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第387章 你握權勢,我掌生死

    “噗!”

    數十道拉出凄厲破空聲的手里劍與飛鏢如雨般向陳凡射來,這些忍者的傳承來自數百年前,不但精通各種遁術,還兼修武道。許多忍者的身手,并不比同輩武者差多少。暗器上面蘊藏著龐大的內勁,可以輕易洞穿大樹或鐵板。

    “嘭嘭!”

    這些暗器還沒射中陳凡,離著一丈之外,就被陳凡的護體真元擋住了。不等這些忍者們驚駭的表情露出,陳凡已經如一陣風般,瞬間沖入人群中。

    他的武道何等強悍,舉手投足間都帶著無可匹敵的萬鈞之力。每一揮刀,璀璨的刀芒都橫越過近十丈方圓,把這數十米內的忍者盡數切成數截。

    “刷刷。”

    不到半分鐘內,死在陳凡手中的忍者就超過一二百人。

    “八格!”

    那位忍族長老看的睚眥欲裂,他猛的一躍而上,從拐杖中抽出一把龍頭。刀面一片漆黑,顯然涂了特殊的涂料,在揮舞之間幾乎看不到刀光,無聲無息,非常適合暗殺。而且如今是黑夜,更幾乎無法察覺。

    忍族長老別看無比蒼老,但爆發之后,渾身枯萎的肌肉節節暴漲開來,氣勢瞬間拔升到了。這迎風一刀斬來,如同絕世刀客揮刀斷m.(quldu).水般。

    作為紫藤忍族僅有的幾位上忍之一,忍族長老這一刀之威,絕對不遜色于紫姬。

    但陳凡只是隔空遙遙一拳打出,匹練的青色拳芒就隔著十丈之外,將忍族長老凌空震成血霧。

    見到這一幕的忍者們,再也支撐不住了,紛紛發出恐懼的哀鳴聲,向外逃出。他們雖然一時被仇恨蒙蔽了雙眼,但在陳凡的無匹力量面前,終于認識到自己與陳凡之間的差距了。

    “哼,哪里跑。”

    陳凡冷哼一聲,身形一晃,帶出重重幻影,輕易的追到了一個快速逃跑的忍者背后,一腳踏出,將他踏在地上,直接硬生生踏死。然后瞬息又閃到一位中年忍者背后,一掌拍下,把那個中年忍者連人帶兵器拍入地面,化作肉餅。

    任憑忍者施展出任何遁術、隱秘法門,在陳凡的神念面前,無所遁形,只能被陳凡一一追上,盡數斬殺。

    到了最后,陳凡屠盡整個忍者村,一把火放出,把整個紫藤忍族的村落燒為平地后,才施施然離開。

    自此,世間再無紫藤忍族。

    陳凡屠滅紫藤忍族后,先去找到了雪代沙。雪代沙躲在福岡市郊外一個小別墅中,如今整個日國政府都在搜捕陳凡,雪代家與他牽連這么深,怎么可能不受到追捕呢。

    一見到陳凡,雪代沙就趕緊迎了上來:

    “主人,我前腳剛離開,就有東京警視廳的警察上門包圍了雪代家。我只來得及帶一些現金和出來。現在雪代家的所有財產和銀行賬戶估計都被凍結了。我也沒法再動用那些手下們”

    雪代沙說著,眼中帶著一絲心痛和擔憂。

    整個雪代家乃至左須神社的財產何等龐大,價值數萬億日元。尤其是來自幾大財團的股份,更是天價。可是陳凡這一鬧之后,日國政府下令通緝他,顯然無論是銀行內的賬戶、地產、各種商業店鋪、以及股權等等,都沒法再用了。雪代沙現在甚至連手下都不敢,怕他們也會旁邊。

    “沒事,這些都是身外之物,只要力量在手。這些東西總有一天會重回你手中的。”陳凡盤腿坐在沙發上,目光淡漠。

    無論是左須神社還是雪代家的財產,從沒放在陳凡眼中。

    他如今以一敗數千大軍,固然被日國政府無比痛恨。但其他大國對他則是既打又拉攏的策略吧,只要陳凡表露出想投靠某國政府的態度,對方隨時都能拿出數百億美元來收買陳凡。

    只是到陳凡這個境界,哪還把錢放在眼底。

    “主人,我想跟您去華夏,日國這邊已經待不下去了。”雪代沙目光堅定的說著。“而且我想跟您學習武道,我不想再這樣成為您的累贅。您縱橫日月,結果我連個紫姬都沒法看住,讓她叛變了。”

    陳凡微微詫異,抬眼可了下這個一臉堅強神情的少女,微微點頭:“好,回華夏之后,我就傳授你武道。保你數年之內,就能超越紫姬。”

    “不過在此前,我得去東京一次,有些債,該收了。”

    陳凡眼睛微瞇,目光冷冽。

    想到從紫姬那得到的消息,以及在紫藤忍者村中找到的資料,陳凡心中就殺氣狂涌

    日國,東京都郊外,三井家莊園中。

    此時的三井家,在外面看來一片祥和,內里卻每個角落都布滿了穿著黑色制服的精銳保鏢。這些保鏢荷實彈,氣質肅然。看著根本不像一般私人保鏢,更像軍隊脫了軍裝而來。

    實際上,這數百上千名保鏢確實都是自衛隊的精銳成員。作為三井家的家主,三井一夫在日國地位極高,呼叫一些自衛隊前來保護,并非難事。

    “家主有點小心過頭了吧,陳北玄未必知道是我們在背后使力啊。”一位三井家的高層一邊走,一邊搖頭嘆氣道。

    “家主畢竟老了,怕死也很正常。”另一位高層微微笑道。“我聽說,首相已經召見駐日美軍司令了,估計要不了多久,美軍就會出手,到時候,那個陳北玄死期將至,我們這里的戒備就可以解除了。”

    他們說著的時候,卻沒有注意到,陳凡與他們擦身而過。

    此時的陳凡,正捏著隱身訣,悠然的走在三井家的莊園內。隱身術是一門小神通,陳凡踏入通玄期就無師自通了。不過此時的隱身術,最多只能欺騙視覺罷了。面對那些紅外探測儀、金屬探測儀、生命檢測儀等等還沒法瞞過。

    若踏入神海或先天境界,陳凡就能施展出‘隱遁’之術,到時候整個人化作無形無質,如同幽靈般,你連摸都摸不到。

    不過現在,隱身術已經足夠了。

    別看三井家內外保護的如此嚴密,卻任陳凡來去自如。

    “駐日美軍要出動了嗎?”聽到剛才那兩人對話,陳凡也微微皺眉。“看來我要加快速度了。雖然我不怕駐日美軍,但真斗下去,我的肉身未必能再承受一場劇烈戰斗。”

    駐日美軍可不是日國自衛隊那群戰斗意志薄弱的半軍隊。無論是軍事素養、裝備武器、動員力量,美軍都站在全球之巔,只有華國、俄國等寥寥幾個國家可以比肩。更不用說美國手里還掌控著大量核武。

    真鬧大了,連陳凡都不敢保證,美國會不會投放小型核武。

    對方可是有這種前科的。

    沒有踏入先天之前,陳凡是絕對不愿意去觸碰核武的。

    陳凡這樣想著,悠然的按照神識的探測,向三井家的主屋走去。此時這棟代表著三井家乃至日國最高權力之一的別墅內,只有三井一夫一個人在。

    陳凡到了別墅前,就散去隱身,毫不掩飾的就這樣踏了進去。

    “是三井雄嗎?你剛才不是離開了嗎?怎么又回來?”背對著大門,站在窗戶前的三井一夫,聽到了陳凡的腳步聲,微微皺眉,聲音帶著絲絲冷意。

    陳凡不言,只是悠然的走到一條名貴紅木打造的木案前,端起上面滾熱的茶水,隨手倒起清茶來。

    見到身后的人不說話,三井一夫微微一愣,不由轉過頭來。見到室內那人不是三井雄,他不由猛的皺眉,滿臉嚴肅的喝道:

    “你是什么人?三井雄呢?”

    直到此刻,三井一夫還沒認出陳凡來。

    陳凡一邊泡茶,一邊淡淡笑道:

    “你推動日國政府,派出軍隊去圍殺我。又想調動駐日美軍。竟然還在問我是什么人?”

    三井一夫聞言,臉色刷的一下就變的青紫一片。枯瘦的手腳不由自主的開始顫抖起來,臉上肌肉調動,從牙縫中擠出聲音:

    “陳北玄?”

    “不錯,是我。三井先生請坐,你這里的清茶味道挺不錯的,不來喝一杯嗎?”

    陳凡輕輕一揮手,三井一夫就被一股無形的力量控制住,不由自主的坐到陳凡面前,在他驚駭的目光中,手掌端起那杯清茶,緩緩的灌入口中。

    滾燙的茶水把他口腔喉嚨灼燒的一片疼痛,三井一夫仿佛沒有感受到般,依舊把那杯茶飲盡。

    “陳北玄,你要什么,我都可以給你。甚至我可以勸首相收回通緝令,讓駐日美軍回去。任何條件,只要你提出來,在日國內我都能做到。”

    盡管喉嚨一陣疼痛,但三井一夫依舊在迅速說著。

    這位掌控日國最高權力的老者,眼中光芒明滅,腦海在前所未有的運轉。他知道,陳凡此來,必然是要殺他的。

    “而且你殺了我,沒有一點好處。殺死我,只會更加刺激首相和其他高層,加大對你通緝力度,駐日美軍也會迅速出動,甚至連華國政府都會受到我們日國加美國的巨大壓力。”

    三井一夫一邊說著,眼底不由露出一股傲然:“想來以陳北玄先生的智慧,應該知道取舍。您放過我,就會得到三井家這個重量級盟友。我們沒有什么生死仇恨,完全可以合作的。三井家的財富,加上您的力量,我們甚至能夠左右日華兩國的政治,站在世界巔峰。”

    說到這,三井一夫眼中射出狂熱的光芒。

    這位掌控權力的老者,直到此刻,還妄圖勸說陳凡,想要聯合起來。

    陳凡不由露出一絲嘲諷的笑容:“你以為,憑借你三井家那點財富與權勢,就有資格和我聯手嘛?我陳北玄要的東西,憑自己力量去取就是了,何須和人聯手。”

    在三井一夫驚駭的目光中,陳凡長身而起,背著手走出別墅,一邊走一邊淡淡道:

    “記住,你固然掌控著權勢,但我,掌握你的生死!”

    說完,陳凡揚身而去,而三井一夫猛的雙手扼住自己的喉嚨,在他驚駭的目光中,將自己硬生生扼死

    9年1月1日,陳北玄殺三井家族族長三井一夫于東京郊外。

    東亞高層為之震怖!

    ps:第一更奉上,作者菌繼續去寫第二更o(n_n)o(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