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第336章 北庭一刀斬

    雪代沙依舊跪坐在蒲團上,纖細白嫩的小手端著竹杯,琥珀色的清茶散發出裊裊清香。她舉止端莊的舉起茶杯,輕柔的遞到齊王孫面前,如同柔順的妻子般道:

    “齊君,請飲茶。”

    “我喝個屁!”

    齊王孫惱怒的一揮手,差點把雪代沙手中的茶杯都打落在地。琥珀色的茶水灑了一半。

    “八格!”端坐在雪代沙身后,穿著武士服的中年男子,臉色一變,憤然起身拔刀。清亮的刀光照的整個房間都為之一寒,一股鋪天蓋地的刀氣迎面而來,吹的齊王孫都不由縮了縮頭。

    “河上君住手。”

    盡管茶杯差點被打落,雪代沙臉上卻沒有一點怒色,反而命令身后的中年男子停手。中年男子聽見后,緩緩把半截刀身插回刀鞘,跪坐于地。只是看向齊王孫的目光,帶著三分怒色。

    命令完后,她目光清冷的看向齊王孫:

    “齊君,你是不準備接受這杯茶了嗎?”

    “雪代沙,你別給我玩這個,我不吃你那套。”齊王孫冷笑道。“立刻把曉靜給我放了,否則我讓你出不了華國。”

    此時的齊王孫目現寒光,滿臉怒容,才真正展現出東勝集團太子的威勢。

    雪代沙眼中反而現出一絲欣賞之色:“齊君,現在的你才像一位北地大梟繼承人的模樣。之前的你,太柔軟、太無力,如同一只綿羊般,只會被虎狼給吞噬掉。”

    “一句話,雪代沙,你放不放人?”

    齊王孫冷哼道。

    華國是他的地盤,盡管不在北方,但他能夠動用的勢力,遠遠超過孤身來到華國的雪代沙。別的不說,單單光頭大漢擁有的戰斗力,齊王孫就非常信任。

    “齊君,你太小瞧雪代家擁有的力量了。”面對齊王孫的怒視,雪代沙從容不迫的端起茶水,一只手掩著,一只手端杯飲茶,面上流露出一絲輕蔑之意。

    “哼,蒙重,把曉靜救下來,敢阻攔者,殺無赦!”

    齊王孫冷笑一聲,一揮手,斷然命令道。

    被稱作蒙重的光頭大漢,此時竟然端坐在榻榻米上,身形紋絲不動,仿佛沒聽到一般。

    “蒙重,你沒聽見我說話嗎?”齊王孫大怒,轉身歷喝道。

    蒙重依舊不動,如同一尊石佛。

    這個他平時如揮指臂的光頭男子,此時一絲一毫起身的意思都沒有。指揮不動蒙重,齊王孫頓時慌了。

    “齊君,現在呢?你還以為自己勝券在握嗎?”雪代沙放下茶杯,眼中流露出玩味的神色。

    “你們這是,串通好的?”齊王孫哪怕再傻,此時也明白了。能夠讓蒙重不聽他指揮的,只有遠在北方的那位齊家大梟。而顯然綁架劉曉靜的事情,他父親點頭了。

    “我爸竟然不幫我,幫一個外人?”

    齊王孫不敢相信。

    哪怕他們父子再怎么鬧矛盾,但也不至于去幫一個日國女人,對付自己兒子吧。

    便是陳凡坐在那,都有些詫異。這一家子鬧得,也厲害了吧。

    “少主,老爺希望你立刻娶了雪代小姐,東勝集團和齊家,現在都需要雪代家的支持。”如同石佛的蒙重,此時緩緩開口道。

    “你們到底什么意思?”齊王孫眉頭緊皺,凝重道。

    他從蒙重的話中,聽出一絲不對了。難道家族之中真出了什么事情,導致齊家現在必須依靠雪代家?可是單單憑富海集團,怎么可能把齊家逼成這樣,東勝可是和富海斗了十幾年了。

    對此,蒙重只是肅然的說出一句:

    “楊擒虎動手了。”

    這句話一出,在場眾人神色都各有不同。陳凡眼睛瞇了瞇,他似乎在哪里看過楊擒虎這個名字。

    “楊擒虎?”齊王孫依舊緊皺眉頭,不解道:“你說的俄國邊界那位東北大佬?我們跑海運,他搞邊境走私,咱們和他井水不犯河水,他至于大老遠從東北跑到我們北海灣嗎?而且他便是動手又怎樣?我們東勝還怕他不成?強龍尚且不壓地頭蛇,何況他還不是強龍呢。”

    “少主,你太小瞧楊擒虎了。他不僅僅是東北邊境的大梟,而且還是一尊位列天榜的武道宗師!”蒙重面色前所未有的凝重的搖頭道。

    “天榜?武道宗師?”齊王孫一愣。

    這兩個名次對他來說太陌生了,他雖然從小就被家族當成繼承人來培養。齊東勝更給他請了許多老師,甚至包括國際心理學的大師來教他微表情。但涉及武道界的就寥寥無幾,畢竟那時候,齊東勝并沒有想到,未來齊家要面對楊擒虎這樣的存在。

    陳凡忽然恍然,他頓時想起來,自己曾經在天榜上面,確實看過楊擒虎的名字。

    ‘似乎,他好像是位列天榜第十二吧。’陳凡微微摸了摸下巴。

    “難道這個楊擒虎比蒙哥你更強?但那又如何?我們齊家常備保鏢幾十個,更不用說跟著我爸的數百個老部下。各種武器齊具,還怕他區區楊擒虎?他總不能帶著大部隊殺入我們東勝吧,國家不會允許他這樣做的。”齊王孫不解道。

    “呵呵,愚蠢!”

    蒙重還沒開口解釋,坐在雪代沙背后的河上齋,用日語咕噥了一句。

    “你有本事直接說,別在背后亂講,我能聽懂日語。”齊王孫頓時一怒,憤然道。

    “我..說..你..太..蠢..了!”河上齋冷笑開口,用著生澀的漢語道:“你根本...不知道...一位武道宗師...有多強大!”

    “不錯,少主,楊擒虎根本不是我們齊家能夠抗衡的。宗師是站在華夏頂點的人物,他們每一個都縱橫無敵。除非有同樣的宗師出手,否則根本沒人能敵過他們。”蒙重一邊說著,眼中露出一絲驚駭。仿佛他曾經見過宗師出手般。

    “那關我和雪代沙結婚什么事?難道我們齊家扛不住,加上他們雪代家就行?”齊王孫不忿道。

    “當然可以。”

    雪代沙傲然的抬起下巴,露出白嫩的雪脖。“我們雪代家供奉著尊貴的北庭川大師。北庭川大師乃是我日國四大劍道宗師之一,若他老人家出手,什么楊擒虎,只會變成一只死老虎。”

    “而我身后這位河上齋先生,就是北庭川大師的得意門徒。有他在,你便是派十個人一百個人來,都傷不到我一絲分毫。”

    雪代沙一說完,背后的北庭川就抬頭挺胸,看著齊王孫的眼中,流露出一絲輕蔑之色。

    “沒錯。現在也只有北庭川大師出手,才能救我齊家。”蒙重點頭附和道。

    齊王孫聞言,頓時心下絕望了。

    他最大的依靠就是齊家,若連齊家都站在雪代沙那邊的話,憑他和劉曉靜一對普通學生,怎么可能是兩大家族的對手?

    齊王孫發自內心的悲憤道:

    “我不明白,你這么漂亮,又年輕貌美,為什么非要盯著我呢?”

    “你別用什么家族婚姻約束來辯解。你既然年紀輕輕就坐上家主之位,這種傳統約束,怎么可能束縛到你。”

    “你很聰明。”

    雪代沙微微一笑,露出妖媚蕩漾的笑容。這背后自然是有原因的。東勝君與我約定,你若娶了我,日后整個齊家的大權,將由我來掌控。”

    “什么?”

    齊王孫勃然變色。

    他固然對齊家大權興致缺缺,但絕對不允許東勝集團落入一個日國女人的手中。到時候他豈不是任雪代沙揉捏?雪代沙根本不是喜歡他,只是把他當做一件工具一樣。無論他是阿貓阿狗,都會嫁給他。這對齊王孫的自信心刺激太大了。

    “好了,齊君,現在輪到你作出決定了,要么娶我,要么她死。”雪代沙面色淡漠的說著。

    “哐當。”

    河上齋緩緩拔出武士長刀,雪亮的刀光,寒氣四溢。

    “嗚嗚。”

    在一旁聽著的劉曉靜,聞言頓時嗚嗚的叫起來,滿面淚流的望向齊王孫。

    齊王孫站在那,雙手緊緊攥拳,指甲深深的刺破了皮膚,他卻一點都沒有察覺。第一次,齊王孫感覺到自己的弱小與無力。當沒有家族支撐的時候,他只是一個普通人罷了。

    “我...我...”

    一邊是黑暗的未來,一邊是戀人的性命。齊王孫嘴唇顫抖著,始終無法說出來。

    “當然是你滾蛋,劉曉靜活。”

    坐在旁邊的陳凡,忽然開口道。

    “什么?”雪代沙眉頭一皺,目光冷冽的看向陳凡。

    齊王孫說話無所謂,但陳凡只是齊王孫的區區侍從,怎么敢在這等場合插嘴?在最重尊卑的日國人眼中,陳凡就是目無尊長。

    “八格。”河上齋滿臉怒容,以閃電般的速度拔出長刀,一道如同匹練般的刀光橫越過數丈空間,當著陳凡頭斬下。

    那刀光將空氣都撕裂,發出呼啦的嘶嘶聲,仿佛連瀑布都能劈開。

    “北庭一刀斬!”

    傳說,北庭川曾以此刀,劈開了十丈瀑布,從而躋身日國四大劍道宗師行列。河上齋這一刀雖然沒有北庭川的厲害,但威勢同樣駭人聽聞。

    “老大小心!”齊王孫臉色狂變,驚呼出來。

    但已經來不及了,這一刀的速度太快,仿佛超越了時間,迎著陳凡斬下。

    河上齋臉上已經露出一絲殘忍的笑容,準備看陳凡這個出言不遜者分尸兩半,鮮血灑滿虛空,他最喜歡一刀把人劈成兩段。雪代沙輕輕搖頭,似在嘆息陳凡自尋死路。劉曉靜更是嚇得整個人都傻了,便是蒙重都面現駭然,震驚于河上齋這一刀的威勢時。只見陳凡微微抬起頭,伸出白玉般的手指,輕輕一彈。

    轟然之間,木室中仿佛有雷霆炸開。

    彈指驚雷。

    ps:第三更奉上,有點晚了,超抱歉的o(n_n)o(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