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第436章 一路西行

    俄國占地萬里,橫跨歐亞大6。連通遙遠的遠東地區與莫斯科的,只有一條西伯利亞大鐵路。這條鐵路如同一條粗壯的血脈般,支撐起整個俄國東部。而想要前往俄國中心地區,也必須經過這條鐵路,否則的話只能坐飛機。

    坐飛機陳凡是絕對不敢的。

    如果被俄國人現他在哪架客機上,以俄國現在的瘋狂,說不定真敢用導彈把飛機炸下來。到時候在萬米高空之上,哪怕是陳凡都有隕落的危險。

    “哐當哐當。”

    火車的輪子在鐵軌上壓過,窗外是一片白雪覆蓋。

    陳凡與娜塔莎如同一對外出游玩的同伴般,坐在了座位上。他絲毫沒有喬裝打扮,但周圍往來巡查人群的士兵,卻沒有一個人注意到他們兩人。

    “大人,火車上檢查的士兵越來越多了。之前只是隔幾站才檢查一次,現在每個站點都要停靠檢查,而且越來越密集。”

    娜塔莎低著頭,著。

    她現在穿著一身時尚的褐色風衣,里面是高領緊身毛衣,下半身則是貼身瘦腿牛仔褲,勾勒出驚心動魄的曲線,身材極高,宛如模般。雖然是寒冷的冬天,但娜塔莎顯然不愿意放棄美麗。

    “沒事,我已經施展過法術,他們看到的,都是一層幻象罷了,不會現我們的。”陳凡閉著眼睛,淡淡說著:

    “而且我們這一路行來,滅掉了十七個克格勃的分社,他們怎么會不氣急敗壞呢。”

    想到兩人一路殺來的瘋狂,哪怕已經過去的幾天了,娜塔莎依舊熱血沸騰。

    陳凡在擊殺了謝爾金之后,就離開了伯力,返回斯米多維奇。然后兩人就開始西行,前往莫斯科。沿著那條西伯利亞大鐵路。陳凡幾乎是火車停靠一個站點,他就下車毀滅掉那個城市的克格勃機構。火車停靠幾次,陳凡就滅掉幾個分社。

    從赤峰到烏蘭烏德、克拉斯諾、新西伯利亞、鄂木斯克

    陳凡幾乎走一路殺一路。

    他根本不需要什么地頭蛇的配合。到一座城市,神念就釋放出去,瞬間籠罩住這座城市。此時他經過一年苦修,神念已經大成,可以外放十公里。俄國這些城市都比較小,最多住幾十萬人,只有臨州、中海的十分之一都不到。陳凡輕易可以籠罩住整座城市。

    然后神念如同篩子般,篩過整個城,那些妖魔鬼怪、邪魔外道,沒有一個能逃過陳凡的眼睛。再有娜塔莎的指引下,找到克格勃的人太容易了。

    而只要到找一個,陳凡就能動用‘搜魂術’,直接從他腦海中得到資料,然后順藤莫怪,摧毀了一個又一個克格勃分社。

    一開始那些分社,還乖乖的呆在總部中。

    等陳凡踏平五座機構時,他們感覺不對勁了,立刻化整為零,拋棄總部,轉移到備用的總部去。可是只要在城市之中,怎么可能躲過陳凡的神念?依舊被陳凡一一找上門來,盡數踏滅。

    期間,陳凡許多次和這些克格勃的特工們交手。有精銳的特種兵兵王,有積年老刺客,有俄國招攬的凡者。但這些人怎么可能是陳凡的對手?

    甚至連軍隊,這些天中陳凡都與他們碰撞過幾次。

    不過陳凡的目標不在他們身上,所以一觸即分。但哪怕這樣,俄國的警戒等級也一提再提。現在每座火車上面都有數十名荷槍實彈的士兵。走在大家上,不時就能看到裝甲車開過。頭頂蘇27與米格戰斗機幾乎沒有停止過,時刻在轟鳴著。

    “大人,從鄂木斯克之后,我們就再也沒找到一個克格勃成員了。他們應該是畏懼您,提前逃離城市了。”娜塔莎眼睛笑成月牙,敬佩道。

    她看著陳凡的目光,如看神明般。

    許多時候,娜塔莎都以為那些特工隱藏的出神入化,根本看不出來。但陳凡卻輕易辨別出他們的身份,無論這些特工躲到什么地方,哪怕跑到郊外別墅里,都被陳凡一一揪出來。

    到現在,娜塔莎還搞不清楚,陳凡到底怎么得到這些特工的情報的。難道有一個暗中的龐大機構,在時刻傳遞消息給陳凡?

    是華國的情報部門嗎?

    娜塔莎暗暗猜測著。

    “這些克格勃都是精銳特工,不畏生死。不可能是怕我。”陳凡搖了搖頭。“我更相信,他們是在前面的某個地方埋伏,準備給我來一個大的。”

    “也是。”

    娜塔莎點點頭。

    兩人的行動路線太好猜了。畢竟西伯利亞大鐵路是一條直線,俄國在東部和中部的城市,幾乎都是圍繞西伯利亞大鐵路建設的。陳凡順著這條鐵路,一路殺來,俄國人和克格勃特工,自然可以輕易判斷陳凡的落腳點。

    可惜任他們怎么搜索,差點把下水道都翻開,死活都找不到陳凡的身影。

    仙家法術,豈是凡人能想象?

    陳凡如果愿意,他哪怕站在你面前,你也看不到他。

    “如果是伏擊地點,應該是較大城市,方便布置人手,而且您一定會停靠的。那離我們最近的,應該只有‘烏法市、了。”娜塔莎回憶著說道。

    “烏法?”

    陳凡眼睛一瞇,曾經看過的地圖與資料迅冒出來。

    烏法市。

    位于烏拉爾山脈西側,巴什基爾自治共和國府和經濟、交通、文化中心,是俄國最大的經濟、文化、運動、科學和宗教中心之一,非常重要的交通樞紐。

    “到時候看吧,如果烏法市內的克格勃成員沒有逃,還大搖大擺的呆在總部里面,那就代表著他們在埋伏了。”

    陳凡說著,閉上眼睛,繼續開始修行。

    娜塔莎見狀,只好也閉眼開始修煉。這一路上,陳凡為了感謝她的幫忙,于是傳授了一些基礎的吐納術給娜塔莎。雖然只是修仙界最平常的法門,但對普通人娜塔莎來說,卻如獲至寶,天天苦修不綴。而且她天資不錯,幾天就感覺到了氣感。

    兩人就這樣修煉著,火車在哐當哐當的聲音中,開向‘烏法市’

    到了烏法市,陳凡一下車,就忽的抬頭望向北方一眼,冷笑道:

    “果然被我們猜中了,那些克格勃特工沒有離開老巢,而是全副武裝待在里面。周圍埋伏著眾多精銳戰士,其中有幾個這種氣息,和雪狼王以及狼族很近啊,難道他們就是俄國的血狼衛?”

    想到這,陳凡眼中寒芒一閃。

    他之所以一路殺來,為的就是把血狼衛逼出來。

    畢竟是這些血狼衛策劃的,針對狼神谷的打擊,尤其是為叫安德魯的,更讓陳凡痛恨。

    “走吧,讓我們去會會那些血狼衛。”

    陳凡背著手,淡淡笑著,當先走出站臺。娜塔莎拎著行李箱,也急忙跟在他身后。

    兩人在路上輛出租車,一路開到了烏法市的安全局總部不遠處后,陳凡下車,拍了拍娜塔莎的肩膀道:“你在這里等我,我去去就回。”

    然后背著手,毫無掩飾的光明正大踏入安全局大樓。

    “轟隆!”

    面對著緊縮的安全門,陳凡直接一拳打爆,宣告著他的到來。

    “噠噠噠!”

    幾乎在陳凡沖進去那一刻,娜塔莎就聽到大廈內響起清脆的槍聲,除此之外,還有一聲聲‘砰砰砰’的沉悶聲音,如同鐵錘敲擊在鐵板上。

    經歷過的娜塔莎知道,那是巴雷特重阻開槍的聲音。這些重型阻.擊槍,一槍就可以打爆人的頭顱。如果配上特制穿甲彈的話,甚至能擊穿裝甲車的鋼板,威脅到陳凡。

    “一層。”

    “兩層。”

    “三層”

    娜塔莎注射著遠方的安全局大樓,心中默默數著。烏法市的安全局大樓,一共有十一層。槍聲與爆炸聲是由低到高往上傳的。每一層響起槍聲,就代表著陳凡已經沖入那層樓。

    “第十層!”

    娜塔莎數到這,有些震驚的看向大樓。

    幾乎彈指之間,陳凡就勢如破竹的沖破九層防線。到了第十層的之后,才停下來,眾多槍聲也黯淡,倒是一連串氣勁碰撞聲音傳來。第十層的眾多玻璃窗戶,直接被震碎,向外面落去。

    “大人應該和血狼衛交手了,就是不知道誰輸誰贏?”

    娜塔莎眉頭輕皺,眼瞳中自信滿滿。

    盡管克格勃與血狼衛的威名很重,但親眼看過陳凡以一破萬軍的娜塔莎來說,她對陳凡幾乎是一種盲目的崇拜

    “嘭!”

    在扛住一槍,隨手扭斷烏法市安全局局長的脖子后,陳凡眼睛一瞇,掃向四周:

    “別躲了,出來吧,你們身上那股臭味,哪怕相隔上百里,我都能聞見。”

    “咔嚓咔嚓。”

    在陳凡說完后,從周圍的房間中,緩緩走出一群人。這些人足有十幾個,身材都非常魁梧高大,穿著黑色的俄大衣,尤其為五人,身材格外高大,幾乎過兩米,可以媲美nba那些球星。

    “你們就是血狼衛嗎?安德魯呢?”

    陳凡背著手,淡淡道。

    “安德魯與伊萬大人在莫斯科等待您,你今天若能從我們手中逃脫,自然能見到他們。”為的一個黑衣男子冷冷說著,這些人的的雙瞳與常人不同,赤紅如血。

    “是嗎?那我就先收拾你們,再去莫斯科,斬下安德魯的狗頭!”

    陳凡冷冷一笑,眼睛一瞇,一道璀璨的刀光就在第十層亮起。

    ps:第二更奉上,作者菌繼續去寫第三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