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第374章 我們贏了?

    一丈是三米三,赤瞳神、黑木神等也僅僅只有十米高,三丈左右。而金甲神將高達五丈,也就是十五六米,手中持著的金戈長刀更是長達二十余米。它騎在天馬之上,渾身金光閃耀,如同天神般。

    便是它座下的馬也有五六丈長,渾身通體雪白,背生雙翅,宛如神話傳說中的天馬。

    這正是陳凡收復左須神后,凝練的第一神將,由于它的元魂來自左須神,陳凡就將它起名叫‘左須神將’。

    左須神將一出,頓時整個虛空仿佛都靜止了。所有人都瞠目結舌,紫姬更是一雙美眸差點瞪了出來。她曾經見過的陳凡剛收服的左須神,才一米多高,最多穿著金甲罷了,哪如現在的左須神將,身軀高達五丈,持著金色關刀,座下天馬嘶鳴。

    紫姬卻不知道,陳凡踏平左須神社后,并沒有浪費,干脆的把左須神社內積累了數百年的信仰之力,全部抽取過來,灌入喚神笛中,并且為‘左須神將’重新凝聚神軀,并且還煉制了一柄神兵與天馬。所以才有現在左須神將的模樣。

    “這...這是左須?”

    赤瞳神顫抖著說著。

    神將身上的氣息,如淵如海般,而且身軀無比凝練,每一絲皮膚,每一道甲片都非常真實,遠比它們的鬼神之軀要凝實的多。更主要的是,透過盔甲,眾人隱約能看到一張與左須神相差不多的容貌。

    但打破赤瞳神腦袋也想不出來,左須神怎么會變成這樣。

    左須神不是被陳凡殺了嗎?

    “是他手中的那根骨笛,他稱作喚神笛。左須神被吸進去后就變成傀儡一般,任他驅使。他就是為了這個,才打你們主意的。”紫姬尖叫著說道。

    左須神將一出,紫姬心中再也無底氣,神態也不再從容不迫,顯得有些氣急敗壞。

    ‘難怪呢!’

    幾乎所有人都煥然大悟的點點頭。無論是鬼神們還是朱雀,其實都在奇怪,陳凡為什么對這些鬼神們念念不忘。他已經是當世至強者之一,許多人都宣稱陳凡已經踏入神境。哪怕沒入神境,憑陳凡現在的能耐,區區鬼神怎是他對手?

    鬼神應該對他已經沒有什么價值才對,陳凡偏偏還在打幾大鬼神的主意,才逼得這些鬼神們聯合起來,更借來黑暗天幕要圍殺陳凡。原因在這里啊。

    “陳北玄,你好大的膽子,竟然敢驅使鬼神。我等和你不死不休!”天狗神哀鳴的狂叫道。

    黑木神、赤瞳神、六臂鬼神也面色陰沉,目放寒光,死死盯著陳凡,宛如看向殺父仇人。

    這些鬼神們逍遙自在,威震一方,在日國享受崇高的地位。陳凡竟然敢把鬼神拘束起來,當做奴仆般趨勢,這簡直比殺了它們還難受。

    左須神將一出,真的是不死不休,兩者之間,再無回轉余地。

    “哼。”

    陳凡冷哼一聲,根本懶得搭理。

    他隨手一揮,左須神將就猛的沖了出去。

    天馬扇動著翅膀,高大五丈的左須神將竟然在虛空中飛起,它手中持著的二十米長的金戈長刀,猛的一劈,天地仿佛都劈開般。

    首當其沖的天狗神狂叫著,舞動著手中的巨樹向左須神將砸去。

    但左須神將何等強大,無論是力量、速度、重量都遠在天狗神之上,更不用說手中無比鋒銳的神兵長刀,斜斜一斬,就將天狗神連人帶手中的巨樹都劈成兩半。

    左須神將手里的兵器,乃是陳凡用信仰之力凝練的神兵,具備著破邪、滅神等功效,專傷神魂。

    天狗神被劈開后,身體內現出一道長達十米的金線,它死命掙扎著還想重生,但天馬一腳踏下,直接把它踩在腳底,左須神將再揮舞長刀,將它的腦袋斬下,又連續斬落四肢,最后天狗神被劈成十七八截。任它不死之身,此時也再也無用。

    這尊強大的鬼神,現出法相后,在左須神將面前,也宛如兒童般,沒有絲毫還手余地。

    “一起上!”

    赤瞳神悲鳴,猛的撲了上來。

    它眼瞳之中神光四射,向金甲神將罩來。更舉起手中的列車車廂,猛的砸向金甲神將。

    黑木神、六臂鬼神同時狂呼著,雙腳踩在大地上,發出轟鳴的巨響,仿佛兩頭猛犸巨象般,向金甲神將沖去。

    同時面對三尊高達三丈的鬼神,左須神將就有些左支右拙了。

    它再強大,終究只有一個人,而對面有三位。互相配合起來,何止是三倍,完全是好幾倍的威脅。黑木神乘著一個破綻,直接沖入近身,一把抱住金甲神將,將它從天馬上面拽了下來。六臂鬼神揮舞著手中法器,撲頭蓋臉的砸來。

    還好金甲神將身上的鎧甲,也是陳凡特別煉制的,無比堅硬,可以扛住攻擊。但此時面對三位鬼神,它已經落入了下風。

    “你快想想辦法啊。”

    朱雀一臉焦急著說道。

    眼前這仿佛洪荒巨人的戰斗,讓朱雀一點手都插不上,只能指望陳凡。、

    陳凡淡淡一笑,舉起骨笛,灌注法力,再次催動。頓時虛空之中,戰鼓雷鳴之聲響起,宛如天神敲響了天庭的神鼓,一股熱血沸騰的感覺瞬間充塞所有人心中。一道道金色的符文,如同水流般從骨笛中流出,灌入了金甲神將的體內。

    “吼!”

    金甲神將一聲爆喝,身體竟然猛的憑空再次暴漲,高達了七丈長。

    在它面前,黑木神等,仿佛矮了一倍般,只能夠到它的腰間。在黑木神等絕望的目光中,金甲神將猛的抓住了黑木神的,雙手一用力,竟然硬生生將黑木神撕成兩截。然后他一拳打出,擊中了赤瞳神的大腦,把赤瞳神的腦袋給憑空打爆。

    最后的六臂鬼神,現出退意,就想逃跑時。

    金甲神將拔起身邊的神兵長刀,凌空一劈,金色的刀芒橫貫十丈虛空,如同天河落下般,猛的將六臂鬼神連人帶法器都劈成兩段。它手中持著的寒鐵盾牌,脆弱的仿佛紙糊一般。

    不過彈指之間,三尊鬼神竟然頃刻敗北了。

    見到這一幕,紫姬瞳孔猛縮,神色大變,**悄悄的往后退去,逐漸的融入黑暗之中。在場眾人都在觀戰,沒有誰注意到她的離開,只有陳凡意味深長的掃了那個方向一眼。

    接下來,就是金甲神將大發神威的時候。

    盡管幾尊鬼神都是不死之身,但你剛復活就被再次撕成兩段,最后被劈成十七八截,什么不死之身都是扯淡的。

    當黑木神等人發現自己徹底不是對手時,頓時哀嚎陣陣,向陳凡跪地求饒,說自己神社之中有多少萬億日元的財富,都愿意獻給陳凡。

    見到這些平時威震日國的鬼神,此時卻跪地求饒,一把鼻涕一把眼淚的向陳凡磕頭。朱雀不由感到一陣荒唐。她忍不住看向陳凡側臉,見到那張無比俊美,完美的仿佛天神般的容貌,心中竟然升起了一絲如同小女生的崇拜感。

    “你們那點金錢,多我來說,算的了什么?”

    陳凡淡淡一笑,舉起手中的骨笛。

    喚神笛劇烈的跳動著,仿佛見到什么肥美的鮮肉般,急切的想從陳凡手中脫出。

    見到這一幕,四大鬼神同時變色,如見蛇蝎般。它們已經知道落入陳凡手中的下場是什么了。

    “嘭嘭嘭!”

    一連串爆炸聲傳來,這些鬼神直接自.爆了法相軀體,只留神魂,化作四道黑色霧氣就想要逃跑。可惜陳凡早等著了。

    喚神笛瞬間就射了出去,如同飛劍般穿過了四個鬼神的魂魄。

    先是天狗神,再是六臂鬼神,之后是黑木神,最后是赤瞳神。

    無論它們怎么痛罵或哀嚎求饒,喚神笛絲毫不為所動。就如同貪婪的小貓咪般,一口口的將它們盡數吞噬,最后吃的太飽,似乎撐著了,搖搖晃晃的向陳凡飛來,被陳凡好笑的收入空間法器中。

    朱雀愣在那,美眸圓瞪,還是不敢相信。

    四尊威震日國的鬼神,就這樣死去了?陳凡竟然以一己之力,踏平了日國五大神社。從今日之后,日國就只剩下伊勢大神宮了。他憑一個人,完成了數百年來,無數神境強者和宗師們夢寐以求的事情。

    ‘他到底是人,還是神啊?’

    哪怕是朱雀,此時也不由心神動搖。

    “我們贏啦!”

    這時,一陣歡呼聲傳來,原來是紫姬逃跑,把黑暗天幕帶走了。璀璨的陽光從天上射下,躲在列車中的眾人,此時見黑暗消退,大戰結束,紛紛跑了出來,歡呼雀躍。

    艾靜琪更是小跑過來,眨巴著明亮的大眼睛,看著陳凡,眼中異彩漣漣。

    此時的陳凡,在她心目中,不僅僅是一個神秘的人物,更是拯救所有人的大丈夫,大英雄。

    “你知道嗎?你在外面打的時候,我一直在里面幫你祈禱呢。”艾靜琪揚著著。周圍的游客們也都圍了過來,用敬畏崇拜的目光看向陳凡。

    只有任昊躲在遠處,酸溜溜的見證這一幕。

    他知道,自己這輩子都別想再得到艾靜琪的心了。與陳凡相比,他實在太微小,如同塵埃般不起眼。現在的任昊哪還有心思談情說愛,恨不得躲得遠遠的,讓陳凡永遠找不到自己才好。

    陳凡面露微笑,正想說什么,忽的神色一變,猛的抬頭看向遠處。

    “怎么了?”

    眾人不解。

    見陳凡神色越來越凝重,快要滴出水來,朱雀也趕緊抬頭望向東方。過不了多久,她也猛的神色狂變,眼中露出不敢相信的神情。

    “嗡嗡嗡。”

    一陣陣聲音從遠處的天空傳來,那是螺旋槳刮破空氣的聲音。視力好的人,甚至能看到,七八輛武裝直升機從遠處飛來。速度極快,越來越近,甚至可以看到直升機兩旁寒光四射的機槍槍口。

    而地面上,一輛輛鋼鐵怪獸呼嘯而過,在數十噸重的坦.克與裝甲車面前,便是參天大樹也會被輕易碾碎。履帶穿過溝壑與碎石,發出清脆的聲音,**的炮口仿佛死神的鐮刀。在它們面前,似一切都會被碾碎。在陳凡的神識中,數千個持槍軍人緊接著從四面八方涌來,無邊無際。他們帶著鋼盔,穿著統一的日國自衛隊制服,面色肅然,手持閃亮的步槍,槍口閃耀著寒光,帶著仿佛死亡的氣息。

    朱雀用一種幾乎絕望的眼神向陳凡望來。

    陳凡臉色如鐵,眼中明滅不定,神色前所未有的凝重。

    軍隊,這個星辰之上最強大的武力,終于出動了。

    ps:第四更奉上,作者菌要吐血啦o(n_n)o(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