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第394章 返回金陵

    這一疊照片并不是很清晰,畢竟是在零下幾十度的寒冷冰原上拍下來的。而且拍照的人,主要目光都被那彎清澈的泉水給吸引住了。并沒有在意泉水旁的那株小樹。

    小樹高三尺三寸,通體枯黑,葉子基本上掉落干凈,只剩下一枚朱紅色的果子。這果子仔細看,比較奇特,仿佛一個小嬰兒般。

    在華國古代的《西游記》中,曾經描述過一種神果,叫‘人生果’,三千年一開花,三千年一結果,再三千年才得熟,短頭一萬年方得吃。聞一聞,就活三百六十歲;吃一個,就活四萬七千年!

    陳凡不知道寫西游記的人,是否見過胎元果。但胎元果確實具備類似的功效,只不過比起小說上的人參果差距太遠了。

    ‘胎元果,上品靈果,存在于極寒之地,非靈泉靈脈無法孕育。五十年結一枚果,其中蘊含先天本命元氣,果成之后,通玄期修士服用,可直入神海。神海境服用,可體悟先天大道,增長修為。便是先天修士,都可常用。普通人若食得,可活一百五十載。’

    這絕對是陳凡在地球上見過的最強力的靈果,遠比之前在藥閣中所得,以及陰龍潭內的通用草強大的多,畢竟可以讓一位通玄修士,硬生生突破進神海境。

    但陳凡看重的,則是胎元果內蘊含的‘先天本命元氣’。

    這可是先天之下最珍貴的元氣之一,修補肉身、增長修為、提升神念,幾乎無所不能。

    “我之前為了催動飛劍殺敵,吐了一口本命元氣出來,傷了根基,至少要靜修幾個月才能把這口元氣補回來。若能得到胎元果,不僅不需要花費這么多時間,甚至把青帝長生體再推進一步,觸摸到小成的境界,都非不可能。”

    陳凡眼中露出欣喜之色。

    花費幾個月修補元氣,不提升修為,對陳凡來說,太難接受了。有著幾個月的時間,他說不定都能踏入通玄后期了。

    但有胎元果就不一樣,這種上品靈果,不僅僅有諸般功效,更是療傷圣果,遠勝地球上這些千年人參之類。

    “看來是因為人跡罕至,位于極寒冰原之中,又有靈脈靈泉所在,才能讓這株胎元果樹,一直成長到今天。”陳凡摸著下巴,目光掃向照片上那彎清泉。

    他不用看,都知道,那并不是什么泉水,而是一個靈脈匯聚之地。

    龐大的靈氣在那凝聚,最后化成水流般。就像陳凡的青龍大陣內一樣。也只有這么澎湃的靈脈,才能夠孕育出胎元果樹這般的上品靈果。

    “前輩,您不知對此有什么看法呢?”楊擒虎小心翼翼的在旁邊問道。

    “確實是生命神水,而且對增進修為很有功效。長期飲用的話,甚至突破神境都尤未可知。”陳凡不置可否的淡淡說著。“你把這疊照片給我看,是想讓我參與進去嗎?”

    “前輩明鑒。”

    楊擒虎一抱拳,臉上滿是欣喜之色。

    他原本不敢肯定,以為是不是什么地下溫泉之類的。還是丁富海和他那手下信誓旦旦,楊擒虎才將信將疑。但有陳凡這句話,他就再無疑惑。畢竟陳凡可是當世唯一一位神級強者。尤其陳凡那句‘突破神境尤未可知’更是瞬間點燃了楊擒虎的血液。

    “陳前輩,這些照片,都是丁富海手下的采礦隊冒死拍下來的。”楊擒虎一邊說著,一邊介紹道:

    “據他們說,那邊有狼群匯聚,他們剛拍完照片,就被狼群一路追擊,基本上只有隊長逃出來。我事后也曾派了兩波手下去,都杳無音信。若有前輩能與我一同前去,那里哪怕有再多危險,又怎是陳前輩的對手。”

    “天材地寶,自然有妖獸守護,很正常的事情。”陳凡淡淡回一句,眼睛一瞇掃向楊擒虎:“事先說好,既然要我出手,那這神水至少分我一半,還有泉邊那株果樹,也得歸我。”

    “好!”

    楊擒虎干脆利落的答應了。

    這一去危險重重,又遠在西伯利亞冰原深處,楊擒虎縱是宗師,也不敢托大。但有陳凡就不一樣了。這位可是足以硬撼軍隊,斬落戰機的很角色。那什么妖獸再強,怎能是陳北玄的對手?

    至于陳凡要一半和那株果樹,楊擒虎完全沒意見。他認不得那株果樹,哪怕摘下果子給他吃,楊擒虎都未必敢下口。

    “那晚輩就不打擾前輩了。最近幾天大雪封山,晚輩回去準備一下,大約十天之后就可出發。”楊擒虎抱拳告辭。

    陳凡也微微點頭。

    正好這時間,他可以回去和親戚朋友過一下春節。

    等楊擒虎走后,雪代沙略帶擔憂道:“少爺,您真要去嗎?要知道那西伯利亞冰原深處,有些地方可是能到零下百度的,更不知道有多少莽荒時代的兇獸留存下來。”

    “無妨。憑我的實力,便是有神境強者來了,我也能殺之,何況區區一些妖獸呢。”陳凡擺了擺手,隨口說著。

    兩人一夜無話。

    伊麗莎白女王號很快就開到了中海。

    陳凡與雪代沙從中海下船,一路坐車去了金陵。中途齊王孫還特地打電話來對陳凡表示感謝,陳凡說兩句就掛掉了。

    這種事,對齊王孫來說可能是生死相關,但對陳凡而言,只是隨口一句的事情

    陳凡回來了。

    這消息對陳家人來說,可能只是陳凡去日國旅游一趟,現在回來過節而已。但落在華國武道界、特殊部門與軍方高層之中,卻瞬間掀起了軒然大波。

    陳凡這一去,殺了北庭川、千鶴真弘、武田玄風、紫藤瀧一、黑川勝、武宮弘一等日國六位宗師級強者,收服左須神、黑木神、赤瞳神、天狗神、六臂鬼神等五尊半步神境的鬼神。擊潰了日國第14旅團,斬下三架f15戰斗機,與十七架眼鏡蛇直升機。

    其戰果之輝煌,成績之璀璨,簡直前所未有。

    日國武道界經此一戰,元氣大傷,幾十年都未必能恢復過來。更不用說日國自衛隊的武裝大受打擊,差點在全球淪為笑柄。三井一夫之死對三井財閥和日國高層同樣是個震懾與警告。

    今日的陳凡,再也不是去日國前的陳凡了。

    去日國前,李牧臣只是把陳凡當成一個很強大很有潛力的武者,連朱雀這個特殊部門的成員都敢找上門來,對陳凡挑釁。

    而現在,陳北玄之名威震世界各國,便是美國總統、俄國大帝耳中恐怕都聽聞陳凡的名號。地下世界更是聞他名而震怖。

    陳凡此時已經隱隱有黑暗世界第一人的架勢。

    只剩下cia發布暗榜,為他證明了。

    “陳北玄怎么會這樣強呢?”

    國內外武道界,不知道有多少人苦思冥想,捶胸頓足,死活想不明白。

    無論怎么看,陳凡只是一個不滿二十歲的少年啊,連大一都未讀完,卻已經威震天下,成為當世神話。可以與國家角力談判,甚至凌駕于許多小國之上。與陳凡相比,無論是什么天才,都要瞠目結舌,膛乎其后了。

    陳凡到了金陵后,首先把雪代沙安放到青龍大陣去。

    他一路上,乘機傳了雪代沙一些招式散手,雪代沙想學劍,陳凡就將曾經見過的一些劍仙招式化用過來,重新精簡,闖出一套‘青華劍訣’傳給她。

    這套青華劍訣雪代沙若能煉成,可以直入神境,甚至窺探先天境界。

    雪代沙那邊剛安排好,首先朱雀就登門來了。

    “你沒事吧。”

    依舊在唐遠清的小院子中,朱雀還是剪著俏麗短發,穿著一身皮衣皮褲,身材無比火爆。她冷若冰霜的俏臉,難得露出一絲關心,見到陳凡后,先略帶擔憂的問道:“我當時離的很遠,看到你劈出那一劍。后來我回國問過幾位老人家,老頭告訴我,那一劍哪怕是神境都未必能支撐住,你強行使用,肯定有后遺癥的。”

    “無妨。這點小傷,對我不算什么。”陳凡揮了揮手,毫不在意的說著。“倒是你們怎么離開的?日國高層會這樣輕易的放你們一群目擊者離開日國?”

    “哼哼?他們倒是想不放,但能同時扛得住我們華國加韓國兩個國家的壓力嗎?”朱雀冷笑一聲。“不過你放心,那件事,我們三國聯手下了封口令。那些游客們都簽了保密合同的,不會隨便把你的消息泄露出去。”

    說到這,朱雀臉上露出一絲算意:

    “倒是那個叫艾靜琪的,對你似乎念念不忘啊。一直找我打聽你住哪,你說我是不是該把你的身份消息和地址都透露給她呢?”

    陳凡輕輕一笑,并沒有回答這種幼稚問題。

    旁邊唐遠清和唐亦菲束手而立,眼中看著陳凡滿滿的敬佩之意。連國家特殊部門的超級戰士,對陳凡似乎態度都不一樣啊。

    眾人正在聊著時,突然又有訪客來了。

    金陵軍區的大首長李牧臣,帶著女參謀于晴前來拜訪陳凡。

    于晴一見到朱雀,頓時一愣,脫口而出:

    “姐姐,你怎么在這里?”

    ps:第四更奉上o(n_n)o(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