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第388章 離開日國

    三井一夫死了。

    這個消息對許多東亞各國的高層來說,簡直比陳凡斬殺武宮弘一,收服四大鬼神,擊潰第14旅團還要讓人震撼。

    因為三井一夫就是他們身邊的人,他們耳熟能詳,從小長大就聽聞過的傳奇存在。作為三井財閥上一代掌門人,三井一夫幾乎是伴隨戰后日國重建而起,是日國黃金一代的巔峰人物。在他與其他幾位財閥領袖的領導下,日國從二戰時的一片廢墟,成為世界經濟第二強國,80年代最鼎盛的時候,甚至叫囂要買下整個美國。

    索尼公司、豐田汽車、東芝集團、三洋電器多少華國、韓國人耳熟能詳的公司,都在三井財閥下。這樣一位老者,他不僅在日國政界享有舉足輕重的地位,在整個東亞經濟界上層,也是泰山北斗級的人物。

    結果這樣一位傳奇人物,就被陳凡隨手斬殺了。

    怎么能不讓那些東亞高層們既驚又畏呢?

    無論是武宮弘一,還是左須神等鬼神,又或者第14旅團離大家都太遙遠了,仿佛隔著一個世界般。而三井一夫,可就是活生生在大家身邊,比如三星李家的家主平生最崇拜的,就是三井一夫。

    陳凡擊殺三井一夫,受到震動最大的就是三星李家。

    據說聽到消息時,李家家主面色鐵青,失魂落魄,嘴里一直念叨著:

    “他怎敢如此他竟然真殺了”

    等別人湊上來時,李家家主迅速推開所有人,立刻下令賜死李赫奎,然后派出三星特使,去華國代表李家,給陳北玄先生賠罪。

    三井一夫之死,實在是嚇壞了這些高層大家族領袖。這代表著,陳凡不但擁有擊破千軍的力量,而且有使用這種力量的決心。任何人膽敢招惹他,都得為此付出代價。他殺起人來,可不管你擁有多么崇高的身份地位。

    而日國首相幾乎嚇得肝膽俱裂,拼命叫來駐日美軍司令,要求他們立刻出兵,圍剿陳北玄這個不世兇徒。東京首相官邸,幾乎一日三驚。整個內閣差點都癱瘓掉。

    但此時,陳凡已經坐上了回華國的游輪了。

    對陳凡來說,殺掉三井一夫這個罪魁禍首,就足以震懾整個日國高層。想來他們下次再想出手對付陳凡,那就必須思慮再三,考慮到事情后果再動手。

    “陳先生,雪代小姐,游輪的酒會將要開始,宮徵羽小姐到時候會登臺獻唱,兩位要去參加嗎?”游輪上,一位風度翩翩的客服經理,帶著職業笑容,上來問道。

    這艘游輪,叫伊麗莎白女王號。

    起自港島,沿著華國海岸線一路向上,游離天南、中海、北海灣等地,一直到韓國的首爾和日國的大阪。然后再掉頭返航,重回港島去。

    這一路一來,連續十天,號稱東亞十日游。

    女王號雖然只有三萬噸,不如陳凡曾經乘坐過的天鵝公主號,但里面的豪華設施并不遜色多少。陳凡與雪代沙買的是貴賓倉票,所以游輪官方免費贈予他們參加酒會的門票。

    “宮徵羽?”

    陳凡微微歪頭,這好像是近幾年新冒出來的小明星小歌手吧。

    大明星和頂級歌手,也不可能跑來一艘游輪上獻唱。曾經的云芊芊之所以參加天鵝公主號舞會,那是因為時尚大亨聶遠湖父子特別宴請的。

    “參加也行,就當散散心吧。”

    見到雪代沙眼底閃過的一絲期盼,陳凡一笑,點頭同意了。

    他去島國以來,一路血戰,連續擊敗北庭川、左須神社、武宮弘一、四大鬼神、第14旅團。幾乎無日不戰,沒有片刻休息的時間。現在已經離開了日國領海,快要進入華國的領地了。陳凡一直緊繃著的弦也就松了開來。

    “好的,請柬很快送上,兩位請慢用。”客服經理微微躬身退下。

    等他走后,雪代沙臉上浮現出一些擔憂:“主人,我們這樣去參加舞會,如果被日國政府知道了會怎么辦?”

    “知道又如何?這都已經出了日國領海,快進入華國的領地。他們還敢派軍艦飛機來抓捕我不成?”陳凡伸了個懶腰,眼中露出絲絲不屑:“況且,你相不相信,日國政府知道我離開的消息后,慶幸更甚于憤怒。”

    雪代沙一愣,然后很快恍然大悟。

    只有千日做賊,哪有千日防賊的?

    陳凡只要在日國一天,東京都就得戒嚴一天,首相就得繼續擔心受怕,整個內閣說不定都要停擺。至于說駐日美軍能抓捕到陳凡之類,完全是扯淡。

    陳凡如果不愿意正面和美軍硬拼,他往東京隨便一躲。美軍就那幾萬人,能把整個數千萬人的大東京都市都搜索一遍?

    所以聽到陳凡離開后,日國首相等高層心中,肯定是長松一口氣的。他們是一個國家啊,哪能和陳凡耗得起。之前的種種態勢,只是做出來,希望能嚇唬到陳凡而已。連首相自己,都沒指望駐日美軍能抓到陳凡。

    ‘一個人的力量,足以讓一個國家擔驚受怕,主人太強大了。’想到這里,雪代沙看向陳凡的目光,已經截然不同,在沒有一絲疑惑,全是滿滿的崇敬。

    “好了,別發花癡了,趕緊吃飯,馬上還要去參加酒會呢。”陳凡好笑的拍了拍她小腦袋。“對了,別再叫我主人,到了華國會顯得很別扭的,你叫我少爺或公子吧。”

    “是,主少爺。”雪代沙滿臉羞澀的低頭,如同古代大家族的小丫鬟般

    酒會在伊麗莎白女王號最大餐廳內舉行。

    參加的都是游輪上有些身份地位的人。他們來自天南地北,有港島的名人,東南亞的巨富,中海的富豪、甚至韓國的上流社會人士。

    游輪一路走走停停,不時有人上上下下。但能收到游輪官方請柬的,至少也得身價數千萬以上。

    “聽說宮小姐之前是在韓國參加一個綜藝節目,正好我們停靠在韓國時,她上船來。游輪官方就請她登臺獻唱一曲。”

    有人端著酒杯在議論著。

    “宮徵羽最近大火啊,整個網絡上全是她的歌,什么‘千年’啊、‘輪回’啊,都非常有名。我家那小子,一直吵著要見她。沒想到這次遇見了,我一定得要個簽名。”

    另一位大腹便便,油光滿面的富豪叫道。

    陳凡與雪代沙兩人換了服裝后,施施然的走在人群中。

    為了躲避日國政府的追捕,陳凡已經換回了平凡的容貌。他和雪代沙走在一起,頓時顯得很不般配。清冷絕艷的雪代沙一襲白色露肩晚禮服,雖然略顯保守,卻承托的少女越發冷艷高傲。引得周圍的人目光不時看來。

    不過能參加酒會的,大多有一些身份來歷。他們也是頭腦的人,不會輕易看低陳凡。

    不少人甚至在背后猜測,陳凡是不是華國哪個豪門的公子哥,否則怎么能擁有雪代沙這樣的絕色美人呢?

    兩人正端著酒杯,想要找個位置坐下時,突然一聲驚咦傳來:

    “雪代小姐?”

    陳凡回頭,就見到一個龍行虎步的中年男子走來,男子器宇軒昂,鷹視狼顧。在他背后,還跟著兩個黑衣保鏢。一看就非常彪悍,目芒的那種。陳凡甚至在他們身上感覺到一絲絲內勁的氣息。

    “齊先生?”雪代沙見到來人,也非常驚訝。趕緊低聲給陳凡解釋:“少爺,這位就是齊東勝齊先生,齊王孫的父親。”

    “他就是齊東勝?”

    陳凡看向來人,眼中閃過一絲莫名的神色。

    東勝集團董事長,北地大梟。上一世齊王孫就是被他逼迫著,最終逃到美國去,畢業后再也沒回來。這一世,有陳凡的庇護,齊王孫才能終結掉自己不幸福的婚約。否則讓齊王孫娶了雪代沙,絕對會被雪代沙玩弄于鼓掌之中。

    不過齊東勝仿佛不認識陳凡般,大步流星走過來,滿臉笑容道:

    “雪代小姐,沒想到在這里遇見您啊。我最近在日國,聽聞雪代家似乎發生了一些事情,連您的爺爺都去世了,您沒事吧。”

    “勞齊先生掛念了,我很好。”

    雪代沙神情很快冷了下來,冷冰冰說著。

    如果不是看在陳凡的同學面子上,她根本不想搭理齊東勝。

    但齊東勝卻不以為意,因為雪代沙一直都是這樣性格,他拉著雪代沙一路寒暄。周圍的人,似乎認出齊東勝來,都紛紛畏懼的向周圍四散開去。

    齊東勝聊了七八分鐘,似在注意到雪代沙身邊的人,疑惑的看向陳凡,用日語道:“這位先生有些眼熟啊?難道也是日國哪個家族的公子”

    “我是陳凡,齊王孫的舍友。”陳凡微微皺眉,用華文說道。

    “哦,是王孫的舍友啊。你看叔叔這個記性,我還看過你照片呢。”齊東勝一拍腦袋,嘴上這么說,臉上卻沒有絲毫尷尬,甚至眼底還帶著一絲輕蔑。

    陳凡眉頭皺的更緊。

    怎么齊東勝一副不認識他的樣子。

    難道老齊沒跟他父親說過,自己庇護齊家的事情?就算老齊沒說,那個叫蒙重的家伙也沒說嗎?

    ps:第二更奉上,作者菌繼續去寫第三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