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第438章 第二位神境?

    火車在站點上停靠。

    這里是距離莫斯科最后一個停靠點,數十公里外就是莫斯科了。這個名叫巴拉希哈的城市默默無聞,只有十幾萬人口居住。大部分人都是匆匆而來、匆匆而過,絲毫不會在這里真正停留。

    車停下來后,大部分人都坐在車中不定,少部分人則下了火車,到站臺上購買一些食品和水,或伸伸懶腰。

    與之前的各個站點不同。

    巴拉希哈竟然沒有一個士兵在駐守檢查著,遠處的莫斯科仿佛一個不設防的城市般,靜等著陳凡去征服她。

    “大人,好像不太對”

    娜塔莎臉一變。

    他們一路行來,離莫斯科越近,則檢查越緊密的。前幾個火車站點,基本上都駐扎重兵把守。各種檢測儀器輪番而上,便是一只蒼蠅都飛不過來。怎么到了最后一站,卻如此放松?

    事出反常,必有妖!

    “啪嗒啪嗒。”

    正在這時,一個穿著緊身皮衣,身材火爆的短發俏麗女子,走了過來,對陳凡微微躬身道:“陳北玄閣下,有位大人想要見您。”

    “朱雀?”

    陳凡眼睛一瞇,看向來人。

    他布下的法術,只是普通的障眼法。用來蒙蔽那些普通人還可以,并沒指望能隱瞞過像朱雀這樣巔峰的超凡者。畢竟到了朱雀的境界。她已經逐漸脫離肉眼看人,而是用心眼、精神力、六識去觀測世界。

    宗師的鼻子比狗還要靈敏,眼比老鷹還要銳利,耳朵比貓還要敏銳。

    無論是武道的修行,還是修仙者的修煉,都是一種進化之旅。朱雀既然逐漸向靈體進發,自然各種六識、五感都要比常人敏銳的多,可以輕易看破陳凡的幻象。

    “你怎么找到這里的?”

    陳凡伸出手,示意娜塔莎稍安勿躁,反而饒有興趣的看向朱雀道。

    “您一路西來,連殺無數克格勃特工。雖然他們用各種儀器無法偵測到您,但使用推理法和排除法,很容易能鎖定你乘坐的列車。”

    朱雀聳了聳肩道。

    一年沒見,朱雀比起之前來越發顯得成熟俏麗,宛如一朵在冰崖中怒放的帶刺玫瑰般。她說完后,微微低頭道:

    “閣下,那位大人還在等您呢。”

    “好,看在你的面子上。我去見見他,看看這俄國還有什么高人。”陳凡施施然起身,對娜塔莎交代兩句后,就跟著朱雀離開。

    陳凡絲毫不擔心自己的行蹤暴露。

    這里離莫斯科不過25公里的距離。在這里投放核武,便是大帝失心瘋了,他那些手下人可沒有。所以陳凡離莫斯科越近,則越安全。而除了核武和幾種大規模武器外,能夠威脅到陳凡的東西,就少之又少了。

    朱雀說的那位大人,應該就是血狼衛的真正領袖了。這么說,我很快就能看到安德魯想到這,陳凡眼睛一瞇,目光冷冽。

    他遠行萬里而來,一路上屠滅無數克格勃特工與十七頭血狼衛。

    為的不就是安德魯嗎?

    這個策劃了整個狼神谷行動,差點把他置身于險境的人。

    陳凡一向有恩報恩,有仇報仇。娜塔莎指點他各個方位,所以陳凡傳給她一些吐納之術。安德魯膽敢調遣北方軍區的人,對他投放炸彈之父。陳凡就遠行萬里,一劍殺來,不殺安德魯誓不罷休。

    兩人一路走著,很快出了月臺,來到車站最前端。

    這里原先有很多工作人員,此時空無一人,只剩下兩個俄國男子站在那。這兩個俄國男子,身材都非常魁梧。一個非常年輕,滿頭金發,容貌俊美,穿著克格勃的黑軍大衣。

    另外一個則年齡很大,滿頭白發,穿著老舊的蘇聯軍服,軍服洗的發白了,但穿在這位老者身上,卻顯得一絲不茍,身姿站的筆挺的。

    “安德魯彼得羅夫,俄國克格勃副局長,血狼衛這一代的首領。”

    陳凡一眼就落在金發男子身上,眼睛微瞇,冷聲問道。

    他抓到那么多克格勃特工,進行搜魂,怎么會認不出安德魯的模樣呢。從入俄國以來最大的敵人就在眼前,陳凡反而不急了。

    安德魯看了陳凡一眼,一言不發,只是恭敬的站在老者身邊,宛如子女見到父母般敬畏。

    “大人,陳北玄來了。”

    朱雀走到老者身邊,微微低頭道。

    “咳咳。”

    老者嘴里叼著煙斗,一邊咳嗽一邊抽著,此時聞言轉過頭來,露出一張滿臉溝壑、皺紋彌補的臉。他非常蒼老,雙眼透露出歷經滄桑的眼神。看到他,陳凡就想到了自己的爺爺陳懷安,也是這樣相似的眼神。

    “沒想到,你真的如此年輕。這顆星辰上面,已經有多久沒有出現新的神級了?見到你,我就仿佛看到了年輕時的葉將軍,當時的他,也是如此雄姿英發,銳氣勃勃,氣吞萬里如虎。”

    軍裝老者一開口,竟然是非常流利的華語,仿佛說了數十年般流暢。

    “你是?”

    陳凡眼睛微瞇。

    盡管軍裝老者仿佛無比衰老,隨時都能倒下般,但陳凡卻在他身上,感到到一股前所未有的強大力量。

    這個老者,比陳凡在地球上見過的任何一人都要強大的多。如果說雪狼王加格爾丹是一個普通人,軍裝老者就是精銳的戰士,身經百戰,九死歸來,比加格爾丹強大數倍,而且讓陳凡驚疑的是,老者與加格爾丹的氣息非常相似,仿佛同一族般。

    神境強者,而且不是普通的神境強者。這股氣息是陳凡眼中一閃:神境中期?

    這應該就是俄國最后的底牌了,一位隱藏了數十年的神境中期強者。也對,如俄國這般的曾經的超級大國,怎么會沒有三分底蘊呢?

    陳凡暗暗想著。

    盡管對方是神境中期的超級強者,陳凡依舊毫不畏懼。

    此時陳凡青帝長生體小成,這顆星辰之上,已經鮮少有能威脅到他的了。便是神境巔峰強者來了,陳凡也有一戰之力,何況是區區神境中期呢。

    “在下奧列格尼古拉維奇,第一任血狼衛首領,第二屆克格勃主席。”

    老者微微躬身。

    “奧列格大人,是早在衛國戰爭時期就加入蘇聯的超級戰士,曾追隨過幾乎所有的蘇聯領袖。赫魯曉夫同志曾授予他蘇聯元帥勛章。也正是他,一手建立起了血狼衛。”朱雀走過來,烈焰紅唇湊到陳凡耳邊說道:

    “而且他還是一位非常強大的神境強者,綽號血狼王。哪怕在百年前的眾多神境中,也位列前端。”

    “血狼王?你和雪狼王加格爾丹是什么關系?”

    陳凡一愣,似笑非笑的問道。

    “在百年前,我與加格爾丹是非常好的朋友。我所在的血狼部落與雪狼部落,也相交甚密。可是加格爾丹始終恪守我們狼族的隱世條約,不愿意出山,為偉大的聯盟效力。他終究落后于這個時代了。”

    軍裝老者長嘆一聲,忽的目光一冷,滿臉肅容的看向陳凡:

    “陳北玄閣下,你破壞了神境與當世大國之間的約定,正面擊破第116師、斬殺謝爾金司令、屠滅十七個克格勃分社。這些都在挑釁偉大的俄國。如果不是我阻攔,克里姆宮的那位,已經要投放核武,將你從世間抹去了。”

    “他如果敢的話,盡管來試試。”

    陳凡輕哼一聲,滿是不屑。

    核武不是想投放就能投放的,那需要啟動時間。而陳凡自從一路西來后,神念外放十公里之外,哪怕在修煉時都沒收回過。如果有人想在他附近引爆核武,絕對會被陳凡第一時間偵測到,然后迅速撤離。

    而核武一旦引爆,代表著不死不休。

    到時候陳凡就不是殺幾個克格勃特工那么簡單。他完全可以一個城市一個城市滅掉俄國的所有高層。憑借他的高速能力,無所不至的神念,以及各種神通法術,想要追捕陳凡太難了。

    “嗯?”

    聽到陳凡所言,安德魯一怒,就要上前,但被軍裝老者阻攔住了。

    老者眼中漸漸射出精光,血紅光芒吞吐不定:

    “閣下看來執意要與我俄國為敵了?是準備枉顧貴我兩國數十年的友好交情?”

    “是啊,陳凡,蕭部長派我來的時候,也希望您能顧全大局。你一路行來,殺了十七個克格勃分社加上謝爾金將軍,還不夠嗎?”朱雀也在旁邊勸道。

    “不夠!”

    陳凡冷聲答著,目光平靜。

    罪魁禍首不除,怎么能叫夠了呢?

    “陳北玄閣下,我知道您很厲害。但您要知道,當年教廷何等強大,十大紅衣主教鎮壓全球,每一個都堪比神級。更有圣者坐鎮,把我們狼族與吸血鬼追殺到幾近滅族。但現在呢?如此強大的教廷,不照樣被諸多大國連番打擊之下,悄然隱遁,銷聲匿跡了嗎?”

    奧列格朗聲說著:“哪怕是神級強者,終究是人,有親戚朋友。你再強,能夠庇護你的親友嗎?能庇護他們一時,庇護不了一世嗎?他們只是普通人,不要說核武,區區一顆子彈,就能取走他們性命!”

    “你在威脅我?”

    陳凡眼睛一瞇,爆射出三尺神芒。

    一股滔天殺氣,瞬間籠罩住了整個車站,眾人如墜冰窖。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