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第421章 雪狼王

    “住手!”

    這個蒼老的聲音從風雪之中傳來,帶著無比古老與蒼茫的韻味。更讓人震撼的是,這一聲傳來,所有的狼竟然都恭恭敬敬的停了下來,如同聆聽圣旨般。

    在眾人驚疑不定的目光中。

    狼群散開,從中分出一道筆直的通道,一個手持木仗,身形佝僂,滿頭白發的老者,緩緩走來。老者臉上幾乎全是斑點,無比衰老,皺紋一層層疊加,如同老樹皮般。沒行走一步,都微微喘著粗氣。

    但周圍的眾多強悍兇殘的狼人,都無比恭敬的低下頭顱。

    ‘狼人之中,竟然出現一個人類老者,而且他一句話,就讓所有狼人聽從指令?’眾人只覺心中無比荒謬。

    老者走到狼群之前,對陳凡輕輕撫胸微微行禮道:

    “尊敬的人類強者,請寬恕我這些后輩的無禮。它們并不知道,自己在面對一位當世神話!”

    白發老者使用的是比較偏僻的俄語,所以眾人都能聽明白。

    “這些混血狼人,都是你的后裔或者后輩?”

    陳凡饒有興趣的看來。盡管老者狀似衰老,仿佛隨時都能咽氣般。但陳凡卻從他體內,感受到一股火山般的巨大力量。這股力量之強,陳凡之前在任何人身上都未感受過。

    哪怕是臨陣突破的武宮弘一,或者是神之子亞當,比起這股力量來,都遜色許多。

    “是的,他們很多人,都是我的子侄、孫子、重孫子甚至重重孫子。我是這個部落的族長,您可以稱呼我為雪狼王。”

    老者喘著粗氣道。

    “重重孫子?那你有多大了?”有人忍不住開口叫道。

    “唔,我的歲數,我自己也忘記了。只記得我成年的時候,第一次世界大戰還未爆發,我曾經離開這個冰原,周游世界,參加過俄國對土耳其的戰斗,為沙皇而戰,最后退役回到了這里。”老者緩緩開口道。

    眾人心中駭然。

    第一次世界大戰,是在1914年爆發的。老者成年的時候,一戰都沒開始,那他真實年齡得有多久?活了一百二十歲?

    不少人心中表示懷疑,怎么可能有人活一百二十歲?

    “我游歷世界時,曾化名‘加格爾丹’。你們可能沒有聽說過。但我曾見過無數強者。你們很多,看起來都非常熟悉。”加格爾丹頓了頓木仗,目光掃過眾人,落在白頭死神身上:

    “唔,討厭的獵魔人氣息。你應該是這一代的獵魔人吧。凡赫辛還活著嗎?”

    白頭死神忍不住目現駭色,低頭恭敬道:“尊敬的大人,我是第二十七代獵魔人,凡赫辛大人則是第二十代,他是百年前最偉大的獵魔人,現在距離我們已經七代之久了。”

    眾人也不得不動容。

    凡赫辛是19世紀中葉最著名的獵魔人之一,據說他為教廷做事,曾經在全世界追殺黑暗強者們。那是教廷最后的余光。到了一戰之后,被諸多大國接連打擊后,教廷就逐漸沉寂下去。

    這個老者竟然認識凡赫辛?豈不是說他的歲數比大家猜測的更大,一百四五十歲?

    “獵魔人原來已經傳承到第二十七代了啊。看來又半個世紀過去了。”加格爾丹緩緩的說著,目現滄桑之色。

    他目光又看在了愚者身上:“巫毒教的氣息?你看來是這一代巫毒教的大巫師吧。”

    “是的,大人。”愚者也恭敬低頭,行了個古老的禮節。

    加格爾丹點點頭,目光繼續掃視。

    他每看到一個人,都能精準的點出那個人的身份與傳承,甚至能說出那個傳承中數十上百年的人物。讓眾多強者越發敬畏。連楊擒虎,加格爾丹遲疑之下,都道出了楊擒虎的師承,讓楊擒虎恭敬的抱拳躬身。

    到了亞當時,加格爾丹眼中不由射出仇恨的光芒:

    “教廷的小崽子啊,這股味道,你來自宗教裁判所?”

    “稟告大人,我已經判出教廷了。”亞當風度翩翩的行了個貴族禮節。

    加格爾丹這才點頭,最后看向陳凡時,老者忽的驚疑一聲,眼中帶著一股狐疑之色。

    眾人都屏住呼吸。

    加格爾丹的智慧毫無疑問非常高深,目光也無比明銳,更曾經見過無數傳承。如果說誰能知道陳凡的來歷的話,應該非他莫屬了。眾人其實也在驚奇陳凡的來頭,畢竟陳凡太年輕了。如此年輕就擁有著驚天動地的實力,而且各種武道、神通、法術,大家聞所未聞,見所未見,宛如石頭縫中蹦出來的。

    “閣下應該是東方人,我在華國游歷時,親眼見過華國林家那位高手。他的劍無比鋒利,足以劈斷山河。我本以為,在那人之后,古華國再也沒有神境出現,沒想到你如此年輕,就登臨神級。”

    加格爾丹緩緩的說著。

    “你說的,應該是林家的先祖吧。”陳凡淡淡道。

    “不錯,一開始,我以為你是林的傳人。但你的氣息與他截然不同。”加格爾丹眉頭緩緩皺了起來。

    “這種氣息,我從來沒有再任何一個人身上聞到過。如此蒼茫、浩渺、博大、宛如萬古青天、仿佛這冰原上的千里原林般,比林跟強大,更古老。這是從我來沒見過的傳承。似乎只有古老傳說中,東方曾經存在過這樣一群人,但那已經是上古前的事情,屬于神話傳說,你怎么可能是他們的傳人呢。”

    想到這,加格爾丹搖了搖頭,把那種荒謬拋之腦后,頓了頓木仗,正色看向陳凡道:

    “尊敬的閣下,你所踏足的,是雪狼部落的領地。處于對您力量的尊重,我可以允許你離開,只是今日發生的事情,請您不要說出去。”

    老者此言一說,陳凡還沒開口,已經有人忍不住問道:

    “他能離開,那我們呢?”

    “你們?”加格爾丹如同老樹皮般皺紋重疊的臉上,露出一絲譏諷的笑容:

    “你們膽敢踏足狼神的圣地,那就留下來,給我的后輩們做血食吧。它們之前剛剛開了個胃口,可惜只是一群普通人。如果能吃掉你們這些血肉蘊含能量的黑暗強者,一定會進化更快吧。”

    隨著老者所言,不少狼人都裂開了嘴。潔白銳利的狼牙上面,還殘留著肉絲與血跡。

    楊擒虎不由心中一寒。

    這應該是之前逃出山谷的向導們,沒想到他們竟然已經葬身狼吻了。

    見到加格爾丹要全部殺死他們,白發死神等人心中一陣絕望,不由都把目光看向陳凡,眼中露出希冀之色,希望陳凡別獨自離開,拋棄他們。

    “果然是黑暗狼族的后裔,反復無常、時刻翻臉、毫不可信任。”陳凡笑著搖了搖頭,直視加格爾丹道:

    “要我離開也可以,讓我帶走所有的泉水與那株樹上的果實就行。”

    陳凡提到泉水,加格爾丹還面無表情。但等陳凡指向胎元果時,老者勃然失色,便是所有狼族也剎那間踏前一步,發出瘋狂的嚎叫聲。

    “你膽敢窺探狼神果!那就是我雪狼部落的生死仇敵,我族把你追殺到天涯海角,也會咬碎你的喉嚨,撕裂你的骨頭,吞食你的血肉!”

    加格爾丹一震木仗,咆哮道。

    眾多狼人更是用看仇人的目光看向陳凡。

    狼神果整個雪狼族最珍貴的寶物。每一百年開花結果一次。任何狼人服用狼神果,都有希望進化一次,提純血脈,晉升神境。

    “什么狼神果,這是胎元果。你這等愚昧異族,又怎知道胎元果真正的功效。”

    陳凡冷哼一聲。

    他自然看出雪狼族的打算。可惜提純血脈只是胎元果附帶功效,胎元果真正力量是用來補足元氣,沖擊神海的,讓這些混血狼人吃掉,完全是大材小用。

    “廢話少說,滾出山谷,否則我不介意屠滅你們整個部落。”

    陳凡負手傲立,冷冷道。

    “嗷!”

    回應陳凡的,是無數仰天長嘯的狼嚎。

    “殺了他們,一個不留!”加格爾丹一豎手杖,直指陳凡。

    上百頭狼人,遵從族長的命令,瞬間從他身邊呼嘯而過,向陳凡等人沖來。它們赤紅的目中,現出殘暴的光芒。人類在它們眼底,只是食物罷了。而陳凡等人,毫無疑問是最可口的事物,充滿能量。

    “戰吧!”

    亞當苦笑一聲,拔出金色長劍。

    “戰!”

    白頭死神拔出黑白兩色的獵魔槍,面色冷峻。

    陳凡根本沒回應他們的話,只是一拳打出,璀璨的青色拳芒就直接向當頭沖來的狼人打去,瞬間把那個狼人打的如同保齡球般倒飛出去。接著陳凡已經如一陣風般沖進了狼群中。

    只聽到一陣噼里啪啦的聲音。

    眾多狼族都被陳凡隨手一拳一腳就踹飛了出去。

    不過它們的肉身足以媲美橫練宗師,落在地上后,只是頭暈目眩一下,又迅速爬起身來,向陳凡沖去。

    而更多的狼族則與眾多黑暗強者交起手來。

    幾乎一個照面。

    黑暗強者們就支撐不住了,他們只有十余人,而對面足有上百人。有一位格斗大師幾乎彈指間,就在四五頭狼族的圍攻下,被咬斷喉嚨,撕成粉碎。

    “這樣下去,我們全部要死在這啊。”

    白頭死神一槍崩飛了狼人,看到四周的情況,見眾人都在苦苦支撐著,不由面現絕望。

    而楊擒虎從一只狼族手中死里逃生,狼狽的爬起身上,再看到周圍全是狼族后,也忍不住倒吸一口涼氣。

    連亞當在十幾頭狼人圍攻下,也左支右拙。

    剩下的眾人,目光不由自主的投向了陳凡,投向這個他們最后的希望。

    陳凡發出一聲驚天動地的長嘯,身形一變,轟然之間撞破音障。

    他終于全力出手了。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