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第375章 真正的殺局

    宗師們橫行天地間,神境俯瞰當世,但這終究是軍事大國們的世界。自從火器大興后,武者與宗師的實力就大幅度削弱。一個普通人持著手槍,都能擊殺一位武者。幾十個精銳士兵,就能把宗師逼入死角。暗榜前三的巨頭,被美軍追的狼狽而逃。

    現代科技與軍事的武力,是遠遠超乎任何人想象之外的。普通武者再厲害,一發大口徑步.槍子彈撂倒。宗師再強大,也扛不住炮彈的一擊。更不用說超級大國鎮壓星辰的核武了。所以無論華國的宗師,還是日國的劍道大師,又或者國際世界的強者們,從來沒有妄圖挑戰當世大國的權威。

    越是強者,越知道對當世大國的敬畏。

    而大國們的威嚴,則是靠軍隊來保證。現代軍隊的恐怖,已經遠遠超出了任何存在的想象。便是神境也未必能扛住導彈的一擊。

    “是駐扎在善通寺市的日國自衛隊第14旅團。”朱雀俏臉慘白,低聲說著。

    日國一個旅團,整編人數是四千人。下面配備上百輛坦.克、裝甲車,幾十輛輛武裝直升機。眾多的戰車、火炮、穿甲炮車等等。日國自衛隊雖然戰力不強,遠不如華國陸軍,但他們的武器裝備卻非常先進,是像美軍看齊的。

    聽到是來的是日國軍隊,諸多游客們都慌張起來。

    他們大多是華國和韓國人,對日國天然就抱有不信任感,何況還是日國的軍隊呢?不少小孩子已經被嚇得哭了出來。大家都目光看向陳凡。

    陳凡斬殺鬼神,祛除黑暗,在他們眼中是神仙一般的人物。人們在絕境之中的時候,總是不由自主依賴強者。

    “看這架勢,第14旅團看來傾巢而出了。他們有數千人,全副武裝,裝備齊全。便是真正的神境在這里也沒法抗衡,我們立刻離開吧。”朱雀長吸一口氣,勉強穩住俏臉的神色,迅速說道:

    “我們的移動速度非常快,便是直升機都未必能跟上。在他們軍隊還沒有合圍前,我們可以闖出去。雖然我們沒法硬撼軍隊,但軍隊同樣攔不住我們。”

    軍隊的正面作戰能力固然強大。

    但許多宗師并不會去正面硬碰軍隊,而是采取游擊戰的態勢。你過來我就走,我打不過你,還跑不過你嗎?一旦宗師們躲入了城市,頓時就如同魚入大海,有平民做掩護,軍隊拿他們也沒辦法。

    朱雀顯然就在打這個主意。

    陳凡短距離速度能擊破音障,只要他想走,第14旅團絕對攔不住。

    朱雀說話時,并沒有掩飾。周圍的游客聽到她所言,頓時臉色一陣蒼白。

    “我們倆逃的話,他們怎么辦?”陳凡目光掃向艾靜琪等人,就見眾多游客都用無比期望的眼神望向他。

    在異國他鄉,這些華國人固然與他素不相識,但都是他的同胞。陳凡又怎能放棄他們,獨自逃生呢?

    朱雀苦笑不言。

    她是超級戰士,考慮得失都以大局為重。在一群游客和陳凡之間,朱雀毫不猶豫選擇陳凡。陳凡是華國武道界未來的希望,未來的神境強者。他的重量,比一個師都來的重。完全可以提升到戰略層次。

    “況且,哪怕現在想走,已經來不及了。不信你抬頭看。”陳凡揚了揚下巴。

    朱雀抬頭一看,她敏銳的目光頓時捕捉到了數千米高空中上略過的三個小點。一見到它們,朱雀瞳孔猛的一縮,用近乎失態的神色叫道:

    “F16超音速戰機?日國把他們都調來了?”

    空軍一旦出動,事態的嚴重性就往深淵滑落。能夠調動F16戰斗機,只有日國內閣下令,首相許可,防衛大臣,才能調動這樣的軍國重器。

    如果說之前,朱雀還懷疑,是不是第14旅團的旅長私自以演習的名義出動軍隊的話。現在連F16都出動了,這代表著此次戰斗,是日國最高層的授意。日國高層鐵下心來要滅殺陳凡。之前的鬼神圍剿等等,根本只是個幌子,或者是說掩蓋。日國最高層從來沒把信心與賭注寄托在那四尊鬼神身上。

    軍隊才是他們的殺手锏。

    他們一出手就壓上全部籌碼,雷霆萬鈞,一擊致命!在這等殺局面前,什么鬼神、宗師都如同草芥一般。

    想到這,朱雀的臉色越發蒼白,面如死灰。

    “我的速度最多也就能短暫的突破音障,而這幾架戰機,都能長時間超音速巡航,想逃出它們的追捕是不可能的。況且我又怎能舍棄掉這些同胞呢?”陳凡背著手,淡淡一笑。

    聽到陳凡所言,朱雀頓時臉色一變,失聲叫道:“你瘋了,你難道想以一個人抵抗這些軍隊不成?這些可不是十八世紀拿著火繩槍的清兵洋將。他們是真正的現代陸軍。”

    “他們手中持著的步.槍,使用穿甲彈頭,一槍就可以重創普通宗師。那幾輛武裝直升機上面的裝備的大口徑機槍,足以掃斷巔峰化境的腰。便是神境也扛不住導彈和大炮的一擊。暗榜前三的巨頭,也僅僅只能在上千人的軍隊追捕下逃生,這里可是足足有四千人,一個旅團,還有超音速戰機。這世間根本沒人能抗衡他們!”

    朱雀眼中一片焦急,俏臉漲的通紅的說道。

    身為華國特殊部門的超級戰士,她對現代軍隊的強大,了解太深了。特殊部門曾經組織過她們與軍隊對抗過,結果除了青龍可以與一個營的陸軍周旋外,其他的人,面對一個連隊就非常吃力了。因為軍隊的火力太強大,擦著就死挨著就傷,便是宗師也扛不住一擊。

    艾靜琪她們,也都用哀戚的大眼看向陳凡,有人小聲說道:

    “陳先生,你們快離開吧,我們是普通人,軍隊應該不會為難我們的。”

    “是啊,陳北玄,你走吧,帶這個小姐離開,我們沒事的。”艾靜琪也擠出一絲笑容,在旁邊勸著。這些游客們終究是善良之心,感念陳凡之前救了他們一命。

    “不用了。”

    陳凡一步踏出,迎著鋪天蓋地而來的戰車走去,一邊走一邊揮手:“朱雀你帶他們離開,我去會會日國的自衛隊。”

    他的眼瞳之中,閃耀著青色的神芒,如同火焰般跳動,沸騰的戰血在渾身燃燒。

    北玄仙尊,一生萬戰不敗,縱橫宇宙,何曾懼過?

    區區地球軍隊,算得了什么!

    朱雀等人呆立當場,看著那個在戰車與直升機面前顯得無比渺小的背影,一時心中五味陳雜。一個念頭不由自主的在所有人心底升起。

    這就是傳說中的英雄吧。

    知不可為而為之,雖千萬人吾往矣!

    日國,東京,一座古老豪華的莊園中。

    莊園里面樓臺水榭、宛如華國的吳州園林般,處處都是穿著傳統日式女仆服裝,踮著腳尖走路的仆人。她們都低頭大氣都不敢出,目光不是掃主屋,在那個屋子里,居住著日國最有權勢的人之一。

    三井家族的族長,三井一夫!

    日國最傳奇的人物之一,就是他一手,將三井財團從戰前瀕臨破產,帶到了今日這個數千億美元資產的超大財閥,日國支柱。

    此時,在主屋內,一個老者負著手站在窗前,他雖然年邁蒼老,頭發花白,卻身體站的筆直,如同萬古不倒的青松般。

    三井財團的這一代掌門人三井雄,躬身立在老者身后,腰彎到地上,神色無比恭敬。他保持這個姿勢已經近一個小時了,但這位三井財閥的掌門人卻絲毫不敢抬起頭來。

    “三井雄,你知道自己哪里錯了嗎?”

    老者微微喘著氣,發出沙啞的聲音。盡管他身體似不太好,但聲音卻蒼勁有力,如同金石落地般,擲地有聲。

    “家主大人,我不應該讓武宮大人與陳北玄決斗。結果導致我們日國武道界輸給了華國武道界,在全世界面前丟臉,甚至連首相大人都大為不滿。”三井雄額頭冒著冷汗說道。

    “哼,武宮弘一很強大,但終究是個武夫,輸了也就輸了。區區武道界,又怎放在首相與諸多黨內大佬的眼中?”三井一夫冷哼道。

    “啊?”三井雄微微疑惑。

    “武者們再強,終究只是個凡人,肉體凡胎又怎能擋得住現代武器?什么宗師神境,若他們真有這般強大,早就應該出來稱王稱霸才對,而不是躲在地下,像老鼠一樣。”三井一夫臉上露出一絲輕蔑的冷笑。

    “這顆星辰,終究是由我們這些政治家、財閥首領掌控的。我們一言令出,足以移山填海,動輒滅國,武者的力量在國家面前,又算得了什么?”

    盡管老者說的很有理,但三井雄還有些不解道:“那家主大人,陳北玄怎么辦,他可是一個非常危險的人物,連東京鐵塔都被他打...”

    “這個你不用管了,首相大人已經簽署調令,派出了第14旅團和超音速戰機,陳北玄還是先想著,怎么從自衛隊的手下逃生吧。”

    三井一夫隨意的揮了揮衣袖,就仿佛下令碾碎一只螞蟻般,毫不在意。

    三井雄聞言,頓時悚然一驚。

    為了圍殺一個陳北玄,竟然調動了軍隊和戰斗機!

    陳北玄再強大,再是東亞第一人,又怎是現代軍隊的對手?想到這,三井雄心中燃起一股火焰:

    ‘這個才是真正的權勢,真正的力量啊。’

    ‘一言令下,連東亞武道第一人,都只能狼狽而逃甚至當場生死。’

    ‘我距離家主大人,實在太遙遠了。’

    他這樣想著,腰彎的更深,心中對三井一夫,越發敬畏。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