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第343章 殺進雪代家

    雪代家在九州島傳承了一百五十年,祖上曾是北九州地區的大名,這樣一個龐大的家族,枝葉繁茂,子弟眾多。雪代沙以弱冠女齡執掌整個雪代家,不知道激起了多少男性繼承人的憤怒與敵視,尤其還是在日國這種比較保守的國家。

    日國的女性地位較為低下,無論是政界還是商界,都鮮少有女子躋身高位者。別的國家經常聽說有女總統、女首相的,但日國從來沒聽說過,出個女大臣都是非常罕見。

    雪代沙如果不是有老家主與北庭川力挺,早就被她的那些兄弟姐妹、叔叔伯伯們趕下臺去了。以前雪代沙是以為爺爺偏愛自己,相信自己的能力,現在明白過來,頓時知道原來爺爺是看在背后左須神社的面子上,而且知道自己活不了多久,雪代家的大權不會一直把持在她手中。

    雪代沙明白這個道理,但其他人不懂啊。他們聽到老家主下令搜捕雪代沙的消息后,欣喜欲狂。在福岡市和北九州市的各大機場布下天羅地網,雪代沙一降落,離不遠處的雪代康夫就接到消息,帶著手下匆匆趕了過來。

    “康夫,你這是要做什么?”

    雪代沙眉頭一皺,秀眉怒豎,一股家主的威嚴就撲面而來。

    “我的好妹妹,你以為你還是雪代家家主嗎?爺爺已經下令把你捉拿回去了。乖乖的跟我走吧。”雪代康夫冷笑道。“否則的話,就別怪我這些手下冒犯前任家主威儀了。”

    他一說完,身后站著的一圈黑衣壯漢,都不懷好意的摩拳擦掌,躍躍欲試。

    雪代沙可是整個家族中的大美人,又是前任家主。抓捕過程中,他們乘機摸個小臉、拍下、撕扯下衣服,豈不美滋滋?

    “你敢!”雪代沙大怒。

    她從小到大,一直是雪代家的公主,什么時候,雪代康夫這個平時見她唯唯諾諾的家伙,也敢騎到她頭上了?

    “我為什么不敢!”雪代康夫哈哈大笑:“你犯下大錯,觸怒了爺爺和北庭川大師。況且河上齋又不在,就憑你身邊這個華國小白臉,還敢反....”

    他話還未說完,旁邊突然傳來一個冷冽的聲音:

    “找死。”

    眾人只看到陳凡身形微微一晃,幾乎沒有動般。但雪代康夫已經整個人被陳凡一巴掌,凌空抽飛了出去。

    陳凡的力量何等強大的,他哪怕只用了一分力,也不是雪代康夫這種普通人能夠抵抗的。雪代康夫的腦袋,被硬生生抽扁了,臉頰骨被拍的粉碎,深深凹了進去,從側面看,就仿佛他整個腦袋被擠壓成長條形般。

    “啪嗒。”

    雪代康夫的身體落在了七八米外的街道上。

    這位雪代家的嫡系子弟,執掌者小半個福岡市地下世界的老大,就這樣被陳凡一巴掌拍死了。

    “這!”

    跟著雪代康夫來的十幾個手下,都腰間鼓鼓的,顯然帶著各種槍械,但他們都不敢置信的看著這一幕。人的頭骨是最硬的,能夠把人頭骨都抽成這樣,陳凡的力量得有多大?

    “主人,您懂日語?”

    雪代沙也驚呆了。

    雪代康夫與她的對話,可一直都是用日語說的,她本以為陳凡聽不懂,沒想到陳凡竟然能聽懂。然后雪代康夫就毫無疑問的悲劇了。

    “對于一位修仙者來說,掌握一門語言太簡單了。”

    陳凡緩緩的開口。

    第一字時,他還有點生澀,但說到后面,已經極為流暢,如同旅居日國數十年的老人般。

    陳凡來之前,就把日語詞典翻過來。在筑基期的時候,他就有了過目不忘之能。現在更是用神念一掃,這些資料名詞就全部記在腦海中,再對應著語音學習一下,他坐在飛機上的半天之內就掌握了一門語言。

    陳凡說完后,扭頭看向那些目光呆滯的黑衣壯漢:“雪代家就派來這群廢物,太小看我了吧。”

    他隨手一揮,捏動法訣,放出十數道風刃,就把那些黑衣壯漢盡數切成了數段。踏入通玄期之后,各種小型法術對陳凡來說,幾乎信手拈來。他以術法空氣,凝練成的堅韌風刃,足以斬斷鋼鐵,這些普通人哪能扛得住,瞬間就如同切肉般被斬成幾屆,尸橫遍地。

    這些持著各種槍械的雪代家精銳們,連出手的機會都沒有,就被陳凡隨手斬殺。

    “主人。”

    見到這一幕,便是雪代沙都俏臉微變。來到日國,脫去拘束的陳凡,才逐漸展現出一位修仙者的冷漠心性。在華國,他絕對不會這樣一言不合,就動輒殺十幾人。

    “雪代家既然已經開始抓捕你,代表著那個左須神已經感應到分身被我抓到,并且傳下命令了。我們直接去雪代家,先把抓到你爺爺,問清楚左須神的虛實,再登門拜訪。”

    陳凡一邊說著,一邊彈出幾個火球,將地上的尸體盡數燒毀。但血跡卻沒法清理掉,地面上全是一塊塊巨大的黑斑,如同屠宰場般。

    “走吧,希望你拿駕照了。”

    陳凡背著手,向雪代康夫等人留下的奔馳越野車走去。雪代沙敬畏的跟在他身后。如果說她之前對陳凡是崇敬,那現在卻升起無比敬畏之心,原先還有一些小心思,此時卻再也不敢亂想。

    坐在奔馳越野車中,扛著雪代沙手忙腳亂的在駕駛座上,笨手笨腳的點火、踩油門、開動車,搖搖晃晃的向前去。

    陳凡微微閉上眼,暗暗思索。

    盡管論經濟,日國是與華國相差無幾的大國。但陳凡對日國的敬畏之心,卻遠不如華國。這歸根到底,在于日國的軍事力量非常薄弱。

    日國是二戰的戰敗國,不允許擁有軍隊,只有自衛隊。自衛隊的總人數,才25萬人,其中陸軍15萬,海空軍10萬,還包括眾多的文職人員。不過15萬的陸軍,灑落在偌大的日國,就像沸水潑湯一樣,根本不起作用。

    想要防住陳凡這樣的超級強者,至少得調動數萬以上的軍隊圍追堵截才行,日國哪有這個能耐?相比之下,華國雖然經濟差不多,但卻擁有兩百萬常備軍隊,龐大的預備役,以及眾多重型武器。陳凡對華國的敬畏之心,要遠比日國大的多。更不用說,他的父母親人都在華國,這也是一重顧忌。

    ‘唯一需要注意的,就是盡量不要觸碰到駐扎在日國的美軍,他們是日國乃至整個地球上最強大的武力,我現在的能耐,還不足以與他們抗衡。不過駐日美軍輕易不會出動,日國不到萬不得已,也不會請動他們的。’

    陳凡手指在扶手上,輕敲著,靜靜思量。

    雪代沙盡管開始笨手笨腳,但很快開動起來后,就漸漸熟練。越野車一直向福岡市外開去,雪代家的駐地,就在福岡市郊區的一個小村落中。

    就在陳凡與雪代沙駕車而來時,雪代家的深處,眾多雪代家的高層齊聚于此,正在激烈討論著。

    “康夫剛剛從機場那傳來消息,他們的手下看到雪代沙出現在機場。康夫說他會把雪代沙那個叛徒抓捕回來的。”

    一個下屬俯首于地,報告道。

    在這座木屋中,坐在最上首的,是一位年近九旬的枯瘦老者。老者頭發稀疏,牙齒盡數脫落了,但他坐在上面,卻讓這個房間內,無人敢有一絲異動。尤其是面對老者那雙閃耀著智慧的眼睛時,無論是誰,都會充滿敬畏。

    這就是雪代家的真正靈魂人物,雪代千雄,雪代沙的爺爺。

    而在老者身旁,則有一位穿著素色武士服的中年男子。男子閉目跪坐,一把老舊的武士刀橫在他膝蓋上。盡管男子看著很落魄的樣子,但在場眾人卻沒有一人敢無視他的存在。因為他是北庭川,整個九州島威名最盛的劍道大師,雪代家就是依靠著他,才能穩坐九州島第一大家族的位置。

    “康夫做的很好,命令他,一定要把那個叛徒帶回來。”雪代千雄緩緩的開口道。

    “是!”下屬恭敬叩首。

    他正要退下時,旁邊的北庭川突然睜開眼,目光如劍道:“慢著,消息有沒有說,雪代沙身邊跟著什么人?”

    “這個...好像康夫說,確實有一個華國青年和雪代沙一起。”下屬略帶遲疑道。

    “怎么了,北庭川大人。”雪代千雄疑惑道。

    “左須神社傳來的消息,能夠滅掉那位大人分身的,必然是華國了不得的大陰陽師、大真人。雪代沙既然回來,她就不可能單獨過來,只是....”北庭川微微皺眉。“怎么會是個年輕人呢?修煉到大陰陽師的境界,至少也在五十歲開外了吧,一個年輕人,哪怕武道術法再強,能強到什么地方?難道我想錯了?”

    “北庭川大人,等康夫把他們抓捕來的時候,您親自問一下就是。”

    雪代千雄淡淡的笑道。

    他對雪代康夫充滿信心,因為雪代康夫的手下,可是帶著各種槍械的。便是劍道高手也無法抗衡是十幾個全副武裝的槍手。

    他正說著,遠處忽然傳來一聲驚天動地的巨響,木室內眾人正疑惑時,門口突然有個侍衛慌張的沖進來:

    “家主,有人大進來了!”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