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第335章 銀座會所

    盡管兩人計劃同居,但此時已經年近年關,無論是金陵商學院還是金陵大學的課程都要結束了。于是兩人商量年后再搬到一起去。

    不知不覺,陳凡大一的上學期快過完了。

    “下雪了,2009年到了啊。”

    站在金陵大學女生宿舍樓下,剛剛把方瓊送回去,陳凡望著天上飄落的雪花,一陣恍惚。他在07年夏天重生回來的,到現在差不多有一年半的時間。

    一年半對普通人來說可能比較漫長,但對修行了無數歲月的陳凡而言,只是眨眼的功夫。剛重生回來的時候,他只是個要讀高三的普通學生。現在的陳凡,已經是通玄初期、青帝長生體入門、江北陳大師、蒼龍少將、天榜宗師。

    這整個金陵城的上層社會,幾乎沒幾個不曾聽過他陳凡的大名。

    經過吳州蘇家一役后,陳凡算是真正的名滿江南了。畢竟二十歲的少將實在駭人聽聞,而且他還接把中海寧家、湯家和紀家都踩在腳下,逼得蘇家低頭,省里樓老大都退散。這樣的彪悍人物,簡直像個傳奇一樣。可能見過他的人不多,但陳家陳凡的威名卻在整個金陵流傳。

    陳凡背著手,踩在雪地上,一步步的向回走去。

    隨著數個月的苦修,他最近感覺到修為已經快接近瓶限了。而蒼龍大陣那邊的第一批靈藥,也勉強成熟。到時候收割之后制成丹藥,足以支撐他一口氣突破到通玄中期,并且把青帝長生體凝練的更強大。要知道,青帝長生體是神體,能推進一絲都算了不得的。

    “今年過年,我是回楚州呢?還是留在金陵苦修呢?”

    陳凡正盤算著,回到宿舍后,卻見到齊王孫正坐在宿舍中,一臉陰沉。有一個光頭大漢躬身侍立在床邊,不知在說什么。

    光頭大漢頭上一道蜈蚣疤痕,異常猙獰。

    “老齊,有客人?”

    陳凡微微掃了光頭大漢一眼。

    商學院這邊放假比較早,無論是秋逸倫還是二師兄,都已經回家過年了。但沒想到齊王孫竟然還在。而且陳凡一眼看過去,就發現光頭大漢身上,隱約有一股內勁在流動,赫然是個內勁武者,至少是內勁大成。但看光頭大漢對齊王孫畢恭畢敬的樣子,似乎是齊王孫的手下。

    “少主,雪代小姐已經在銀座會所訂好酒席,您自行考慮吧。請勿讓老爺失望。”光頭大漢對齊王孫一鞠躬,然后起身離去。

    他眼中根本沒有陳凡,就這樣直接擦身而過。

    齊王孫聽到光頭大漢的話后,臉上幾乎結出了一層寒霜,但到最后,只能輕輕長嘆一口氣,勉強對陳凡笑道:

    “老大,你來了。”

    “到底怎么了?有什么難事,和我說一下。”陳凡走到他身邊,拍了拍齊王孫的肩膀。

    “沒什么,家里面的事情。”齊王孫欲言又止,最終還是道:“我之前不知有沒有和你們提過,其實我家里面在我很小的時候,就給我訂了一門親事。”

    “哦?”

    陳凡微微露出一絲好奇的神色。

    盡管他上一世聽過,也知道那女子似乎叫雪代沙,但具體情況,他并不了解。

    齊王孫既然打開話匣了,就不再隱瞞,苦笑道:“我父親叫齊東勝,是東勝集團的董事長,我是他的大兒子。”

    齊東勝這個名字,如給北方的商人聽見,必然要大驚失色。

    這可是在整個北海灣一代聲名卓著的大梟級人物,東勝集團雖然名聲不顯,但其潛勢力之龐大,絲毫不比港島鄭家差多少。齊東勝若愿意,分分鐘能登上華國富豪榜前十。甚至很多傳聞中,北海灣的好幾個港口,以及津門港都有齊東勝的股份。

    齊王孫既然是他的兒子,那就是東勝集團的太子爺。

    不過陳凡顯然沒聽過這名字,只是輕輕哦了聲,表示了解。

    齊王孫見狀,就繼續開口道:“我爸主要在北方跑遠洋貿易的,航線以日韓兩國為主,所以小的時候為我訂的親事,是日國九州島那邊一個大家族雪代家的家主之女,叫雪代沙,非常漂亮。而且年紀輕輕就做到了雪代家家主之位。”

    “這不挺好的嗎?為什么愁眉苦臉的?”陳凡好笑道。

    “老大,那是因為你沒見過她。”齊王孫搖頭苦笑道:“那女人心計之深、心腸之狠、手段之毒辣,都遠遠超乎我們想象的,是個名副其實的蛇蝎美人。否則能憑二十出頭的年齡,就坐上了雪代家家主之位?威震半個九州島地下世界嗎?比起她,還是曉靜比較好,雖然曉靜身份容貌都不如她,但終究放心,不怕隨時被在別后捅一刀。”

    “女人心計再深、手段再毒,終究是要被降服的。你若有降龍伏虎之力,把她死死壓制住,不就行了嘛。”陳凡無所謂的搖頭。

    無論是陸家姐妹、鄭安琪、唐亦菲,都不是省油的燈。尤其唐亦菲能坐到江南地下世界女王的位置,豈能小看?當時她布局在青藤會所圍殺陳凡的時候,顯露出的手腕之高明,決斷之果辣,在男子中都少見。

    可惜這一切,在擁有絕對力量的陳凡面前,都是枉然。

    是龍你得盤著,是虎你得臥著。

    “老大,我若有你那能耐,自然不怕了。可惜”齊王孫長長的嘆息一聲。

    “算了,多大的事情。不就去見個面嘛,你直接當面說清就好,大不了我陪你去一趟。”陳凡拍了拍他的肩膀。

    “謝謝老大。”齊王孫的感激的看了陳凡一眼。

    盡管他不知道陳凡的真正能耐,但憑江北陳大師、港島巨富的身份。有他在,便是雪代沙也不敢過分放肆吧。

    兩人既然決定去,很快就收拾好行程。

    此時,金陵商學院之中已經銀裝素裹,寂寥無人。大部分學生都已經放假回家了,陳凡兩人打著車,向銀座會所趕去

    銀座會所是一個日國商人在金陵江邊開的日國會所。

    里面完全按照日國的傳統裝飾修建,木屋高臺、榻榻米、院內青竹、紙糊窗戶、假山水榭、以及屋檐上掛著的暗紅色燈籠。走進來,仿佛踏入了日國的江戶時代。迎來送往的侍女,全是純正的日國女子,容貌秀美,溫婉動人。

    在穿著華麗和服侍女引導下,兩人緩緩向會所內走去。

    陳凡一邊走,一邊神念掃過整座會所,忽的一愣,眼中流露出一絲玩味。

    盡管已經白雪皚皚,但會所內暖氣充足,所以兩人也不感覺冷。推門而入后,就見到一個清冷的白衣少女,正背對眾人跪坐在那,輕輕泡著茶。盡管只能看到一個背景,但那妖嬈的曲線,和露在和服外欺霜賽雪的玉手,都顯示著女子的絕世。

    而在女子身邊,則跪坐著一位穿著傳統武士服的中年男子。

    男子滿臉肅然,一把武士長刀橫放在雙膝上,他雙手按膝,目光開合之間,有寒光露出。男子目光掃到齊王孫身上,只是微微一頓,然后迅速看向陳凡。見陳凡行走坐臥如普通人般,眼底不由閃過一絲輕蔑。

    在兩人對面,光頭大漢正莊重坐著,見到齊王孫微微點頭。只是對陳凡的到來,似有些詫異。

    “齊君,你終于來了。”

    女子緩緩轉過頭,露出一張清冷絕艷的俏臉。

    “雪代小姐,我是來想告訴你,我們之間的婚約是父輩定下來的。我們既然是成年人,完全可以選擇自主結束這場婚約,而非受到父輩的約束。”

    齊王孫走過去,坐到光頭大漢身邊,迫不及待的道。

    “齊君,你要知道,我們雪代家在九州島已經傳承了一百五十六年,初代家主是九州島的大名,還曾經受過孝明天皇的接見。婚姻在雪代家是非常莊重的誓言,一旦立下,就不能再改變。否則就是羞辱我們雪代家。”

    女子將泡好的清茶,傾倒入小巧的竹杯。一邊倒茶,一邊說道。

    “可是,這都是二十一世紀,咱們未必要遵從那些古老的傳統啊。”齊王孫焦急道。

    “齊君是有喜歡的人了,所以不愿意接受我嗎?”雪代沙目光冰涼的落在齊王孫身上,讓他不由自主的打了個寒顫。

    陳凡發現,自從他們進來后,雪代沙無論說話做事,似乎都處于絕對冷靜的狀態,心境沒有一絲一毫的波動。這個女孩子,竟然似乎天生精神力就非常強大,可以看穿人心般。

    “不是這樣的”齊王孫還想解釋。

    雪代沙已經輕輕拍了拍手。旁邊的木紙門被推開,露出一個女孩的身影。那個女孩被用麻繩綁縛著,繩子從她胸口穿過,到身后打結,然后高高吊了起來。

    “小靜?”

    見到女孩那一刻,齊王孫不由神色狂變。

    那個被吊著的女孩,赫然是已經回家過年的劉曉靜。此時只見劉曉靜嘴中塞著白布,見到齊王孫就嗚嗚掙扎著,眼淚橫流。

    “雪代沙,你什么意思?”

    齊王孫拍案而起,怒目直視雪代沙。

    ps:第二更奉上,作者菌繼續去寫第三更。推薦一本《重生之武神道》,喜歡游戲的小伙伴可以看一下o(n_n)o(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