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第332章 蘇養浩的悔恨

    整個蘇家大院內,所有人都呆呆的看著這一幕。

    彈指之前,陳凡還在寧家、紀家、湯家、薛主任的步步緊逼下,陷入死局。便是李牧臣來都保不住他,隨時會被這幾大家族以重傷他人的罪名,投入監獄,之后各種罪名按上去,陳凡這輩子都別想從牢房中爬出來,甚至可能暗中就死在監獄里。

    但彈指之后,寧成東跪地求饒、湯劍鋒身死、紀家俯首低頭。而薛主任更是縮身在后,閉嘴不言,一副明哲保身的樣子。

    這諸多世家聯手圍攻的局面,竟然被陳凡翻了?

    哪怕是現在,蘇素素和方明德等人,心中還不敢相信。吳州眾人,心中更是簡直像日了狗般。陳凡這是以一人之力,悍然踏翻了中海三大家族和江南大佬啊。今日這一戰若傳出去,這中海和江南還不得沸騰的翻了天?

    你說出去,大家都不會信的。

    一個不滿二十歲的少年,竟然能逼得紀家、寧家、湯家低頭?

    他才十九歲啊,剛剛上大一,大學還未讀完就已經如此了得。等他十年之后,成長起來,這諾大華夏恐怕都任他長袖起舞吧。

    想到這,蘇養浩心中猛的升起一股悔意。

    在蘇素素告訴他,陳凡是江北陳大師時。蘇養浩曾起過一絲,是不是就把小九嫁給他,招他為蘇家女婿的念頭。但這樣一來,就得得罪中海紀家,到底值不值得呢?正在他猶豫的時候,就傳來陳凡打斷寧雨澤四肢,大腦蘇家宴會的事情。

    從那之后,蘇養浩心底就給陳凡判了死刑。

    這等目無尊長、肆意狂傲、妄自尊大、兇殘暴戾之徒,哪能入百年蘇家大門?等到陳凡帶著方瓊登門,指著蘇家眾人鼻子大罵一通,說蘇家是三百年走狗世家。蘇養浩雖然內心承認,陳凡說的有些道理,但他數十年高位養下來的尊嚴,讓他有些惱羞成怒,更是徹底放松蘇正德等人圍攻陳凡。

    本來,他以為,憑借紀家、寧家、湯家、蘇家的能耐,陳凡哪怕再有天大的背景,也要俯首低頭時。但萬萬沒想到,這哪是一個什么江北土梟?這是一頭巨龍啊!

    “陳家有此龍,十年后華夏誰能不知陳家?”

    “蘇家失此龍,我死之后,蘇家還會在嗎?”

    一股濃濃的悔恨涌上心頭,讓蘇養浩幾乎心都在疼痛。若他當時一意孤行,壓服蘇正德等人的反對意見,拒絕老友紀家,這頭真龍現在豈不就是蘇家的東床快婿。

    蘇家接著他的東風,未來在江南第一大家族的位置上屹立數十年都不會倒下。

    想到這,蘇養浩不由長長的嘆息一聲。

    而此時,陳凡看都未看跪下的紀落塵,只是平靜的看向紀守拙道:“我可以繞過紀落塵一命,只是你紀家愿意用換他的性命呢?”

    紀落塵跪在那,聞言臉色再白三分,幾乎如宣紙般。

    他是中海年輕一代的領頭人物,年紀輕輕就憑能力做到上市公司副總的位置,他父親是封疆大吏。但現在,在陳凡口中,卻是隨手可殺的存在。需要紀家花費大價錢去買他的性命。讓紀落塵心中羞憤欲絕,幾欲一頭撞死。

    紀守拙沉默片刻,眼中光芒明滅不定,最后上前幾步,湊到陳凡身前,說了幾句。

    陳凡似是有些詫異,微微歪頭掃了他一眼,然后點點頭:

    “可。”

    紀守拙才長舒一口氣。

    蘇家大院內的眾人都好奇的望眼欲穿,紀家到底付出什么代價?能夠讓這兇殘的江北陳大師,都饒過紀落塵的性命?

    只有站在陳凡身邊的喬洛纓隱約聽清楚,不由暗暗啐了一口:

    “這個老狐貍,真是太狡猾了。”

    不過她也點頭,普通的金錢對陳凡這等人物來說已經完全沒價值。鄭家數百億的家產都在陳凡名下呢。紀家雖然勢力極大,但論金錢卻遠不如寧家湯家。但紀老擁有龐大的人脈,紀家在政界更是能量不俗。

    這些都是陳家所欠缺的。

    紀守拙開出的籌碼,連陳凡都不太愿拒絕,畢竟無論大伯陳政行還是父親陳恪行想要再進一步,都需要紀家的支持。總不能因為這點事,就去找李牧臣吧,人家也不分管這一邊。

    等事情處理完后,瞿秘書似才反應過來。

    他轉頭對身后跟著的黑衣男子道:“交代一下大家,關于陳將軍的身份,屬于國家機密,絕對不許泄露出去。”

    “是,瞿秘書。”黑衣男子嚴肅低頭。

    然后帶著手下,一個個的警告登記在場人士。

    有些人在吳州橫行慣了,還不滿意,你算老幾?連老子說話都要管?但很快就被周圍有見識的人拉住低聲叫道:

    “你瘋了,人家是大內侍衛啊。”

    那人頓時一驚,才反應過來。

    瞿秘書作為中樞特使而來,身邊怎么會不跟隨著中樞警衛局的警衛呢?想到這,頓時乖乖低頭,報出性命。

    薛主任見狀,也立刻讓陪同自己來的省警察廳保衛科的警衛,同樣去警告登記。

    蒼龍少將這種事情,固然瞞不過敵對國家或勢力的調查,但是瞿秘書和薛主任既然在場,那就絕對不能放任消息流傳出去,否則回到老板那里,絕對會被人告個思緒不力的名頭。

    等把侍衛交代下去,瞿秘書走過來,笑道:

    “陳將軍,我還有要事在身,就不多打擾了,這就告辭。”

    “多謝瞿秘書了。”陳凡點點頭,難得露出一絲笑意。

    剛才瞿秘書雖然看似袖手旁觀,但他的存在,就是最大的威懾。逼得寧家紀家乖乖低頭,事后湯家哪怕知道陳凡殺了湯劍鋒又如何?同樣也得跑來向陳凡道歉。

    盡管不靠瞿秘書,陳凡自身能耐也能擺平這些事。

    但那時候,說不定就得動拳頭大開殺戒了。這終究是蘇家壽宴,蘇老爺子從小就疼愛方瓊。陳凡雖然對蘇養浩沒多大好感,但也不愿殺人太多,讓方瓊傷心。

    “有陳將軍這句話,我這趟來的就值了。陳將軍日后若去燕京,我一定拉你喝兩盅。”瞿秘書哈哈大笑。

    說完,他轉頭看向蘇養浩,意味聲長道:

    “老爺子,你們蘇家收了個好女婿啊。切不可耽誤了這段大好姻緣。”

    “謝謝瞿秘書提點,我們一定牢記于心。”蘇養浩連連點頭。蘇正德等人跟在瞿秘書背后,點頭哈腰,如同哈巴狗一般。

    等將瞿秘書送走后,寧成東、紀守拙等人也無顏再待下去,紛紛告辭。倒是薛主任走之前,給陳凡暗自告罪一下,并且鄭重的送上名片,說若有事,打他電話即可。

    陳凡也不愿得罪這位江南大秘,畢竟薛主任只是被人拉來站臺的,從頭到尾未說過什么話。

    這場壽宴匆匆散去,很快蘇家大院只剩下蘇家自己人和方瓊一家。

    “素素、明德啊。是三伯對不起你們啊。”蘇養浩拉著蘇素素、方明德的手,長吁短嘆道。

    “三伯,您說的哪里話。”蘇素素滿臉尷尬。

    但方明德在旁邊,卻紅光滿面,興奮異常。他在蘇家,被人嘲笑了二十年,一直沒抬起頭做人過。今天靠著陳凡這個女婿,終于能挺直腰板站在蘇家眾人身前,看著他們卑躬屈膝了。

    “這次小九的事情,三伯和你幾位伯伯、兄弟一錯再錯,險些釀成大禍。三伯心中,對你們有愧啊。”蘇養浩面帶愧意道。

    蘇養智、蘇正德等人站在他背后,真是滿臉羞紅。

    他們什么時候拿正眼看過蘇養仁這一支和方瓊一家的?結果今天卻要求到蘇素素門上,心中那股恥辱羞愧感直接涌上心頭。

    可是不求不行啊。

    陳凡那尊大佛還佇在那呢。

    盡管有方瓊的關系,陳凡不可能像殺湯劍鋒那樣下狠手。但若不求得他的諒解,以后蘇家在華國高層眼中,恐怕就要徹底邊緣化了。畢竟瞿秘書臨走前已經提點過,你還不聽,自己找死怪誰?

    否則蘇養浩何至于拉下老臉,來求小輩呢?還不是為了蘇家的未來嗎?

    蘇素素既尷尬,又驕傲。

    無論她之前對陳凡什么態度,但陳凡是她的女婿去無法抹殺的。陳凡能逼得蘇家低頭,她心中真是高興之余,還帶著一絲羞愧,畢竟當年她也沒看好陳凡。

    “這個...三伯,你和我說沒什么用,還得看小瓊的啊。”蘇素素對蘇養浩打眼色,目光瞟向站在那邊,似乎有點魂不守舍的少女。

    “對對,小九啊,你來給三叔公祝壽,三叔公還沒感謝你呢。”

    蘇養浩一拍腦門,轉頭對方瓊笑道。

    “啊?”

    方瓊這時似才反應過來,看了看一臉堆笑,有些卑躬屈膝的蘇家眾人。再看向旁邊,束手而立的陳凡,冰雪聰明的她立刻明白過來。

    蘇家是希望她做說客啊。

    少女沉默片刻。

    只是默默走到了陳凡身邊,挽著陳凡的手,一言不發,一副我全聽你的。

    陳凡摸了摸她的小腦袋,笑了笑:

    “要不要去吃湯包啊?”

    “好啊,我還要吃棗泥麻餅和蝦子醬油。”

    兩人就這樣依偎著,慢慢的向門口走去,周圍眾人,無一敢攔,全都畢恭畢敬讓開。而蘇家一眾高層在背后望眼欲穿,只能眼睜睜看他們離開。

    “哎,你們還以為,憑一點親情,就還能把人家挽回來嗎?”蘇養浩直起身,帶著無比悔恨道。“遲了,晚了啊。我蘇家終究錯過了。”

    蘇正德等人滿面羞愧,如喪考批。

    ps:第三更奉上,作者菌繼續去寫第四更,但有些晚,小伙伴們明天起來再看吧o(n_n)o(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