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第408章 沸騰的黑暗世界

    當陳凡準備啟程前往楊擒虎處時,一個隱秘的消息開始在黑暗世界高層悄悄流傳著。一疊看似模糊,但非常清晰的照片擺在了各大黑暗組織的案前。

    那疊照片,赫然是楊擒虎從丁富海手上得到的胎元果照片。

    “生命神水,絕對是最純凈的生命神水,而且還是一整個神泉!可以源源不絕誕生生命神水的神泉!”

    看著照片上面的那汪不化的泉水,黑暗世界的高層迅速得出這個結論。

    然后整個黑暗世界沸騰了。

    從西歐到北美,從保加利亞到波羅的海諸國。無數個黑暗世界的組織與強者們睜開了雙眼,目光投向遠東、投向西伯利亞、投向那處冰雪覆蓋的秘境。

    “制約超凡者誕生,最大的瓶限就是我們沒有足夠的生命神水。如果能得到這個神泉,我們就能源源不斷的制造大批超凡者。到時候整個黑暗世界都應該由我們來支配!”

    一個黑暗組織的大佬,在組織的高層會議上拍桌子道。

    雖然大部分人都狂熱響應,但還是有人冷靜分析道:“這個消息既然我們能知道,其他的組織,如緋紅之翼、洪門、龍堂、四方樓、甚至各個國家的特殊部門與情報部門都應該清楚。到時候甚至可能出現暗榜前列的強者。我們有足夠的力量能夠抗衡整個黑暗世界的圍攻嗎?”

    被他這一說,大家迅速冷靜下來。

    是啊,消息明顯已經泄露出去,恐怕整個黑暗世界的大大小小組織,大部分強者都知道了。到時候強者云集、超級勢力如雨的時候,誰能扛得住那么多頂級強者的圍攻?為了幾個超凡者,值得嗎?

    大部分中小型黑暗組織,開始打退堂鼓,但那些超級勢力們卻當任不讓。

    “我們損失了金剛巴克、雷王索隆與雷千絕三位強者,但洪門還有四巨頭在,依舊是地下世界的超級勢力,這次正好是千載難分的機會,我可以帶著暗月部隊前去,一定要奪下這處神泉。不過幾年,我們就可以彌補三位巨頭隕落的損失了。”

    在洪門巨頭會議上,一位頭發蒼白,身形消瘦,目光銳利的華人男子拍桌子道。

    他是號稱‘風王’的胡宗秀。

    洪門七位巨頭中,僅有的兩位華人之一。他兼修武道與異能,創出一手‘風神刃’。在交手的時候,雙手可以憑空冒出空氣利刃來,擁有不遜色于宗師的戰力。

    “短短一年之內,洪門隕落了三位巨頭,這次明顯各大超級勢力會云集,甚至暗榜巔峰的幾位強者都可能出現,憑你和暗月,能夠抗衡雷神宙斯嗎?”頭發赤紅如火,雙瞳如同血月的奧拉冷笑道。

    “奧拉,你跪服在陳北玄腳下,祈求他的饒恕,最終才逃脫一命。你已經丟掉了身為一位頂級強者的尊嚴與榮耀,還敢在這里說話?”

    胡宗秀冷笑道。

    奧拉啪的一拍桌子站起來,周身迅速燃起澎湃的火焰,雙瞳幾乎滴出血來,死死的盯著胡宗秀。整個會議室內溫度迅速升高。

    屈服于陳凡,是奧拉一生中最引以為恥的事情。胡宗秀當面揭她短,奧拉怎么能忍受?

    胡宗秀也冷笑一聲,雙手微曲于胸前,嘭的彈出兩道無比銳利的風刃。這仿佛能切割開空氣的風刃,在他手中就似螳螂的兩對大刀吧,可以斬金斷鐵。而胡宗秀雙腿彎曲,身體弓起,脊椎如龍伏動,就如同一頭隨時準備攻擊獵物的蛇蝎。

    “好了。”

    坐在最上首的唐裝老者,猛的拉下臉來,劍眉怒豎道。“洪門都到這種地步了,你們還想爭吵?是準備把整個洪門吵散架嗎?”

    見到總會長發怒。奧拉和胡宗秀都悻悻的收回異能,緩緩坐了下來。

    盡管唐裝老者只是個普通人,但任何一位巨頭都不會隨意挑釁他的權威,畢竟老者背后,可是站著‘那位存在’。也正是那位存在,才讓洪門始終屹立于世界之巔,在超級勢力中永遠不墜。哪怕所有巨頭都隕落,那位存在還在,洪門就始終是洪門。

    “宗秀可以去,但暗月上次受到華國戰將朱雀與白虎的打擊,現在元氣還沒有恢復。你最多只能帶去一半人,一切小心為上,我洪門再也經受不起一位巨頭的隕落了。到時候我沒法向老祖交代。”唐裝老者沉著臉,嚴聲道。

    “是。”

    胡宗秀、奧拉、羅蒙在內的四巨頭,都低頭恭順答道。

    包括洪門在內,諸多黑暗世界的超級勢力都迅速做出應對,要么派出一位頂級強者,要么就數位聯手。而那些站在暗榜之巔的超級強者們,則絲毫沒有顧忌,紛紛趕了過去。

    一時間,遠東之地,強者云集。

    陳凡絲毫不知道這些。

    他在過往春節后,把于晴和蒼龍護衛隊安排在父母與老爺子身邊后,就孤身一人踏上了去關外的飛機。

    此時的陳凡,經過在青龍大陣內十天的修養,無論肉身還是修為,都達到了重生以來的最巔峰。只有本命元氣還沒有補足。不過本命元氣只是阻礙他進一步修煉,并不妨礙他實力的發揮。

    “呼呼。”

    飛機在萬米高空呼嘯。

    陳凡坐在飛機中,暗暗盤:

    “以老爺子和安姐姐的修行速度,至少要三年,才能突破筑基期。到時候就可以傳授給他們真正的修仙功法了。而三年之后,我至少已經進入神海境。甚至可能窺探先天之境。到時候就真正具備庇護他們的力量。哪怕整個世界與我為敵,我有又何懼?”

    陳凡心中默默想著。

    他此時傳授給家人的,并不算是真正的修仙功法。只是類似于內勁功法的升級版。陳懷安等人修煉了固然強身健體,甚至誕生真元,卻不通道術、不明仙法,更不會仙家武技。陳凡傳給他們,只是讓他們打下基礎,然后強健身體的。

    真正保護他們的,是陳凡重新煉制的一批護身玉符,以及暗中跟隨他們的銅山與蒼龍護衛隊。

    有虎魔煉體小成的銅山在,便是宗師來了,也得被撕成粉碎。

    后顧之憂解除的陳凡,才真正放心的登上去關外的飛機。畢竟他不太清楚,這一去會多久。甚至尋到胎元果后,他可能就會立即覓地潛修。畢竟胎元果沒法保存時間太長。

    就這樣想著,飛機降落在冰城的國際機場中。

    作為華國的最北端,北疆省已經被一片冰雪覆蓋,外面零下數十度,隨時隨地都有鵝毛大雪紛飛,到處都是五彩斑斕的冰雕。

    在機場外面,楊擒虎早就率眾等候。

    “陳前輩,您來了。”

    作為關外大豪,楊慶虎何等威勢,在他背后,站著數十個令行禁止的黑衣大漢。停著一排溜的大奔,見到陳凡,眾多黑衣大漢齊齊躬身叫好。

    “別搞這套,我不怎么喜歡。”陳凡微微皺眉道。

    “是,陳前輩。”楊擒虎趕緊揮了揮手,那些站在背后的弟子們,麻溜的上車走人,最后只剩下一輛加長版奔馳s650。

    在小弟殷勤的開門后,陳凡入座。

    加長版奔馳如同黑色的幽靈般,向冰城郊外駛去。

    “陳前輩,這個人是當時那個探險隊,僅存活下來的隊長。您有什么,盡可以問他。”楊擒虎比較聰明,知道陳凡關心什么。所以車里面直接把人帶來了。

    陳凡抬眼望去。

    就見到對面座位上,坐著一個渾身佝僂著,目光有些呆滯,一直在發呆的中年男子。男子身體原先應該很健壯,現在無比消瘦,只剩下皮包骨頭般,此時仿佛像個糟老頭,哪怕在暖氣之中,還一直打著哆嗦。

    “你叫什么名字?”陳凡平靜問道。

    “大人,我叫王保國。”中年男子身體一顫,似才反應過來,趕緊畏懼道。

    “不要害怕,我只是問你幾個問題。”陳凡語態平和道。“你是在哪里發現照片上的泉水和小樹的?為什么只剩下你一個人回來,其他人呢?那里有什么怪物在守護嗎?”

    見陳凡似并非可怕的人,王保國逐漸放松下來。

    他從懷里摸出一個精致的銀色小酒壺,喝了一口伏特加,臉色微紅,才搓著手道:“我們是在西伯利亞深處的一個山谷內發現的。由于富海集團的老板,一直想找新的油田和礦產,才把我們派到俄國深處。因為俄國的礦藏包起來比較便宜。”王保國開始回憶道。

    “當時我們一行十幾個人,由于西伯利亞有東北虎和熊瞎子出沒,還有雪原狼。我們都是帶著獵槍的,負責安保的副隊長,還是從軍中退役的神槍手。當時我們在那個山谷中,發現那處泉水時,都以為要發財了。這絕對是神泉,喝一口整個人仿佛都能長壽般。結果...”

    說到這,王保國眼中忽的現出驚懼之色,渾身顫抖起來,嘴唇哆嗦著道:“我們當時都欣喜欲狂,誰想到,突然有一群怪物沖了過來....”

    “什么怪物?”陳凡目光一凝,問道。

    ps:第六更奉上,作者菌繼續去寫第七更o(n_n)o(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