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第331章 紀家俯首

    “怎么回事?”

    瞿秘書微微皺眉,眼角掃向薛主任。

    作為樓景輝的貼心人,薛主任曾經陪同樓景輝去拜訪過那位中樞巨頭,自然見過瞿秘書一面。見此,他立刻站了出來,湊到瞿秘書耳邊,小聲的把之前發生的事情,都解釋一遍。這一次,薛主任可不敢有半點偏倚,公公正正的將這一切都詳細復述。

    “寧雨澤設下局,請我入宴,當面激怒我,想要派保鏢和趙寶峰暴打我一頓,甚至打殘我。我斷他四肢,你服嗎?”

    陳凡彈了彈手指,目光閃耀寒芒直視寧成東。

    寧成東額頭冒出一絲冷汗,強笑道:“陳先生,這只是您的個人猜測罷了。”

    “寧伯伯,這可不是猜測。雨澤當時在我們面前時確實透露過這方面意思,況且您想要把寶峰招來對質嗎?”喬洛纓在一旁,俏聲說著。

    寧成東頓時噎住了。

    趙寶峰對陳凡敬若神明的態度,大家都是親眼所見的。若把他叫來對質,哪怕沒這件事,趙寶峰說不定都偏向陳凡那一邊。更何況,寧成東心中有鬼,他知道,以自家兒子的性格,肯定能做出來。寧雨澤作為中海大少,橫行中海這么多年,不知道干過多少次這樣的事情。只不過這一次,踢到陳凡這塊鐵板上面了。

    “寧先生,你要知道,唆使蒼龍戰隊成員,襲擊現役軍中少將,是什么罪過嗎?恐怕寧老爺子也承受不起吧。”瞿秘書意味深長的掃了寧成東一眼。

    寧成東再也承受不住壓力了。

    寧雨澤哪怕真的唆使趙寶峰,暴打了金陵陳家的陳凡一頓。憑寧家與趙家的能耐,輕易就可以壓下去。但假如這個人,不是一個普通人,而是蒼龍少將,背后還有中樞巨頭撐腰的話。那寧家轉眼就要有傾覆之禍。

    尤其他是聰明人,從瞿秘書那意味聲長的一眼中,猛的醒悟過來。瞿秘書這是在救他啊。之前喬洛纓也說了,陳凡直接悍然殺了鄭老爺子,躲了鄭家的家產。寧家比港島鄭家還差一籌呢。更不用說,陳凡之前屠滅沈家的事情,才過去幾個月而已。

    想到這,寧成東果斷的彎腰鞠躬,惶恐道:

    “陳先生,這件事是我寧家錯了。我兒子有眼無珠,膽敢挑釁陳先生。他有現在這后果,是咎由自取。”

    陳凡背著手,神情漠然,一言不發。

    寧成東見狀,想起陳凡傳聞中睚眥必報的性格,以及恐怖的手段。再想到家族利益,干脆一咬牙,竟然直接噗通一聲跪了下來,連連磕頭道:

    “陳先生,我錯了,求您放過我寧家一條生路吧。”

    “嘶。”

    全場倒吸一口涼氣。

    堂堂寧家當代家主,中海排名前十的富豪,竟然給一個不滿二十歲的少年下跪道歉了?這簡直駭人聽聞啊。蘇澤、蘇鵬等人都眼睛一閃。

    當寧成東跪下的那一刻,他們才真正體會到,陳凡擁有的能耐。連寧家家主都被陳凡逼得跪下道歉?區區蘇家,又怎么可能放在陳凡眼中呢。

    “你兒子欲設陷阱誣我,我斷他四肢,讓他一生反省,你服嗎?”陳凡再次彈了彈手指,緩緩問道。

    “我...心服口服!”

    寧成東跪伏在地上,嘴唇顫抖著,每一個字說出來,心中都在滴血。

    但他不得不說。先不說瞿秘書和大首長那邊的壓力,單單陳凡是超越華云峰的存在,以及他踏滅沈家、鄭家的事跡,就讓寧成東震怖。如果陳凡出手屠滅了他們寧家,誰來給寧家報仇?指望紀家湯家嗎?他們可能自身都難保。

    面對這樣一個動輒滅人滿門的恐怖存在。寧成東不能冒一絲風險。至于兒子,終究沒死,未來說不準有復原的希望。而且他作為中海排名前十的富豪,雖然生活檢點,但也有幾個私生子女的。

    “至于你,湯劍鋒。”

    見寧成東低頭,陳凡目光從他轉移,落到了湯劍鋒身上。

    “陳大師,這都是誤會啊。”湯劍鋒身體一僵,勉強笑道。

    他心中的悔恨簡直是傾盡五湖四海都洗不清。本來只是純粹為蘇老祝壽而來,但在聽到紀家、寧家的消息后,他立刻信誓旦旦的說來助拳。并且屢次為難陳凡。為的只是出當年被陳凡拒絕購買靈泉的一口惡氣罷了。

    但沒想到,才一年不見,當年那位只是窩于江北的陳大師,已經成為獨步華夏的人物。這是湯劍鋒萬萬沒想到的。若再給他一個機會,他絕對離吳州有多遠跑多遠。

    “誤會?”陳凡眼睛微瞇,露出一絲絲寒光。“我不過一年前,拒絕了你入股云霧靈泉,你就記恨到現在?我若今天放你走,誰敢保證你之后不會報復回來?”

    “我...”湯劍鋒正想解釋。

    陳凡眼睛一睜,怒喝一聲:

    “跪下!”

    一股無形的壓力,轟然降下,壓在了湯劍鋒的雙肩上。湯劍鋒只是個普通人,哪能承受得了通玄期修仙者的威勢。頓時被壓的雙膝噗通跪地,雙手撐著地板,頭緊緊的貼在地面上。

    周圍眾人,也只覺一股巨大的威勢從陳凡身上升騰起,壓的他們心里沉甸甸的,如同暴風雨來臨,喘不過氣來。此時,在他們眼中,陳凡再不是一個普通的少年,而仿佛具備生殺予奪的神靈般。

    “你!”

    湯劍鋒跪在地上,滿臉怒容,嘴中顫抖著,眼中閃過一絲怨毒。

    他是中海湯家的大少,與祝云濤、寧雨澤齊名的公子哥。平時在中海呼風喚雨,什么時候受過這樣的折辱?而且與寧成東不同,寧成東畢竟是一方梟雄,懂得能屈能伸之道,湯劍鋒終究是年輕人,還沒有那樣的養氣火候。

    “陳北玄,你膽敢讓我下跪,我湯家不會放過你的?”

    湯劍鋒一時怒氣沖心,雙眼通紅,厲聲叫道。

    “是嗎?那就去死吧。”陳凡隨手輕輕一壓。

    轟然之間,湯劍鋒整個人都被一股無形的巨大壓力,壓入了地面。青石地板上只現出一個人型凹槽,至于他整個人,早就不知道化作什么樣的碎骨肉片了。

    全場死寂!

    沒有人想到,陳凡竟然敢直接出手,殺了湯劍鋒。

    這可是中海湯家的大少爺,四大公子之一啊。陳凡說殺就殺,而且還是當著眾多吳州上層社會富豪的面。包括紀老、蘇老、薛主任、瞿秘書等大人物都在。他也沒有絲毫收斂。

    ‘這才是縱橫天下的陳北玄真面目啊!’

    喬洛纓在身后,一雙美眸緊緊望著陳凡的背影,小心臟幾乎都要停止跳動。

    蘇家眾人更是駭然。尤其是蘇倩、蘇澤等人,在他們眼中,湯劍鋒可是與自己平輩相交的大少。陳凡卻彈指殺之,如同屠狗一般。那豈不是代表著,自己在陳凡眼中,也是隨手可殺的?

    只有蘇筱眼中,猛的爆起一團閃亮的光芒。

    她作為蘇家的掌上明珠,這么多年見過不知道多少想要娶她的年輕俊杰。有高門大閥的公子,有一省首富的大少,有成果璀璨的學者。但沒有一個比得上現在的陳凡,這般氣吞萬里如虎的霸氣!

    武道宗師,暗榜強者。

    生殺由心,縱橫國際,如陰魂修斯便是一國皇室成員都說殺就殺,何況區區中海湯家的公子哥呢?陳凡現在展現的,才是真正巔峰強者的態度。

    “豎子狂妄,豎子狂妄啊。”

    紀老渾身顫抖,不知道是被嚇的還是氣的,或者兼有之。陳凡殺湯劍鋒,這是在殺雞儆猴啊!而那只猴子,毫無疑問就是紀家。

    老者目光看向瞿秘書。

    卻見瞿秘書高高望著天空,仿佛那天上的云彩似乎有什么值得研究的地方。紀守拙不由心中一沉。陳凡這般當眾下辣手,瞿秘書都裝作看不見。可見陳凡的身份,遠遠超出了他的想象之外。顯然在華國高層眼中,陳凡的重要性,要比什么紀家、蘇家、湯家大的多。為了陳凡,犧牲掉紀家、湯家都不算什么。更何況,只是死了個小卒子而已。

    想到這,紀守拙不由露出一絲慘笑。

    “罷了罷了。”紀守拙搖頭,對著陳凡緩緩躬身拱手道:“一生打雁,終被雁啄。陳大師,是我老頭子有眼無珠,不識真龍。求您看在我老朽不堪的份上,饒了我這孫兒吧。”

    他說著,竟然留下一行老淚。

    “紀兄。”蘇養浩悚然動容。

    周圍眾人也都暗中狂吸氣。以紀老的身份,年近九旬的年齡,對一個足以做他孫輩甚至重孫輩的小子低頭求饒。簡直比寧成東跪下道歉,都讓大家感到不可思議。

    “爺爺!”紀若塵更是瞬間眼都紅了,沖上去就想和陳凡拼命。

    “住口,還不給陳大師跪下道歉。”紀老回身怒喝道。

    紀若塵聞言,臉色由青變紫,由白變黑,由黑變白。最后只剩下一片凄涼的蒼白。他緩緩低頭、屈膝、跪下、俯首、顫聲道:

    “陳大師,我錯了!”

    整個蘇家大院,寂靜無聲,所有人屏息的看著這一切。

    只剩下陳凡負手站在那,宛如仙神。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