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第396章 家族云集

    “哦?”

    陳凡微微抬眼,看向這位堂姐。

    自從去年陳家年會之后,他和陳寧基本沒怎么說過話了。以前這個傲嬌堂姐雖然和他不怎么對付,但好歹兩人經常會針鋒相對幾句。但隨著陳凡身份越來越高之后,陳寧與他之間的差距越來越大,已經本能感受到壓力,疏遠很多。

    “這個...”陳凡有些遲疑。

    對于這種小輩的聚會,他并沒有多大興趣。

    如今的陳凡,往來都是李牧臣、楊擒虎、朱雀、三井一夫那等大人物。著眼點甚至都超出了華國,放在世界這盤大棋上面。再讓他去和金陵那些小輩打交道,陳凡真提不起勁來。但陳寧難得來和他說句話,而且還帶著絲絲懇求的語氣,陳凡也不好直接拒絕。

    “你放心吧,這次聚會,來的基本上都是金陵各大家族的核心子弟。小弟你也知道,我們陳家是新近崛起,自然會受到老的勢力排擠。你到時候只要出面,露個臉就行。有你在威懾,很多家族的交易、談判都會順暢許多。”陳寧見他似有拒絕之意,連忙開口道。

    這時,陳果果也跑過來,抱住陳凡大腿嚷著“陳凡哥哥,我也要去。”

    沒奈何,陳凡只能笑了笑,點頭應下。

    反正只是讓他去露個臉而已,也不需要他親自去交流談判。

    聚會在金陵郊外的紅石會所中。

    說是一群小輩聚會,其實基本上都是金陵各大家族第三代的核心人物,有些甚至已經開始接手家族產業。他們每個人的分量拿出來,都不會比沈君文、寧雨澤、蘇鵬等人輕多少。這些人聚在一起,討論的都是下一年各個家族的利益分配。

    其中涉及到每個家族之間的碰撞、交易等等,陳凡雖然不懂,卻也知道,沒有哪個家族能夠一支獨大,所以最終都要妥協。關鍵是取得的利益大小罷了。

    坐在陳寧的凱迪拉克車上,陳寧一邊開車,一邊給陳凡介紹道:

    “我們金陵,傳統的幾大家族是喬家、宋家、花家、任家。這幾家中,以喬家和宋家最強,喬老爺子執掌金陵市這么多年,喬洛纓更是號稱金陵的大姐大。但宋家也不弱多少,宋家雖然沒出什么大人物,但據傳聞宋家與燕京一個大家族關系非常密切。不過這些你了解一下就行,不需要太過在意。憑小弟你現在的身份,便是宋家家主來了,也不敢輕易得罪你。”

    陳寧這樣說著,看著陳凡的美眸中帶著不一樣的異彩。

    在她們還在為家族竭盡思慮,努力為家族事業奔走,想要在家族中獲得更高地位的時候。陳凡已經可以與各大家族的家主平起平坐,甚至還更勝一籌。

    ‘當年我怎么沒看出,他有這樣的能耐天賦呢?’

    陳寧心中暗暗嘆息一聲。

    “這么說,我們陳家現在就是金陵第五大家族了?”

    陳凡懷中抱著陳果果,一邊捏著她的小臉,一邊隨口問陳寧道。

    “哪有什么四大、五大家族。”陳寧苦笑一聲。“你別看喬家、宋家這些現在風光,但幾十年之后,甚至十年二十年之后,后繼無人的話,他們就要衰落下去。別的不說,喬老爺子臨近退休了。他一退下來,人走茶涼,誰還會賣喬家面子?”

    “倒是我們陳家,只要你還在,就會一直屹立不倒。這也是其他那幾家忌憚恐懼我們陳家的原因。”陳寧羨慕的說著。

    陳凡點頭。

    無論是喬家還是宋家這些家族,都是依仗權勢或財富立足的。當權勢盡去、財富消退時,自然會衰敗下去。這與顧家、陸家等武道豪門不同。那些家族,只要代代宗師輩出,就會一直屹立不倒。除非哪年,科技的勢力徹底壓到武道,宗師輕易會被絞殺,那些武道世家才會真正退出歷史舞臺。

    ‘想要讓陳家真正傳承下去,看來得傳下一些功法武道。我終究會離開地球的,到時候等我踏上星空之路時,陳家失了庇護,很容易被人踏滅。’陳凡眼瞳無比幽深,靜靜思量著。

    他最近一直想著組建勢力。

    畢竟隨著陳凡修為越來越強,招惹的敵人越來越厲害。他也沒辦法完全把家人保護好了。那些護身玉符再厲害,能扛得住宗師或半步神境的強者突擊?又或者某些軍方的斬首小隊嗎?

    在之前,陳凡不組建勢力除了自身精力分不開,專注于修煉,也是忌憚國家。

    畢竟華國是大國,哪允許你在它國內攪風攪雨?但現在,陳凡已經是當世神話,足以和國家談判。華國現在以拉攏他為主,甚至主動給他配備一支護衛隊,顯然就是默許他組建勢力了。

    ‘到時候叫什么好呢?真武仙宗肯定不能用,憑地球這些人,還不夠資格扛起這桿大旗。要不叫青符門,又或者北玄宗?’

    陳凡摸著下巴,在思索著。

    而此時,紅石會所內,已經名流云集,冠蓋如雨。

    臨近過年了,基本上各大家族的核心人物全部回到了金陵,向家族述職,順便商討下一年的產業分配。金陵就這么大,你多要點,我自然就少拿一點。

    以往喬家、宋家、花家、任家這四家基本上就把大部分份額給分了,其他中小家族,只能在旁邊撿點湯湯水水邊角料。

    但今年不一樣,金陵又有一個大家族崛起了。

    作為新晉崛起的大鱷,陳家自然也要在這塊肥美的肉上狠狠咬上一口。而利益之爭,自古以來是最血腥的,所謂斷人財路,猶如殺人父母啊。

    “你們說,這一次陳家會有什么人來?”

    聚會大廳里面,大家三三兩兩分著小圈子,各個青年俊杰、名媛富少們都穿著衣冠楚楚,端著酒杯,互相小聲交談著。

    其中有一個油光粉面的青年,低聲笑道。

    “作為陳家第三代老大,陳安肯定要來的。陳寧也說不定,她最近報考了美國的哈佛大學金融系。至于安雅不知道來不來,她若來了,那可就不得了。她可是那位的姐姐,誰敢和她爭啊。”另一位帶著金絲邊眼鏡,看著很精明的男子,推了推鏡框,平靜說著。

    “嘖嘖,陳家不知走了什么狗運,竟然能出這樣的妖孽怪胎。我之前路上碰見了任家的任棟,你是不知道,任棟臉都是鐵青的。”粉面青年幸災樂禍的笑道。

    “任家在幾大家族中勢力最小,陳家崛起,肯定要首先擠占他們家的份額,任棟臉色能好看才怪。”旁邊一位穿著華麗晚禮服的艷麗女孩,冷哼一聲道。

    “今年如果沒意外,恐怕要以陳家為首分配了。喬家、宋家、花家和任家都要被擠到一旁去,誰叫陳家出了個陳大師呢。那可是蒼龍的少將!”

    精明男子端著酒杯,冷靜說著。

    周圍人聞言,都不由搖頭嘆息,長吁短嘆。

    陳凡在吳州那一戰,是徹底震懾住了整個金陵。連紀家、蘇家、寧家、湯家聯起手來,都被他一腳踩了下去。整個金陵,誰還能與他為敵?便是任家、花家等加起來,都未必是他的對手。

    周清雅端著酒杯,從旁邊路過,聞言心中又酸又悔。

    酸的是,陳凡在吳州那一站,不是為了自己,而是為那個叫方瓊的女孩子。悔恨的是,自己當時要是早點下手,果斷一點,未必不能把陳凡從方瓊手中搶來。

    她心中正嘆氣時。

    忽然聽到那個油光粉面的青年壓低聲音道:

    “這倒未必,先不說那個陳大師到底關不關注我們這些宋家,這一次可是有備而來。”

    “再有備,他宋家能耐就在那。難道宋家比中海紀家還強嗎?人家紀家可是有封疆大吏的。”一個帶著珠光寶氣的少婦不屑冷笑道。

    “不錯。”

    大家也都點頭,連周清雅也是這般認為。

    “嘿嘿,單單宋家自然扛不過他陳家,但假如加上一個韓家呢?”油頭粉面的青年端著酒杯,一臉神秘的道。

    “韓家?什么韓家?”

    周圍人都面面相覷,不明所以。

    便是周清雅也都滿臉迷糊,整個金陵甚至江南省,沒聽說有什么凌家啊。

    “你說的,莫非是燕京那個韓家?”精明男子,忽的一推金絲邊眼鏡,目現精光道。

    “不錯,除了燕京韓家外,偌大華夏,還有幾個韓家?”油頭粉面青年傲然說道。

    燕京韓家!

    聽到這個名字的人,都倒吸一口涼氣。

    這可是在整個華國,都舉足輕重的大家族。除了那幾個最頂尖的世家外,韓家已經屬于燕京一線豪門了。與韓家這等大家族相比,什么中海紀家、吳州蘇家、金陵喬家之類,統統都得差一層次。

    畢竟紀家、蘇家這些只能算是地方豪門。而韓家則是京城世家。

    “韓家有人要來金陵?嚴冬你確信?”

    包括周清雅在內,周圍所有人都緊緊盯著這個叫嚴冬的青年。

    這可是大事件啊,絕對會改變這次聚會的格局。

    嚴冬還沒來得及回答,門口忽然傳來一陣嘩然的聲音。

    陳凡到了。

    ps:第二更奉上,作者菌繼續去寫第三更o(n_n)o(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