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第392章 他是神話

    楊擒虎是什么人?

    在場的諸多富豪們,可以把楊擒虎的事跡說上三天三夜都不帶重復的。這位威震關東的大豪,無論是武道、手腕、能耐和個人魅力,都是整個華夏都屈指可數的。許多人最津津樂道的,就是當年楊擒虎與燕京世家子弟碰撞的事情。

    據說在楊擒虎打折了那個世家子弟的腿,把他拋出省城外后,燕京那個家族曾經宣稱要來關東找楊擒虎的麻煩。最終卻悄無聲息了。

    從那以后,楊擒虎威震關外,被眾人認為是關外天字第一號的人物。無論是富豪還是貴宦,都以結識楊擒虎為榮。便是宮徵羽這等踏入娛樂圈的小天后,對楊擒虎都如雷貫耳。

    無論是丁富海還是齊東勝,在楊擒虎這等傳奇人物面前,終究差了一籌。更不用說,在場幾個人還知道,楊擒虎有另外一個身份,是一位武道宗師,位列華夏天榜的絕世人物。這么多光環加在一起,整個華夏,能夠讓楊擒虎折腰的,都沒幾個。

    但此時,楊擒虎卻卑躬屈膝,如同弟子見老師般,對陳凡躬身行禮。而且自稱晚輩,把陳凡稱作‘陳前輩。’

    諸人怎能不震撼?

    ‘他是誰?便是燕京最頂級的那幾個大家族的嫡子,最多也就能和楊擒虎平起平坐罷了。怎能讓楊擒虎主動行禮,更不用說他還這樣年輕?’

    無數的富豪目光掃向陳凡,眼中驚疑萬分。

    ‘陳凡?這個名字沒聽說過啊。難道是我不知道的什么隱世家族的傳人?’丁富海眼都快瞪出來了,一張肥臉肌肉不住的跳動。

    齊東勝則愣在當場,心中百轉千繞,只剩下齊王孫當時那句話:

    ‘爸,你不用去日國了,我找到一位通天的大人物。他發話要庇護我們齊家,楊擒虎絕對不敢再來的。您可以回來了’

    齊東勝當時還不懂,什么叫通天的大人物。

    但現在見到楊擒虎那般恭敬的模樣,他隱約有點明白了。

    這就叫‘通天’,這就叫‘大人物’啊。

    一個名字報出,就能讓楊擒虎恭敬惶恐成如此模樣,這不是大人物?什么是大人物?恐怕整個華夏,都找不出幾個比他還大的了。

    至于宮徵羽、于氏兄妹等驚駭的目光,陳凡絲毫未去理會,而只是淡定的夾菜道:“起來吧,我只是路過而已,并沒有提前通知你,罪不在你。”

    楊擒虎才長出一口氣,緩緩的直起聲來,依舊束手恭敬的立在那。

    對于‘陳凡’這個名字,齊東勝等人可能很陌生,但作為武道界屈指可數的宗師,楊擒虎怎么會不知道陳凡的本名。他當年還曾經去臨州,想要挑戰陳凡的。可惜被陳凡那鋪天蓋地的神識嚇住了,最終黯然而退,臨走前還和云貴的杜三拼了一招。

    在此之前,陳凡哪怕是天榜第一宗師,楊擒虎見他最多敬他三分而已。畢竟兩人同位列天榜,大家都是宗師,你縱使比我強,但我們都是同輩的,沒有誰一定比誰高。

    但現在,陳凡于日國之巔斬殺武宮弘一,一戰破千軍,威震黑暗世界,被眾人尊稱為當世神話。楊擒虎見他,就誠惶誠恐,如同小學生見到師長,粉絲見到偶像一般了。

    武道界,學無先后,達者為師。

    陳凡顯然是一位在武道之路上遠遠走在前頭,讓楊擒虎只能仰望的存在。

    “陳前輩,您是剛從日國回來吧。”楊擒虎小心翼翼的詢問道。

    陳凡在他眼中,可是一位神境武者,神話一般的存在。楊擒虎縱然是宗師,這輩子也沒有親眼見過一位神境強者,見到陳凡,自然惶恐勝于其他。

    “嗯,日國的事了,再待下去也沒多大意思。”陳凡隨手夾了一塊牛排,一邊吃,一邊隨口吩咐道:“齊東勝的兒子和我是舍友,我之前答應他要庇護齊家,這件事到此為止。”

    “是!”

    楊擒虎畢恭畢敬的應著。

    這句話如果是別人對他說,早被楊擒虎把頭都打爛了。但陳凡的吩咐,在楊擒虎看來,仿佛是無上光榮般。

    就如宗師之下皆為螻蟻般,在神境強者眼中,宗師也只是強大點的螞蟻罷了。神境強者的一句話,誰敢違背?楊擒虎自己是萬萬不敢的。

    “哎,虎爺,我們說好了的啊。”丁富海聞言,頓時急了。也不管陳凡的身份背景,跳出來就叫道。

    “嗯?”

    陳凡還未說話,楊擒虎已經眉頭一皺。回身一爪劈出。

    “轟隆!”

    虛空中勁風激蕩,宛如虎嘯聲響起。一道凄厲的黃色抓痕憑空浮現出來,瞬間越過十幾米的距離,擦著丁富海龐大的身體,就劈在了他旁邊的桌子上。

    那個擺滿了酒席菜肴的桌子,直接被楊擒虎這凌空一爪,劈成四截。木桌斷裂開來,斷口處無比光滑,仿佛被鋒利無比的鋼刀劃過般。這一爪之威,若劈在人身上,恐怕當場就會把人扯得四分五裂吧。

    宗師之威,盡至如斯!

    丁富海見了這一爪,嚇得渾身肥肉顫抖,褲襠都快濕了,哪還敢再說半句。

    周圍眾人見了,無論是那些符號還是丁富海的手下,都盡數低頭俯首,不敢再直視二人。他們心中無比震撼,極驚駭于楊擒虎的恐怖強大,更駭然的是。

    楊擒虎都如此之前了,能讓他低頭的陳凡,又是什么樣的通天人物?

    許多人心中有種明悟,他們恐怕見到了華國真正的巔峰存在了。

    大廳內一片寂靜,楊擒虎恭敬的束手立在那,其他人哪敢動彈。就這樣眼睜睜的看著陳凡吃飯夾菜。整個酒會頓時出現奇妙的一幕。上百人大眼瞪小眼,只有一個人旁若無人的大吃大喝。等了大約十分鐘之后。陳凡才酒足飯飽,用紙巾擦了擦嘴,起身對雪代沙說一句。

    “我吃飽了。回房吧。”

    “恭送前輩。”

    楊擒虎在兩人身后,鞠躬行禮,一直等到陳凡的身影,才緩緩的直起腰來。有細心的人發現,這位威震東北的大宗師,背后竟然濕透了。

    見到這一幕的人,心中越發駭然。

    卻不知道,楊擒虎面對陳凡時,心底承受了多大壓力。

    在陳凡之前,無論是華國還是世界,宗師級強者一年都未必隕落一個。但陳凡出道之后,死在他手里的宗師幾乎車載斗量。楊擒虎真怕他一言不合,就把自己一巴掌拍死了。

    這時,見事情落幕了,丁富海小心翼翼的湊過來道:

    “虎爺,咱們就這樣算了?這一次可是難得堵住齊東勝啊。下次他若躲在老巢里不出來,咱們真的要殺去津門不成?”

    “哼,陳前輩都放話了,你還敢不聽。丁胖子,不要怪我沒提醒你。你自己可以動手試試,只是倒是滿門被滅時,莫在地下怨我。”楊擒虎冷笑道。

    丁富海頓時被嚇住了。

    他膽子其實不大。畢竟都坐穩老大享福這么多年了,哪還有年輕時死磕硬碰的勁頭。只是讓丁富海這樣收手,他終究不甘心,畢竟這可是千載難逢的機會。

    “虎爺,您說個準數吧,讓我丁胖子死個心服口服。那少年到底是誰,能讓您虎爺都退避三分。”丁富海咬了咬牙,說道。

    楊擒虎眼睛一瞇,目現寒芒:“丁胖子,你真要聽?你可想好了,知道那位的身份之后。有些事情,你就沒法再裝糊涂了。”

    “我聽!”丁富海咬牙切齒道:“要死也得做個明白鬼死。”

    “好,我就告訴你。”楊擒虎嘿嘿冷笑。

    周圍的眾多富豪、打手,包括齊東勝、于氏兄妹、宮徵羽等人,也都紛紛豎起耳朵來。大家心中對陳凡的身份實在好奇到了極點。

    到底是什么人能讓楊擒虎這般恭敬甚至懼怕?

    而且偏偏如此年輕,而且沒一個人聽說過。

    楊擒虎環視左右一圈,淡淡道:“陳前輩有很多名號,陳凡這個名字,你們可能沒怎么聽說過,但‘陳北玄’呢?”

    “什么?陳北玄?”

    楊擒虎話音一落,許多人還在疑惑中的時候,齊東勝已經驚呼出來。

    他眼睛瞪得圓圓的,滿眼不敢置信。自己在東京求爺爺告奶奶,甚至花費大人情,想要通過林泰搭上交情的絕世大強者陳北玄,竟然就是自己兒子的舍友?

    想到這,齊東勝心中哭笑不得。

    早知如此,自己何苦跑到日國去當孫子呢?看楊擒虎現在那副恭敬懼怕的樣子,就知道陳凡若說出一句話來,楊擒虎絕對會果斷收手的。

    “莫非是位列天榜第一的那個陳北玄?”

    這時,丁富海也猛的反應過來,滿臉肥肉亂抖,不可思議的叫道。

    作為北地大梟,丁富海雖然對武道界了解不多,但也偶爾聽聞過天榜。畢竟連楊擒虎都僅僅位列第十二,可以想象,這個榜單的含金量有多重,而天榜第一的名號,丁富海還特意記過,生怕日后得罪了。

    “天榜第一?什么天榜第一?”大部分人還在疑惑的時候。

    楊擒虎已經點頭道:

    “不錯,就是他老人家。”

    “但現在,天榜第一已經遠遠不足以形容陳前輩了。他是一位神話,一位活著站在我們面前的神話!”

    楊擒虎斬釘截鐵的說著,眼中帶著無比的崇敬與向往。

    ps:第二更奉上,作者菌繼續去寫第三更o(n_n)o(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