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第400章 憑他,再過三十年吧

    這個消息一出,頓時滿場都震動起來。

    作為韓家這一代領軍人物,韓俊圖的名號,便是遠在金陵的諸多家族子弟,都曾聽過。這絕對是華夏各大家族年輕一輩最杰出的俊才之一。便是許多老一輩的人,都對韓俊圖贊不絕口。

    與他弟弟韓鴻昆不同,韓俊圖屬于真正的人杰。

    他自幼在燕京的大院中,就屬于孩子王型的。后來長大后,就開始接手家族的各項產業。韓俊圖長袖善舞,手腕出眾。便是與韓家級別差不多的那幾大家族大少,見到韓俊圖,也得乖乖叫一聲俊哥。他雖然未參軍或入政,但大部分人都把他視為韓家的代表人物。便是連李牧臣這等一方重臣,都不會輕視韓俊圖。

    韓俊圖一旦出現在會場,那就代表著韓家全面介入此事了。到時候就不僅僅是兩個紈绔大少口角爭端的問題,而涉及到韓家與陳家兩個家族的角力。

    而毫無疑問,相比起高高在上的燕京豪門韓家來說,陳家就差太遠了。

    “嘖嘖,陳家這下有難了。”

    “韓俊圖在傳聞中,可不是好惹的人,據說曾經有一個家族本來與韓家訂下婚約,后來女方突然想要悔婚。結果在韓俊圖的主持下,韓家硬生生把那個家族打落出了燕京。包括女方的那位當任燕京副市長的父親,都黯然離職。”

    “韓俊圖要是來了,這場大戲估計就好看了。”

    有人幸災樂禍,有人眉頭緊皺,有人隔岸觀火。

    但大部分人的立場都傾向于宋家和韓家那邊。畢竟這一年來,陳家崛起太快,不知不覺間惹到了太多的人了。所謂鋒芒過剩、樹大招風、槍打出頭鳥都是這個意思。

    任何一個新興的家族崛起,都必然會遭到原先舊勢力的反對。

    這個時候,你要么妥協融入他們,要么就悍然一腳踩出,把他們通通踩下,然后踏著他們的頭顱,登上頂峰!

    陳家現在,就面臨這樣的時刻。

    面對宋舜華智珠在握的冷笑,陳凡只是淡淡的答一句:

    “就憑你們這些家族,也配與我為敵?”

    先不說北玄仙尊前世橫壓一世的霸氣。單單陳凡重生以來,縱橫華國與日國,斬殺不知道多少宗師豪門,在日國自衛隊之中殺了個七進七出,更隨手碾死了三井財閥的領袖三井一夫。

    與三井一夫和日國政府相比,區區金陵和中海的幾個世家,算什么東西?便是韓家家主來了,也最多讓陳凡稍微抬一抬眼皮罷了。

    到了陳凡今時今日這個地位,放眼全球,能讓他忌憚的也只有各大國家與超級跨國勢力罷了。其他余子,皆不入眼內。

    這就是當世神話,黑暗世界第一人的傲氣!

    但聚會場內的其他人,哪知道這些。陳凡此言一出,頓時場內如熔巖般沸騰起來。無數人都面現怒色。因為陳凡這句話,毫無疑問把他們都罵進去了。

    而宋舜華更是氣的臉色鐵青,連連道:

    “好好好,陳大師,我到要看看,等俊少來了。你面對俊少時,還敢不敢這么大口氣!”

    他正說著,突然手機聲響起,宋舜華拿起手機,臉上頓時浮起得意的笑容:

    “俊少到了!”

    韓俊圖來了?

    知道這個消息后,宋家、任家、花家等金陵大大小小的家族子弟臉上,都面現喜色。都仿佛迎接大救星般,跟著宋舜華的身后,一涌而出,到了門口去迎接那位燕京韓家的傳奇人物。

    聚會場內,頓時空空蕩蕩,只剩下陳寧、陳安等一眾陳家人,和幾個與陳家比較親近的小家族。這些小家族實在是被綁在陳家的戰車上,走不脫了,只能咬牙撐著。

    倒是喬洛纓留了下來,但臉上同樣掛著憂色。

    “小弟,你做事有點魯莽了。”陳安嘆氣,眼中帶著一絲教訓的味道。“單單一個宋端明不算什么,你便是打他罵他,宋家難道敢與我陳家全面開戰?但你卻又踩下了韓鴻昆,還逼他下跪,這就招惹上了韓家。韓家是燕京世家,豈是好惹的?我陳家現在還遠遠到不了硬扛韓家的地步。”

    “更不用說,你之前那句話,就是落入了宋舜華的陷阱內,把整個金陵世家都推倒了對立面。我陳家再強,怎能與整個金陵為敵呢?”

    陳安說著,語重心長,如同一位大哥哥在教育冥頑不靈的弟弟般。

    其他陳家人,也都盡數點頭。

    盡管陳家現在的榮耀是陳凡帶來的,但陳凡為陳家惹上這么大的對頭。在眾多陳家小輩看來,那就是他做錯事了,我們這些身為長輩兄弟的,得指出來才對。

    便是喬洛纓也微微皺眉道:

    “陳先生,韓俊圖此人確實非常有手腕能耐,京城的不少退休的中樞巨頭,對他都贊不絕口。王家和蕭家的老爺子,據說對韓俊圖也很贊賞。那兩位老爺子的分量之重,便是最高首長也得重視一二的。您要不...”

    喬洛纓剩下的話沒說,但眾人都明白她的意思。

    韓俊圖可不是韓鴻昆這些紈绔子弟,他是真正的世家嫡子繼承人,甚至在家族中的分量,比許多叔叔輩都要重得多。直面這種頂級的燕京公子哥,那壓力是完全不同的。連喬洛纓都不太看好陳凡。

    跪在那,滿口是血的韓鴻昆更是強叫道:

    “姓陳的,我哥來了,你等著吧!”

    面對所有人的期待目光,陳凡依舊我行我素,持著湯勺,喂了一口提拉米蘇給陳果果,一邊隨口道:“一個燕京世家的小輩罷了,不值一提,若他爺爺來了,到能和我開口說幾句。憑他,再過三十年吧!”

    陳凡此言一出,所有人都說不出話來。

    陳安搖頭冷笑,眼底閃過一絲不屑。自己這弟弟,一路順風順水,沒吃過苦頭,現在終于要栽跟頭了。

    而陳寧則滿眼焦急,想要勸慰陳凡。

    喬洛纓也眉頭緊鎖,感覺陳凡太大言不慚了。韓老爺子是何等身份地位?放在外國,那就是三星李家家主、日國三井財閥領袖那一級別的存在。豈是區區一個蒼龍少將能比的?而且喬洛纓更知道,到了那個層次,武道宗師的威懾就非常小了,人家隨時能調動軍隊,根本不懼怕什么武道宗師。陳凡天榜第一的身份也震懾不到韓老爺子。

    喬洛纓櫻唇動了動,終究沒開口。

    她和陳凡不太熟悉,不是至交好友,沒法勸說太深。只是喬洛纓心底終歸有一絲失望:

    ‘看來他也沒唐亦菲說的那樣宛如神明啊。’

    ‘哪怕是再強的武者,終究有力窮的一天,能伸能縮,審時度勢,方是大丈夫。’

    喬洛纓想到這,不由搖了搖頭。

    而這時,門口傳來一陣喧嘩之聲,韓俊圖終于來了。

    “啪嗒,啪嗒!”

    在一陣腳步聲中,一個斯文儒雅的青年男子在眾人的擁簇中,率眾而來。在他身邊,跟著一個剔著平頭,目光銳利,氣息彪悍的中年人。中年人雙手骨節粗大,一看就是練過手掌上的功夫,仿佛具備捏金斷鐵之力。

    儒雅青年站在那,哪怕一言不發,仿佛也是全場的中心般。所有人的目光都匯聚在他身上,哪怕是宋家家主宋舜華在他面前,似乎都矮了一截。

    青年一步步走來,目光掃過宋端明與韓鴻昆,臉色淡然,仿佛不是自己的親弟弟般。單單這一幕,陳凡心底就給他加了一分。

    胸有激雷而面如平湖者,可拜上將軍!

    韓俊圖的養氣城府,顯然要比宋舜華更甚一籌。而他比宋舜華至少年輕二十歲!

    “我是韓俊圖,不知道這位先生是...”

    韓俊圖一眼就掃中了陳凡,畢竟在場只有陳凡還能安坐在那,陪小姑娘玩樂,其他人,哪怕是陳安陳寧這等陳家精英,見到韓俊圖,眼中都有一絲緊張。

    ‘這個陳家有些味道啊,區區一個金陵小家族,竟然能養出這種人物。面對我都面不改色。他要么是狂妄自大到極點,要么就是真正胸有成竹,氣吞天下的人物。’

    韓俊圖心中給陳凡下了定義。

    只不過大部分時候,韓俊圖遇見都是狂妄自大的小人罷了。

    而此時,站在旁邊的宋舜華已經冷笑道:

    “這位就是金陵陳家赫赫有名的陳凡陳大師。俊圖你可能不知道,他這一年以來,接連踩下了萬榮沈家、中海紀家、湯家、寧家。所以有些狂妄過頭了,竟然敢招惹到韓家頭上來。”

    聽到宋舜華這些話,韓俊圖只是微微點頭,神色不動。

    區區沈家湯家寧家之流,哪放在韓俊圖這等燕京頂級大少眼中。他平時往來的,都是站在燕京之巔的人物,便是身邊的小弟,說不定都是封疆大吏之子。也就紀家稍微能入他眼,但也僅僅值得看一眼罷了。

    但接下來宋舜華的一句話,卻讓韓俊圖勃然失色。

    “對了,俊圖,他還有個名字,叫什么陳北玄,是蒼龍戰隊的總教官,金陵軍區的少將。估計他就仗著這個少將的名頭,才不把韓家放在眼中吧。”宋舜華大笑的說著。目光幸災樂禍的看向陳凡。

    而旁邊一直淡定從容,胸有成竹的韓俊圖,已經臉色狂變,脫口而出:

    “你就是陳北玄?”

    ps:第二更奉上,作者菌繼續去寫第三更o(n_n)o(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