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第399章 與天下為敵?

    “怎么了?”

    軍裝老者微微疑惑道。他劍眉一豎,一股威嚴之氣就撲面而來。一般人站在老者面前,早被他那身上的氣場震懾的膽戰心驚了。

    “沒什么,我那不成器的弟弟在金陵又惹禍了。”韓俊圖長嘆口氣。

    “哦,韓家老二吧,我聽過。”對此,軍裝老者只是點點頭,沒再多說。

    他很欣賞韓俊圖,但不代表對韓鴻昆也看在眼中。恰恰相反,軍裝老者平生最痛恨韓鴻昆這種仗著家世,肆無忌憚橫行的人,可惜這是韓家的內部事,他也不好插手太深。老者只是最后交代一句:“你若在金陵遇見什么麻煩,可以找你李叔叔。”

    “多謝李叔叔了。”

    韓俊圖對此,只是客氣的回了句。

    憑韓家在華國的權勢和地位,韓俊圖真沒遇見什么麻煩之事,他也相信,自己只要出馬總能解決掉。只是每次這樣提韓鴻昆擦屁股,韓俊圖心中也很無奈。

    他出了金陵軍區大院后,上了一輛掛著燕京牌照的車。車牌雖然低調,但車上那一連串的國家部委和政務院的通行證,足以讓人望而生畏。

    “胡叔,情況怎么樣了?”韓俊圖一坐進車內,就皺眉問道。

    “二少爺被宋家大少請去一個酒會,都是金陵各大家族小一輩的聚會,結果不知怎的,得罪了金陵新晉冒出的一個家族,叫什么陳家。現在二少爺被逼著跪在那,宋家大少更被打的昏迷不醒,生死不知。”

    坐在駕駛位的一個中年人平靜回答著。

    中年人剔著平頭,目光銳利,氣質沉穩如山。他露出衣服的雙手,蒼勁有力,仿佛能捏斷鋼鐵般。韓俊圖對中年人異常信任。這位胡叔叔據說曾是參謀部直屬的利.刃戰隊的副隊長,后來負傷后退役下來,被韓老爺子親自請進家來,做韓俊圖的護衛。

    由此可見韓家對韓俊圖是何等看好。

    “新晉的金陵家族?”韓俊圖手指敲擊在車座扶手上面,面上現出一絲冷笑:“宋家這是把鴻昆當槍使用啊,估計都是看鴻昆脾氣暴躁,所以特地引他去那個酒會的。”

    韓俊圖何等聰慧。

    幾乎一聽中年人分析,就明白過來。

    宋家是金陵老牌家族,宋端明更是聰明人,怎么會無緣無故把韓鴻昆帶到這種聚會上,而且挑釁的還是金陵一個新晉家族?這明顯是宋家和那個陳家有仇,又不敢明面得罪陳家,所以推韓鴻昆出來打擂臺。誰知道那個陳家也不是好惹得,竟然連韓家的面子都不賣。

    “不過無論怎么說,二弟終究是我韓家人,他打鴻昆一頓都無所謂,竟然逼他下跪,這就是沒把韓家放在眼中。”韓俊圖冷冷一笑。“宋家怎么說?他們這次若不給我個交代,就別怪我不管爺爺與宋老爺子的戰友交情了。”

    “宋家家主已經趕過去了,不知道能不能鎮住場子。”

    中年人雙手穩穩的按在方向盤上,紋絲不動,目光直視前方答道。

    “哼,我們也過去。我倒要看看,區區一個金陵,能養出什么樣的神龍來,連我韓家的面子都敢駁。”韓俊圖冷哼一身,眼睛微閉。

    “是,少爺。”

    中年人面無表情的答著,心中卻在暗嘆。

    韓大少這次是真的發火了,韓鴻昆無論怎么混賬,終究是韓俊圖的親弟弟。那個陳家敢逼著韓鴻昆下跪,如此折辱韓家人,韓俊圖怎能不怒?

    中年人一邊猛踩油門,車速瞬間飆到一百二碼事,一邊心底再為那個陳家祈禱。別人不清楚,他還能不了解,自家這位大少爺的手段能耐是何等厲害?燕京這年輕一輩,幾乎沒多少能超過韓俊圖的,連韓家不少長輩,論能量都要比韓俊圖遜色三分。

    紅石會所內,氣氛依舊凝重。

    宋家大少宋端明躺在那,昏迷不醒,生死不知。有宋家人想去看一下宋端明,把他送去就醫,被陳凡冷冷一個目光掃過來,頓時就不敢亂動了。

    而韓鴻昆依舊跪在,嘴里罵罵咧咧的,最后陳凡實在煩了,一巴掌凌空抽過去。把韓鴻昆的一邊臉龐直接抽仲,滿口牙至少抽掉了一般。這位燕京韓家的混混大少,才一句話都說不出來。

    整個場地內,只剩下陳凡在拿著刀叉,與陳果果一起比賽吃東西的聲音。

    暴打宋端明,逼韓家二少下跪,作出如此驚天動地之事,陳凡仿佛絲毫不擔心般。整個場內,也只有他和沒心沒肺的小丫頭陳果果還能笑出來,其他人早就臉色沉重到了極點,包括陳安陳寧等人,都心中惴惴不安。

    “嘖嘖,韓鴻昆這次撞上鐵板了,江北陳大師豈是好說話的人?”

    有人幸災樂禍。但更多人的卻在皺眉:

    “陳大師如此做事過分了。韓家可不是什么紀家、蘇家,這是真正的燕京豪門。哪怕不如最頂尖的王家蕭家,也僅僅次一籌罷了。韓老爺子剛退下來不久,依舊在軍.政兩界有著巨大的影響力。他哪怕打韓鴻昆一頓,都遠比讓他跪地折辱好。這不僅僅是在羞辱韓鴻昆,更讓韓家丟臉了。”

    “要我看,姓陳的是年少得志,太過狂妄了。他以為憑蒼龍少將和李牧臣就能什么都扛住?卻不知道天外有天,人外有人。便是最高大首長都有力不從心的時候。若真激起燕京各大家族的眾怒,大首長護不住他。”

    戴著金絲邊眼鏡的精明男子搖頭道。

    “嚴冬,宋家那邊怎么說?就這樣眼睜睜看著宋端明被打暈過去?”珠光寶氣的少婦看向消息靈通的嚴冬。

    嚴冬正要回答,門口忽然傳來一陣騷動,他目光掃過去,眼睛一亮道:

    “宋家家主來了。”

    果然,就見一群人從門口走來,當頭一位面目威嚴,穿著裁剪得體的中年男子,大步流星走來,眼睛掃過跪地不起的韓鴻昆,以及昏迷不醒的宋端明,頓時眼底閃過一絲絲心痛。

    他轉頭目光嚴厲的看向陳凡道:“陳大師,你做的太過份了吧。”

    “你算什么東西,也敢來質問我?”

    陳凡眼皮都不抬一下,淡淡的回應道。

    “好好好。”中年男子被氣的怒極反笑,眼中閃耀怒色道:“我是宋舜華,宋家這一代的家主,宋氏集團董事長,不知道憑這身份,夠嗎?”

    宋家是金陵老牌家族了,宋氏集團更是資產上百億。宋舜華雖然沒入政界,但卻有一大堆的頭銜,比如什么江南省工商協會副會長、金陵商會會長等等。他在金陵商界具有舉足輕重的地位。在整個江南省,也僅次于吳州蘇家與江南首富張東海而已。

    可是陳凡眼都沒掃他一下,只是輕哼一聲:

    “不夠。”

    宋舜華一瞬間臉色被漲的通紅,如同燒熟的茄子般,雙眼都在冒著火光。

    周圍觀看的小輩,也都盡數砸舌。他們之前只聽說過江北陳大師極難招惹,一旦惹到他,往往會不死不休。但都以為傳言夸大其詞罷了。現在一看,連宋舜華來了,陳凡都不給面子。那這金陵還有誰能讓這位陳大師正眼想看?

    宋舜華不愧是功成名就的大人物,城府極深,迅速平復怒氣,冷然道:

    “姓陳的,我知道你實力極強,有神通法術,更是蒼龍的少將,背后依仗著李牧臣這株大樹。”

    “但你要知道,我們宋家也不是好惹的。你連續得罪紀家、湯家、寧家,現在又要招惹我們宋家?是準備把江南中海的大家族全部得罪個遍嗎?我還不信陳家有這與天下人為敵的能耐。”

    果然,宋舜華這言一出,陳安、陳寧等人就面色一變。

    陳凡再強,陳家再大,如果激起眾怒的話,那陳家怎可能撐得住?這華夏任何一個大家族,都扛不住所有人反對啊。

    陳寧更是小心的掃視一圈,果然發現許多人臉上,都隱隱有一絲怒色現出,心中頓時一凜。

    陳家這一年來風頭太勁了。

    木秀于林,風必摧之!

    這種時候,正是應該韜光養晦,團結大多數人才是。陳安卻悍然出手,一腳踏下宋端明。再被宋舜華這樣一煽動,很容易激起其他家族的兔死狐悲之心。

    “小弟做事過火了。”陳安搖頭暗嘆說道。

    “哼,要我看,有不服的,統統踏滅,力量在我們手中,便是舉世皆敵,又有何懼?”陳驍冷冷答道。

    陳家人盡數皺眉,大部分人還是傾向于陳安的話。陳驍那種,聽著豪邁,但誰能有這種戰天斗地的氣魄?非大英雄,大豪杰才能具備。

    “而且當年韓老爺子在軍中,對李牧臣是有知遇之恩的。你說你與韓家沖突,李牧臣站在哪一邊?”宋舜華臉上現出一絲冷笑:“況且,你可能不知道,韓家大少韓俊圖,就在金陵。韓俊圖若知道了你把他親弟弟逼著下跪,會是怎樣的反應?”

    宋舜華此言一出,頓時全場嘩然。

    韓俊圖在金陵?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