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第348章 左須神社

    “紫藤忍族?他們是忍者嗎?”

    陳凡饒有興趣的看著空中被控制住的侏儒男子。這個侏儒男子剛才潛伏在巖石上面,幾乎與巖石融合為一體,無論是心臟、脈搏、氣息都非常微弱。正常武者幾乎無法感應到。甚至普通宗師若是從這里路過,估計就會被他蒙蔽住了。

    而且陳凡甚至能感應到,這個侏儒男子身上有一股土系能量,絲毫不比牧樹人杰森差多少,類似于土系超凡者,這才是讓他躲藏在巖石中的主要手段。

    可是陳凡的神念如同水銀瀉地般,無孔不入。任何生命在他的神念領域中,都如同燭火一般鮮明。這些忍者怎么可能瞞不過他呢?

    “我一路行來,那些在后面跟蹤的,都是你的同輩吧。”陳凡問道。

    侏儒男子不答,只是目光冷冽的看著陳凡,如同看著死人般。

    “主人,忍者都是死士,他們哪怕死也不會透露雇主信息的。”雪代沙低頭輕聲道。

    “是嗎?那就去死吧。”陳凡隨手一揮,龐大的力量就猛的把侏儒男子壓為碎片,凌空爆成一團血霧。他在招來一陣風把血霧吹散后,頓時世間仿佛不存在侏儒男子般。

    哪怕不是第一次見到殺人,雪代沙都心中一顫,為陳凡隨手泯滅生命的淡漠而震懾。

    她始終在懷疑,自己這位主人到底是人還是神,他視眾生仿佛如同螻蟻一般。

    “忍者雖然早就消聲覓跡,但只是普通人不知道而已,其實依舊存在著。紫藤一族是九州島最大的忍者家族。傳說他們的家主,是一個無比妖媚的女子,被稱作‘紫姬’。紫姬曾經暗殺過三井財團的上一任總裁,所以聲名大噪,據說她不遜于血骷髏、暗影等頂級殺手組織的殺手之王。”雪代沙詳細的說著。

    陳凡對此,只是輕哼一聲。

    他在通玄初期時,殺黑蝮蛇就如殺雞一般。何況現在已經踏入通玄中期呢。那個紫姬膽敢出現,陳凡隨手就能拍死,可惜她只派了一些手下跟蹤著,面對這些小嘍啰,陳凡連出手的欲.望都沒有。

    “主人,您別小瞧了忍者。忍者與武士不同,他們純粹為殺人而生,下毒、陷阱、欺騙、暗殺、等等。無孔不入,每個忍者都是一位暗殺大師。尤其現代許多神經毒素和生物毒素,便是一千頭大象都能毒死。那位三井財團的總裁,就是死于毒殺的。”雪代沙猶豫一下,還是開口說道。

    她曾經當任過雪代家家主,對紫藤忍族,充滿了敬畏之心。

    “嗯。”

    陳凡眼皮抬了抬,不置可否。

    他也許畏懼現代大型武器,但毒素對他來說卻不算什么。因為青帝長生體入門之后,陳凡嚴格意義上來說,已經不算是純粹的人類,而是半元氣生命。部分身體都是由無比凝聚的元氣組成。

    對于陳凡而言,所有針對生命的毒素,幾乎都不再有效了。

    修仙之路,就是進化之旅,越前行,就向更高層次進化。

    “走吧,既然他們已經發現我們了,那就直接登山,去會會那位左須神。”陳凡背著手,先阿蘇山走去。

    雪代沙趕緊跟上。

    阿蘇山由五座活火山組成,在這五座火山之外,則有大大小小的山峰林立。左須神社就位于其中一座幽靜的山峰上。

    上山的小道上面,游人絡繹不絕,還有不少來祭拜的信徒。

    “左須神雖然是鬼神,但經常顯靈,所以周圍的居住民對左須神非常敬畏的。”雪代沙介紹著。兩人俊男美女,穿著悠閑,就像一對小情侶來旅游般。

    陳凡抬頭,往山頂望去。

    在雪代沙看來,這是一座數百米高的普通山峰,只是周圍比較幽靜,綠蔭密布,山林深深罷了。但在陳凡眼里,那座位于山頂的神社,籠罩在一團巨大的黑霧中。

    黑霧里面有鬼哭狼嚎一般的聲音。

    這條前往神社的道路,就像通往地獄之門般。

    “主人,我聽到不少傳言,說經常有漂亮女子去神社游覽,然后就莫名其妙失蹤了。傳聞是被左須神看上,擄走了。我以前以為都是謠言,現在看來,可能是真的。”雪代沙小聲說著。

    從左須神拿她當分身來看,這絕對是一位偏邪惡的鬼神。

    “什么嘛,你別亂說,我看這神社好好地啊。”一個男子的聲音忽然插了進來。

    這個聲音竟然是中文,雪代沙頓時一愣。她和陳凡在一起,都盡量說中文,反正無論日文中文,陳凡都能聽懂。但沒想到,這里竟然也有華國人。

    她抬頭看去,頓時見到一對男女正從山上走下來。

    男子年近三十,戴著金絲邊眼鏡,一副商業精英的模樣。女子的身材高挑,長發飄揚,臉上戴著大墨鏡。尤其一雙又細又長的美.腿,讓人一見過后就難以忘記。

    正是陳凡在飛機上遇見的艾靜琪與她的追求者任昊。

    “是你們啊,我們又見面了。”

    艾靜琪眨巴著大眼睛,看著陳凡,驚喜的叫道。

    “好巧。”

    對此,陳凡也點點頭。九州島很大,是日國第三大島,相當于小半個江南省,上面居住著一千多萬人口。但沒想到,竟然在這里會遇見艾靜琪。

    “你們剛從上面下來嗎?”陳凡問道。

    “是啊,我們聽說這里的神社很靈的,所以特地來參觀一下。可惜今天突然封社了,據說神社內要舉行什么大型法事,迎接客人,我們就只好下來了。”艾靜琪有些懊惱道。

    艾靜琪說著,看向陳凡道:“你們兩人不會也想上去參觀吧,都封社了。我們要不一起下山去,我聽說有一家露天溫泉超棒的,是引自活火山中的天然地下泉水,里面很多礦物質,對身體很好的。”

    “不用了,他們是在迎接我。”陳凡露出一絲意味聲長的笑容,看了神社一眼。然后扭頭對艾靜琪道:“看在相識一場,你離這有多遠就走多遠,不要回來了。”

    說完,陳凡背著手,繼續向山頂走去。

    雪代沙也匆匆跟上。

    只留下艾靜琪和任昊兩人愣愣的站在山道上。

    “這家伙是傻瓜吧,都告訴他人家神社封社了,怎么還往上走?還什么迎接他的?難道他自以為自己是什么大人物不成?”任昊嗤笑出來。

    艾靜琪卻罕見的沒有說話。

    陳凡那一眼,看得她心驚肉跳,讓她感覺總有什么大事要發生了。

    艾靜琪雖然是普通人,但從小直覺就很靈。有一次過馬路時,她本來要直接過,但忽的心悸,猶豫了一下,結果一輛大卡車沒看紅燈,直接撞了過去。旁邊沒猶豫的行人,被當場撞死,只有她存活下來。

    從那以后,艾靜琪就對自己的直覺深信不疑。

    “走,我們回熊本市。”艾靜琪頭也不回的向山下走去。

    “哎呀?我們不是來阿蘇山泡溫泉的嗎?怎么你神社不看了,溫泉也不泡了啊。”任昊摸不著頭腦,不解的說道。

    “你要不跟來,自己做飛機回去,老娘還不想要你跟著呢。”艾靜琪向后擺了擺手,大聲叫著。

    任昊臉色頓時一陣青一陣白,只能跺跺腳,繼續跟上。

    都從華國追到日本了,現在讓他放棄,他也舍不得。

    陳凡帶著雪代沙,一步步的向山頂走去。

    越靠近山頂,周圍的霧氣不知不覺就濃密起來,行人游客越發稀疏,到了最后,周圍寂靜一片,沒有一絲聲音,連鳥鳴蟲叫都消失了,只剩下云霧之中的那座神社,若影若現。

    雪代沙感覺到一股陰寒向身體侵來,頓時打著了個寒顫,忍不住向陳凡靠了靠。

    陳凡背著手,站在神社前,忽的放聲叫道:

    “華國陳北玄,前來拜會左須魔神。”

    他聲音第一個華字吐出的時候,還很正常,只有雪代沙能聽見,但第二個字就開始提高音調,到第五個字時,雪代沙耳朵就震的有些發麻,忍不住捂住耳朵。而最后一個‘神’字吐出時,如同天崩地裂,雷霆炸響般。

    整個山頂,仿佛有一百道雷電同時轟鳴。

    雪代沙被震得更是一個踉蹌,差點跌倒在地。而周圍的霧氣直接被憑空震散,露出山頂左須神社的真面目。

    “吱吖。”

    神社的木門打開。

    一群人一涌而出,走在最前面的三人,分別是一位穿著陰陽師服裝的老者,一位氣勢如山的中年男子,和一個妖嬈嫵媚的紫發美婦。

    走到陳凡三十步前,老者鄭重躬身道:

    “尊敬的華國陳北玄大師,我是左須神的侍者千鶴真弘,代表整個左須神社,歡迎大師遠道而來。”

    他的聲音蒼老沙啞,說的是中文,而且非常流利,仿佛在華國旅居數十年般。而且態度非常恭敬,仿佛陳凡真是貴客登門一樣。完全忘記了陳凡殺掉左須神分身,踏滅雪代家的事情。

    “我們知道陳大師此來的寓意,左須神非常高興,愿意幫助大師講解疑惑。請入內。”說著,千鶴真弘做了個迎客手勢,他身后其他人,也都恭敬的四散開來,讓出一條通道,直通社內。

    陳凡望著神社幽深的大門,露出一絲意味深長的笑容。

    “好。”

    ps:第三更奉上o(n_n)o(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