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第355章 喚神笛

    左須神威震九州島上百年。

    在兩百年前就是當世最頂尖的大陰陽師,便是幕府將軍、日國天皇見到他都得畢恭畢敬。雖然這一百多年來它困守于左須神社中,但不時還以神魂短暫出游,更有雪代家、武田家、千鶴家、紫藤忍族等諸多勢力為它奔走效力。

    整個九州島的地下勢力都隱約控制在它手中。

    這樣一位能耐通天的鬼神,竟然被陳凡這樣輕易的殺死了?

    這怎么可能?

    千鶴真弘等人一萬個不信。

    可是眼前這一幕卻確鑿無疑。當神像被拍碎,左須神消失后。虛空中傳來的巨大的磨盤般的轉動聲,頓時逐漸消失。在神社中積蓄了數百年的陰氣,沒有了控制,只能向周圍四散而去。頓時整個山峰上的植物,被陰氣侵蝕,大片大片的死亡。從上到下一片枯黃,如同秋天景象般。

    見危機結束了,千鶴真弘等人雖然松了口氣,但看著陳凡的目光越發敬畏了。

    連左須神壓箱底玉石俱焚的手段,都被陳凡輕易破除掉。這位強者有多強呢?千鶴真弘甚至開始懷疑,陳凡根本不是什么化境宗師,他就是一位神境,活生生的當世神話!

    “嗡嗡嗡。”

    這時,骨笛已經吞噬完左須神,就就嗖的飛到陳凡面前,溫順的繞著陳凡上下飛舞,發出一陣輕鳴的震動聲,如同一只吃飽了小貓咪,找主人撒嬌一般。

    陳凡伸出手,摸了摸它溫潤如玉的笛身。

    這根骨笛來自于鬼巫教少主手中,是鬼巫教的鎮派法器。當年鬼巫教先人在一座上古墓室中發現一具仙人遺骨,然后截取其中一段制成‘上古鬼笛’,有蘊養眾鬼,召喚靈魂的功效。鬼巫教大真人曾經以此法器,喚起萬鬼,一舉吞噬上千清兵。

    只不過這骨笛被陳凡以離火金瞳破掉后,里面儲存的惡鬼就損失殆盡。陳凡也不可能拿堂堂先天修士的遺骨去做養鬼那點小術。

    他到手后,祭煉了一年,可惜始終未功成,缺少一只強大的神魂當做器靈。可惜華夏國內很少能找到這樣的神魂,沒想到在日國卻有左須神這樣強大的鬼神。

    “直到今日才算大功告成。”陳凡輕輕敲擊骨笛,發出清脆的聲音。“你既然吞噬鬼神而成,那今日之后,你就名‘御神笛’吧。”

    骨笛頓時發出一陣長鳴。

    陳凡手中泛著青光,催動法力,往骨笛上面一抹。頓時一道黑色霧氣從骨笛中冒了出來。黑霧就地一滾,現出一個獨角獨眼的鬼神樣。

    只不過這只鬼神身上披著一層金甲,身上陰氣淡薄,顯得無比高大威武,如同廟宇前守衛站立的‘神將’般。而且相貌看起來,和左須神一般無二,只是目光有些呆滯,如同機器人般。

    “這這?”

    千鶴真弘等人不敢置信的指著金甲神將。

    左須神不是被骨笛吞噬了嗎?怎么變了副模樣出現了。

    “它不是左須神,而是我寶物中的神將。”陳凡隨手收起金甲神將。

    鬼巫教用先天修士的靈骨來蘊養百鬼,簡直是暴殄天物。陳凡則用它來收集強大的神魂,如這樣的金甲神將,哪怕只有一尊,威力也不遜色于左須神,可以輕易擊潰原先的上百名惡鬼。而且法寶之所以是法寶,就在于催動它的人法力越強,則法寶威能越大。

    等陳凡修煉到金丹境界,催動這尊神將的一擊,足以斬斷山岳!

    而且陳凡可以帶著神將四處亂跑,不需要像左須神般待在某個神社內,御神笛就相當于一個移動的‘左須神社’般。有著種種好處。

    祭煉成御神笛后,陳凡的目光掃向千鶴真弘等人。

    隨著一場大戰后,在場只有三個人存活下來。

    千鶴真弘、紫姬與雪代沙。

    最強大的武田玄風被陳凡一拳打殺了,而紫姬則一直沒插手圍攻陳凡的事情,反而隱隱護住了雪代沙,陳凡才沒有下手取她性命。但千鶴真弘這位大陰陽師,可是左須神社的核心。陳凡連左須神都殺了,會繞過他?

    果然,見到陳凡目光掃過來。

    紫姬只是臉色微變,而千鶴真弘直接噗通一聲,跪倒在地,渾身顫抖的恭敬道:

    “大人,求饒我一命,我手中有著整個左須神社數百年來積累的所有財富,超過上萬億日元。而且還有眾多財團的股份、地產、黃金、古董等等,加起來足有數萬億日元,大半個九州島的地下世界都掌控在我的手中,您只要需要,我完全可以讓整個九州島都臣服在您的腳下。”

    看著千鶴真弘這位左須神社的大陰陽師,整個九州島最有權勢的人物,此時如同搖著尾巴的狗一般跪地求陳凡饒恕,紫姬心中是又喜又懼。

    喜的是自己押對了寶,看形勢不妙,把手無縛雞之力的雪代沙護了下來,讓陳凡能夠沒有后顧之憂大開殺戒。懼的是,陳凡的力量實在太恐怖了,連千鶴真弘也只能跪地求饒,不敢反抗。

    “主人,左須神社的財富非常多的,連三井財團都有他們的股份。”

    雪代沙在旁邊悄悄說道。

    作為掌控日國第三大島‘九州島’上百年,從江戶時代開始一直到現在。左須神社擁有的財富之龐大,簡直不可思議。當然現金只是少部分,大部分都是各種古董、地產、小區、樓盤以及大財團的股份等等。

    如三井財團的總資產有數千億美元之多。左須神社在其中有股份,哪怕只有一小部分,也足以超過鄭家、湯家、蘇家等大家族的綜合。

    這樣龐大的財富,不是上百年的積累,根本沒法做到。

    便是化境宗師見到這么多錢,也要癲狂。

    千鶴真弘本以為,面對這天文數字的財產,陳凡會神色有些變化。沒想到陳凡臉色絲毫未動,只是把玩著手中潔白如玉的骨笛,扭頭問他:

    “我問你,整個日國,除了左須神社外,還有哪個神社中也供奉著鬼神?”

    千鶴真弘聞言一愣,雪代沙和紫姬也摸不著頭腦。

    ‘他問這話什么意思?’

    陳凡不關心左須神社的財產,卻去關心什么鬼神,這是干什么?

    但千鶴真弘不愧是老牌陰陽師,對法器比較精通。他目光掃過陳凡手中的‘御神笛’后,似是領悟到了什么,神色猛的一變,顫聲道:

    “大人,莫非您想把它們也抓來,收入法寶中?”

    聽到千鶴真弘所言,雪代沙還沒反應過來,紫姬已經臉色狂變,不敢置信的看向陳凡。

    難道他還嫌左須神一個不夠,還想多抓幾個?

    我的天啊,要知道,單單踏滅一個左須神社,就死傷近千人,隕落了兩位武道宗師,近百位內勁武士,十幾個陰陽師,七八個頂級忍者。這些幾乎是整個九州島的精銳,都被陳凡一一屠盡了。若再踏滅幾個神社,恐怕整個日國都要翻天了吧。

    雖然這樣想著,但千鶴真弘還是壓住心中的驚駭,恭敬低頭道:

    “稟告大人,我們日國一共有六座神社,除了左須神社外,還有赤瞳神社、黑木神社以及伊勢大神宮。這六座神社中,都有古代的神境大陰陽師存活下來。六大神社,以伊勢神宮最強,他們供奉的鬼神,甚至可以長時間離開神宮。”

    說到這,千鶴真弘頓了頓,猶豫一下:“甚至傳聞,伊勢大神宮中,有真正的神明沉眠。不過這都是很古老的傳聞,至少上千年時間,不見那位神明現身了。”

    “六座嗎?”陳凡彈了彈手指,眼睛微微一瞇。

    新修成的御神笛,走的是再精不再多的路線,但每多一位神將,則威力就暴漲一倍多。若六尊神將齊出,而且是近乎不死不滅的神魂。恐怕真正的神境也會被撕成粉碎吧。

    見陳凡真的在思考的樣子,千鶴真弘被嚇得魂飛魄散:

    “大人,您不會真的要去那些神社吧。他們背后可是所有的日國財團與政界高層啊。與他們為敵,就是與整個日國為敵,到時候自衛隊必然要出動的。您哪怕是神境強者,也不是軍隊的對”

    “你話太多了。”

    千鶴真弘還未說完,陳凡已經抬手一指,一道青光洞穿頭顱,將他滅殺了。

    臨死前,千鶴真弘眼中還帶著不可思議的神情。不相信陳凡竟然放棄那數萬億日元的龐大財產,也執意要殺他。

    而看到這位主宰九州島的大陰陽師,就這樣死去,紫姬被嚇得渾身顫抖。等陳凡的目光看過來時,她更是噗通一聲就跪倒在地,五體投地,連連求饒。

    對紫姬,陳凡只是淡淡說一句:

    “你很聰明。”

    “你既然是忍者的首領,那左須神社的財產在哪你應該都清楚,將它們全部收攏來。并且把其他五座神社的資料送到我面前。”陳凡說完,彈出一道金色火焰射入紫姬體內。“不要想著逃跑,憑你的能耐,哪怕跑到天涯海角,我都能找到你。”

    “是大人。”紫姬嬌軀猛的一顫,應聲說著。

    雪代沙溫順的站在一旁,滿眼尊崇的看著這位青年。

    他真的以一己之力,踏平了整座左須神社。今日的消息若傳出,整個九州乃至日國,必然要因陳北玄這個名字而震動!

    ps:第一更奉上,作者菌繼續去寫第二更o(n_n)o(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