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第418章 無敵無敵無敵

    “太強了。”

    剩下的十余位強者們都兩股顫顫,猶如一盆冷水猛的潑在頭上。

    之前在暗榜三巨頭的帶領下,他們以為還能和陳凡一戰。沒想到陳凡的青帝長生體變態到這種地步,被眾人圍在中間,狂攻了數分鐘。除了亞當的全力一劍,勉強在陳凡背上斬出一道淺淺的劍痕外。也只有愚者催動的萬毒詛咒,讓陳凡的頭發白了一絲。

    但陳凡幾乎呼吸之間,那道劍痕就消失不見。白色的發絲也迅速恢復黑色。

    站在眾人身前的陳北玄,又恢復原來那般氣血滔天,神芒暴漲,毫發無傷的狀態!

    這還讓人怎么打?

    你打不死他,但他隨手一巴掌卻能拍死你。面對這樣的強者,幾乎讓人絕望。

    “吼!”

    亞當展開雙翅,飛舞在半空中,仰天長嘯。他金色的頭發如同火焰般飛騰,璀璨的白色光芒從他雙眼、鼻孔、耳朵、嘴巴中射出。這代表著亞當已經把體內的光明之力催發到了極點。

    一道銳利的白芒從掌中蔓延出來,逐漸伸長,最后化作一柄五丈長的十字光劍。

    亞當手持著這柄長達十七八米的巨大十字光劍,猛的沖陳凡劈來。頓時整個天地間都只剩下這道璀璨的建房。仿佛空間都在這一劍之下被斬開。雖然這一劍遠沒有武宮弘一般劍氣縱橫上百米。但那璀璨的白芒卻凝結如同實質般,幾乎化作金色。

    亞當背生雙翅,凌空持劍。

    宛如大天使米迦勒降臨凡塵,斬出天罰一擊。

    ‘圣十字劍術.神罰!’

    這是傳承自古教廷的秘術,非歷代宗教裁判所的繼承人無法修煉。教廷在中世紀時期曾經極盛一時,但到了近代。早就是諸多大國的連番打擊之下,漸漸衰落,幾乎消失于世人眼中。但它傳承下來的秘法,依舊震天動地。

    “破!”

    陳凡面色現出一絲凝重,平平伸出手掌,結出一個古老的拳印。宛如胎兒在母體之中虛握著拳頭,代表著一切拳法的原始與終點。

    ‘真武三十六式,第十式,胎藏印!’

    這拳印一現。

    虛空都震動起來,無形的天地元氣從四面八方匯聚,最后形成化作一道白茫茫的巨大手印,足有十丈方圓,好似佛陀的手掌般。陳凡手托印法,如同托起泰山般,攔向亞當的一劍。

    “噗嗤!”

    閃耀著金色光芒的十字光劍,斬在了白色手印中。

    出乎所有人意料之外,并沒有驚天動地的爆炸聲。十字光劍猶如斬中棉花般,竟然逐漸陷入了白色手印里面。任亞當怎么催動,那十數米長的金色光劍,都絲毫不為所動,最后整個光劍都被白色手印吞噬了。

    這時,陳凡才一托手印,將它擲出數十米外。

    手印一落地,白色霧氣就散去,拿到璀璨的金色劍芒猛的劈出,斬在了山谷兩邊的懸崖峭壁上面。頓時轟隆隆如同雷鳴般的聲音響起,仿佛炸藥開山一般。眾人駭然望去,才發現整個山壁上,竟然被這一劍辟出了一道近二十米的巨大豁口。

    連堅硬的花崗巖,都如同且豆腐般被切開。可見亞當這一擊,何等可怖。

    但更可怖的是,他這一擊如此強大,卻被陳凡翻掌卻破開了。那陳北玄到底有多少種神通法術、神妙手段呢?眾人心中已經不敢想象。

    “來而不往非禮也,你劈我這么多劍,也接我一刀!”

    陳凡一聲長嘯,身形猛的縱天而起,凌空踏步,宛如登天梯般,一步步登天而上。他手中噴薄出璀璨的青色刀芒,化作薄薄的只有三尺長,踏天就向亞當戰去。

    青木氣兵在陳凡踏入通玄中期后,威能越發強大,吞吐不定的刀光,仿佛連虛空都能劈開。

    “哼!”

    亞當冷哼一聲,雖然劈出那威力巨大的一劍,讓他有些氣喘,連身后的白色光翅都有些暗淡了。但亞當還是振作起來,手中再次凝出一柄金色光劍向陳凡沖來。

    “乒乒乓乓!”

    兩人在虛空之上快速交手著,青色的刀芒與金色光劍,以肉眼不可見的速度迅速撞擊著。在眾人看來,宛如兩位天神在空中交戰。

    十個彈指之后,陳凡一刀光芒暴漲,劈開了十字光劍,硬生生斬在了亞當的肩膀上。

    “啊!”

    亞當一聲慘叫,被陳凡直接從空中劈了下來。

    他的肩膀,在陳凡一刀之下,被斬出一道長達三寸的刀痕,深可見骨。只見血液迅速噴涌而出,把他的半邊身體都染紅了。更讓人奇特的是,那些血液之中竟然帶著點點白光。

    交戰十分鐘之后,暗榜三巨頭終于有人負傷了。

    “該死,一起上啊!”

    雷神宙斯眼都急紅了,體表本來黯淡,幾乎要褪去的閃電,被他強行又催發了開來。只見他一步踏在地上,頓時引發一陣波動,宛如猛犸巨像在奔跑般。

    一步、兩步、三步....

    宙斯每踏一步,他身體外的電芒就亮一分。到了第七步的時候,幾乎已經恢復到他全身時期。

    可是宙斯依舊不管,滿臉通紅,踏出了第八步。

    “霹靂啪嗒!”

    頓時璀璨的電芒在宙斯體表幾乎化作實質,閃耀的電蛇把周圍地面上的雜草都點燃了。可是宙斯依舊不滿足,他雙眼被血絲給布滿,渾身青筋直冒,一縷縷血霧從他頭頂升騰而出,瞬間就被閃電給氣化了。宙斯憤然狂吼之間,竟然踏出了第九步!

    “轟隆!”

    他體表的閃電,由熾白色化作了純金色。

    金色的閃電在宙斯周圍跳動,他宛如雷神托爾降臨凡塵一般。連雙瞳都被金色的光芒給籠罩住,氣息前所未有強大,幾乎比之前強了近一倍,比亞當還要強上一籌。

    但亞當此時,卻滿臉苦澀。

    其他黑暗強者也神色一變:“燃血秘法,宙斯開始拼命了!”

    超凡者的力量,來自于血脈。當把血脈燃燒起來時,會催動力量急劇膨脹,瞬間超越極限。可是這種秘法極為傷身,如果維持過長,甚至可能當場暴斃。

    宙斯顯然也知道,雙腿猛的跺地,發出雷鳴般的戰吼聲,然后呼嘯著,化作一道璀璨的金色閃電,以近乎音速的速度向陳凡沖去。

    愚者見狀,長嘆一口氣:“老伙計,何苦呢。”

    他說著,從懷中取出一條通體翠綠的小蛇,不舍的看了一眼。然后把小蛇當空一扔。催動秘法。頓時小蛇身體劇烈膨脹開來,猛的炸裂。化作一團綠色的血霧。

    而血霧里面,卻有一道血紅色的蛇影猛的冒了出來。

    這道蛇影通體血紅,但里面卻被無數黑霧包裹著,仿佛有無數冤鬼、兇靈環繞蛇影般,讓它始終無法掙脫。

    “萬蛇詛咒!”

    楊擒虎神情猛的大變,仿佛想到了什么古老的秘聞。

    傳說巫毒教最恐怖的詛咒,就是將咒法下于一群蛇之中,讓它們互相吞噬。喂以毒蟲、巫蠱甚至惡鬼的魂魄。最后吞噬剩下的最后一條蛇,就是‘母蛇’。

    母蛇一點威力都沒有,但一旦身死,它的魂魄就會死死的盯著一個人,永生永世都無法放開。

    想要培養這樣一條蛇,至少要數十年的精力。便是愚者這位巫毒教大巫師,恐怕畢生也只能養出一條,是他的壓箱底法寶。

    “去吧!”

    愚者一指陳凡,血色蛇影就發出無聲的撕叫,向陳凡勁射而去。

    亞瑟也從地面上猛的騰起,雙翅震動,手中再次凝出金色長劍,咬牙劈來。

    一時之間,三大巨頭全力拼命出手了。

    面對這一幕,陳凡只是神情淡漠,輕輕一跺腳,轟隆一聲,爆起一團煙塵與云霧。瞬間擊破音障,以前所未有的速度,化作一道璀璨的青色流光,向宙斯撞去。

    “砰!”

    在眾人驚駭的目光中,青色流光與金色閃電撞擊在了一起。

    沒有任何花哨,兩人純粹憑借著肉身之力,互相碰撞著。不靠法術、不靠神通、不靠法寶,決定一切高低的,唯有肉身!

    青帝長生體VS雷靈體!

    璀璨的金色電光在宙斯渾身上下閃耀著,此時的他,幾乎前所未有的強大,便是一輛坦.克。宙斯都有信心撞成碎片,甚至他感覺到,自己幾乎沖進了超音速之中,達到了巔峰。

    可是陳凡更強大!

    青帝長生體是宇宙巔峰神體之一,是五行仙宗賴以鎮壓日月星河的法寶。

    宙斯與他這一撞,直接被硬生生攔腰撞的粉碎,從胸膛到顱骨、四肢、內臟,就宛如一輛小汽車撞上狂奔的重型卡車上面,瞬間被碾壓而過,裝成了一堆肉泥。

    而此時,不等眾人驚訝。亞當與愚者的攻擊也來了。

    陳凡面無表情,眼中青色神芒暴漲,璀璨的神念,化作一柄銀色長刀,嗖的飛射出去,直接把那攜帶無數詛咒的蛇魂當空斬滅,然后又順著感應,直接斬在了愚者的肉身之上。

    愚者外表看似毫無傷痕,但他的靈魂幾乎瞬間被神念之刀劈成兩半。這位大巫師以肉眼可見的速度衰老頹廢下來,最后變得兩腿顫顫,幾乎無法站立。

    神魂幾被劈成兩半,代表著這位大巫師從此再也無法使用法術。

    因為他連凝練術法的注意力都不能集中了。

    “啊!”

    最后,面對狀似癲狂,幾乎發狂的亞當,陳凡在與他交手的第七招之后,硬扛著他的光劍,直接伸出雙手,把亞當背后的兩對五六米長的白色光翅,生生從他體內撕裂下來。

    亞當發出一聲凄厲的慘叫,從天墜下,撞在了地上,不知生死。

    彈指之間。

    面對暗榜三巨頭的圍攻。

    陳凡殺一人、廢一人,傷一人。

    山谷內一片寂靜,所有黑暗強者都面如土色,渾身如墜冰窖。

    只剩下陳凡立在虛空之中,雙手持著兩截數米長的白色光翅,目光淡漠,宛如不敗的戰神!

    “這就是真正的無敵吧!”

    楊擒虎抬起頭,仰望陳凡,心中油然想到。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