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第338章 一袖之威

    陳北玄這個名字,齊王孫在港島的時候,曾經聽港島的諸多富豪提起過。陳凡也曾經對他說,有麻煩直接報‘陳北玄’就行。但齊王孫一直沒怎么當回事,畢竟陳凡再強,也僅僅只是個江北龍頭、港島巨富而已。手離北方太遠了,鞭長莫及。

    但今日聽蒙重提起,齊王孫立刻就想到了,難道陳凡,就是蒙重口中那什么天榜第一的陳北玄?但看陳凡的模樣,并不老啊?為什么要叫‘陳老怪’呢?

    “這位小兄弟,不知道閣下是華云峰呢?還是葉南天呢?又或者是陳老怪?”蒙重摸著擦亮的光頭,故作揶揄的道。

    雪代沙在旁邊,心中冷笑。

    華云峰名垂華夏數十年,恐怕都十歲了。陳凡自然不可能是他。葉南天也成名十數年,年齡也對不上號。至于陳北玄,乃是華夏甚至東亞第一強者。那樣如天上神龍一般的大人物,怎么可能出現在銀座會所這樣的小地方,還陪著他們飲茶作樂?

    ‘等等,唐亦菲似乎說過,陳北玄大師在金陵某個學院讀書?而且論年齡的話,也正好是十歲。這個少年似乎就是齊王孫的同學,難道....’

    正想著,雪代沙忽然一愣。

    她抬起頭,正震驚的看向陳凡時。

    “噗嗤!”

    木屋外的池塘中猛的爆起一陣驚天水花,如同炸彈落在水池里。一道身影沖天而起,凌空躍起數米高,然后落在了地上,木板鋪墊的臺階,被硬生生踩出了兩個深深的腳印。

    赫然是之前被打飛出去的河上齋。

    他渾身濕漉漉的,頭發緊緊貼在皮膚上,雙眼如同餓狼般掃向陳凡。

    “八格,我..要..你..死!”

    河上齋滿臉鐵青,眼瞳充滿血絲,心臟雙腳一錯,成八字形,前后交叉,手掌豎起,掌緣鋒利如刀。腳底一踏,轟然之間,整個人由極動化作極靜,向陳凡快速沖來。

    他自從拜入北庭川門下之后,何曾吃過這樣的大虧?頓時怒氣攻心,從水中跳出來,就想殺掉陳凡,以洗刷恥辱和失敗。

    河上齋畢竟是內勁巔峰的大高手。日國武道,不但兼修了華夏的內勁,而且注重錘煉肉身和武技。有些武技的爆發力及其強大,甚至殺傷力在一時之間足以超越華國武道。類似于刺客的一擊必殺之術。河上齋此時就施展出這樣的法門。

    通過秘術催動后。

    河上齋的每個穴竅、經脈、血肉之中都爆發出前所未有的力量,心臟劇烈跳動,向全身輸送巨量的血液。他瞬間渾身青筋虬結,肌肉鼓起。濕漉漉的衣服都被綻開。而河上齋已經如同火車頭般轟隆隆沖過來,以掌作刀再次施展出‘北庭一刀斬’。他雖然手中無刀,但這一劈之下,仿佛連空間都劈成兩半。

    木質地板上面,竟然現出一道淺淺的刀痕。

    河上齋這一記手刀,已經隱約觸摸到內勁外放的大門,幾乎踏進了半步化境。

    “等等,河上君,他是....”

    雪代沙俏臉失色,就要開口提醒時。

    “找死。”

    陳凡已經微微皺眉,袖袍一揮,如拍蒼蠅般甩了出去。

    “轟隆!”

    這一次,陳凡再無留手。一股洪天巨力就釋放出去,這股無形巨力,仿佛巨靈神舞動手掌,橫推出去,最前方的木質墻壁直接被凌空拍成木屑。然后走廊、臺階、木柱,統統被拍成粉碎。無形巨力一直延伸道池塘邊,便是假山在這股距離之下,都為之撼動。

    在這股如同推土機般的恐怖的力量面前,河上齋首當其沖,直接化作了肉末,整個人都拍的粉碎,找不到一點痕跡。

    全場死寂。

    雪代沙、蒙重、齊王孫、劉曉靜,已經眾多聽到動靜,從四周趕來的雪代家手下,此時都目瞪口呆,看著這一幕。

    就仿佛有一輛重型卡車,撞破了墻壁,然后連續撞毀了花壇、木柱、臺階、擺飾,最后撞在了假山上面一樣。從陳凡腳下,一直延續到水潭中,整整二三十米的地方,似被臺風過境犁了一遍。

    一袖之威,竟至如斯?

    “啪嗒。”

    那些沖過來的雪代沙手下,從最前面開始,一個個雙膝一軟,跪倒在地,恭敬的五體投地,如同祭拜神明。

    這樣的力量,在他們想象中,只有神明才就別。

    就坐在陳凡身前,距離他揮袖不過一米的雪代沙,更是渾身都顫抖了起來。剛才陳凡只要稍微偏一米,就會把她如同雪娃娃般拍成一堆粉末。這種彈指之間,如同拍蒼蠅般左右人生死的力量,讓雪代沙發自內心的恐懼而顫栗。

    就好像當你與車禍擦肩而過時,心臟會劇烈跳動般,雪代沙同樣如此。

    而光頭大漢蒙重已經嘴張的大大,合都合不起來:

    “這...這...這?”

    便是他曾經見過的化境宗師,都沒有這般恐怖,能夠一揮之間,造成如此巨大的破壞力,內勁外放三十米外的,整個華夏宗師中都屈指可數。

    而有如此年齡,如此能耐,又恰巧在金陵的。顯然只有一位。

    “你剛才問我是誰,現在你知道了嗎?”陳凡收回手,轉頭目光淡然的掃向蒙重。

    蒙重一個激靈,如同冷水潑下,瞬間整個人都似彈簧般蹦了起來,身體畢恭畢敬的弓成九十度對陳凡鞠躬道:

    “晚輩蒙重,拜見北玄宗師!”

    直面這位威震華夏的天榜大宗師時,蒙重只覺的冷汗都從背后冒了出來。他只是個內勁大成的普通武者啊,在陳北玄這樣的宗師面前,根本無還手余地。河上齋明顯要比他強得多,都擋不住陳凡一袖之威,更何況他蒙重呢?

    宗師不可辱啊,誰知道陳宗師會不會計較之前的話,一巴掌把他拍死?

    想到這,蒙重越發恭敬,光頭幾乎要抵到地上,他卻不敢抬起分毫。

    “回去告訴楊擒虎,就說齊家我保了。至于老齊的婚事,由他自行決定。”陳凡淡淡說道。

    “是,陳宗師。”蒙重低頭應著,根本不敢正面看陳凡。

    “老齊,你帶曉靜和他回去吧。。”

    交代完后,陳凡背對齊王孫揮揮手。

    齊王孫目光復雜的看了陳凡一樣,就默默的摟著嚇呆的劉曉靜,陪著蒙重離去。他知道陳凡很強,也知道陳凡有些神通法術,但他自思自己也是東勝集團的太子爺,北地大梟的繼承人。未來未必比江北陳大師、鄭氏董事長差多少。可今日這一袖之威,如同神靈般,徹底驚住了齊王孫。

    也讓齊王孫明白,他與陳凡的差距是何等之大。

    不是什么普通人與百億富豪的差距,而是凡人與仙人的差距。武道到了陳凡的境界,與神仙又有什么兩樣呢?

    想到這,齊王孫滿嘴苦澀,甚至擺脫雪代沙,救回劉曉靜都無法讓他有一絲喜悅。看著原先相差無幾的朋友,卻化作九天之上的仙佛。他只覺心中空空淡淡,五味陳雜。

    蒙重一直低著頭,恭敬的出了銀座會所,并且走出數百米外,才長長舒了口氣:

    “我的天,剛才真是在生死邊緣走一回啊。”

    他扭頭,見到齊王孫一臉復雜的神色,不由心下明白,長嘆一聲拍拍齊王孫肩膀道:“少主,你別想太多,陳宗師與我們,不是一個層面的人物,你能夠結識到陳宗師,已經是你的大運,齊家之福了。這華夏,不知有多少人,連拜見陳宗師一面都不得。”

    齊王孫勉強擠出一絲笑意,關心道:

    “我們這次算徹底得罪雪代家了,那楊擒虎那邊....”

    “什么狗屁楊擒虎。”蒙重不屑的噴了口氣。“有天榜第一的陳老怪發話,他楊擒虎不乖乖夾著尾巴跑回東北去,只要敢動我齊家一根汗毛。陸天風、雷千絕、陰魂修斯、樸景煥就是他的前車之鑒。”

    “陳宗師自崛起以來,殺過的宗師,恐怕比他楊擒虎見過的都要多。他區區一個天榜第十二,哪有膽量敢違背陳宗師的命令。”

    “這樣嗎?”看著蒙重絲毫不擔心的樣子,齊王孫暗暗舒了口氣,但心中的失落更重了。在蒙重口中,楊擒虎仿佛隨時被陳凡一巴掌拍死般,但就是這個楊擒虎,卻把諾大的東勝集團和齊家,逼到了死境。讓他那位縱橫北方數十年的大梟父親,不得不求助于雪代家,甚至出讓家族未來的權力。

    那他與陳凡之間的差距,到底有多大呢?

    齊王孫已經不愿去想了,只是緊緊抱住劉曉靜,腳步沉重的跟著蒙重而去。

    而此時,銀座會所內,陳凡正悠然的看向雪代沙:

    “你知道,在你出言不遜后,我為什么還留你一條性命嗎?”

    雪代沙聞言,**一抖,俏臉慘白如紙。然后趕緊畏懼的拜道在地,顫著聲音道:“陳北玄大人....只要您愿意饒我一條性命....我愿意把一切奉獻給您...從今以后....您就是我至高無上的主人。”

    清冷絕艷的女子柔順的跪伏于地,任人生殺予奪。任何一個男人此時都應該心理極大滿足才對,但陳凡眼中卻一片淡漠。

    “哼,我留你不是為了這個。”他神色凝重的沖雪代沙遙遙一抓,爆喝一聲:

    “出來!”

    ps:第二更奉上,作者菌繼續去寫第三更o(n_n)o(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