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第402章 你惹不起他

    強烈推薦:

    陳寧曾經做過一個夢。

    在夢里,陳家在金陵享有至高無上的地位,一言九鼎,而無論是宋家、花家、任家等大家族,不管他們再怎么地位崇高但在陳家面前也得卑躬屈膝。陳家人走出去,會驕傲的稱呼:“我們是金陵陳家的。”

    這本來應該是一個夢,但現在似乎有變成現實的趨勢。

    而這一切,都是那個從小她就鄙視的堂弟帶來的。

    ‘但這怎么可能?’

    陳寧在心中問自己。

    而有人更是大聲叫了出來:“哥,你剛才踹我干嘛?直接把那姓陳的抓住啊!我們韓家在燕京都是有頭有臉的大家族,憑什么怕他一個江北土鱉。”

    說話的人是韓鴻昆。

    這個韓家二少此時還搞不清楚情況,混身是血,豁著嘴巴,滿臉不服的叫道。

    周圍人不說話,但他們的神情和目光都在流露出這個意思。

    ‘是啊,憑什么?’

    燕京韓家便是放眼華夏都是一線大家族。除了站在華國頂點的王家、蕭家等真正豪門外,誰還能讓韓家折腰?韓俊圖之前面對陳凡時,就仿佛小民見到警察般的畏懼,讓所有人都不解。宋家眾人更是腦袋都想破了,死活想不出陳凡有什么身份能嚇到韓家。

    ‘江北陳大師?’

    那是扯淡,一個江北龍頭,韓家一言就能掃滅。

    ‘蒼龍少將?’

    韓家一門出了不知多少將軍,一般少將,估計連登門拜見的資格都沒有。

    ‘傳說中大首長的評語?’

    韓老爺子當年據說還和大首長拍過桌子的,哪會怕區區一句評語?便是韓俊圖,只怕都見過大首長不止一次。

    宋舜華等人越想越不明白,都只能看向韓俊圖。

    只有喬洛纓目光一凝。

    ‘莫非問題出在陳凡的天榜宗師身份上?可是那個天榜宗師,對一般家族威懾很大。韓家可是軍中將門,豈會怕一個武道宗師。除非這個武道宗師能抗衡軍隊,但這又怎么可能?世間哪有不怕大炮坦克飛機的人,那就不是什么武者,而是內褲外穿的超人了!’

    想到這,喬洛纓好笑的搖了搖頭,把這個荒謬的想法,從自己腦海中搖出去。

    而韓俊圖已經冷哼一聲道:

    “剛才若不是我攔著你,你已經是一個死人了,知道嗎?”

    韓俊圖此言一出,頓時全場空氣仿佛都凍結了般。眾人本以為他是在說笑,但看著韓俊圖那面沉如水,板著的臉盤,以及銳利的目光,再無一個人懷疑他在開玩笑。

    “我是韓家人,他...他敢殺我?”

    韓鴻昆似乎也看出自己大哥不像開玩笑的,頓時說話語氣有些不確定起來,眼中流露出驚疑的神色。

    “哈哈,憑什么不敢殺你?”韓俊圖仿佛聽到一個天大的笑話,抱住肚子就狂笑,一邊笑,一邊道:“你知道他是誰嗎?”

    大家被他笑的莫名其妙。

    韓鴻昆臉色鐵青,但還是按耐不住心中的疑惑問道:“他不是蒼龍的總教官,叫什么陳凡嗎?”

    周圍人聞言,也都豎起耳朵,緊張的看過來。大家現在最好奇的,就是陳凡的身份。到底是什么人,能夠讓站在燕京頂點的韓家大少,都恭敬成那樣?便是封疆大吏或者李牧臣來,韓俊圖也能談笑風生啊。

    “對啊,俊圖賢侄,大家都知道他是金陵陳家的陳凡。難道有什么不對嗎?”宋舜華在旁邊,也趕緊問道。

    “陳凡?哈哈哈哈!”

    韓俊圖笑的眼淚都流出來,但眼中寒芒爆射,死死的盯著韓鴻昆,用恨鐵不成鋼的語氣道:“你根本了解他是什么人,就惹到他頭上來,差點給家族帶來大禍!知不知道!

    “他是陳北玄,當世神話陳北玄!”

    陳北玄?

    眾人一愣。

    大家不是第一次聽到這個名字,但都以為是陳凡的綽號或別名,所以始終沒在意。但從韓俊圖的表現看來,似乎陳北玄這三個字代表著與眾不同的寒意。

    喬洛纓更是心中一緊。

    莫非,韓俊圖真的是沖著陳凡武道宗師的身份?可是武道宗師怎能讓韓家懼怕?

    “陳北玄要殺人,不要說你,便是殺了我。你猜猜他最后的下場是什么?”韓俊圖笑容一收,陰測測的問道。

    韓鴻昆本來脫口而出,這個陳北玄肯定死定了啊。

    但看到韓俊圖的神情,他猛的神色一變,不可思議道:“難道他還能沒事不成?”

    “當然沒事。”韓俊圖冷哼一聲。

    “這不可能,哥,我自己有幾斤幾兩我知道。家里真恨不得我死在外面。但你可是我們家的繼承人,未來的希望。家里會眼睜睜的看著,不為你報仇?”韓鴻昆滿臉不敢置信的搖頭連道。

    “因為我們韓家惹不起他,為我報仇的后果,就是整個韓家覆滅。兩害取其輕,你是韓家家主,你會怎么選擇。”

    韓俊圖淡淡的說著,眼中透露出看透一切的疲憊。

    就是因為知道韓家惹不起陳凡,所以他那個‘是’字怎么都說不出口。甚至韓俊圖懷疑,當時陳凡要當場擊殺韓鴻昆,自己也只能袖手旁觀看著。這就是大家族的悲哀,一切以家族利益為重,區區個人的得失算得了什么?

    “哥,可是我還是不明白,我們韓家憑什么怕他啊。”韓鴻昆不服道。

    “有些事情,你不該知道的。知道只會害了你。”韓俊圖搖了搖頭。陳凡在日國以一破千軍,這都屬于各國高層秘聞。除了各大家族核心以及黑暗世界強者外,普通人并不知道。否則必然要掀起舉世大浪,甚至會動搖世界的根基。

    畢竟現代社會是建立在科學上面。

    突然告訴你有一個人能夠暴打軍隊,你的世界觀必然要動搖的。

    但韓俊圖看了看韓鴻昆那雙不忿的雙眼,最終嘆口氣,輕聲說了一句:“前不久,他在日國,殺了三井財閥的精神領袖,三井一夫!”

    這話一出,頓時如同巨石砸入池塘般。

    所有人都勃然失色。

    眾人之前聽韓家兄弟的對話,云里霧繞的。只知道這個陳北玄很強,非常強,連韓家都惹不起他。但到底為什么惹不起,卻怎么都想不透。

    但韓俊圖這話,讓所有人徹頭徹尾明白過來。

    三井一夫是什么人物?

    日國六大財閥之一,三井財閥的上一任家主加精神領袖。日國八十年代的一國首富,曾經位列福布斯富豪榜前十位。時代雜志周刊,曾經四次以他為封面。而日國首相也才三次而已。美國前國務卿曾經說過,三井一夫是日國最有權勢和影響力的人物之一。

    他同時還是無數商人的偶像。無論是三星李家的家主,還是華國首富,年輕時都曾以三井一夫為目標。三井一夫一生幾乎見證了日國的發展,他就仿佛是日國的代表般。

    這樣一位傳奇人物,竟然被陳凡殺了?

    “這么可能?”

    幾乎所有人心中首先是不信,然后迅速變成另外一個疑問:“他殺掉三井一夫?就這樣逍遙自在的跑回華國?沒付出一點代價?”

    韓俊圖顯然也看出了韓鴻昆眼底的疑問,拍了拍他的肩膀,嘆口氣道:

    “有些事情,不是你能知道的。我只告訴你,日國不是不想追究,而是沒能耐追究。”

    說完,他轉頭似笑非笑的看向宋家家主。

    宋舜華頓時堆起滿臉笑容,誠惶誠恐的道:

    “俊少,咱們兩家都是老交情了,我爸和韓老爺子還是戰友,就不用...”

    “別和我說這些廢話。”韓俊圖冷著臉揮斷道。“陳先生既然給我韓家面子,不殺鴻昆。那我韓家就得對得起這個面子。從今日起,我不希望在金陵,看到宋家一個輪胎、一個人影。所有與宋家相關的,都給我撤出金陵。否則別怪我韓家下手不留情。”

    韓俊圖說著,臉上露出一絲嘲諷的笑容道:“當然,你別以為這是我個人決定,便是打電話到老爺子那里,老爺子也必然會支持我的。”

    “宋叔,別怪我無情。要怪就怪端明怎么敢慫恿鴻昆惹上陳北玄?那就是個瘟神,誰惹上他誰倒霉。我們韓家,惹不起啊。”

    宋舜華面如土色,雙腳顫顫,再不敢言。

    見此情況,韓俊圖搖了搖頭,示意胡叔將韓鴻昆架起來,插著手向外走去。

    金陵各大家族的小輩們,都默默的四散開來,看著這對燕京韓家的大少們就這樣氣勢洶洶而來,狼狽不堪而去。看著宋家、任家等人垂頭喪氣,萎靡不振。再看看陳家陳寧、陳驍等人,各個趾高氣昂,仿佛中了彩的樣子。

    不少人心中,油然升起一種明悟:

    這金陵,恐怕真的要歸陳家了。

    喬洛纓低頭,把杯中的紅酒一飲而盡,心底暗嘆:

    ‘果然亦菲說的對啊,這個小男人,確實是如神一般的存在。我之前看走眼了,比起燕京韓家、三井一夫之類,區區金陵世家,又算得了什么?’

    而周清雅心中,此時早被悔恨充塞心田。

    江北陳大師、蒼龍少將、港島巨富、當世神話...這一切本來都應該是她的,可惜都被她錯過了,最后歸了那叫方瓊的女人。

    想到這,周清雅越發痛恨。(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