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第342章 前往日國

    2009年1月,中海市國際機場內。

    此時,由于臨近年關,所以人流量非常多。無論是從國外回國過春節的,還是出國旅游的都擁擠在一起,由于從金陵沒有直飛福岡市的飛機,陳凡和雪代沙兩人直接坐車到了中海,從中海國際機場乘班機。

    “你好,請讓一下。”

    陳凡與雪代沙訂的是頭等艙,所以空間非常寬裕,陳凡很容易找到了自己的座位。

    與他鄰座的,是一對青年那女。男子約莫有三十歲,帶著金絲邊眼鏡,穿著西服,一副企業高管,商業精英的模樣。而女子則穿著時尚俏麗,戴著墨鏡,披肩長發,身材非常火爆。尤其是是一雙穿著韓式緊身牛仔褲的大腿,又細又長,都伸到走道之中,攔住了陳凡的去路。

    聽到陳凡的聲音,女子抬頭掃了陳凡一眼,頓時眼睛一亮。

    此時的陳凡,并沒有改變容貌,顯露的是陳北玄的模樣。此去日國,恐怕免不了連番大戰,甚至可能驚動日國政府,陳凡干脆就不遮擋容貌,直接宣告日國,這一切都是陳北玄做的。

    “好的。”

    女孩露出一絲甜美的笑容,趕緊將自己伸在走道中的長腿,收了回來。

    見到這一幕,那公司精英眼中露出不悅神。不過他沒有多說什么。很快,陳凡坐下后,雪代沙也緊跟著坐到了他對面。

    看到兩人似乎是一起的,尤其陳凡俊美帥氣,雪代沙容貌清麗絕艷,長腿美女眼中頓時閃過一些失落。

    在美艷空姐的提醒聲中,飛機很快就起飛了。

    陳凡坐在那,閉目養神,回顧之前增長的修為。通玄初期和中期,是兩個概念。踏入通玄中期之后,不僅僅是修為的暴漲,同時對各種神通法術的運用也越加成熟,并且以陳凡此時的修為,已經可以勉強動用幾種大型道法了。

    那些大型道法雖然發動比較慢,但威力之大,不遜于現代武器。雖然不能用來爭斗,但若與軍隊正面碰撞,一定會讓日國的軍隊吃個大虧。更不用說,青帝長生體的進步,才是最大的收獲。

    以前的青帝長生體,只是剛剛入門,便是催動破音障,都有些承受不住。現在的青帝長生體,向著琉璃小成前進了一大截,不僅僅肉身破音障已經可以做普通手段了,肉身強度更加變態,便是大炮擊中陳凡,都未必能殺死他。普通子彈只是給他撓癢癢的。

    “我既然破掉了那只鬼神的分身,它必然有所感應。聽雪代沙所言,雪代家與那左須神社的大本營都在福岡市,我只要一到,必然有天羅地網等著我。甚至可能有日國的警察甚至軍隊。”陳凡的手指在扶手上慢慢敲擊。

    區區鬼神,他根本不懼怕。更不用說是一個虛弱的鬼神。

    但這個鬼神存活了上百年,在日國可謂根深蒂固,如雪代家這樣的手下,誰知道還有多少?到時候恐怕不僅要與這只鬼神為敵,同樣還得九州島的大家族、財閥甚至日國政府發生沖突。陳凡為了保險,還是突破修為后再前來。

    并且當時他也距離通玄中期只有臨門一腳,水到渠成。

    如今修為突破,尤其肉身越發強大,對抗現代武器,陳凡也有幾分把握了。

    他正思量著,旁邊忽然傳來一個清脆的女聲:“您好,我叫艾靜琪,是中海人,你也是去福岡市旅游的嗎?”

    陳凡睜開眼,就見鄰座的時尚女子,正笑語盈盈的看過來,她一雙被緊身牛仔褲包裹的修長的,正伸得筆直,長的驚心動魄,如同模特般。

    “陳北玄,金陵人。”陳凡淡淡的答著。

    見陳凡態度有點淡,艾靜琪笑容微微一澀,不過她天性開朗活潑,并沒有在,反而悄悄湊過小腦袋,湊到陳凡耳邊道:

    “對面那個大美女,是女朋友嗎?”

    她說話的時候,呼氣撲在陳凡的耳朵上,吐氣如蘭。這種距離對陌生人已經顯得有些親密了。

    那三十歲的白領精英,本來就對艾靜琪和陳凡搭訕有些不悅,見狀后,再也無法忍受,沉著臉叫了聲:

    “小琪!”

    “干嘛,是你死皮賴臉跟著要來的,我和人問個話都不行啊。”艾靜琪翻了翻白眼,哼哼道。“還有,我們不熟,別叫我小琪。”

    白領精英頓時滿臉尷尬,不再說話,只是看著陳凡的態度越發不善。

    陳凡看了看,隱約明白兩者關系,估計男的喜歡女孩,但女子對他不太感冒。不過這種事,他懶得理會,就皺眉道:

    “不是,她是奴仆。”

    “奴仆?”艾靜琪頓時愣住了。

    無論是情人、小三、二奶、老婆等等,她都能理解,但奴仆這是什么意思?這都什么年代了?21世紀,什么時候有奴仆這東西?

    “現代社會,哪還有什么奴仆啊?以為是菲傭嗎?吹牛。”白領精英在一旁冷笑道。

    “任昊,你不說話,沒人當你是啞巴。”艾靜琪不悅的掃了他一眼。任昊被憋得,滿臉羞紅,但又不能對心中女神發火,只能憤然看向陳凡,等他解釋。

    “我是陳君的仆人。”坐在對面的雪代沙冷冷的說道。

    她氣質本就非常清冷,容貌絕艷,今天又穿著一身白束腰風衣、緊身長褲,棕小牛皮靴。頓時承托的氣質越發冷艷。

    這樣一個冰山大美女,卻開口說是別人的奴仆,簡直太讓人驚訝了。

    “啊?你是日國人?”艾靜琪迅速捕捉到雪代沙話中的關鍵,一般只有日國人,才會用君桑這樣的字作為稱呼時的名稱后綴。

    一個日國大美女,卻自稱是陳凡的仆人,這太讓人驚訝了。

    想到這,艾靜琪好奇的眨巴著大眼睛,在陳凡和雪代沙之間,迅速晃蕩,猜測著兩人之間的關系。而任昊見雪代沙都開口承認了,頓時面一僵,眼中更閃過一絲嫉妒神。但他還是嘴硬道:“主人、仆人,誰知道是不是在玩s.戲啊。”

    不過這次他沒敢大聲說,只敢在嘴里咕噥著。

    陳凡還沒有什么反應,雪代沙已經目光一冷,緊緊的看著他道:“你若再敢說一句對主人不敬的話,我就把你扔下飛機,你信不信?”

    她雖然只是普通人,但曾經久居大位,執掌著半個九州島地下世界。那種生殺予奪的氣息一露出來,頓時把任昊嚇得頭縮了縮,不敢再說話。不過眼中的怨恨更濃。

    “這位小妹妹,可以問一下,你為什么稱呼陳先生為主人呢?”

    艾靜琪如好奇寶寶的在旁邊問道。

    “因為主人很強大,救了我的性命,所以我發誓余生就追隨主人。”雪代沙美眸落在陳凡身上,滿眼都是崇敬之。

    一開始,她只是對陳凡畏懼才臨時說的,但從陳凡一袖天來、滅殺鬼神分身、帶她進青龍大陣后。雪代沙已經對陳凡敬若神明。

    駕馭真龍,分開云海,居住與仙山樓閣中的人,不是神仙是什么?

    “啊?”艾靜琪聽得滿眼放光。

    這怎么感覺像偶像劇中的劇情,女主被男主所救,以身相許,以奴仆自居。男主表面冷淡,其實內心火熱,白天裝淡定,晚上就床上不要不要的典型的霸道總裁的故事啊。

    尤其陳凡如此高冷,看著就像位霸道總裁。

    她一路追問著,雖然雪代沙和陳凡都性格清冷,不喜多言,但艾曉琪還津津有味的說著,大部分都是她再說,陳凡只是偶爾回一句,但還是大致了解到。

    艾靜琪被家里面逼著相親,不堪其擾,決定跑來日國九州島旅游散心。女孩對日國的神話傳說,尤其是神道教非常感興趣,聽說福岡這邊有好多座神秘的神社,所以特地來探秘。

    結果相親對象,那個任昊也追來了,她自然更煩惱了,偏偏家中逼著,還不能甩掉任昊。

    臨下飛機后,艾靜琪還戀戀不舍的拉著陳凡與雪代沙道:“你們也是來旅游的嗎?我們什么時候有機會再見面?要不留個電話。”

    “有緣會見的。”

    陳凡擺了擺手,帶著雪代沙負手而去。

    艾靜琪在后面看著,滿臉失落,旁邊的任昊控制不住心中的嫉妒道:“什么玩意啊,不就長的帥一點嘛。還什么主人奴仆?我看他們就是在吹牛啊。現代社會,哪有那種玩意?不怕被警察以違背人權罪抓起來嗎?”

    “哼,你懂什么。”

    艾靜琪斜眼白了他一眼。只覺任昊比起陳凡來,差太遠了。越對比越顯得不堪入目

    09年的日國,雖然不是十年代如日中天的時候,但此時經濟發展遠在華國之上,福岡市無論是城市建設、環境、經濟都比華國同等大城市好得多。走在大街上,都能感覺兩邊街道非常干凈。

    “主人,我們需要去入住酒店嗎?”

    雪代沙在旁邊恭敬道。

    “不用了,他們已經來了。”

    陳凡氣定神閑,隨口答道。

    “他們?”雪代沙一愣,還沒反應過來,一座黑奔馳越野車就橫沖直撞而來,噶然停在了兩人面前,從中走下一個穿著黑西服,氣息猙獰的青年男子:

    “我的妹妹,你回國,怎么不通知家族一聲?”

    男子一邊說著,一邊不懷好意的打量著兩人,背后站著一圈穿著西服的彪形壯漢。

    ps:第三更奉上,有點遲了,超抱歉呢onno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