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第366章 我無敵世間

    (貓撲中文)

    “這怎么可能?”

    日國諸多宗師與武者同時色變,都瞪著眼睛不可思議的看向飄然而下的陳凡。陳凡從已經被攔腰打斷的東京鐵塔上面一步步凌空而下,他每一腳都仿佛踩在無形的臺階上面,完全違背了物理常識。這種的能耐,武者們只在傳說中聽說過。

    武道神境,凌空踏虛!

    “怎么會是陳北玄下來,我師父呢?劍圣呢?”黑川勝只覺手足一片冰涼,惶恐不安。他賴以成名的靜水流心境,號稱泰山崩于前而不動色,此時也滿臉驚慌。

    而英龍華等人則心中一片寒徹。

    陳凡下來,基本上代表著塔dǐng大局已定,最后的勝者,不是他們想象的劍圣武宮弘一,而是這位華國的大強者陳北玄!

    有些思慮深遠的宗師,已經開始想到這一戰之后的結果了。陳北玄在東京塔dǐng當眾擊敗日國劍圣,代表著華國武道徹底凌駕于日國武道之上。從此之后,可能幾十年間,日國武道都要一蹶不振,被陳北玄死死的壓在頭dǐng。

    畢竟陳凡太年輕了,今年才不滿二十歲。他現在就有如此能耐,五十年后,他恐怕已經踏足神境之巔,問鼎傳說中的仙人之境。而日國武道,恐怕有幾十年的時間,都沒有喘息的機會,要仰人鼻息!

    三井雄等日國高層也都臉色鐵青,面沉如水。

    最近華國的經濟總量剛剛超過日國,現在連日國賴以驕傲的武道也被華國超越,這是不是代表著日國已經像那日暮西山的太陽,即將遠去?

    武宮弘一敗了,陳北玄贏了,這是不是代表著一個時代的結束,以及一個新的時代誕生?

    而華國眾人則根本不管這些,瘋狂的喜悅歡呼起來。

    “我就說嘛,陳宗師自出道以來,屢克強敵,縱橫不敗,任何人都非他對手。區區一個日國的糟老頭劍圣,又怎是陳宗師之敵?”

    有人擺著胸脯叫道。

    “哼,你之前還說陳宗師輸定了呢。”郭小蠻聞言,狠狠瞪了他一樣。讓那位形意門的年輕武者,不好意思的摸了摸腦袋。

    不過現在陳凡贏了,也沒誰再去計較這些。

    大家紛紛向陳凡涌去,朱雀在下面眼神復雜的看向那個踏天地而下的黑衣青年,美眸中閃過驚疑、不信、震撼等諸多神色。武宮弘一在特殊部門的資料中,已經是這顆星辰上最強大的強者之一,也許還有其他強者,但最多只能和武宮弘一五五開,想要贏他難上加難。

    陳凡竟然真勝了?

    他以不到二十歲的年齡,打敗了上百歲的日國劍圣武宮弘一?

    難道他真的是天生下來就會武道,是武道界萬年一出的絕世奇才呢?

    朱雀心中五味陳雜,甚至夾雜著一絲絲悔恨。

    這時一聲爆喝傳來:

    “陳北玄,我師父呢?”

    黑川勝雙手按著腰間的長劍,怒視陳凡,噴薄的殺氣從他身上狂涌而出,如同出鞘長劍般狠狠刺來。周圍的華國武者一碰觸到,都不由神色一變。有些修為淺的,甚至臉色蒼白,不得不倒退數步。

    來日國觀戰的華國武者,大多是各大宗派、世家的年輕一輩,他們修為撐死也就是內勁大成。而黑川勝可是日國堂堂四大劍道宗師之一,化境中期的大高手。他全力勃發的威勢,豈是華國這些年輕武者可抵抗的?

    “你算什么東西,敢這樣和我說話?”

    陳凡眼睛一瞇,袖手一揮,一道宏大的無形勁力就向黑川勝沖去。這股勁力掃過虛空,帶起白茫茫的氣浪,連芝公園的草坪,都被硬生生拉出一道長長的痕跡,遠達數十米開外。

    見到陳凡這隨手一擊的威勢,前來觀戰的諸多武者同時色變。塔dǐng上面雖然打的不可開交,連東京鐵塔都被打斷了半截,但他們終究沒有親眼所見。如今直面陳凡的神威,他們才知道,這位威震東亞的大強者,到底有多么強大。

    “喝!”

    首當其沖的黑川勝爆喝一聲,哐當拔劍。

    如水銀一般閃亮的武士刀被他拔了出來,虛空中仿佛亮起一道光芒。黑川勝人隨刀走,一躍而起,迎風一斬,凌空斬出了一道三丈刀芒。

    這三丈刀芒如同匹練般,銀河直落九天,悍然劈下,硬生生站在了陳凡浩浩蕩蕩的無形勁氣上。

    “轟隆。”

    如同一陣小型的氣爆聲音傳來,黑川勝不愧是日國四大宗師之一,竟然憑借一刀,生生劈開了陳凡的無形勁氣。但他自己也被反彈的力量,沖的落在地上,連連倒退七八步,虎口震動,長刀嗡嗡作響。差diǎn連刀都握不住。

    ‘太強大了。’

    黑川勝心中駭然。

    只有真正與陳凡為敵時,他才能認識到陳凡有多么恐怖。剛才他那一刀雖然劈開了氣浪,但卻被震的生疼,讓黑川勝有種他在大海深處劈斬十丈高的海嘯巨浪的感覺,如同一刀斬在萬噸巨石上!

    “咦?沒死?”

    陳凡輕咦一聲,似沒想到黑川勝竟然能擋他一擊。

    不過接下來,陳凡就凌空再次揮出一拳。這一拳打出,虛空震動,如同筆走龍蛇般,一道青色拳芒在空中劃過九道宛轉,如同雷霆閃耀過般,向黑川勝悍然擊出。

    第四式,蛟龍變!

    蛟龍變以龍騰九天之意而著稱,是真武仙宗一位大能觀看蛟龍蛻變成真龍時有感,創出此拳。此拳一出,虛空中有龍吟一聲陣陣,青色拳芒就仿佛彗星襲月般,帶著無可匹敵之力。

    黑川勝見到,不由心中直墜。

    他之前擋了陳凡一刀,已經有些精疲力竭,此時手腳還沒緩過來。又面對陳凡這認真打出的一拳,讓他怎么抵擋?

    ‘難道我也要死了嗎?’

    黑川勝心中悲涼。

    這時,一道比之前更璀璨的刀芒在虛空中亮起,就見一個矯捷婀娜的身形嗖的沖了出來,拔刀一匹。長達五丈的璀璨刀芒,硬生生斬在了青色拳芒上。

    “轟隆隆。”

    比之前更大的氣爆聲傳來。

    無形的氣浪向四面八方擴散開去,站在不遠處觀戰的許多日國武者都被沖的人仰馬翻。倒是華國武者們被陳凡護在身后,所以安然無恙。

    “陳北玄先生,您是站在武道之巔的人物,何必和黑川君計較。武宮劍圣是黑川君的老師,他關心老師心切,請您諒解。”

    出手的赫然是英龍華。

    這位日國四大劍道宗師之首的女劍客,手中持著一汪如秋水明月般的武士刀,被勁氣逼迫,倒退了數步,斜斜站在黑川勝面前。她白衣勝雪,眉目如畫,顧盼間英氣勃勃,似古代俠客書中的絕代女劍手。

    見到這一幕,日國宗師們不喜反驚。

    連英龍華拼盡全力也只能接陳凡一拳,這陳北玄得有多強大,難道真要無敵了?

    “哼。”

    對此,陳凡只是冷哼一聲。然后身形一晃,瞬間擊破了音障,帶起道道殘影沖到了黑川勝面前。黑川勝爆喝一聲,只來得及抬起手中的長刀,就被陳凡一拳打在胸口,然后整個人倒飛出去數十米,胸膛炸開,瞬間斃命。而陳凡又瞬間退回原地,在三井雄等普通人眼中,他仿佛沒有離開般。

    “嘭!”

    這時音爆之聲才傳來,一道白色的云環向四周擴散開去,如同戰斗機低空呼嘯而過的沉悶聲音,似滾雷般在芝公園內滾動。

    “你怎么敢?”

    英龍華等人同時色變。哐當哐當的聲音,伊藤齋等劍道宗師全部仗劍而起,怒視陳凡。他們沒想到陳凡竟然悍然在諸多日國強者面前,當眾擊殺了黑川勝。

    這種悍勇與果決,讓所有日國強者都暗暗心驚。

    尤其陳凡那擊穿音障的一拳,更是讓所有人都心冷。便是英龍華剛才都沒反應過來。她現在回想,頓時冷汗直冒,陳凡那一拳如果是打向她的,她在全神貫注時還勉強能防住,但陳凡若突然出手,她百分百要被一拳打爆。

    這樣強大的存在,還是人嗎?

    面對眾多氣勢雄渾的宗師,陳凡神色四號不變,背著手淡淡道:

    “我陳北玄行事,豈是一個區區宗師可以評論的?他既然剛對我拔劍,就要付出生命代價。”

    “至于武宮弘一,他已經死了!”

    盡管心理有準備,聽到武宮弘一真的死了,日國武者們心中同時悲傷一片,赤瞳王更是有一種兔死狐悲之心。武宮弘一是半步神境,甚至可能已經突破進了神境,結果還被陳凡生生打死了。

    黑川勝只是問了一句話,就被他一拳打爆。

    這個華國第一,太霸道太囂張了,完全視日國無人。不少日國宗師已經雙手緊緊握劍,心生死意,想著拼死也要把陳凡留下來。

    但這時,英龍華卻回頭怒斥道:

    “還不快把劍收回去,我日國武道是輸不起的嗎?要讓國際社會恥笑我們嗎?”

    被這位劍道魁首一訓斥,宗師武者們都面帶羞愧之色,緩緩插劍入鞘。

    “哼。”

    見日國宗師們收回武士刀,陳凡不屑的搖了搖頭,背著手,就這樣向芝公園外走去。紫姬見狀,趕緊跟了上來,朱雀咬了咬牙,最后跺了跺玉.足,也甩著俏麗短發跟上。華國的武者們更是歡呼雀躍著,要去喝酒慶祝。

    只有日國武者們臉上鐵青一片,無比沉寂。

    在旁邊觀戰的其他國家的武者、術士們同時搖搖頭。

    今日一戰,消息若傳出,必然要震動東亞乃至國際地下世界。連日國劍圣都死了,這星辰之上,還有幾人是他對手?

    “陳北玄恐怕真要無敵這世間了。”

    有老者長嘆道。

    周圍人盡數戚戚然。

    ps:第一更奉上,作者菌繼續去寫第二更,爆發開始o(n_n)o(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