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第398章 跪下

    強烈推薦:

    彪悍青年的這句話一出,全場一片死寂。

    眾人都目瞪口呆的看著他,沒想到有人敢當面挑釁陳凡。要知道,自從陳凡踏滅沈家,踩下中海紀家之后。在金陵已經屬于一個禁忌中的禁忌。金陵大大小小的家族,早就吩咐過,絕對不能招惹陳凡。否則寧雨澤就是他們的前車之鑒。

    “這誰啊,說話這么狂?不要命了?”

    “陳大師哪是那么好熱的,我看這小子要糟。”

    “看那樣子,似乎是跟著宋家大少宋端明一起來的,難道是宋少的朋友。”

    周圍人都在那竊竊私語著。

    只有嚴冬一拍大腿叫道:“韓鴻昆來了,現在有好戲看了。”

    他旁邊的幾個青年男女,都紛紛看了過來,珠光寶氣的少婦驚訝道:“那家伙就是韓鴻昆啊,果然像混世魔王樣的,上來就挑釁陳大師。不愧是燕京大家族出來,底氣充足。”

    “你們說,到底是韓鴻昆贏還是陳大師勝呢?”

    另一個白富美興致勃勃的問道。

    還沒等他們計較出個究竟,陳凡已經緩緩放下手中的帝王蟹腿,目光微冷的掃了過去。

    自從他威震金陵以來,已經鮮少有人敢挑釁他了。在金陵乃至江南省這塊地盤,誰不知道他陳凡的威名?這個青年一口北方話,氣勢又如此玩世不恭的樣子,顯然不是金陵這塊小池塘能養出來的,更像頂級大家族出來的魔王紈绔。

    但陳凡可不會管這些,他淡淡的垂下眼皮道:

    “你知道你在做什么嗎?”

    “陳大師,這位是燕京韓家的韓鴻昆,韓二少。他初來金陵,不太知道您的名頭。還請多多見諒。”趙鴻昆還沒說話,喬洛纓就趕緊出來打圓場。

    這場聚會是由喬洛纓主持召開的,她自然不能讓現場直接鬧起來。

    尤其她知道陳凡的性格何等爆裂,一言不合就殺人。喬洛纓可是親眼見到,陳凡在蘇家的宴會上面,一巴掌把湯劍鋒拍入了地面了,逼得紀落塵跪地磕頭求饒。

    他韓鴻昆身份背景再大,死了也沒用啊。所以喬洛纓迅速的點出韓鴻昆的身份,希望陳凡能夠看在燕京韓家的份上,稍有顧忌。

    “燕京韓家?”

    果然,陳凡眼睛一瞇。

    作為華夏頂級世家,陳凡前世自然聽過韓家的名頭。知道這個家族在軍方根深蒂固。比起王家來說,也只是稍差一籌罷了。

    與韓家比起來,什么中海紀家、吳州蘇家、江北魏家之類,根本不是一個層次的。韓家這么多年,單單將軍都出了好幾位。更不用說各種人脈、關系、潛勢力等等。韓老爺子雖然退下來,卻依舊是軍中宿老之一。

    “怎么,怕了嗎?”

    陳凡這番表現,落在韓鴻昆眼底,就是害怕了。

    頓時韓鴻昆的氣焰更加囂張。“我就說嘛,蒼龍真是越混越回去。姓徐的當總教官的時候,蒼龍好歹在幾大戰隊中能排上中流。去年直接落了倒數第一,成為全軍笑柄,今年更是找了個毛頭小子當總教官,簡直讓人笑掉大牙。”

    說到這,韓鴻昆目光斜睨陳凡:

    “憑你也配和葉南天葉總教官并稱?簡直是在羞辱葉總教官和龍牙!”

    韓鴻昆這一番話說出,全場都震動起來。

    大家既驚訝于他敢這樣當面挑釁陳凡,更驚訝于韓鴻昆的身份。

    “什么?他是燕京韓家的子弟?難怪敢挑釁陳大師呢。”

    “燕京韓家啊,那可是燕京排名前十的豪門世家,便是放眼華夏都屈指可數。與韓家相比,我們金陵這些喬家、宋家,根本不值一提。”

    “嘖嘖,蒼龍少將vs韓家大少。這個韓鴻昆我聽說過,混世魔王,連他父母都管不住。據說曾經直斥過一位封疆大吏。那位封疆大吏都拿他沒辦法,最多把他攆出省去。陳大師只是個少將,比起封疆大吏都差遠了,更不用說燕京韓家呢。”

    周圍人一片嘩然,然后議論紛紛。

    陳安、陳寧、陳旭等陳家人,本來還穩坐釣魚臺的。如今聽聞了韓鴻昆的身份,頓時坐不住了。

    陳寧有些擔憂道:“哥,我們要不要通知家里啊。”

    陳安也眉頭緊皺,想了想,然后搖頭道:“應該不用了,韓鴻昆來頭雖大,但終究只是個紈绔子弟,在韓家沒多大話語權。陳凡只要不殺了他,哪怕打他一頓,韓家也不會過來找我們陳家麻煩。幸好這一次來的不是韓俊圖,否則那才叫真正麻煩。”

    他們在這邊說著的時候,陳凡忽然嘆了口氣。

    “你嘆氣什么?”韓鴻昆哼聲道。

    韓鴻昆平生最大的愛好就是踩人,而且一般的小人物他懶得踩。要踩就是得踩那些硬骨頭。把他們的所有驕傲和榮耀生生踩在腳底下。這是韓鴻昆僅有的愛好了。反正無論他做什么,別人沖著他背后的韓家面子,都得捏著鼻子忍下來。他更有一位非常有能力的大哥和父親幫他擦屁股,導致韓鴻昆越發囂張。

    “我嘆氣的是,你連我是誰都沒搞清楚,就跑來我面前大放厥詞,真是自尋死路。”陳凡搖了搖頭。

    陳凡大鬧日國的事情,剛剛才過去兩天,正處于鬧得沸沸揚揚的時候。

    金陵喬家、宋家這些家族不清楚消息,還情有可原。畢竟陳凡一個人擊敗第14旅團,斬殺三井一夫,這些都是日國的恥辱。日國恨不得死死的壓下來。基本上只有東亞各國最頂級的世家,和軍方高層,又或者黑暗世界的強者才知道。

    但韓家作為燕京一線大家族,沒理由不清楚他陳凡才對。

    結果韓鴻昆在他面前還這般囂張,唯一的理由就是,韓鴻昆連接觸到家族核心機密的資格都沒有。他從一開始,就被韓家拋棄了。

    韓家可以供他吃供他喝,讓他玩樂,在外扯家族虎皮。但想接觸家族真正的事物和秘密,門都沒有。這所謂的韓鴻昆,其實和陳旭是一樣,都屬于家族放棄的紈绔子弟。吃喝玩樂精通,對軍國大事一竅不通。

    “你說我自尋死路?”

    韓鴻昆臉色一變,就要翻臉。

    但此時,陳凡哪還再廢話,直接一巴掌拍下,如同拍蒼蠅般:

    “跪下!”

    頓時,一股無形的巨力就轟然降下。韓鴻昆只感覺自己被一只大手強壓著般,噗通一聲,雙膝跪倒在地。

    “我草,你對我做了什么?”

    韓鴻昆憤然叫道。

    陳凡絲毫不答,手繼續下壓。韓鴻昆就仿佛被無形局掌強壓著,頭緩緩低下,最后硬生生的貼到了地面,最后成一個五體投地跪拜的姿勢。這過程中,無論韓鴻昆如何掙扎,怎樣咒罵。陳凡都絲毫不停。最后等他徹底跪下來后,陳凡才收回手淡淡說道:

    “你既然這般沒家教,那就跪在這里,讓你父母來領回去吧。”

    周圍眾人都心驚膽顫的看著這一幕。

    交戰的雙方,一位是燕京韓家大少,有名的混世魔王。一位是江北陳大師、蒼龍少將。無論兩人誰勝誰負,都是大家惹不起的。

    但所有人都沒想到,陳凡根本不顧忌韓鴻昆的背景來歷。直接一巴掌把他拍跪在地上。

    這不僅僅是在折辱韓鴻昆啊,而且在羞辱韓家!要知道,像韓鴻昆這樣的紈绔大少,最重面子。陳凡這一手,逼他下跪,簡直比殺了韓鴻昆,還要讓他難受。

    而且韓家哪怕再討厭韓鴻昆,但此時絕對不能坐視不理,否則就是把自家臉都丟到金陵去了啊。

    果然,站在韓鴻昆一旁,始終微笑不說話的一位三十多歲,氣度不凡的男子趕緊上前道:“陳大師,我想這是一場誤會,昆少有些話說錯了,您別介....”

    男子剛出來,有人就叫破他身份。

    原來這人就是宋家的大少宋端明,就是他把韓鴻昆帶來的。

    宋端明之前冷眼旁觀,幸災樂禍。現在見韓鴻昆出問題了,事情鬧大發,頓時滿頭大汗,想出來打圓場。

    結果,還沒等宋端明說完,陳凡已經冷哼一聲,袖手一揮:

    “滾。”

    一股宏大的巨力,猛的抽在了宋端明身上。宋端明直接被一巴掌抽出了十數米外,沿途接連撞碎了好幾桌擺著香檳的桌椅,在地面又滑落二三十米才停下。整個人硬是拍暈了過去,生死不知。

    全場死寂。

    所有人鴉雀無聲。

    沒人想到,會是這樣的后果。陳凡出手之狠辣,絲毫不顧忌一切。這簡直比在吳州蘇家時還要霸道,還要果斷!

    ‘這就是江北陳大師的霸氣啊。一言不合就動手。’

    不知道多少人心中感嘆。陳寧、周清雅等女孩子,更是雙眼放光的看向陳凡。自古以來,女性都是崇拜強者的。而陳凡毫無疑問展現出了超凡的強大。

    此時,場地內,只剩下跪在那的韓鴻昆的瘋狂怒吼:

    “姓陳的,你別以為自己有李牧臣撐腰,混個少將就不知天高地厚。少將在我韓家算個屁?連登我韓家大門的資格都沒有。你敢逼.小爺下跪,就等著我韓家來人,把你撕成碎片吧。”

    陳凡神色不動,只是淡淡回一句:

    “我等著。”

    然后他背著手悠然的走向餐桌,拉著陳果果繼續挑食物。

    最后就剩喬洛纓等人,站在原地,大眼瞪小眼,不知道如何是好。

    而此時,金陵軍區一號首長別墅內。

    一個穿著軍裝的老者正和一位儒雅斯文的青年對坐品茗下棋。老者一邊下一邊笑道:

    “駿圖啊,你來軍區,也不來看看你李叔叔。下次我若遇見韓老爺子,一定要抱怨幾句。”

    儒雅青年正笑著想回應,忽然接到一個電話,頓時臉色陡變。

    ps:第四更奉上,今天有點晚了,超不好意思。o(n_n)o(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