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第390章 一拳之威

    齊東勝從沒想到,自己竟然會在這里被堵住。

    這一次他如日國,前后都小心翼翼,甚至連飛機都沒坐。怕有出入海關的記錄。而是乘坐這種豪華旅游的游輪去的。這種游輪來往人員非常復雜,很難查探。但沒想到還是被丁富海堵在了這里。尤其讓他心寒的,連楊擒虎也出動了,這代表著對方勢在必得。

    ‘我們東勝內部,一定有人出賣了我。’

    齊東勝心中咆哮著。

    如果不是有人出賣他,丁富海不會這樣精準。而且出賣他的人層次必定很高,因為齊東勝的行動路線,連他兒子齊王孫都不知道。

    不過眼前,最重要的是怎么渡過眼前這一劫。

    “虎爺,之前是多有誤會。虎爺您遠在東北,何必來插手我和富海這個攤子呢?”齊東勝抱拳道。他不愧是一方大梟,哪怕在這種境地,說話也不亢不卑。

    “你齊東勝打的念頭,我能不清楚。東勝集團在沈城開辟分公司,不就是想染指我東北嗎?你莫非以為我楊擒虎死了不成?”布衣中年人冷冷一笑。

    而周圍人聽到他的名字,都狂吸一口涼氣。

    “是東北的楊擒虎,虎爺啊!”

    “他可是名震東北的大梟,怎么跑到這里來了。”

    “齊東勝有難了,虎爺可不是好說話,他在東北邊陲,幾乎一言九鼎。”

    許多在東北地區出身的富豪,為之色變,紛紛看向齊東勝,搖頭嘆息。有些不知道楊擒虎來頭的,旁邊人也迅速科普。

    齊東勝、丁富海、楊擒虎。

    這三人都是北方大梟。論身份地位,絲毫不比江南唐遠清差,甚至更勝一籌的存在。尤其是楊擒虎,坐鎮東北邊陲,整個邊境與俄羅斯的貿易,他幾乎都要抽一份。俄羅斯的遠東黑手黨,無數次想打進華國,都被楊擒虎頂了回去。

    這樣一個傳奇人物出現,眾人怎么能不震撼呢?

    而游輪經理,早就一溜煙的跑去打電話找老板了。其他的保安們,看著這一排上百個身穿黑衣的壯漢,哪敢招惹。宮徵羽在上面顫巍巍的站了一會,趕緊溜下來,正好躲到陳凡與雪代沙身邊。估計是看他們兩人比較年輕,最好說話。

    “喂,你感覺,他們誰勝誰負啊。”

    宮徵羽小心翼翼的湊過來,用肩膀撞了撞陳凡道。

    “你問我?你認識我?”陳凡莫名其妙。

    咱們兩很熟嗎?你這一副死黨哥們的模樣,有點太快了吧。

    “你在下面坐那么久,長的不怎么樣,身邊又陪著一個超級大美女,誰能不注意到你?”宮徵羽翻了翻白眼,沒好氣的說道。

    陳凡好笑的搖了搖頭。旁邊的雪代沙不滿了,冷哼道:

    “你再這樣說我家少爺,我就把你從伊麗莎白女王號上扔下去。”

    “哎呦。還少爺老爺的,沒看出來,你還是富家公子哥啊。”

    宮徵羽好奇的眨巴著大眼睛看向陳凡。這位新近崛起的小天后,性格比起云芊芊、李欣茹,大方開朗多了。顯得大大咧咧,就像剛出校園走上社會的女大學生一樣。

    “要我說,肯定是楊擒虎贏。我就是沈城那邊出生,小的時候我就聽過這位楊擒虎虎爺的大名,咱們整個東北,誰不知道他是天字一號的大人物。跺一跺腳,半個關東都要震動的。”宮徵羽見陳凡不說話,自顧自的說道。

    “哼,那是我們家少爺沒出手。否則少爺一句話,什么楊擒虎孫擒虎,都得乖乖過來行禮。”雪代沙似乎非常看不順眼這女孩子,冷冷的駁斥著。

    陳凡第一次發現,這位雪代家的女家主,北九州島的地下世界女王,竟然也有小女生的時候。

    “哼,盡吹牛吧。曾經燕京那邊有一個大家族的公子哥來沈城,因為一些事招惹到了虎爺,直接被虎爺打斷了雙腿,扔到沈城外。那個燕京大家族屁都沒放一個,灰溜溜的把那公子哥接回去了。從那以后,基本上沒人敢招惹虎爺。”宮徵羽輕哼說著。她見雪代沙似還不信的樣子,趕緊道:

    “而且我聽聞不少老板說,虎爺是有功夫在身的。能夠赤手空拳擊斃北極熊。平常三五十個人持刀拿槍,都不是他的對手。你想啊,那燕京大家族身嬌體嫩的,哪敢和虎爺這樣的亡命徒作對。”

    “楊擒虎確實有功夫,畢竟是天榜排名第十二的宗師。一般的世家豪門,哪愿意招惹宗師。”陳凡在旁邊點頭贊同。

    陸天風坐鎮臨州,威震天南。華云峰立足中海,俯瞰華夏。杜三腳踏苗疆,雄視云貴。楊擒虎威震邊陲,橫行關東。

    這些天榜宗師們各個雄踞一方,為一域大梟。

    連國家對他們都睜一只眼閉一只眼。只要不作出太過出格的事情,比如像陳凡那樣,硬生生把人家東京鐵塔給打折了,一般國家都不愿意招惹這些宗師。

    況且把宗師收拾掉了,誰去抵擋外國地下勢力的入侵?全靠特殊部門嗎?青龍朱雀他們再強,也就那幾個人,渾身是鐵能打幾根釘子?

    也只有到陳凡這種當世神話的程度,才能不把天榜宗師放在眼中。否則一般大家族,都得敬宗師三分。

    “對對,他們也說什么天榜,不過我都忘了,之前沒注意這些。”宮徵羽吐了吐小**,臉上卻絲毫沒有羞紅,反而繼續興致勃勃的說著。

    陳凡無奈,她完全沒一位小天后的架子,更像鄰家大姐姐。

    而這時,場內已經有些變化了。

    楊擒虎似乎不太耐煩,冷哼道:“齊東勝,我不和你爭辯太多。一句話,你現在拿出一百億來,我立刻轉身就走,再不插手你和富海的事情。拿不出來,就別怪楊某不客氣了。”

    他目光冷冽,語氣仿佛極地吹來的萬載寒風,能夠凍徹天地。任何人都能聽出楊擒虎話中的威脅之意。齊東勝的臉色更加鐵青了,而丁富海則笑的臉上肥肉都要快抖出來。

    “義父,照我說,咱們直接和他開戰算了。以為三兩句話,就能嚇到我們東勝嗎?”一個聲音忽然從齊東勝身后傳來。

    眾人詫異看去,就見齊東勝那桌,站起一男一女兩個人。

    男子高大帥氣,只是隱約有股陰柔的氣質。女子扎著馬尾,身材高挑,英姿颯爽,只是臉部線條有點剛硬,更近似于男兒。

    說話的人正是那馬尾女子。

    她目光不屑,挑釁的看向楊擒虎。

    齊東勝一聽到她說話,頓時心中大呼不妙。自己這對義子義女,在北海灣與天京衛橫行慣了。尤其是馬尾女子,從小聯系跆拳道出身,更在韓國跆拳道總部進修過,黑帶七段,一般的男子都不是她對手,更養成了她不可一世的氣焰。

    這對義子義女本來就對齊東勝跑來日國搬救兵很不爽,一直叫囂要和楊擒虎硬拼。現在見到楊擒虎這樣逼來,自然跳出來不服了。

    “初生牛犢不怕虎啊。老齊,你這對義子義女,嘖嘖,有我當年的風采。”丁富海哈哈笑著,眼底全是幸災樂禍。

    而楊擒虎直接冷哼一聲,身形一晃,竟然直接出手了。

    宗師不可辱!

    楊擒虎是關東大梟,一代宗師,哪是這等小輩可以挑釁的。

    “虎爺手下留情....”齊東勝見狀,臉色大變,急忙叫道。可惜已經遲了,楊擒虎乃是宗師,出手何等之快。

    他仿佛一個高速行駛的火車頭般,呼呼叫著,撕破空氣,帶著凄厲的破空聲向前沖去。在楊擒虎面前,任何碗筷、桌椅、凳子、擺設都瞬間被撞的粉碎。

    那對青年男女,一見到楊擒虎出手,就臉色狂變。

    女子直接愣在當場,渾身上下血液都仿佛凍結了般,她修煉的只是普通跆拳道,什么時候見過如此驚天動地的陣勢?楊擒虎哪怕不出手,單憑這高速一撞,就足以把她撞成肉餅。

    而旁邊的陰柔男子,咬了咬牙,身形嗖的如同靈蛇般收縮起來,然后猛的一彈。瞬息整個身體都拉的極長,渾身上下帶著劇烈的力量,雙手化掌,凌空一封,擋在了楊擒虎面前。

    “好!”

    楊擒虎哈哈大笑,一拳搗出。

    天地仿佛都在這一拳前傾覆了,他這一拳,沒有任何名堂,但就如同猛虎下山般,空氣中響起了雷鳴虎嘯之聲。

    “咚!”

    在眾人驚駭的目光中,拳掌撞擊在了一起。

    楊擒虎的拳力何等強悍,哪怕只出了一半的力量,也壓著陰柔男子的雙掌,把它們壓到了陰柔男子胸前,順勢一拳打在了陰柔男子胸膛上。那透體拳勁,直接把他的后背衣服都打破,現出一個拳印來。

    “噗嗤!”

    陰柔男子直接在空中噴出一口鮮血,凌空倒飛了出去,接連撞破了七八桌酒席,一路滑到了二十米外,才堪堪停住。

    全場死寂。

    所有人都沒想到楊擒虎一拳之威,盡至如斯地步。尤其是齊東勝,更是臉色慘白,那個陰柔男子是他手下第一高手,連楊擒虎一拳都擋不住,那他還有什么底牌可以支撐。

    想到這,齊東勝苦笑一聲,就準備低頭求饒。

    這時,忽然一個嬌俏的女聲悠悠傳來:

    “少爺,這一拳比您差遠了呢。”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