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第397章 燕京大少

    陳家人來了!

    作為整個聚會,乃至整個金陵上層社會的焦點,陳家此時一舉一動毫無疑問牽動著所有人的注意力。當聽到門口傳來嘩然聲音時,嚴冬等人急忙望過去。

    就見到,大廳門口,現出一堆俊男美女。

    里面有嚴冬等人熟悉的陳安、陳寧、陳旭、陳驍等認識的陳家人,但讓眾人驚訝的是,走在前面的,既不是陳家老大陳安,也不是陳家赫赫有名的陳驍。而是一個陌生的平凡少年。

    少年穿著一身休閑服,容貌只能算清秀,雙眸似海洋般幽深。一只手牽著一只可愛的小蘿莉,就這樣在陳家眾人的擁簇中,施施然的走進來。仿佛對自己成為整個聚會的焦點一點都不驚訝,還歪著頭在逗弄手邊的小丫頭。

    ‘他是誰啊?怎么從來沒見過?’

    不少人心中詫異。

    安雅沒來,怎么來了一個如此陌生的年輕人?難道是陳家搬來的救兵?在嚴冬周圍的人,心中更是懷疑,陳家是不是一早聽到了韓家要來人的消息,所以提前也找來靠山?

    在場幾乎所有人都曾聽聞過陳凡的大名,但真正認識陳凡的,就屈指可數了。陳凡參加過的金陵宴席,少之又少。連任家的任棟都在懷疑。

    只有少數幾個,如周清雅這樣知道陳凡的人,頓時臉色一變。

    ‘他怎么來了?’

    以陳凡今時今日的身份,已經足以和各大家族族長、家主、支柱平起平坐。哪還需要來參加小一輩的聚會?

    陳凡到來,就像滿級大號跑去新手村虐菜一樣,完全不符合常理和自身身份啊。

    正在眾人摸不著頭腦時,穿著一襲火紅色的拖地露背晚禮服,戴著紅色長套,妝容無比嫵媚誘人,一副御姐氣場的喬洛纓,端著波爾多酒莊的紅酒,施施然排眾而出,到了陳凡面前,捂著小嘴妖嬈一笑道:

    “陳大師怎么有空來光臨我們這些小輩聚會了?”

    喬洛纓此言一出,頓時滿場轟動。

    眾人為之嘩然!

    “什么?他就是陳家那個陳大師?”

    “我的天,江北陳大師竟然來了?陳家怎么把這尊大佛搬來了。”

    “是了,除了陳大師外,誰能站在陳家眾人之前?也只有他這么年輕才能做到。”

    無數人踮起腳尖,如同粉絲見到明星般,把目光紛紛投注在那個平凡清秀的少年身上。想要看他到底有什么奇特之處,能夠踩下那么多豪門大族。

    江北陳大師。

    這在金陵市,已經屬于一個傳奇了。

    在陳凡沒來金陵之前,金陵就有他的傳說。許多人將他與唐遠清并稱,視為江南省地下世界兩大龍頭人物。之后陳凡踏滅萬榮集團,咒殺沈家七十余口,逼走高天明,更是轟動金陵。但僅僅憑這個,還不足以讓金陵各大家族畏懼。

    無論是喬家、宋家,論實力都遠勝沈家,更不在高天明之下。

    但等陳凡在吳州,一腳踩下整個中海紀家、湯家、寧家的時候。江南省都為之失聲了。

    盡管那場蘇老壽宴上發生的事情細節,由于中樞護衛和薛主任下了封口令,所以傳出來的不多。但僅僅只言片語,就足以讓金陵為之瘋狂。

    不滿二十歲的蒼龍少將啊!

    這簡直像傳說一樣。

    金陵各大家族小輩之中,誰能做到?陳凡憑此一戰,就站在了整個江南省之巔,連省里的樓老大對他都忌憚三分,金陵其他家族,哪敢招惹他?

    之前大家都認為,陳家最多來個安雅就行了。陳凡高高在上,與各大家族家主平起平坐,哪會來參加這種小輩聚會。偏偏陳凡真來了,頓時許多人心中如墜深淵。尤其是任家與花家的人,臉色更是難看。陳凡一到,憑他的身份坐鎮陳家,誰還敢與陳家爭半步?

    陳安陳旭等人,雖然心底不太喜歡陳凡,但受到周圍眾人敬畏的目光,紛紛與有榮焉。之前這些大家族看陳家,如同看個暴發戶一樣,許多人不時就當面刺一下他們,酸溜溜的說幾句話。但現在江北陳大師親至,誰敢輕辱陳家半點?

    “你叫喬洛纓吧,我記得你。”陳凡隨手從旁邊侍應生手中接過一塊糕點,塞進了陳果果嘴里,把小丫頭小嘴塞得滿滿的。

    填飽了陳果果后,他在轉頭看向這個盛裝出場,氣場極大的紅衣美女。

    “能被陳大師,哦不,陳將軍記得,小女子很榮幸呢。”喬洛纓臉上宛如百花盛開般,絢爛的笑容一時耀花了無數人的眼。她一邊笑,一邊湊過來小聲道:“陳將軍,我和唐亦菲是從小玩到大的閨蜜呢,您的事情,她大部分都告訴過我。”

    說著,還對陳凡俏皮的眨了眨眼。

    陳凡笑了笑,沒怎么說話。

    之后,在喬洛纓的迎接下,陳凡踏入場內。

    他一進來,頓時滿場仿佛被壓下了一座泰山般。周圍的眾多大少名媛等人都有些拘謹起來。這就是身份地位不同帶來的壓力。

    在此之前,大家都是同輩人,互相吃吃喝喝,談談笑笑,沒有一點拘束。但陳凡一來,就仿佛來了位長輩般,而且是身份無比尊貴的長輩。有長輩在場,大家自然不能那樣放肆了。

    陳凡顯然也發現了這點,不過他毫不在意。北玄仙尊一向是我行我素的人物。在場能與陳凡攀談兩句的,估計也只有喬洛纓了,其他人根本不夠資格。

    陳凡也不管別人,自己一個人帶著陳果果玩,自得其樂。

    “我的天,陳大師竟然來了,這下宋家任家他們要完蛋了。”

    依舊是嚴冬那個小圈子,之前那位珠光寶氣的少婦,連連搖頭哀嘆。

    周圍的人也都點頭。

    誰都不曾想到,區區一個小輩的聚會,陳家竟然把陳凡都派來了。有陳凡在這里,宋家任家花家他們怎么談?你敢據理力爭嗎?不怕陳凡把你像寧雨澤一樣,四肢打斷扔出會場?江北陳大師,在傳聞之中,可不是個脾氣好惹的人。

    “我看未必,宋家可是有底牌的。我們金陵這些人怕他陳大師,人家燕京大家族可不怕。”

    油頭粉面的嚴冬冷笑道。

    “道理是這個道理,但韓家人也分三六九等的。若是韓家的嫡系或第三代繼承人來了,那自然不懼。可是韓家若派個不受重視的小輩或旁系到,哪能扛得過陳大師?別忘了,人家可是蒼龍少將,背后有李牧臣的。”另一人反駁道。

    周圍眾人齊齊贊同。

    就像陳家派出陳凡或陳旭,那分量就完全不同般。燕京韓家是個大家族,來一位嫡系繼承人,與來個旁系明顯是兩個概念。這代表著支持力度不同。

    “除非來的是韓俊圖或者那幾位有名的韓家大少,否則來再多人也沒用。”精明男子一推眼鏡,冷靜說著。

    “韓俊圖?”

    這個名字一報出來,包括周清雅在內的許多名媛少婦,都眼睛一亮。

    這可是整個燕京年輕一輩中,最耀眼的幾個人之一。更是韓家第三代領軍人物,便是遠在金陵,大家都聽過韓俊圖的名字。據說他能力非常出眾,深的燕京各大家族和老一輩贊許。曾經有軍方高層說,韓俊圖若參軍,保他一個將軍。就可以看出許多大佬對韓俊圖的喜愛了。

    “韓俊圖是不可能來的,韓俊圖若到,區區陳大師算什么?”嚴冬連連搖頭。“我聽聞,這次來的,可能是韓家那幾位出名大少之一,極有可能是韓二少。他若來了,與陳大師絕對有一番龍爭虎斗。”

    “韓二少?你說的不會是韓家那個混世魔王吧。”

    有一位白富美猛的捂住小嘴,低聲驚呼道。

    “就是他。”嚴冬點頭。

    “韓鴻昆若來,那就麻煩大了。無論是他,還是江北陳大師,那都不是好惹的主。在被宋家一慫恿,說不定能打起來。”金絲邊眼鏡男子搖頭嘆氣道。

    周圍人到沒他這樣擔心,反而都眼中露出絲絲興奮。

    陳家新近崛起鋒芒太盛了,擠占了許多家族的利益。很多人對陳家都分外不滿,只是不敢說出來罷了。如果有燕京的大少要來挑戰陳家,眾人只會興高采烈的在一旁看戲,甚至關鍵時刻踩陳家一腳。

    任何新的勢力崛起,必然要受到老的勢力排擠。

    只有周清雅眼底埋著深深的擔憂。

    陳凡能扛得住韓家和韓鴻昆嗎?

    那畢竟是燕京世家啊!

    陳凡絲毫不知這些。

    他主要是陪著陳果果出來玩的。至于陳家那些利益糾葛,哪放在陳凡眼中。他對陳家的感情,大部分都是來自爺爺陳懷安。爺爺若不在了,陳凡最多保證陳家不被人滅掉,至于他那些大伯、二伯乃至親戚等混的如何,與陳凡毫無干系。

    正在陳凡陪著陳果果進攻一只帝王蟹時。

    忽然有一個囂張的聲音傳來:

    “就他,也配當蒼龍的總教官?太掉價了吧。”

    陳凡微微皺眉,抬頭看去,就見喬洛纓滿臉尷尬,正拉著一個氣息彪悍的青年男子。男子穿著山地迷彩長褲,雙手插袋,戴著大號墨鏡,嘴角挑著輕蔑的笑意,向陳凡看來。

    ps:第三更奉上,作者菌繼續去寫第四更o(n_n)o(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