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第443章 重返華夏

    2010年3月10日,中海市國際機場。

    陳凡背著手,空無一物,身穿一身黑色的勁裝,長發披肩,走出機場而來。在他身邊,跟著一位穿著緊身皮衣的,俏麗短發的英姿颯爽女子。

    兩人的打扮都非常奇特,引人注目。

    但兩人絲毫沒管這些,出了機場后,坐進了華國安全部門派來的專車后。陳凡眼睛一瞇,掃向朱雀道:“已經到華夏了,你該和我說說,這一年的變化了。”

    兩人正是陳凡與朱雀。

    他們乘坐俄國的軍機到達邊境后,就轉乘飛機到了中海市國際機場。進入華國境內,兩人的心終于能放下來,到這里,俄國不可能再喪心病狂投放核武了。脫離了俄國之后,陳凡終于有精力詢問家人的情況。

    “這個”朱雀臉色微微一澀,欲言又止。

    “怎么,有問題嗎?難道這一年之中,小瓊和我父母,出什么事情了?”陳凡眉頭一皺,一股如同實質般的殺氣從他眼中釋放出來,兩朵金色火苗在瞳孔深處若隱若現。

    整個車內的人,頓時如墜冰窖。

    坐在前面開車的一個青年男子,一副玩世不恭的樣子,不時用好奇的眼神打量這個傳說中的陳北玄,見他沒什么奇特之處,本來還有些不屑。但等陳凡那滔天徹底的殺氣撲面而來時,那男子頓時打了個冷顫,心中一凜:

    ‘我滴乖乖,哪怕面對青龍老大時,我都沒有這樣的壓力。這種殺氣,仿佛殺人盈野、尸山血海中爬出來的殺神般。不愧是威震天下,一人壓一國的陳北玄!’

    朱雀見狀,也渾身一個激靈,勉強笑道:

    “您放心,在蒼龍以及我們部門的保護下,叔叔和阿姨自然不會受到傷害,包括你的小女友,也沒事。只是陳家這一年不太好過。”

    “哦,江南省還有敢為難陳家的?”

    陳凡眼睛一瞇,似笑非笑。

    自從他當著金城諸多大家族的面,一腳踩下了燕京韓家,然后又把宋家逐出省城后,陳家已經坐穩了金城大家族的名號。如喬家、花家、任家,哪個敢與陳家爭輝?更不用說,陳家在江南,還有吳州蘇家、江北魏家、江南唐家作為奧援。憑那幾個家族,應該動不了陳家才對。

    “您以前在的時候,江南省自然沒有。但您消失了整整一年,許多人都認為您死去了,所以”朱雀苦笑一聲。

    盡管江南省這些大家族,與地下世界聯系并不太緊密。

    但陳凡終究離開太久了,那些大家族也會心存疑惑。而他們如果真要打聽的話,同樣也有不少的渠道。比如魏家就有魏老二在金城軍區里面,而蒼龍與李牧臣都是知道陳凡下落的。

    華國武道界雖然遲鈍,但陳凡在狼神谷那一戰,何等驚天動地。以一敵百,一人踩下整個西方世界,最后踏天斬神、隕落于炸彈之父下。這都是轟動整個黑暗世界的大事。華國武道界遲早也會知曉。

    通過這些種種管道,整個江南省的上層社會,終究知道了陳凡的結局。

    盡管沒有陳凡的確切死訊,但隨著他長久的不出現,越往后,人心越會伏動,自然

    “人心啊。”

    陳凡呵呵一笑,眼中無比幽深。

    無論是江北的諸多大佬,還是江南唐家、魏家、蘇家,乃至陳家的勢力。幾乎所有的地位,都是維系在陳凡身上。

    陳凡在一日,自然無人敢動陳家。

    江北諸市大佬們依舊俯首帖耳,唐遠清恭敬有加,魏家無比友善,蘇家忍辱吞聲,金城市的諸多大家族,都不敢絲毫觸犯陳家。

    但陳凡死了,那一切就必然要改變。人走茶涼,人情冷暖,就在于此。

    甚至,朱雀沒明說,但陳凡也知道。吳州蘇家那邊必然有悔婚的意思,不過這些對陳凡來說,并非多大事情,他來了,翻掌可平。

    “既然我父母小瓊他們沒事,那這一切都還好說。至于那些膽敢觸犯陳家的,我自然會一一討來。”陳凡淡淡說道,只是一抹寒光在他眼底閃過。

    他說完后,轉頭看向朱雀:“除此之外,還有其他的嗎?”

    “其他的,基本沒有了。陳將軍,您請放心,有我們的保護,無論是王曉云女士、陳恪行先生、陳懷安老爺子還是方瓊小姐,都安然無恙的。”朱雀遲疑了一下,微微躬身道。

    “那就好。”

    陳凡點頭。

    他正想說什么,忽然眉頭一皺:“為什么你從頭到尾說了所有人,沒有提到安姐姐呢?安姐姐她怎么樣了?”

    朱雀頓時身體一顫,僵在那。

    陳凡見狀,立刻面色一沉,冷冷的看向朱雀:“安姐姐出事了嗎?”

    “安雅小姐自然沒事只是,安家上門,把她帶了去。”朱雀微微低頭,小聲說著。

    “安家?安錦繡阿姨的那個安家?”

    陳凡眉頭鎖的更緊。

    安雅的母親安錦繡,自小與陳凡母親王曉云就是好姐妹。

    后來安錦繡因為未婚生子,被安家逐出家門,男方又跑掉的情況下,安錦繡獨立把安雅生下來,但終究撫養到6歲那年,就承受不住壓力身亡了。作為北方高門大戶的安家,自然看不上安雅這個孤兒,最后還是王曉云將安雅帶來了江南。

    從小到大,幾乎都是安姐姐將陳凡養大的,王曉云忙于工作。對于陳凡而言,很多時候,安姐姐在他心中,都取代了母親的地位。這一世重生來,父母、安姐姐與小瓊,都是他不可碰觸的逆鱗。

    “是的。”朱雀頭更加低了。

    整個車廂內,一股無形的威勢壓下來,如同泰山一般。在前面開車的青年男子,更感覺胸口無比沉悶,仿佛被巨石堵住了。

    ‘這就是當世神話的威勢嗎?’

    男子心中駭然。

    而后座的陳凡面無表情,一雙眼睛無喜無悲,但朱雀卻心中如墜谷底。她知道,這位威震世界神級強者,終于動怒了。

    之前無論是聽到陳家受到責難,還是蘇家有悔婚的意思,陳凡都無所謂。因為那些對他來說,都是身外之物,翻掌可平。但安家強行從陳家帶走安姐姐這事,卻觸犯了陳凡的逆鱗。北玄仙尊一旦動怒,那就非得用鮮血洗刷不可。

    “好好好,區區一個北方二流世家,也敢欺負到我陳北玄的頭上,真以為我陳北玄不敢殺人滅族嗎?”

    陳凡不怒反笑,但目光越發冰寒。

    “大人,您聽我說,安雅小姐她是自愿離開的,不是安家強迫的”朱雀趕緊道。

    “自愿?”

    陳凡差點沒笑出聲來。

    作為和安雅一起長大的人,他怎么會不知道安雅心中對安家的想法。除了痛恨就只有痛恨了。安家拋棄了安錦繡母女兩,拆散了一對美好的婚姻,逼走了安雅父親,逼死了她母親。安雅怎么可能自愿安家呢?

    “大人,這里面有些內情,并非您想的那樣”朱雀急忙說著。

    “不用多少。等我登安家大門的時候,看他們怎么答我吧。”

    陳凡揮斷。

    朱雀見狀,只能暗嘆一聲,想著要不要去,立刻通知安家的人。畢竟所有人都沒想到,陳凡在消失一年之后,幾乎被斷定必死的情況下,又來了,而且是壓的大國俯首的情況下,以一種王者歸來的氣勢重歸華夏。

    此時,朱雀只能在心中,暗暗為陳凡那些對手祈禱了。希望這位絕世強者看在蕭部長與李牧臣的面子上,下手能收斂些

    此時的江南省,依舊歌舞升平,古井無波。

    陳凡重現的消息,剛剛在地下世界擴散開來罷了。畢竟他3月5號擊殺了謝爾金中將,又用四天的時間趕去莫斯科,誅殺安德魯,擊敗奧列格,逼得俄國俯首。然后又馬不停蹄的趕華夏,此時才3月10號罷了。

    一切僅僅才過去五天。

    知道陳凡來的,只有那些黑暗世界的大勢力,以及世界各國的最高層和情報部門。世俗界的諸多家族們,還沒那么快知道。畢竟消息需要一個發酵的時間。對于很多不關注地下世界的人來說,很多消息可能要一個月甚至更久的時間,他們可能才會耳聞道。

    江南省金城市,東山別墅區外。

    一輛黑色的奧迪停在了別墅區門口,陳凡已經換了普通的容貌,穿著一身剛買的休閑服,平靜的走下車,抬起頭遙遙望向遠處山腳下的東山別墅,心不由微微顫抖。

    時隔一年,他終于來了。

    想到這,陳凡長舒一口氣,雙手插袋向家中走去。

    一位退休的老者,正笑瞇瞇抱著棋盤要去下次,與陳凡擦肩而過,忽的笑容僵在臉上:

    “咦,剛才那少年很眼熟啊。等等,他不是陳懷安那個傳聞已經死了一年的孫子嗎”

    想到這,老者渾身都忍不住顫栗起來。

    一年之前,金城陳家何等威名赫赫?壓的諸多大家族負手,逼得韓家退讓,問鼎江南。而東山別墅內住著的這些人,怎么會不認識陳家最有名的陳大師呢?

    不止是他,所有見到陳凡的人,都宛如遇見鬼魅般,目瞪口呆。

    江北陳大師,來了?

    ps:第一更奉上,作者菌繼續去寫第二更oo
最近更新小說