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第368章 東亞第一人

    與沸騰的華國相比,日國的武道界則一片死寂。

    無論是北海道,還是大阪、名古屋、四國九州的武者都不敢相信這個消息。威震日國數十年之久的劍圣武宮弘一竟然戰敗身亡了?這怎么可能?

    要知道劍圣這個頭銜,在日國就代表著一切。

    哪怕英龍華踏入暗榜,也不敢去挑戰武宮弘一,只能等他死后才能繼承劍圣之名,甚至可能一生都未必能得到。許多人都在宣稱,武宮弘一是日國最后一位劍圣了,從他之后,天皇與內閣可能未必再授予別人劍圣的頭銜。

    這樣一位日國武道界的擎天巨柱,竟然死在了陳凡的手下。連東京鐵塔都打塌,整個日國武道界都被這個跨海西來的年輕人一腳踩在腳下,日國的武者們怎么能接受。

    “天誅陳北玄!”

    “我日國武者這么多,大師輩出,怎么會輸給一個華國人呢?”

    “請英龍華大人召集宗師,決不能讓陳北玄就這樣離開日國,否則就是我日國之恥,武道界之恥!”

    許多年輕的武者們在叫囂著。

    他們脆弱的自尊心,完全不能接受輸給陳凡。

    倒是一些老派武者們都暗暗搖頭。這場戰斗是在眾多國際社會的武者們見證下,日國如果出爾反爾,只會把臉丟到國際社會去。日國武道界可以輸的了這場決斗,但輸不起這個人。

    而且陳北玄是那么好殺的?

    想要擊殺他除非調動軍隊,否則靠宗師去填的話,日國準備付出多少位宗師的代價?迄今為止,日國已經死了五位宗師了。北庭川、武田玄風、千鶴真弘、黑川勝、武宮弘一。

    這些宗師一個比一個分量重,幾乎已經是日國武道界精銳的三分之一了。圍殺陳北玄,恐怕至少得再死四五位宗師。到時候日國武道界和陳凡拼的兩敗俱傷。華國、韓國、灣島、港島、東南亞的武者們估計大牙都笑掉了。

    等龍堂、洪門、四方樓等勢力乘機登陸日國時。

    日國還有誰去阻攔這些跨國大勢力?

    所以英龍華才當場喝止了伊藤齋等宗師的舉動,畢竟對付陳北玄這樣強者,要么有萬全之策,一擊必殺,否則貿然得罪,只會引來更恐怖的后果。

    與擊殺陳北玄相比,更多人在八卦的討論著:

    “陳北玄應該算是東亞第一了吧。”

    “甚至說的夸張點,全球第一,當世最強者?”

    “全球第一到不至于,誰知道各大超級勢力中還隱藏著什么樣的怪物?神級強者不出現,不代表他們一定不存在。但東亞第一確實能算上。武宮弘一是日國第一了。陳北玄打敗了他,又是咱們華國天榜第一,最后一個韓國,歷來武道最弱。他不是東亞第一,誰是東亞第一?”

    國內的不少宗師盤算著,越盤算越心驚。

    陳凡才出道不到兩年啊,就硬生生登上了東亞第一人的寶座。而且他是一路殺上去的,腳下白骨累累,更號稱宗師殺手。

    許多宗師以為,陳凡在國內殺性已經夠大了,沒想到他去了日國,殺的更厲害,十天內滅掉了五位日國強者。那個黑川勝更是只問了一句話,就被陳凡當著眾多日國宗師的面強行擊殺。

    這等威風霸道,絕世氣概,真是讓人心向往之。

    許多地下組織,更是要把陳凡列為決不能招惹的人物名單中。這家伙太恐怖了,殺人如割草一般,更讓人害怕的是,誰都不知道他的真正極限在這里。包括武宮弘一,似乎都沒逼出他的全部實力,最明顯的證明就是,日國武者后來發現了武宮弘一的尸體。

    武宮弘一頭發披散,衣衫襤褸,胸.口更是出現一個巨大的空洞,仿佛穿甲彈頭從他胸.前穿過一樣。種種痕跡都表明,他經歷過一場艱難之戰。而相比陳凡,觀戰的人都看到,陳凡黑衣黑發,從容不迫,連一襲衣角都沒損傷,還猶有余力,擊殺了黑川勝,震懾全場。

    以日國武者的性格,如果陳凡是慘勝,他們真說不準拼著不要臉,也要把陳凡扼殺在東京塔下。但偏偏陳凡似乎非常輕松就取勝,戰力猶在。英龍華等人自然不敢冒這個風險,只能讓陳凡安然離開。

    而此時,被稱作東亞第一人的陳凡,正坐在東京銀座的一座高檔咖啡廳中。

    銀座是日國最著名的商業購物中心,位于東京中央區,以高級購物商店聞名。這里匯聚著世界各地的名牌商品,街道兩旁巨型商場林立,時尚、個性的服飾隨處可見,算得上是一個購物者的天堂。街道附近匯聚有意大利、法國、阿拉伯等地的餐廳,人們在這一條街上,能品嘗到世界各地的美味。

    陳凡一邊喝著清茶,坐在他對面的朱雀翻著筆記本電腦,一邊看,一邊對陳凡道:

    “陳北玄,現在大家都說,你不僅僅是華國第一,更是東亞第一強者呢。”

    朱雀說著,一雙美眸定定看向陳凡,眼中還帶著驚嘆與不解。

    武道修行何等艱難,如葉南天那樣的妖孽,迄今為止也未突破神境。在暗榜只能位列前十,青龍更是絕世人物,有不世出的老師教導;武宮弘一苦修百年,誠于武道。

    但就是這些人,卻通通被陳凡踩在了腳下。

    站在東亞最高點的,不是葉南天,不是青龍不是武宮弘一,更不用英龍華雷千絕,而是他陳北玄,一個不滿二十歲的少年!

    甚至放眼全球,能與他為敵的,明面上竟然都找不到幾個了。

    朱雀死活想不明白,眼前這個少年,到底是憑什么超過那些妖孽的,難道他真是傳說中百年一見的武道天才?無師自通?

    “哦?是嗎?”陳凡淡淡應了聲,毫不在意。

    這什么華國第一、東亞第一的頭銜,對陳凡來說一點影響都沒有。他上一世站在宇宙之巔,力壓諸天萬族,折服眾仙,橫壓一世,被星空萬族公推為北玄仙尊。

    與堂堂仙尊之位相比,什么東亞第一人就太渺小了。

    “陳北玄,我一直很好奇,你到底是不是神境呢?還有那個武宮弘一,他最后臨陣突破,晉升神境了嗎?”朱雀眨著大眼,忍不住問道。

    坐在旁邊,溫順的幫陳凡切牛排的紫發美婦,聞言也微微一頓,一雙美瞳不由看向陳凡,她也很好奇。

    其實不止朱雀和紫姬,外面世界都為這個問題吵翻天了。

    陳凡與武宮弘一的戰斗,雖然無人親眼見到,但東京塔頂的異像太過驚人了。劍氣滔天、日月齊現。不要說芝公園內的觀戰眾人,便是遠在數十里外郊區的東京都普通民眾都見到這一幕。更不用說數百米高的鐵塔,上半截硬生生被打成廢墟。

    這種種顯現都表明,交手的兩人,破壞力已經完全超越了化境的層次。

    但他們是不是神境,大家卻都有不同看法。畢竟神境才消失幾十年,各大組織、部門、宗派、世家之中還有神境的檔案資料。陳凡雖然凌空踏步而下,但并沒有顯現出其他神境特征。

    “神境駕馭天地之力、法武合一、有溝通他心之能、凌空虛度、御風而行、神魂出竅、一擊斷河,壽元達百歲開外,有種種不可思議的能耐。已非人類,近乎于神明,可謂半仙半人,所以才稱作‘神境’。”朱雀這樣念叨著,一邊扳著自己青蔥玉指道:

    “你到現在,一共表現為法武合一、凌空虛度、溝通他心、一擊斷河也面前算。其他的,似乎都沒有顯現出來,要說你是神境吧,不太像。說不是神境吧,哪個化境有你的能耐,竟然能斬殺武宮弘一,連東京鐵塔都打斷了?”

    朱雀一邊說著,一邊憤憤不平。

    她自幼覺醒異能到現在,是部里年齡最小的強者,一直自詡為絕世奇才,但遇見陳凡后,卻被全面碾壓了。讓朱雀只覺自己幾十年白活了。

    “我的話,自然不是神境。”陳凡聳聳肩,隨意說著。“不過武宮弘一倒是突破進神境了,只是他之前就被打成重傷,又是臨陣突破,而且沒有完全掌控神境的力量,只能算是個準神境吧。”

    盡管他只是隨口說著,朱雀和紫姬卻越聽越心驚。

    武宮弘一都突破進神境了,哪怕只是個半吊子神境,但都被陳凡硬生生擊殺,那眼前這個人到底有多強大。真正的老牌神境遇見他,誰強誰弱呢?

    她們正想著的時候,忽然見到從樓梯中涌上來一排黑衣保鏢。這些保鏢迅速將整個樓層的咖啡廳都清空,然后列成兩隊。

    只見一個氣度不凡,穿著考究的中年男子走了上來,面帶和善的笑容鞠躬道:

    “陳北玄先生,我們又見面了。”

    “你是三井雄吧。”陳凡點點頭,記得這位三井財團的掌門人。“怎么,你是來送錢的?那個100億美元準備好了?”

    “當然,我們日國人一向說話算話,這個賬戶內已經轉入一百億美元。”三井雄命手下遞上一張花旗銀行的黑卡,然后用意味深長的目光看向陳凡道:

    “陳先生,我代表一些人,傳達一句話給您。”

    “日國不歡迎您,希望您離開,否則的話....”

    陳凡聞言眼睛微瞇,似有寒光閃過:

    “否則什么?”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