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第441章 打爆你

    “嘭!”

    還沒等朱雀從震驚中蘇醒過來,數百米外的車站候車大廳中,猛的射出一道血色長虹。血虹直沖長天,當空一折,向陳凡處勁射而來。還未靠近,朱雀就感覺到那撲面而來的鮮血煞氣,瞬間宛如置身阿修羅界般。如果不是整個車站早就被克格勃疏散掉,就憑這一幕,就足以讓無數人尖叫出來。

    長虹到了眾人近前,朱雀定睛一看,正是奧列格。

    這位老牌神境、雪狼王、武道大宗師。此時滿身狼狽不堪,一身蘇軍制服已經破破爛爛,露出里面如同魚鱗般的黑色緊身衣。說來奇怪,陳凡明明之前一拳打爆了他的胸膛,此時再看。奧列格胸口處的拳印,已經漸漸恢復原樣。

    “又是生物鎧甲?”

    陳凡眼睛一瞇,心中閃過一絲惱怒。

    如果沒有這件生物鎧甲的話,陳凡這一拳,至少能重創奧列格,甚至擊殺他都未必不可能。

    “你剛才那一拳,是什么招式?”

    奧列格包裹在濃郁血煞之氣中,眼中吞吐血芒,驚疑不定的看向陳凡。

    “我縱橫地球上百年以來,曾與百家武者交過手,華夏最頂尖的強者,都曾與之論道過。但從未見識到你這拳。這已經不是人間的拳法了,更近似于仙人的招術。難道你小小年紀,已經超脫神境,邁入了華夏常說的陸地神仙境界?”

    奧列格不敢相信。

    無論是古華國的陸地仙人,還是西方的圣者神靈。

    那都是久遠的傳說,華國自千年前藏劍上人失蹤后,就再無神境邁足那個神秘莫測的至境。奧列格知道,包括自己認識的眾多朋友和對手在內,大家從上百年前,就開始苦苦追索那個境界,但無一人真正躋身那境界。

    許多人甚至在懷疑。

    神境已經是修煉的頂端,至于之上的境界,根本是古人編撰吹噓出來的。連奧列格自己都有這樣的疑惑。

    但陳凡剛才打出那一拳,已經超脫招式之上,帶著一股大道的韻味。仿佛茫茫天地宇宙般,窮盡一切變化的終點。奧列格絕不相信,這是神境能打出的一拳。

    “這一拳無名,只是我臨時創出。你叫它道拳也罷、仙拳也好。隨你怎么叫。”

    陳凡背著手,淡淡說暗道。

    “你自己創造的?怎么可能?”

    奧列格驚呼出來。

    這位自從見面以來,泰山崩于前而不動色的絕世強者,終于變色。

    陳凡輕輕一笑,沒有辯駁。

    他前世是北玄仙尊,橫壓一世的渡劫期大修士。地球上這些招式在他看來,就宛如小學生的奧數題般,固然有些意思,但也就那一點罷了。所以陳凡靈機一動,將自己前世的某些對法則、大道的感悟,融入拳法,雖然只是一絲絲,但一拳打出,果然所向披靡、無可當者。

    真武三十六式,也僅僅是真武仙宗的歷代大能創造出來的拳法。

    陳凡可是仙尊,大能之上的存在!隨手創出一點招式算什么。

    “再來!”

    奧列格爆喝一聲,白發根根鋼針,直豎長天。

    他雙手往虛空一抓,似云龍探爪般,巨大的元氣匯聚成兩只血煞神爪。這一爪不僅僅帶著奧列格的澎湃罡氣,更凝聚天地間濃厚的血煞之氣,還未至面前,那股血海波濤之意,就已經撲面而來。

    奧列格這一爪,已經將神魂融入其中。達到了真勁、元氣、精神合二為一的境界。這才是真正的神境力量,既傷物質,又傷靈魂。與他相比,加格爾丹只是一個空守寶山而不自知的莽夫罷了。

    “你便是來一百爪,一千爪,我依舊一拳當之。”

    陳凡淡淡答著,隨手一拳打出。

    依然是之前那平平常常、普普通通的一拳。在朱雀眼底,這一拳連剛學武三天的小孩都能打出來。根本平淡無奇,沒有一絲神妙之處。

    但偏偏奧列格就是扛不住。

    無論他血煞神爪怎么變換,身形怎么靈活,力量如何強大。在這一拳面前,依舊如摧枯拉朽般,被陳凡一舉擊潰。透體拳勁再次貫穿厚厚的罡氣,擊打在奧列格的左胸前。

    “嘭!”

    如同一顆血色流星般。

    奧列格被這一拳打的勁射出去,在虛空中飛射了兩三百米,才勉強止住頹勢。

    “這個生物鎧甲,有點煩人啊。”

    陳凡眉頭皺了皺。

    他這蘊含大道氣息的一拳,別看外表平淡無奇。但沒有化神以上的修為,或者曾經在化神境之上待過,否則根本打不出來。比起肉身破音障的威力強大的多。便是加格爾丹在這里,也能一拳震爆,幾乎無法復原。如果不是青帝長生體小成,陳凡根本不敢觸碰法則。

    可是奧列格占著生物鎧甲,竟然只是受了重傷。

    這種傷勢,在普通人身上可能是必死無疑,但對狼族來說,很容易就能復原。尤其奧列格還是堂堂雪狼王。

    “普通地球神境,到了奧列格這個年齡,早該氣血衰退,他恐怕吃了不遜色于胎元果的上品靈果。才能這般生命元氣充沛,活蹦亂跳吧。”

    看到奧列格再次修復完畢,化作血虹飛來,陳凡終于不耐煩了。

    “破!”

    他腳底往地上一頓。

    整個水泥地面頓時被陳凡一腳踩出一個大坑來,坑足有數米深,周圍的地板全部裂開,所有的裂紋形成一個丈許大的腳印。

    而陳凡已經借助這一跺腳的反彈力,瞬間擊破音障,直射長空,以比奧列格快十倍的速度沖到他面前,一拳打了出去。

    “嘭!”

    奧列格只來得及雙手畫圓,演化血色太極擋一下,就被陳凡當空一拳,打凌空倒飛上百米。但這是開始。

    “嘭嘭嘭!”

    一剎那之間,陳凡突破九次音障,打出九拳。

    每一拳都崩天滅地,打的虛空炸裂,雷鳴作響。天地中,仿佛一枚枚導彈爆炸般。無數道激烈的白色云氣環向四面八方勁射而去。

    而奧列格則像一個千瘡百孔的沙袋般,被陳凡打的當空亂飛。從左邊飛到右邊,從右邊飛到上邊,從上邊飛到東邊。

    朱雀在地面上看的目瞪口呆。

    在她眼中,陳凡一瞬間,仿佛變幻成九個人般。九個人同時打出九拳。奧列格根本不知道如何阻擋,只能純靠護體罡氣與防護服抵抗。

    “轟隆!”

    九拳合一。

    奧列格世界被陳凡硬生生從天上打了下來。

    直接砸在了候車大廳上面,把兩三層樓高的候車大廳砸出了一個巨大的窟窿。整個人甩在地面上。堅硬的水泥打造的地板,以奧列格為中心,呈蛛網狀般向四面八方放射而去。

    這位神境強者,在陳凡手中,宛如玩具一般,竟然不堪一擊?

    “砰!”

    陳凡凌空墜下,在地面上踩出兩個大洞。

    但他絲毫未管,而是一步步的向掙扎著起身的奧列格走去:

    “一年之前,你如果出現在我面前。我真未必奈何的了你。當時為了殺一個加格爾丹,都差點讓我重傷。”

    “可是現在,你來遲了!”

    奧列格艱難抬頭,就見陳凡渾身上下,宛如一塊青色的寶鉆般,通體綻放出光芒。一口氣連破九次音障,對他仿佛吃飯喝水般容易。

    神體小成,足以媲美先天之身大成,可扛導彈。

    此時的陳凡,與先天修士,差距不遠了。

    “咳咳,沒想到,一百年前,華國出了個林漱溟。五十年前,出了葉將軍。現在,又出了你陳北玄!上帝待華國何等之厚啊。”

    奧列格一邊劇烈咳嗽,將內臟碎片吐出口中,一邊苦笑道。

    他此時全身上下,沒有一處完好的。所有的骨頭幾乎都被陳凡震碎掉,五臟六腑也被打的盡數破裂。盡管陳凡打不穿奧列格的防護服。但那無匹的拳勁,卻透過防護服,將奧列格全身震碎。哪怕以血狼族的超強恢復力,也至少要十分鐘的時間,才能漸漸恢復。

    “說完了嗎?”

    陳凡背著手,一步步走來。

    “我既然是俄國的守護者,又怎能低頭求饒?”

    奧列格邊慘笑著,眼瞳之中漸漸滴血血來,皮膚上面血管鼓脹,一縷縷血氣從他身上冒出來,宛如青煙般。

    ‘燃血秘法!’

    幾乎所有血脈者最后的拼命之術。

    以奧列格現在的年齡,他一旦燃燒血脈,幾乎注定要暴死當場。但奧列格絲毫未停止,隨著血氣燃燒,他渾身上下的傷勢在迅速復原著,龐大的氣機節節攀升,直指巔峰。一縷縷血色長毛從他身上冒出來,他的雙手雙爪也開始像狼爪進化而去。

    “既然說完,那就去死吧。”

    陳凡目光淡漠,眼中無喜無悲,他徐徐伸出右手。

    頓時,虛空之中響了沉悶的磨盤轉動的聲音。這股聲音之大,遠超之前,仿佛悶雷炸開般。一個足有三丈大小的青光大手出現在空中,宛如巨靈神的手掌般,幾乎把整個候車室的樓頂都遮蓋。

    ‘先天一氣乙木大擒拿手!’

    陳凡修為攀升至通玄巔峰后,終于能發揮出這么大功法的幾分風采了。

    在這三丈青光大手一現,陳凡正要印下,而奧列格眼中露出一絲絕望的時候。突然一個焦急的聲音從車站外傳來:

    “陳北玄閣下。”

    “我國...祈求...終戰!”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