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第404章 陳北玄的傳說

    “陳北玄?”

    眾人面面相覷。

    他們不止一次聽到過這個名字,但現在看來,這個名字背后,恐怕帶著一個驚天動地的身份與來歷。也就是這個名字,讓韓家都退避三分,讓韓俊圖都聞之色變。讓瞿秘書都笑臉相待。

    “爺爺,爸、媽,這個故事有點長,有些事情可能超乎你們的想象,所以你們先聽我說完,然后再問。”陳凡目光平和的說著。

    王曉云等人都連連點頭。

    便是安雅都眨著美麗的大眼睛,他們隔了一年之后,終于能夠真正的知道陳凡這一年多來,真正做的事情,怎么能不能激動。便是陳恪行,都目光凝重的看著自己這個兒子。小的時候,陳恪行還能看透他,但等陳凡從楚州回來后,一切似乎都變了。

    陳凡接過陳寧遞來的清茶,喝了一口,開始徐徐講述。

    他并沒有說前世的事情,那些太過駭然,而是先講他重生回來這一年多來的所作所為。在地球上發生的這些事情,還屬于父母和爺爺能夠接受理解的。

    陳凡先簡單講述了一下什么是內勁武者,以及化境宗師的區別。然后說起他在樹林中練功,結識魏老的事情。

    “原來魏老也是位武者啊。”

    陳恪行等人都一拍大腿,恍然大悟。難怪陳凡與魏老無緣無故,卻讓魏老對他如此青睞有加,甚至去年家族年會時,特地從楚州趕來,登門拜賀。

    “這個我確實聽過一些傳聞,據說在打戰的年代,魏老伸手非常了得,家傳武學,一般人都不是他對手,沒想到盡然是真的。”老爺子陳懷安點頭道。

    大家之前已經知道陳凡化境宗師的身份,所以不太驚訝。

    然后陳凡說起他參加青陽鎮的地下擂臺賽,三拳打死踏海而來的林虎,威震江北之事。

    “江北陳大師,江北陳大師...原來如此。”

    陳懷安嘴中念叨著。王曉云后怕的看了眼陳凡,原來自己這個兒子,當年之所以能夠讓江北共尊,讓海東徐傲那等梟雄都低頭,竟然是一路打出來的,幸好沒出什么事。

    “那林虎號稱阿拉斯加之虎,威震北加拿大,豈是好惹的。你能三拳打死他,無怪徐傲等人敬你若敬神明。”陳恪行點頭,嚴肅的臉上也不由浮現一絲擔憂。

    但接下來,他們就不止后怕那么簡單了,當陳凡說他在蒼龍基地當任總教官,然后去參加武道大會,遭遇林虎的師父雷千絕挑戰的時候。

    所有人都震撼了。

    那一戰,是陳北玄這個名號的成名之戰。

    陳凡與雷千絕戰于西子湖畔,被譽為二十年來,最空前璀璨的戰斗。兩人武道迭出、手段盡用。陳凡除了沒動用神通之外,幾乎其他的手段都逼了出來。無數人親眼見證那一戰,陳凡也正是憑著這一戰,登臨華夏之巔,位尊天榜。

    “海外洪門大佬、扛鼎入陸家、弟子羅蒙、西子湖約戰、一拳敗雷千絕,天榜第一.....”

    這些事情被陳凡一一道來。

    盡管陳凡敘述的很平時,并沒有用夸大的語言,但無論是王曉云還是陳恪行都心驚肉跳,安雅更是緊緊的抓住了他的手臂,擔憂的看向他。陳寧望來的目光也滿是駭然。

    只有陳懷安撫案大笑道:

    “痛快,這才是我陳懷安的孫子。”

    “與海外宗師交戰與西子湖之巔,一戰而勝之,名傳天下。”

    “武道宗師不愧是武道宗師,我現在才知道,他們為什么聞宗師之名而震怖了。”

    陳懷安這樣說著,大伯陳政行目中也忍不住驚駭之色。兩人的交手,踏大湖而演武,把半個西子湖都掀起驚濤駭浪,這等武道之力,近乎于神通。難怪這些宗師們縱橫華夏,連國家都忌憚三分。

    “陳凡有此超凡之能,無怪李牧臣如此敬重,把你請去當任蒼龍的總教官。”陳恪行微微點頭道。

    陳凡這位父親,一生都為人刻板,能讓他點頭,非常難得。連王曉云臉上偶讀忍不住露出一絲驕傲的神色。

    有這樣的兒子,便是放到燕京王家去,她都能驕傲的抬頭挺胸。

    你們王家人養不出這樣的兒子,但我王曉云能養出來!

    “不過僅憑這個天榜第一,應該不足以讓韓家都退讓吧,你這一年中,肯定還做過其他的大事。所以韓俊圖聽到你的名字,才會臉色大變。”陳懷安笑過后,目光莊重,緊緊的看向陳凡。

    周圍的人也反應過來,韓家是頂級世家,豈會懼怕一個武道宗師?

    “不錯。”陳凡點點頭。“在那之后,我雖然擊殺過‘殺手之王’黑蝮蛇,港島周道濟,但這些都不算什么。真正能讓韓家忌憚的,是我登上了暗榜第三?”

    “暗榜?”

    大家面面相覷,不明所以。

    “暗榜是個俗稱,其真正名號,是美國CIA特殊管理處,發布的一份超級通緝榜單。通緝全世界最強大的二十位黑暗世界強者。我在金陵大學中,在五位宗師級強者的圍攻下,一連擊殺四位,還包括一位暗榜末尾的強者,才真正登上暗榜第三的位置。”陳凡淡淡說著。

    金剛巴克、雷王索隆、陰魂修斯、猩紅女士奧拉、樸景煥。

    這每一位都是黑暗世界鼎鼎大名的強者。陳懷安等人雖然沒聽過他們的名號,但僅僅聽到樸景煥是韓方特種部隊總教官。而樸景煥在這五人中僅僅位列末席時,就知道這五人聯手是多么可怕,多么驚天動地的事情。

    “竟然就在金陵大學發生的,而且距離時間不久?”

    陳寧猛的捂住小嘴,不敢相信。

    陳懷安等人也都瞳孔一縮。

    他們沒想到,就在自己身邊,陳凡竟然遭受了五位黑暗世界強者的圍殺。發生這么驚天動地的大事,幾乎在黑暗世界掀起滔天波浪,陳懷安等人卻根本沒有一絲一毫的耳聞。

    “看來這個世界,確實離我們太遠了。若不是小凡今天所說,恐怕我們這輩子,都不知道,離我們就幾公里的距離外,死了這么多大人物。”陳懷安感嘆道。

    陳恪行也忍不住目光微動。

    他本以為自己一生也算顛沛流離,波折眾多。但現在看來,自己兒子這一年來的經歷,都已經超過他一生了。

    ‘傳奇!小凡絕對能當得起傳奇這兩個字了。’

    陳政行等人看向陳凡的目光,不由再次不同了。

    接下來,吳州蘇家的事情,眾人就能理解了。陳凡位列暗榜第三,在全世界都屬于各國都很忌憚的人物。這樣的強者,國家都在拉攏他,其實區區中海紀家、湯家、寧家能比。

    “只是,這句‘國士無雙’如何理解?”陳懷安微微皺眉。

    國士這個詞,可不是一般的形容詞。韓信是千古兵圣,不僅僅帶兵厲害,更與國有大功,橫掃,建立大漢四百年江山,才能稱得上國士。陳凡如果僅靠一介武夫,打打殺殺,是絕對當不得國士之名的。

    “這恐怕與‘生命元液’有關。”陳凡想了想,把自己化名陳北玄,去金陵大學當教授,然后組織實驗室,開發生命元液,最后與國家合作成立‘青符集團’的事情,原原本本的說一遍。

    “原來你就是那個陳教授?”陳寧美眸一瞪,滿是驚喜。

    “青符公司與生命元液是你開發的?”大伯陳政行一拍腦袋,作為秦華力推的公司,陳政行幾乎一手完成青符公司的建造,怎么會不知道這個公司對國家有多重要。

    “生命元液啊。”

    陳懷安的目光也變得前所未有的凝重。“這項產品,一旦推廣開來,將會造福整個華夏乃至整個世界數十億人,推動人類的發展。小凡你這個‘國士’之名,當之無愧!”

    陳恪行和王曉云等人,也都鄭重點頭。

    只要了解生命元液的,就會知道它是何等偉大。哪怕云霧靈泉的效果是它一百倍、一千倍,但數量就制約了。

    法拉利再好,一年只能產幾百輛,又怎如大眾公司,年產數千萬輛,造福整個人類呢?

    “有生命元液在,便是韓家也不能動你分毫。”陳懷安下斷言道。

    “不過生命元液只能讓韓家敬你,卻不能畏你。你之后,一定是又做什么了吧。”陳懷安笑瞇瞇的道。

    陳凡不由苦笑,老爺子不愧是經歷大半個世紀的風雨,目光透徹。

    他點了點頭道:

    “不錯,前不久,你們也知道,我去了日國一趟。”

    大家都嗯了聲,緊張的看向陳凡。連安雅都想到了,這應該是重頭戲了。陳凡去日國就在十幾天前,如果韓家態度有大變,那一定是這十幾天之中,發生了什么讓韓家都震撼的事情。韓俊圖才那般恭敬畏懼。

    “在日國的時候,我因為踏滅了一個神社,所以與日國武道界起了些沖突。日國武道界請出了劍圣武宮弘一,與我戰于東京鐵塔之上。就是那一戰,讓東京鐵塔都被打折了。當然這些都并非真正的原因。真正的原因是...”

    陳凡頓了頓,露出一絲笑意道:

    “我在日國,一個人擊敗了自衛隊的第14旅團,還一劍斬下了三架F15戰斗機和十三架眼鏡蛇直升機,成為了當世神話,他們才會如此懼我吧。”

    “什么?”

    陳凡此言一出,整個書房內寂靜無聲。

    包括陳懷安在內,所有人都目瞪口呆的看向陳凡,如聽神話般。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