能想到,這個江北陳大師,有這么多驚天動地的來頭身份。他才區區十歲,就簡在帝心,登臨天下。若再給他十年,這諾大華夏,還有人可制嗎?”

    周圍的諸多吳州老板們,盡數戚戚然。

    他們也都以為,陳凡死定了。畢竟連樓景輝這尊大佛都被搬出來,這江南省還有誰人能大過樓景輝?但誰料到,陳凡卻搬出了大首長。作為華國領袖,大首長盡管只是一句評語,卻足以壓的整個江南低頭!便是樓景輝現在親至,面對陳凡,也得畢恭畢敬,陪上笑臉吧。

    “傅老板,你說這局,誰贏誰輸呢?”李總轉著碧玉扳指,暢快大笑。

    傅老板滿臉通紅,想反駁,卻說不出一句話來。

    連大首長都出來站臺了,這華夏誰還能扛?總不能去把美國總統、俄國沙皇搬來吧?

    “嘿嘿,傅老板,你且繼續看,我看這局還遠沒到結束的時候呢。江北陳大師,傳聞中,可不是什么以德報怨的爛好人,反而有睚眥必報之稱。”李總嘿嘿冷笑道。

    果然,場內,陳凡轉身,目光淡漠的看向寧成東:

    “你之前說我無故打斷你兒子四肢,現在你可敢當眾再說一次?”

    寧成東臉色一僵,嘴唇顫抖,一時竟不敢反駁。

    陳凡的反擊,開始了。

    ps:第一更奉上,作者菌繼續去寫第二更o(n_n)o(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