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第403章 陳家人的疑惑

    紅石會所內的事情,迅速傳遍了整個金陵上流社會。

    畢竟涉及到燕京韓家與陳家這個金陵風頭最勁的大家族。大家本以為,應該是陳家吃個悶虧告終。畢竟韓家高高在上,便是在燕京都是一線大家族。韓家第三代領軍人物韓俊圖還親至。豈是剛崛起不到一年的陳家能敵的?

    但事實卻出乎所有人意料之外。

    韓鴻昆被逼得下跪,韓俊圖親自向陳家致歉,而宋家更被逼的全體離開金陵。這簡直是石破天驚般的大消息,瞬間震動了整個金陵。

    宋家可是金陵的老牌世家了。迄今為止已經在金陵興旺數十年。便是喬家在位也沒壓住宋家。就是因為傳聞宋家與燕京韓家有不淺的交情。但現在,陳凡一言出,就要把宋家掃出金陵,誰能不驚?

    而且最后的結果就是,宋家真的乖乖搬出了金陵。據宋家內部透露的消息,當時宋老爺子親自和韓老爺子通過電話,電話持續了一小時,最后宋老爺子出書房,竟然是一副如釋重負、劫后余生的模樣,還連連搖頭道:

    “惹不起、惹不起啊!”

    宋家的離開徹底震撼住了金陵大大小小所有世家。

    眾人不得不用全新的眼光來打量陳家這個新興家族,尤其是看待陳凡,目光再也截然不同了。

    在大家原先想來。這位陳家的江北陳大師,雖然是蒼龍總教官,背后有李牧臣,但終究不能一個人把整個金陵都壓下去。陳家若想崛起,那就必須得規規矩矩的按照規則來。金陵之中,崛起過無數世家,喬家、宋家、花家、任家都是這樣,你陳家想要成為金陵大族,也別想超出規矩。

    但現在,連韓家對陳大師都低頭。堂堂宋家,更是被一言逐出金陵。

    這陳凡的能耐,已經超乎了金陵所有人的想象。尤其宋老爺子那句‘惹不起’到底意味著什么?是宋家惹不起陳凡,還是連韓家也惹不起?

    陳凡到底是什么人?他有什么身份?

    竟然能讓這些大家族都不敢招惹?

    任憑他們想破頭來都想不出。金陵這些家族終究只是地方豪門,距離國際政局之間的角力差距太遠了。韓家是因為身在華國中心,又與軍方牽連很深,才能第一時間得到消息。而金陵這些家族,遠在江南省這一畝三分田,又怎能想象陳凡已經躋身世界之林,與一國總統首相對話,平起平坐呢?

    不過這些,并不妨礙他們認識陳凡的強大。

    ‘今日之后,恐怕沒人能在阻止陳家的崛起了。’

    不知多少人在暗嘆著,都將不解的目光,看向那個陳家看著平凡無奇的少年。

    這一切,都是那個叫陳凡的人帶來的。

    不止是金陵城各大世家,陳家內部同樣非常震撼。陳寧、陳旭等人回來,就立刻一五一十的,把紅石聚會上面的情況,全部告知了陳家眾人。尤其等第二天傳來消息,宋家連夜搬離金陵后,更是徹底鎮住了陳家所有人。

    家族午宴上。

    老爺子陳懷安坐在上首,大伯、二伯、王曉云等人依次而列,眾多小輩圍成一團。便是陳凡的父親陳恪行,也連夜從泗水縣敢來,陳家嫡系幾乎全聚于此了。

    今天的飯局很特別,大家似乎都沒什么話說般,蒙頭吃菜。連小丫頭陳果果也感受到了氣氛的不同,乖乖的坐在那。只是不時用眨巴眨巴的大眼睛看向陳凡。

    她昨天享受了一番萬眾矚目的公主待遇,尤其陳凡最后那句看在‘陳果果’面子上才不殺韓鴻昆,更是徹底滿足了小丫頭的虛榮心。

    ‘小哥哥對我這么好,爺爺他們要是罵小哥哥,我一定站在小哥哥這邊。’

    小丫頭心中暗暗堅定立場。

    她終究才十歲出頭,并不知道,陳懷安他們哪是要罵陳凡,把他當寶貝捧著都來不及呢。今時今日,陳家風頭蓋住了金陵所有世家,是名副其實的金陵第一大家。但陳家人心中同樣不解啊。

    等午宴吃過后,老爺子首先放下筷子。

    “唰唰唰。”

    如同號角吹響般,所有人都立刻停下手中的動作,全部目光看向老爺子。陳懷安點了點大伯、陳凡父母、安雅,最后猶豫一下,把陳寧也帶上。說道:

    “你們跟我去書房一趟,其他人就先散了吧。”

    然后才和藹的對陳凡笑了笑:“小凡你也來。”

    陳凡點點頭,拍了拍身旁滿臉失望的陳果果的小腦袋,安慰小丫頭,答應下次帶她出去完后,才讓陳果果臉上重新出現笑臉。

    被老爺子點中的人,都默默的進了書房。其他人只能一臉失望的四散開去。尤其以陳安最為失落。老爺子叫了陳寧卻不叫他,顯然是因為他和陳凡的關系不好,老爺子顧忌陳凡的面子。這同時也代表著,從今天開始,恐怕他在陳家,算全面失勢了。陳凡這一支,日后才算真正成為陳家的主脈。

    進了書房后,大家坐下,老爺子示意陳寧去泡茶后,才面色鄭重的看向陳凡:

    “小凡,你現在能說一下,昨晚的情況嗎?”

    眾人聞言,也都目光驚疑的看向陳凡。

    昨晚的消息,對所有人來說,實在是太震撼了。便是王曉云都為之瞠目結舌。

    她雖然來自高高在上的燕京王家,華夏最頂級的豪門之一。但韓家在燕京也屬于一線之列,僅次于王家而已。甚至韓老爺子論分量,都不比陳凡的外公王仲國差多少。

    那個韓俊圖,王曉云也聽說過,是燕京這一代的領軍人物之一,便是陳凡的表哥王城,都未必能壓倒韓俊圖。結果這樣一個大家族、一個燕京大少,見到陳凡卻誠惶誠恐的樣子。讓陳家眾人怎能不驚詫呢?

    “是啊,小凡,你這一年來變化太大了,大到媽都感覺跟不上你了。”王曉云苦笑搖頭道。

    “之前你說自己是武道宗師,媽還能理解。后來又當上蒼龍的總教官,是李司令賞識。可是現在連韓家都得讓你三分,還有之前在吳州蘇家的事情。媽肚子里有好多疑問想要問你啊。”

    這些問題,其實王曉云已經積攢很久了。

    如果說去年,陳凡透露自己成為化境宗師的身份,又被李牧臣請出蒼龍當任總教官,王曉云可以接受的話。但這一年來的變化,王曉云就有些接受不了了。

    陳凡先是屠滅了沈家,術法咒殺沈家數十人。整個金陵都傳的沸沸揚揚。陳家眾人對沈家派人撞王曉云同仇敵愾,可以接受。可后來,陳凡在吳州,一連踩下中海紀家、寧家、湯家,打臉蘇家,連省里樓老大都被陳凡一巴掌抽了回去,最后是中樞特殊一錘定音,說大首長稱贊陳凡為‘國士’。

    這個評價之高,便是王曉云當年在燕京時,都沒曾聽聞過幾次。

    上一個得大首長這樣稱贊的,是葉南天!

    紀家、蘇家、寧家、湯家,這些大家族哪一個比陳家稍弱?幾乎每一個都比陳家強得多,尤其紀家還有封疆大吏在。卻依舊被陳凡一腳踩下!

    這幾乎已經到了陳家眾人能承受的邊緣了。眾人想來,陳凡可能是在當任蒼龍總教官時,立下非常大的功勛,所以才讓大首長這么愛護。

    但接下來,昨天發生的事情,徹底超出了陳家所有人想象之外。

    逼韓鴻昆下跪、讓韓家退讓、一言放逐宋家、甚至傳聞殺掉日國三井財閥家主‘三井一夫’。

    如此種種,宛如神話一般,無論是陳恪行還是王曉云,都沒法想象。便是一生經歷過大風大浪的陳懷安,也感覺必須找自己這個孫子問清楚了。

    再不問清楚,他們的心臟要承受不住了。

    連陳寧在一旁泡茶時,都用復雜的目光掃向陳凡。

    這個當年在她眼中,只是個小屁孩的家伙。竟然成長為一株蒼天大樹,讓人只能仰望,這輩子恐怕都沒法追趕到。

    “時人不識凌云木,直待凌云始道高!”

    陳寧這時總算明白了此句詩的含義。

    只有安雅坐在陳凡旁邊,嘴角含笑,目光柔順的看向陳凡,望著這個自己從小幾乎一手帶大的少年。無論陳凡變成什么樣,安雅都會靜靜的陪在他身邊,直到世界盡頭。

    陳凡神色淡然,手輕輕的扣在書桌上,很平淡的將昨晚的事情復述了一遍。

    眾人已經聽過不止一遍了,但再從陳凡口中聽聞,依舊能感受到昨晚紅石會所里的驚心動魄。從宋家大少宋端明,帶著韓家混世魔王韓鴻昆來挑釁,到宋舜華出來以言語陷阱把陳凡與陳家,推到了金陵所有世家的對立面,到韓俊圖出場,對陳凡畢恭畢敬。

    一波三折,峰回斗轉。

    大家越痛恨宋家人的險惡用心,越震驚于陳凡的力量。

    能逼韓家低頭,偌大華夏,能有幾人?

    看著眾人依舊疑惑不解的目光,陳凡淡淡道:“我知道你們想問什么?一定在奇怪韓俊圖為什么對我那般恭敬?”

    “很簡單,他韓家,惹不起我!”陳凡平靜說著,眼中帶著一絲傲然。

    “因為我是陳北玄!”

    ps:第一更奉上,作者菌繼續去寫第二更,今天大封推,努力爆發o(n_n)o(。)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